<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六十九章 密划
    其他人没有说话,家族实力只有家主一人知道,这也是规定。

    铁君义没有理会铁战说的话,而是转向供奉长老这一边,看着铁家的供奉,开口道:

    “叶爷爷,罗爷爷,林爷爷,姬叔,罗叔,现在是我们铁家决定要对抗了,一不小心即是死亡,您们能做铁家的供奉,君义感激不尽,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一步走错,进入的是无底深渊,你们非我铁家人,不别趟这塘浑水,如果您要离去,我们绝不阻拦,毕竟这是生死关头,如果你们选择留下,我们拍手欢迎”铁君义说道。

    “呵呵,小义儿啊,你还不了解我吗?你小子撤我胡子的事还少吗?又偷了那么多的好酒给我喝,我还没有喝够呢?”铁君义刚停下来,叶世文就表态了,看着铁君义,眼里尽是溺爱。

    “况且,如果当年没有铁雄大哥,那有现在的叶世文,这里是我的家了,离开这里,我又能去哪儿啊”叶世文说道。

    “哎老头,你那得酒还没有喝完呢,我还没有喝够,你不会不给我喝吧”罗天霸看着铁漠说道。

    “灌死你的都有”铁漠说道。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千秋,自从我们相识到现在,我两就打到现在,你说你比我厉害,我说我比你厉害,我们还没有分胜负呢,我走了,怎么分啊,不揍你一顿,我不甘心啊”林豪说道。

    “切,就你那几斤几两,还来找我,欠揍也不要那么直接吗”铁千秋说道。

    “狂哥还没有回来,狂哥说带我们闯江湖呢,我还要等他回来”罗书银说道。

    “是啊,想起当年狂哥一剑在手,剑指苍穹,说道‘英雄仗剑江湖行,豪情踏血染青天’,那个豪气,我想要体验,他说西澜真的很小”姬无名道,脸上一片向往的神色。

    英雄仗剑江湖行,豪情踏血染青天。男儿当如此,男儿当如此啊,铁君义心中道。

    五个供奉,没有一个离开的,都选择留下,都把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了,都要保卫自己的家。

    “那好,我现在就开始布置了”铁君义说道。

    “你有办法”铁漠问道。

    “我说说,你们看看”铁君义没有肯定的会答。

    “第一,要增强实力,功法共用,铁卫也是如此,只要忠于铁家的人没有什么可以藏拙的,但是要战将级别的人,没有家族允许,不能传授他人,否侧,杀无赦”

    “第二,战技,只要是铁家人,战王以上,天雷剑法可以传授,战将级别,传授铁拳和飞剑决,条件也是和刚才的一样”

    “第三,我们现在要低调,但是也不是无动于衷,先让王家和李家吃一个亏在说,皇都要来还远着呢,我想经过这件事后,王家河李家在市场上就不会和以前一样了,他们应该在想办法和皇都的某些家族拉关系,比如,袁家之流,所以绝对不会再在市场上竞争高低了,那么久让他们的所作打水飘”

    “第四,如果青云宗插手,我们只能放弃这里,转出晓城,去魔兽山脉的边境,那里有一个叫做偏阳镇,我们就去哪里落脚,如果青云宗追到那里,我们直接进入魔兽山脉,在森林中,他们就没有那么容易对付我们了,必要时我们可以接受反击”

    “第五,把家中所有的没有战力的人先撤了,我们不能让他们危险,而且要给于重金让他们走,感恩,这就是他们心中所想的,铁家逃亡,他们的嘴就管用了,我们就是正义的一方了,就算青云宗等武力压制,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性质”

    一口气,把该说的说了,就是如何退,也都是那么的清晰,而起退了还摆了青云宗一道,铁家中的侍女家丁也是几百个吗?那么多的嘴一说,一传十,十传百,铁家的好就现出来了,青云宗的劣行暴露,虽然对于青云宗来说无伤大雅,可也能给青云宗带来稍许的麻烦。

    众人听了铁君义的话,暗自垂首,这是一个完美的方案,也是很完美的阻击。

    众人又一次的看着铁君义,这小子是不是怪物啊,低头沉思那么一会儿,就弄出这么一个完美的计划,逆天了,真的逆天了,最重要的是铁君义现在才十四岁啊,感觉就像是几十岁的老怪物似的。

    “别看着我,没有了”铁君义看着众人看他,以为他还有话说,就说道。

    “切”众人批了一眼。

    “我觉得义儿的这个计划不错,只要有实力,还怕没有战技吗?还怕别人吗?”铁战说道。

    众人翻了翻白眼,这还用你说,虽然这很危险,但是也不是不能逃脱,青云宗要插手,一开始绝对不会先来的,要插手都要等袁家之流的过去再说

    还有就是铁君义和袁韵晨的三年之约,他不想落人口舍的话,应该不会过分,想想,如果青云宗插手,铁君义一不小心被那个大家伙伤着了,那么久会有人说青云宗怕输,知道铁君义好了,怕袁韵晨输不起,派人把铁君义重伤,虽然这种廖论的情况很小,但已不是不可能的,青云宗正等着袁韵晨扬宗威,不会让这样的流言传出。

    “好,明天开始,出售丹药,给王家和李家一记重锤”铁战说道。

    “沉寂了这么就,也该热身了”铁漠说道。

    “呵呵”

    ..........

    会议结束,铁君义并没有回到自己的院落,而是置身来到后山。

    站在山之巅,战天刃树在其旁,铁君义心理有说不出来的郁闷,心中有一股怒火乱串,就因为袁家,把铁家逼向了死亡的边界。

    “袁韵晨,你还好吗?在过两年多,我们就可以见面了”铁君义呐呐自语道。

    如果不是铁君义眼里的那股戾气,也许会认为,铁君义是在思念远方的佳人。

    “给我铁家的伤害,我会一一的还给你们的”铁君义又说道。说完,拔起战天,扛在肩上慢慢的走下了山巅,身影是那么的刚毅。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