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五十章 斩杀
    看着直撞而来的犀利猪王,鉄君义没有丝毫的慌乱,一个螺旋转身,闪到了一侧,抡刀砍去。

    “刀斩”鉄君义轻声默念,他再一次的用出了《刀诀》。

    一柄大刀快速的砍向犀利猪王的大腿,这一刀的速度之快,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能隐约的看见刀在空中留下的一片刀影。

    “咔擦”断裂的声音从空气中传了出来。

    “嗷,嗷,嗷...”紧接着是一声声的惨叫从空气传出,向森林中蔓延出去。

    犀利猪王的一只脚被鉄君义一刀给剁了,发出了惊天的惨叫声。

    但是鉄君义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斩杀犀利猪王,今天一大半天的时间都在这个家伙的身上度过,有几次差点没了性命,怎能那么的轻易就放过呢。

    二话不说,抡刀就上,而且是往死里的砍。

    但这犀利猪王也不魁是一级魔兽中的王者,看见鉄君义持刀而来,没有和鉄君义硬拼,也学着鉄君义闪躲,哦,这也不是学者闪躲,生物都是一样,难道他会站在那里让你砍,这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被鉄君义斩断了一只脚,可是它的闪躲速度也是一般的快。

    看见犀利猪王闪躲,鉄君义也是暗吃惊了一回,被斩掉了一只脚,却还那么的速度,这真不魁是一级中的霸王级别的魔兽啊。

    几次的进攻换来了犀利猪王一身的伤,,全身上下,被鉄君义的战天抡了个遍,一道一道的伤口只会往外面的冒血,整个犀利猪王也是血淋淋的一片,活吞吞的一个血猪儿。

    期间,犀利猪王都想逃去,可是鉄君义怎么可能让它得成,瞬间就阻止了它的意图。

    鉄君义又来到了犀利猪王的侧面,想要把它的另外一只脚给断掉,然而出奇的是犀利猪王并没有阻止,这让鉄君义差点感动了一下,可是下一刻,差点把命给吓了出来。

    犀利猪王的整个身体朝鉄君义飞砸了来,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距离这么近,速度之快,一道黑影已到了鉄君义的身前。

    这时的鉄君义已没有思考为什么这猪王会在空中侧移的本领,而且速度还是那么的快,这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不容他想。

    抡刀就挡在了胸前

    “碰”远远的看去,一个大的物体和一个小的相撞在一起,但是马上又分开了,大的物体动了一点,好像没有动一样,然而小的那个物体却是没有那么的幸运了,不但被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十几远的一棵大树上,远远的都能听见一声咔擦的声音传出来。

    小的那个物体就是鉄君义,被犀利猪王的冲力狠狠的撞飞了,砸在了大树上,背骨都断了好几根。

    但是铁君义并没有因此而倒下,反而快速的站了起来来,向着还在地上挣扎着犀利猪王跑去,战天也抡了起来,向着犀利猪王就砍去。

    不是铁君义不想休息啊,这真的是万不得也的啊,他不爬起来,那么,等一下,他就可能永远也爬不起来了。

    犀利猪王会让他好过,这可能吗?所以必须起来。

    同时,他还感觉到暗中有动静,有什么东西在暗中坐收渔翁之利,如果是小型魔兽到好,再来一只如犀利猪王的魔兽,那他真的就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同时他心中也是怒骂万分啊,该死的魔兽,让我恢复了体力,我不弄死你个魔仔子。

    其实暗中的可不是什么魔兽,正是铁一及风雨雷电五大护卫,刚才看见铁君义处在了危险中,一个个的就要来救,看见铁君义没有性命危险,个个都停了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弄出了动静,被铁君义给看成了魔兽了。

    如果他们知道在铁君义心中把他们说成事几个魔仔,不知道有何感想啊,都二十七、八的人,还是魔仔,可以想象他们的表情。

    由于犀利猪王被铁君义个断了一只脚,想站起来那是十分的困难,等到铁君义到达的时候,才跪起来。

    铁君义二话不说,抡刀就封上去,才不管什么呢?刀落声起。

    一刀即落,惊天的惨叫声连绵不断,声声溢进森林中。

    犀利猪王的那只独脚被铁君义剁了,这会它真的是无力回天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君义的刀呼啸而至。

    铁君义看着地上的犀利猪王,眼里没有丝毫的波动,一刀向着犀利猪王的头招去。

    “嚓”铁君义的战天进入到了犀利猪王的身体里面,血像水一样的流了出来,把大地染红了一片。犀利猪王眼里的光芒慢慢的涣散而去,犀利猪王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尸体慢慢的僵硬了。

    而这时的铁君义二没有因为犀利猪王的死亡而放松心神,而是更加的警觉起来,刚才他刚觉到的波动绝对不时什么风声,绝对有什么东西在周围。

    以我现在的伤势,如果在来一级的魔兽,那绝对不是对手,如过隐藏在暗中的是一只一级的魔兽,那么我就危险了,次出不是就留之地,必须尽快离开。

    这里应该就是终点了,应该就是后山的中心地带了,在继续也没有用了,而且我要的东西都得到了,是该会去的时候了。

    嗯,家族之比也不远了,是该回去了,这回回去的我将要废物之名的光环送给那些送给我的人,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目光是如何的短浅。

    铁君义暗暗的想着,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虽然这几年里有铁战等人在表面上镇压着,但是在私底下不知道有许多人在对铁君义指教画手的,就连铁家之中都存在,而且还很多,由于铁氏族规的严厉,直系人中除了铁展等人外,其他人都没有说什么,但是看铁君义都没有原来的那么尊敬了,眼里闪出不屑。

    这些对铁君义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在这些言论中慢慢的脱变,变得坚韧,变得成熟。

    他对什么的名利没什么在乎的,按他的话来说,值几个钱啊,能吃吗?可是,这让许多的人以此借口来说他家人的笑话,家人因为他成了许多人的笑柄,这让他无法接受,他说过,他要让哪些嘲笑过的人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落一巴掌。

    然后铁君义头也不回就向家的方向走去,依稀的看见一个身影在夕阳下越来越长,越来越远,........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