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三十三章 信
    这天晚上,鉄君义没有练功,一黑就睡,睡得特别的香。

    在梦中鉄君义来到了一个未知世界,在这个世界中鸟语花香,物流横梭,无奇不有。

    “相公,来,吃饭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声音是那么的动听,犹如黄莺歌鸣,婉转优雅,此音只有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鉄君义转身一看,一个女子出现在他的眼眸,淡雅的黄色衣服,腰间一素蓝絮,若怀秋波的眼睛看桌着鉄君义,那张可爱的小脸隐约能看见的绯红,站在小屋旁边,犹如一个精灵。用眉目如画,冰肌玉骨这等象征美丽地词汇来形容她似乎并不为过。

    虽然,女子真的很美,可是鉄君义没有糊涂到认为她是他的娘子。看着这个女子说道:“姑娘,请问,你是在叫我吗?”鉄君义带着试探的语气问道。

    “是啊,你就是我的相公啊,我们从小就订了娃娃亲”女子很认真的说道。

    “嗯,怎么,我不知道这会事啊”鉄君义思索道。

    正在鉄君义思索,那女子走了过来,拉着鉄君义就哟进去了。

    鉄君义连连:“说道,弄清楚了再说”。就是不去,感觉不好,有危险,这是他的感觉。

    他感觉这个女孩有目的,但是在那说不上来。

    “好吧,不玩了,我只是想解除我们的婚姻,我不喜欢我的一辈子就这样去了,我们无缘无份,只要签了这张书信就可以了”那女子淡雅道。

    就知道不一样,退婚来了,好吧,就退了吧,反正也和你没有共同的语言。鉄君义就签了那书纸。

    .......

    “嘭嘭”“三少爷,家主找你有事,你快出来吧”铁一在鉄君义的屋外喊道。

    “嗯”鉄君义被这声音吵醒了,睁开了疲重的眼睛,看了看周围,是自己的房间。

    “哦原来只是个梦啊”揉了揉眼睛道。

    “嗯,我马上就来”鉄君义对着外面说道。

    洗漱了一番,鉄君义就向铁站的房间走去。

    “父亲,在吗”。

    “嗯,进来吧”

    鉄君义推门而入,一进去,就发现,气氛不一样。

    在铁战的房间中,铁漠,铁千秋,铁福,沈芸,大歌,二哥,铁昆,铁展等人都在其中。

    这是怎么会事,全部都在,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带有怒气,外带着意丝苦意。当然,铁昆两父子就不是那么会事了,他们的眼中有笑意。

    “父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鉄君义问道,心中却在想,难道跟我有关系。

    “咳咳,义儿啊,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你要想开点啊”铁战看着鉄君义说道。

    还真的跟我有关系,刻有什么呢,好像都没有发生任何的事啊。

    “嗯,父亲,说吧”

    “有件事没跟你说过,就是在你爷爷离家走的时候,给你找了一门亲事........”铁战还没说完。

    “啊,不会吧”铁君义大声的说道。

    这已太巧了吧,昨晚他们见自己的未婚妻,还真的有个未婚妻啊,这老头,我的事自己都还没有做主,他瞎参合什么啊,鉄君义在心里排腹。

    嗯,等等,不会是那家来退亲了吧?

    众人看着鉄君义,有那么大惊小怪的吗?可是鉄君义下一句,吧他们全全雷晕。

    “不会是他家来退亲了吧?”鉄君义试探的问道。

    如果是的话,那这也太神了,退亲,我早在梦中做了。

    所有的人全全看着鉄君义,脸上露出惊色,那意思是你咋知道的,铁战和沈芸相视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的这个儿太聪明了。

    “你看看吧”铁战拿了一封信给鉄君义。

    鉄君义拆开信一看,上面写着:

    尊敬的铁叔叔,小侄女有礼了,我这有事跟您说,希望您别见怪,多多见谅。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与令三公子有婚约,但是,我一向认为这样的家庭并不好,我们双方都不了解对方,就连枝,在一起,并不一定快乐,所以,我希望,我和令公子的事就算了。还有,我师父说了,过早谈婚论嫁会影响我的修炼,我师父是现任青云宗的宗主。侄女有许多冒犯之处,希望别见怪。袁韵晨拜上。

    “呼”看完信后,鉄君义重重的出了一口气。

    “义儿,她不喜欢就算了,不必如此”沈芸担心鉄君义说道。

    “娘,我没事,她想退就退了吧,对她我也没什么兴趣”鉄君义款款而道,好像没有任何似的,其实鉄君义也真的不在意。

    只是这信让鉄君义不舒服,开头到还好,很有礼貌,刻是到最后就用威胁,你不解除我就用青云宗来威胁你,看你解不解除。

    青云宗,西澜国最强的宗门,不要说战王级的高手,就连战宗级的强者也有。在西澜俨然是一个超级霸主,就连皇室也都要让三分,可见青云宗的势力大到什么程度。

    而反观鉄君义家,就那么几个战王级,如果铁战的父亲铁雄突破,就有一个战魂级的人物层层门面。

    可是和青云宗一相比,真的犹如云泥之别啊,人家来个吧战魂高级的来,那铁家就不在了,就算铁打的家又如何。照样被灭。

    “义儿,你不会....”沈芸很不放心的问道,那样子就是你不会想不开吧。

    “娘,我没事,真的。她不喜欢就算了,我不会想不开的”鉄君义微笑着说。

    “被人家退了婚,还笑得出来,真是废物一个,我铁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好不容易的抓到一次机会,铁展又怎么会放过呢,张嘴就打击起来。

    而坐在他身边的铁昆听到这话,汗毛都竖起来了,心里不停的在骂:你个蠢东西,这时,你还干说他,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你.....,我咋身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啊。

    一时间,气温开始下降,一双双的凶眼盯向铁展,所有人的眼里都出现煞气。包括铁展的爷爷铁漠。

    铁展打了一个冷噤,看见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身体簌簌抖气来。这才意识到不应该在这种地方说这种话的,可是晚了。

    铁浩铁峰“唰”的一下就飚过来,左右开工,就听见惨叫声传出。

    铁昆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却是声都不敢吭一声,铁漠冷色的眼睛看了过来,正正的射在铁昆的脸上,看的铁昆一身胆寒。

    “回去好好的管教一下,这是我们铁家永不败的族规,下次在犯,后果你是知道的。虽然我是他爷爷,我很想保他,我就这么一个孙子,我也心疼,但是这不能从容,害的不是我们这代人,而是无数代”铁漠严肃的说道。

    “嗯”看着苍老的父亲,铁昆重重的点了点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