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二十四章 惊世秘籍
    夜,永远都是那么的空旷,风轻轻的扶更为夜增添一丝的凉意。

    “呼”铁君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想起脑海中出现的事情,一团记忆在鉄君义脑中散开。

    首先步入的是四字:战体传承,其次是吾战体一脉,横扫八荒,驰骋环宇,九天十地为我独尊。

    霸气,就凭这话,真的很霸气,天地中称王,为有战体一脉。

    看着这话,鉄君义感觉血都在怒嚎,流露出九天的豪气。

    接着,一套功发映入了恼里

    《九天十地唯我独尊诀》这是我战体一脉的功法,吾脉之人切记,不要传授他人。

    越往下,铁君义呆了,在下,铁君义痴了,更下,铁君义僵硬了,不能动了。

    此功法为混沌阶高级功法,也是大陆顶尖武学功法,练至大成,可横扫八荒六合,九天十地为我独尊。

    在这片大路中,几乎所有的武者都是修炼丹田,在丹田中运转元气,从而到达巅峰,但是,我们战体却是不一样,我们的身体里面含有混沌的气息,每一处都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什.......么啊?混沌阶,还是高级,没有搞错吧,怎么捡着一块破石片就蕴含了一部混沌阶的功法,那么我去背一块石头是不是就能得到更高的武学功法或者战技呢?

    难怪鉄君义会这么想,混沌阶的啊,就随便捡块石片就有了,那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阶的功法和战技了。

    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鉄君义之所以能这样那是因为他是战体,如果随便都能得到高级功法和战技,那还得了。

    这消息对铁君义来说太震撼了,像他家这种家族中能有本天阶高级的功法就算烧高香了,子孙万代之福了,突然间,一部高阶功法砸来,就好比一个臭乞丐走着走着突然间从天上砸下数万金,那时候的感觉,甭说了。

    嘿嘿,混沌阶的功法啊,哈哈,我铁家最高的也不过天阶中级而已,哈哈哈。鉄君义现在看起来和街上的疯子二比二比的,简直就是疯子一个。

    只不过这也太正常不过了,几辈人生活在这里,就连神级都没有过,一部混沌阶的保证给他咋的晕头转向的,混沌阶啊,那可不是大白菜啊,遍地都有啊,就算那些大势力想要一部都是很困难的啊。

    还没等鉄君义恢复过来,那团记忆随之解开。

    《天罡霸体诀》炼体功法中的极品,炼至极至,身体就是无上的法宝,一拳震山河,一手翻江海,也是大陆上唯一一部混沌阶的炼体功法,想要练成........

    又..........是混沌阶的功法,铁君义那本来眩晕的头,又被狠狠的敲了一记,这时候,他都快不知道他是谁了。

    容不得他不晕啊,这可是混沌阶的啊,可不是那些地毯上卖的啊,别人要想拥有一部都要谢天谢地的,他倒好,一不小心,两部顶尖级的功法咋了来,而且还正正咋进怀了,而且还没被人发现,就这运气,高啊。

    我的天啊,这可是混沌阶的啊,可不是大白菜啊,难道我还没有醒。

    鉄君义使劲拧了一下,“嘘,那个疼啊”鉄君义呲了呲牙。

    可是,这还不算啊,一道战技好不示弱的蹦了出来。

    至尊阶高级战技:为我独尊拳,一拳可裂地,一拳可倒海,一拳可碎空,天地,只有一拳。

    嗷,嗷,嗷这是此时鉄君义唯一能表达的,那个心情啊,甭说了。

    鉄君义呆坐在那里,没了动静,嘴还的是圆形的,眼睛直直的,如果不是他出气是那么的浑厚,以为他已经翘翘了。

    风轻轻的拂过,夜依旧还在继续

    “呼”,一声重重的喘息声话过夜空。

    鉄君义慢慢站了起来,他今晚上确实经历不一般,对他十四岁来说,真的很大,如果是一般人,现在能恢复过来,真的难啊。

    战体,什么是战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是战体,这怎么可能,如果我是战体,那么和书中的就是两样了,一个是霸天绝地,唯我独尊,一个却连战者都不是,这真是绝大的讽刺啊。

    这发生的一切对别人来说,早就怕高兴的不知其疯狂的如何了,但对鉄君义来说,只会让他更加的迷惑,试想啊,这天大的好处咋不找别人,就看上我这个连战者都不算是的人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战体,一种霸古绝今、开天辟地的体质,到底是什么样的,反正我是不知道的。

    鉄君义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夜空下的苍穹,留下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

    “不知道家主召集我们所为何事”,铁家密室,一个老者看着铁战说道,其他的人也都看向铁战,都是询问的眼光。

    说话的是铁战的三叔铁千秋,在铁千秋的前面是铁战的二叔铁漠,也就是铁昆的老爹,下位是铁福,也就铁战的四叔,在下就是铁昆了,除了铁昆外都是战王高手。

    而另外一边则是铁家的供奉,总共五位,第一位名叫叶世文,实力为战王三重,第二位叫罗天霸,实力在战王一重巅峰,第三位叫林豪,实力战王一重,剩下的分别是姬无命,罗书银,都在战将七重巅峰。

    铁家的阵势不一般啊,六个战王,再加铁战也是大半个战王,就是七个战王,足足是其他两家的两倍啊,铁家志不在此,否则晓城早就是铁家的了。

    “前不久,王家派王鹰追杀我儿铁浩,被义儿所知,浩儿才幸免于难,可是,就是这几天,王家王飞和义儿起了冲突,王飞被义儿所废,王家王冲救援,差点就把义儿废了,幸亏小峰及时赶到”铁战面色阴沉,眉间略带杀气,顿了顿又说道:“自从我父出门寻求突破以后,我铁家的威严就开始被侵扰,而后三弟又出门,王家就越来越猖狂了,如果在下去,我铁家的威严何在”。

    “什么?有着这等事?你为何不早说?我铁家的威严是他们能动的”铁千秋愤愤的说道。

    “是啊?家主,这样的事,你应该早说啊”叶世文也说道。

    “这个....,是这样的”铁战把铁君义的计谋说了一下。

    “好,这小子够阴的,不错,果然是我铁家的种啊”一大天没说话的铁漠说话了,脸上露出笑容。顿了顿,又道:“王家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铁家山撒野,不给点颜色给他看看,他就不知道北了”。

    众人看着铁漠,眼睛怪怪的,这主更牛,不管如何,揍他丫的。

    “怎么了,看着我干嘛”他看着众人的表情忍不住问道,而后又看铁战说:“你问问那小子,看他如何?”说的就是铁君义。

    ........

    .......

    .......

    就这样散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