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二十二章 虚影
    夕阳如血,挂在西山,犹如一波血源,黄昏蔓延下来。

    铁峰他们回到家时,已经是黄昏了,铁君义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苏醒的样子,但呼吸还在,虽有点絮乱,但还是算平缓。

    “为什么会这样,铁一你来说”铁战说到。

    “是啊,铁一,我不是叫你去保护义儿吗?怎么会这样子”沈芸也问道。

    铁一把今天所发生的事说了出来,一丝都没有隐瞒。

    “废得好,娘的,王家全他妈的一些捞种”铁战听到王飞被废,那个高兴啊,拍着大腿叫好。

    “小三也好像被王冲在胸口上一脚,当时听见声响,他不会...”铁峰试探到。

    “没事,是一快破石片救了他”铁战道。

    “看来,我们该向王家讨讨债了,听说王家前两天和李家拼了一位执事,两家现在如同水火”铁浩淡淡的道。

    王家中,王飞躺在床上,王冲也是如此。一位药师正在给他们看伤势。王家一家都在。

    药师拿着王飞的手说道:“家主,二少爷的丹田是废了,老夫也无能为力了,要想治好,除非七品以上的丹药了”。

    而后又说道:“至于王冲,手臂完全被震碎,要想恢复爷不难,要用四品丹药:连脉丸方可以治好,还有就是用三级丹药:续经丹,但是,王冲少爷的整只臂膀碎了,续经丹不能完全治好,以后王冲少爷的实力将不能完全发挥”.

    王青听着药师的话,王家等人到吸一口凉气,这笔花费是王家不能承受的,王飞的先不用说,就王冲的来看也要吐一大口血,但是又不得不救啊,而且还要四品丹药,因为王家的希望就在他身上啊,他到下,王家就没有年轻一代了。

    “从今天起,不要去招惹铁家之人,谁在敢在晓城中乱招惹人,被怪我家法伺候”王青下令道,现在是没办法啊,先前和李家闹毛盾,明知道是别人的计谋,为了声誉,不得不啊。

    “难道就这么算了”王臣问道。

    “是啊”其他长老也问道。

    “算了?怎么可能算了,但是,我王家正在浪尖上,不得不如此啊,为了王家的未来,这口气必须压着”王青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不是不想报仇啊,而是不能啊,几天前,和李家闹矛盾,各家都死了一些人,他不敢赌啊,万一铁李两家联合,王家的覆灭在即。自己的儿子被废,还要噎着,既不能报仇,也不能还手,逼蛆啊,但还是要继续。

    王家上下愁云惨淡............

    .........................

    “这是哪儿,难道我死了吗”铁君义醒来,看了看四周,一样都没有,一且都是那么浑浊,放眼望去,一片寂静,在这里,没有什么,只有无边的浑浊。

    “这是冥界吗?死了也好,这也是一种解脱,再见了:我的家,我的世界”

    “我战体一脉怎落得如此地步”

    铁君义正在想着,一道飘渺虚无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身体打了个冷噤,警惕的看着四周。

    “没有什么啊,难道我听错了,可是.....,难道是冥界的鬼魂”又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才放下心神。

    “哎,连传承都断了,战体一脉落得太远了”飘渺的声音又传了来。

    “你是人还是鬼,出来”铁君义这回是真的听清了,警惕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现在是什么时代”那个声音又响起。

    “你是谁,至于现在是神魔三千年”

    “什么是神魔三千年,这是苍澜大陆吗?神魔前是什么年代”那声音又向起。

    “这是哪儿我不知道,但我生的地放是苍澜大陆,至于神魔前是新元代”铁君义说道。

    这时,空间中一阵摇晃,一道身影出现在空中,但是很模糊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身躯却苍劲威猛,整个人站在那里犹如一座擎天的山,那样威武雄浑,那样苍劲有力,那样气势如虹,那样唯我独尊,藐视着一切,就是苍天又如何。

    銕君义感觉自己好渺小,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站在这道虚影面前,他就是天,他主宰一切。

    不。我的命是我的,谁也不能主宰,我就是我,我掌握我,就算苍天又如何,就算一泻千里又如何,就算只能存在一丁点儿,我也要活得精彩,活得自在,活出我自己,铁君义在心中呐喊。

    铁君义的气势蹦发,犹如大洪掘堤,一发不可收拾,虽然在强大的威势下,犹如长江一线,但是却显示了他不屈的傲骨。

    “好,有我战体一脉傲骨,哈哈哈”那道虚影大笑道。忽而,他又问道:“新元代前期是什么时代?”。

    铁君义想了一下,说道:“新元代前期是开元时代”。

    “什么,意思是开元到现在也是十万年了”那道虚影很是震惊的说道,也经过了十万年啊。

    “不,不是十万年,是五万年”铁君义忙纠正道,你急啥,不就是才几万年吗?看你震惊得,有必要这样吗?铁君义在心里嘀咕。

    “你说的是你原来的地方,你现在所处的不是苍澜大路”那道虚影看着铁君义道,心里想怪了,不是那儿,那这里是那儿。

    “靠,我死都死了,那还在原来的地方”铁君义愤愤地看着那道虚影,自己死了,不能在见道家人了,这不,正伤心的时候,你来了。

    “谁说你死了,你活的好好的,怎么死了”那道虚影翻了个白眼。

    “你说我没死,那这是哪啊”铁君义听到自己还活这,那股高兴劲,甭提了。

    “你咋就这点出息,这是你的意识空间”那道虚影这时哪有刚才的那种霸绝天下的威势啊,感觉就是一个地道流氓。

    铁君义一头的问号,看着这道虚影。

    “靠这你都不这道,算了,快没时间了,你以后慢慢去了解吧,我消耗的魂力太多了,以后你到达一定的境界会知道的,这是我战体一脉的功法与战技,你拿去吧,记得勤加修炼,我要沉睡了”虚影越说越弱,最后不见了。

    “你别走啊,我还有问题呢,什么事战体啊?它是什么体质,还有你又是谁”铁君义对着空间大喊,可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