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六章 密杀铁浩
    年轻一代是每一个家族的未来,每一个家族的兴衰就靠年轻这一代的人,如果年轻一代资质好,武学进步快,而且为人处事又合理得当,那么这个家族在未来将走的更远,相反,如果一个家族的年轻一代狗屁不通,而且一天还游受好闲,惹事生非,那么这个家族等待将是被其他家族吞并或者是被灭亡。

    这就是世界,有武力,就是大哥,弱小,命运就不在自己的手中,要成为人上人,就必须无所谓艰辛,要主宰别人的命运,就要比他人强。

    而铁君义的大哥--铁浩,一个在晓城翘楚的人,他十三岁就结出元晶,十七岁便已是战士了,他现在二十岁就已经是战士三重的武者了,是铁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是晓城的年轻一代的代表,其他年轻一代修为最高的只是战者七重巅峰而也,他高出其他人几个等级。

    修炼,每一步都是逆天,修炼到最后越难修炼。铁浩被誉为晓城的第二天才,他资质那么好,为什么只得第二天才的称号,因为第一天才是现也退却天才光环的铁君义。

    面对铁家有着样一个天才,其他的大家族在晓城而铁家现在的势力在晓城也很强,从而许多小家族都对铁家友好,这使得其它两家族慌了,如果任其发展,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灭亡。

    铁君义看着王全,把所有的事都从脑海里过了一遍。他问王全:“那黑衣人得实力不强,为什么你们王家会和他合作”。

    王全看着铁君义说:“他拿出元力丹和王极丹,只要王家杀死你大哥,而且他还先给了一颗元力丹以及一颗王级丹”。

    对于这两种丹药,铁君义都不陌生。

    元力丹,二品中级丹药,是一种恢复元力的一种丹药,而且是恢复到元力巅峰的状态,相当于在和同级对手对战,多了一条命,但是真对的事战王以下的武者而言,战王之上用效果就弱了很多。

    这种丹药平常人是不能拥有的,像铁君义这样的家族种能有点,但是也就那么几颗而也,非急事不用。

    王极丹,三品巅峰丹药,在到战将巅峰时,一颗王极丹便能让之成战王,这可不是寻常丹药,像晓城三大家族中,有两颗便可以自傲了,铁君义家也只有一颗而已,但是铁家却没有一个想要用的。

    难怪王家能和他合作,王极丹,王家是不会放过着样的机会,抓住了,他王家就多了一名战王,多了几分底气,多几分野心了,压制其他两家族就多几分把握。

    但是,好像不合乎道理。黑衣人为什么来着么一个小店铺?他直接去王家会更好啊,难道这是一个阴谋,还是怕王家杀人灭口,铁君义想着。又问王全:“他和你王家合作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开始的”王全说

    “合作都是你接待吗”君义又问。

    “是的”

    “你看见过他的样子吗”

    “没有,他一直都蒙着脸,而且他所做的动作很别扭,不是平常的所做的,而且他还说:“下次来这里时,他不要看见任何的卫队”王全回答说。

    他在掩饰自己的身份,这是毫无疑问的,打扮的不像晓城的人,看来晓城不平静了。

    义又看着王全说;“你们家族在什么地方杀我大哥”,铁君义的眼里闪出凶光,像野兽似的。

    王全打了个冷噤,说:“在苍狼山下”。

    苍狼山,是铁浩必经之路,而且,在那里狼很多,还有一个小帮派,领头的实力也在战将七重的强者。

    铁君义又问:“你们王家的人也去了吗?”

    “也经去了”

    铁君义又问:“实力如何”。

    “去的是王家的大管事王鹰,实力在战将二重左右,还有几个战士四重的卫队”。

    铁君义的脸更沉了,同时眼里的凶气更利了几分,这王家真的是要杀死他大哥,他大哥的实力才战士三重而已,战将出马,插也难飞了。

    “三少爷,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就放过我吧,杀了我对王家也没什么伤害,我不是这个王家的族人,我是外姓,我只想让家人有一个家而也”铁君义的变化,王全连连求饶,脸上也出现了眼泪。

    铁君义看着王全,想起了今天的小雪柔,心软了,而且也不能杀,他如果杀了王全,王家就会防范,到那时事情会更糟,因为这样就查不出黑衣人的背后,但是又不能放,放了,也是一样的。

    这时,铁君义拿出一颗药丸,对王全说:“吃了这可药,我就放了你,先声明,这个是毒药,在一年之内才会发作,发作的现象就这样”,说着就在墙上用手中的匕首划了一下。墙上很快变黑,掉落。

    意思是如果你不配合,你的结果如何,你应该知道。这王全看着这一幕,冷汗密布整个脑门,如果刚才...他不敢想,他会是什么结局。为了命还是吃吧,拿过丹药就吞了,脸上尽是苦悲。

    “既然这样,我相信以后有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不然....”铁君义看着王全说。

    “知道该怎么做”王全说说道,没有办法,铁君义的毒已经下肚了。

    “整理一下,我们这就出去”铁君义又说。

    一会儿后,铁君义和王全有说有笑的出来,如果细看,就会发现王全的笑是那么地牵强。

    命在别人手里,能有好心情,那才怪了。

    铁君义那有什么毒药啊,他一天除了看书就是锻炼,那会得到这种东西,可怜的王全就这样被卖了。

    铁君义一出店铺就向自己的家飞奔而去,一到家,就往父亲的书房而去。

    这时,小红看见了他说:“少爷,你今天去那儿了?你再不回来,夫人就要派人去找你了”。

    “小红啊,你去把母亲请到父亲的书房中,我有事情”,不等小红说话,说完后往父亲的书房而去,留下小红一人在那里嘀咕:“少爷会有什么事啊?”

    铁君义来到父亲们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义儿,进来吧”,铁君义走了进去。

    铁战看着铁君义温和的笑着说:“义儿,找我有什么事吗?你的脸色不正常,发生了什么事?”他抓过铁君义的手脸色一变说:“义儿谁干的”,作为战将巅峰如果连着都不能发现,那就可悲了

    铁君义酸涩的回答说:“没事的,父亲,等母亲来了又说”。

    不一会儿,沈芸来了,看着君义说:“义儿,有什么事啊?”

    铁君义就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便,连得储物戒都没有隐藏。

    铁战的脸完全阴了下来,混身的杀气释放出来,眼里射出凶光,沈芸脸色也不好看,完全没了刚才的温和。

    铁战马上发了一只令箭出去,同时嘴里还说:“自从父亲出门寻求突破后,而三弟有不在家,有许多人就开始伸手了,看来得让晓流些血了,王家,如果我儿出现什么不遇,你的家族就等到报复吧”。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声音,铁战走了出去,到们口时转身过来看着铁君义说:“义儿,你得到储物戒别让任何人知道,还有我书房了有疗伤药”说完就走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