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五章 王家密谋
    储物戒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小家族的人除非是运气来了,那天从天上掉下来一个砸在头上,或者是得到那些强者的人,或者是大势力的子弟出门历练死在外面的人,而得到的,其余的那就是做梦了。

    而储物戒一般的拥有者是三级势力以上的人,现在一个飞来咂在铁君义的头上,还不使得他晕头转向得,这真的是发了,但是他很快就收住了心神,这里刚才发生那么大的响声,很快就会有人来查看了,还是先走为上。

    他走到小商店的时候,心里想着,这事没那么简单,这里肯定有文章,如果让这里的主事发现刚才的那黑衣人死去,那么要查清真像就难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就看看你王家玩什么花样。

    我刚才和那黑衣人火拼,右手已经收伤,现在最多发出战者一重的实力了,管它呢,拼了,于是,理了理自己撩乱的衣服,就朝小商铺走去。

    他一进入商铺,一个小厮就迎了过来,对铁君义说:“这位少爷,你有什么需要吗?”

    同时观察着铁君义,心里说着:这位少爷一身白衣,虽然看似没什么,却有一股大家子弟的气势,绝对是一个肥羊。

    铁君义笑着说:“我看看,随后在说”

    那小厮说:“那少爷您请”。铁君义就去了,他现在那有心情看什么,他现在在想办法混进高层,那想买东西,就随便乱逛了。

    一会儿后,他叫来了那个小厮,然后对他说:“我有一笔生意,叫你们的主事出来,我和他商量”。

    用时,还给了那小厮几个金币,那小厮拿着钱,那脸上更温和了,那笑容更蜜了,对铁君义说:“少爷,你稍等,马上就好了”。

    乐呵呵的就去了,同时心里也在做着发财梦,如果这笔生意做成,那么他的位置就.....,那高兴劲就甭提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他心中的美梦是无法完成了,因为,屠刀就离他很近。

    少倾,一个中年男子和刚才那小厮出来,这中年男子就四十多岁,身穿平淡,就一管是袍,用时,铁君义也感觉倒这人的实力才战者一重中期,随之,他的疑惑来了,按他所想:“这管事的实力应该在战者一重左右,不会那么低吧”。那黑衣人要合作不会找那么低的人吧,而且如果要合作,为什么不去王家大本营了,却来到这么一个小商店呢?难道是那黑衣人有储物戒或者是挑拨离间?

    嗯,管它了,要想知道原尾就只有眼前这人和我手里的戒指了。

    铁君义在疑惑,这管事又何尝心安呢,刚才,他感觉眼皮跳,这是凶兆,这时,小厮来了,有生意了,但对他的不安又浓了几分,但还是要去。

    当他看见铁君义时,那种不安又剧烈了,虽然这铁家三少爷在这晓城是个废物,但无事不登三宝店,他不相信,这铁家的废物会无缘无顾得来,而且这废物一般是不出门的。

    这时来到了铁君义面前。这小厮对管事说:“王大人,就是这位少爷要和你谈生意”。

    王管事看了他说:“你先下去吧”,然后笑着对铁君义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铁家三少爷,小老二王全,是这里的管事,不知铁家三少要和小老二做什么生意呢”。

    被认出来,铁君义也不惊讶,如果这都不知道,那他就不要混着管事了。

    铁君义笑着说:“有密室吗?”

    王全说:“铁少爷这边请。”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间密室,同时,铁君义也关查周边的环境,周围没有任何人,这里只算是一个小小的商铺了,没有什么高手守护。

    王管事对君义说:“铁少爷,请说吧。”

    铁君义眼睛注视着他说:“刚才出去的那黑衣人是谁?”铁君义一来就诈。

    王管事心里不由一惊,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便掩饰了,虽然仅一丝而已,但还是被注视着他的铁君义发现,铁君义心中肯定,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管事说:“那黑衣人是来买药的,不知道是谁?难道他招惹三少了!”

    铁君义说:“他没招惹我,是我招惹他了,可是他却没命了”。

    王管事:“三少这是什么意思”,听着铁君义的话,王全眉毛不禁的挑了挑。

    “什么意思,难道王管事不知道!”铁君义反问道,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看得王权有些胆颤。

    “小老二确实不知道!”王全回答,但此时的他也满头大汗,很是没有底。

    “你不老实回答,你会很死得很惨的,我没有时间和你废话!”铁君义说道,看着王全满头大汗的样子,铁君义没有时间和他浪费功夫了。

    这时,王全听了铁君义的话,知道这事铁君义是知道的了,他冷静了下来,但是他却是做错了事。

    忽燃他看铁君义的眼神变了,变的凶了,丝丝的冷光从他的眼里释放出来,他刚才才想起这是他的地盘,杀死一个连元晶都没结出的废物像捏死蚂蚁是的,他如果把铁君义杀了,那么是情就不会暴露了,同时还可以打击铁家,但他不知道,在他面前的可不是柿子。

    然后对铁君义说:“铁三少爷好像忘记了这是谁的地盘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不要走了吧!”。

    铁君义看着王全说:“你想杀我,可惜你还不够”,铁君义说的是实话。

    说着,便运着力量和元力,一个大力飞奔而去,而王全看着飞奔来的铁君义,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心说:一个连元晶的没结出的废物也敢来,那你就死吧。

    随便就出了一拳迎上,可下一刻,他脸上笑容没了,一切都变成了无尽的痛苦,右手完全碎裂,而且铁君义的一拳一连冠的打向王全的胸部,王全的整个身体飞了出去,铁君义随然受了伤,但他这一尽力的一拳也不是等贤战者一重的人所能承受的,而且对方又在不防备的同时下,可他也快到尽头了,如果不是他利用对手轻敌的情况下,如果对手也发全力,那胜负还难说。

    “啊.....”惨叫声在密室响起,可是没有传出来。王全看着铁君义说:“你的实力怎么那么强”。

    铁君义脸色有点苍白说:“现在你可以说了,不然你会很惨的”。

    “你杀了我也不会说”王全大义凛然说道,只不过目光是闪躲着的。

    铁君义回答到“是吗?这匕首上有一种毒药,药性不强,被割一下,也才几千只蚂蚁叮一下而已,你尝尝吧,应该很舒服的”。

    铁君义拿出刚才黑衣人的那把匕首,慢慢地走向王全,而且走得很慢,匕首上一丝丝的黑血慢慢的滑落,恐怖异常。

    王全看着慢慢走过来的铁君义,身体不断往后退,看着铁君义手中的匕首,就像死神镰刀似的在向自己过来。

    当铁君义的匕首要到他身上是,他大喊:“我说,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说”,他坚持不下去了,铁君义手中的匕首像是在召唤他一样。

    铁君义说:“我很不喜欢听谎话的,你应该知道怎么说的”。

    王全说:“那黑衣人和我们王家密谋杀你大哥铁浩,让你铁家这代没有强人,慢慢的落寞下去,以后以便吞并”。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