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四章 可疑人物
    姐姐不想让弟弟们受苦劳累,做一个流浪儿,四处为家,而弟弟不想让姐姐一天到处东奔西跑的为他们的生活着落,虽然入住铁家沦为下人,但是总比好过日晒雨淋的日子。

    铁君看着他们那奢求的眼神,不忍心拒绝,所以答应了他们,姐弟三人听着铁君义答应,都相拥而哭了,他们有住的了,他们不在挨饿了,铁君义问了他们的名字,大一点的那个叫青玄,小的那个叫青峰。

    于是,就让他们洗漱一番出了那座小庙,当铁君义他们走到一个商店门口时,铁君一看见了一个黑衣人,从店中走出来,这人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像怕谁认出来似的,就留了一双眼睛出来,整个人是那么的阴森恐怖,而且他的实力也是战者一重而已,铁君义是不知道他是否用什秘术没。

    这时他朝铁家方向看了看,眼里经是朝讽,而且还带一丝玩味的笑,这个人绝对不是晓城的,而且刚才是从王家店里走出来的,难道他和王家有密谋,跟去看看。

    这时铁君义,向远处招了手招手,几个小斯从远处跑了过来,这些小厮就是刚才保武叫来跟随君义的那些人。

    铁君义对他们说:“把这三个人带去保武叔叔那儿去,叫他按排一下”又说:“另外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有事会叫你”。

    那小厮回答到:“好的,少爷,我性赵名全”。

    这时,雪柔问铁君义:“少爷,你要去那儿,我跟你去”。那两兄弟也看着铁君义,显然知道现在的位置。

    铁君义笑着对他们说:“我有点事,人多不好”,于是就让赵全带他们回去了。

    铁君义朝着刚才那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心头想着:“此人绝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沿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来到一个胡同里,“嗯,明明就是这里,人呢”。跟到一个胡同,人就不在了

    “危险”,于是快速朝左测闪了过去,而这时,他所站的地方,出现了一柄黑色地匕首,心呼“好险,差点就送掉了,这人真危险”又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情况。

    一个生音在对面响起:“你是谁,跟踪我那么久,有何企图!"。

    铁君义说:"我没什么企图,我只是问你,你是谁?”

    这黑衣人看着铁君义,然后说道:“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他的眼里闪着凶光,杀气外漏,阴森森的笑着就冲铁君义冲来。

    “是没有关系,但是阁下好像不是晓城的吧”铁君义问道。

    “我是不是晓城的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是铁家人,你知道什么?”这黑衣男子问道。

    “我是铁家人,你刚才看铁家的眼神有何意义?”既然被人怀疑了,不如就开天窗说亮话了。也想看看这人是什么样的表情。

    “原来真是铁家人,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区区一个战徒七重的家伙,也敢来跟踪我,那我就不介意的收点费用!”黑衣人说道,看着铁君义只有战徒七重,一丝冷笑裂开。

    看见对方冲来,铁君义,心想,看来这黑衣人是和王家达成了对付铁家的某种协议,王家,看来,要想和我铁家......。

    “竟敢分神,看来我得让你知道一点厉害,你才会知道怕,哼”这黑衣人怒说道,一个小小的战徒七重竟然看不起他。

    说实话,战者一重的人,铁君一还不怕,他虽然没有接出元晶,但是这几年的苦修,也让他稳胜战者一重的人,就是和战者二重巅峰的人也有一战之力。看着那人冲来,他也握拳迎上去,可是一招过后。

    铁君义惊然,看着那人说:“你不是战这一重,你隐藏了实力。”

    那人笑着说:"不错吗,还被你发现了,不错,我隐藏了是实力!记下来就然你知道我的厉害!”。

    那人放出了实力,铁君义竦然,战者三重,这绝对不是自己所能对付得了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该如何逃跑,可是让铁君义郁闷的是已经逃无可逃,看来只有被水一战了,他观查着周围的地理。

    “嗯”,这时,他看到刚才射向他的匕首,而被匕首插的地方已经变黑了,这匕首上有毒,如果刚才被射中,那么现在已经....。

    好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然后就又冲那黑衣人冲去。

    几招过后,他离匕首更近了,同时,他发现,那黑衣人不能发挥战者三重的实力,好像是受了伤,这下,赢的希望就有了,一个战者三重,不能发挥正常的实力,也就是战者二重左右了。

    而那黑衣人越打越惊,本来他想着:我现在有伤,不能发挥真实的实力,放出三重的实力使对方害怕而心乱,好一招就把他解决,可是对方不但不受影响,而且实力也不弱,虽然才战徒七重,还没结出元晶,可战力和战徒二重初期的差不多,不行,要近快解决,不然,那就麻烦了,于时,又冲着铁君义去。

    同时,还对铁君义说:“让你尝尝天级战技的厉害,天级武级:《翻山拳》”,一道拳头向铁君义射去。

    铁君义一听,天级战技,不能硬碰,脚一使力,从左边就滚过去,但还是慢了一点,被那道拳影擦着右肩,他感觉右手已经没有知觉了,天级战技的威力可见非凡,仅仅擦着就有如此的威力。

    但是他的眼里并没有害怕,因为他已经拿到了匕首。

    那人看着铁君义狼狈的身影笑着说:“既然被你躲过去了,那就再来一拳吧,看你如何躲”,于是,就开始发战技了。

    铁君义心说:“就是现在”,左手握着匕首,集身所有的力量和元力。他可不会战技,因为一般来说:没有结出元晶的人是不能修炼战技,如果修炼会对自身的经脉有所伤害,而影响以后的修炼。

    那黑衣人见铁君义不要命的冲来,而且速度很快,心里一慌,他的战技还没有使展出来,于是,他心一横,便放弃了,打断战技的施展,对他又伤害了一分,他现在只有战者二重的战力了。

    他凝聚元力便向铁君义打来,铁君义不顾他打来的拳头,这时,黑衣人还不知道铁君义手里我着匕首,在接近时,铁君义笑了,当他发现铁君义的笑容时,他才发现匕首,惊惧,脸上漏出绝望的表情,若是让他再来一次......,已经不容他想了,匕首刺进了他的身体,他的整个身体快速变黑,身体倒下,死得不能在死了。

    而铁君义也被击飞出去,只听见骨头断了的声音,那一拳的力量实实在在的击打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够强硬,怕也已经僵了。

    他慢慢走向那黑衣人的尸体,那黑衣人已经面目全非,连衣服已被腐蚀,本来他还想在这人身上搜出义些什么的,可是,摇了摇头就要走,可就在这时,他看见在这个人的胸前有处凸的地方,便拿刀挑开,义枚戒指在那里放着,心里想着:什么戒指那么贵,放在胸前保护。他拿起一看,没有什么特别啊!

    “嗯,难道是....”铁君义脸色大变,同时呼吸也加重了,嘴懂了好久才吐出“储物戒”三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