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二章 苍澜大路
    月如银盘,星宿漫天。

    夜空还是那么的浩瀚,山峰之颠,君义斜躺在草地之上,嘴中叼中一根青草,微微嚼动,任由那淡淡的苦涩在嘴中弥漫开来…

    “唉!”君一无奈的叹了口气,想起这几年所经历的一切,眼中的苦色无限满延,难道就这样下去吗?没有人给他答案,只有无限寂寥的夜空和淡淡的微风。

    苍澜大陆,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武力主宰一切,你强,你就是霸主,你弱,你就是蝼蚁,这永恒不变的规则,拳头就是一切的代表。

    在这片大路上,修炼已经和人们的生活搭在一起,武力以无可替代,不管是平民,还是大富大贵,都不能离开。

    修炼等级的强弱决定你人生的地位,修炼等级分为:战者,战士,战将,战王,战魂,战宗,战皇,战尊,战帝,战圣,战神。

    每一级又分为七个阶段,每一阶段的法力,肉身都不一样。

    每一阶段又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

    经过无数先辈修炼,创造,行演成了无数的修炼之法,也就是功法。功法也有等级之分,修炼不同的等级的修炼功法,也是决定日后成就高低的关键,已是实力强弱的关键。

    修炼功法的等级由高到低分为五阶十五级:混沌,至尊,神,天,地。

    而每一阶分为初,中,高三级。

    修炼功法的高低,在实力的强弱有很大差距,如修炼天级功法和修炼地级功法在同等级之间差距是显儿易见的,绝对强上两分。

    要想在和对手较量而掌握决对的占据优先位置,还有一项是必须的,那就是战技,同级对手掌握战技的高低不同,所发出的战力就有所差别。

    无论如何看,先天的条件是必须的,如果开始时修炼的功法和战技都是强悍,基础就打得好,那么以后得来的好处就更多,也就能达到更高的成就,走得更远。

    但功法和战技可不是大白菜,遍地都是,地级功法多,但也不是遍地都是,天级功法,一般的小家族中有,但大多数在天级中级左右,如果那个小家族出现天级高级功法,那么他家就胜过和他家实力差不多的家族,铁君义所在的家族的功法《流云决》就是天级中级功法,一般之有直系血清的人才能修炼,至于家的镇族战技《飞剑诀》,那就只族长才能修炼。

    至于神级以上的功法,就只有三流势力才能有了,像铁家这样的小家族是不能见着的,除非奇遇。

    至于混沌级的,大势力的都不能见着,整个大已经几万年没出现了

    成就永恒还有一项,那就是你的资质,一个人,如过你的资质坏到家了,那就是用什么都不能把你推到顶峰。

    苍澜大陆十分广袤,铁君义所在的这一块是西澜,也是最小的一块,人数更是几千万。

    微风拂过山巅,君义揉了揉有些酸疼的眼睛,站了起来,望向天空,“我靠,贼老天,你耍我啊,给我那么好的开始,去又那么玩我”回答他的只有漫天的星星和纯洁得月亮。

    这时,他朝山峰下看了看,他想到了有着这样一个传说

    大路之上有许多的强者,他们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无法突破,就到那些山洞里面闭死关,不突破就不出关,有些到最后都没有突破直接死在山洞里面,他们把他们的绝学和一身的资产都放在那力,这样就成就许多人去跳崖而得到奇遇的人,当然,那些跳崖的几呼是没命或者是身体少了一部分回来。

    铁君义看着崖下,这样想着:我从这里跳小去会不会找到解决我身体的方法啊......,他这样想着,而另一副画面出现在脑海,他拖着一只脚,手里拿着一根棍,一歪一歪的回到家,马上止住自己的想法。

    望了望这无尽的黑夜,君义慢慢的朝山下走去,一回到家就听见大堂传来吵架的声音,铁君义走到屋里,看见二叔铁昆和自己的母亲在争论。

    铁君义顿时便明白了他二叔来的目的了,肯定是关于铁君义揍铁展的事情,对于二叔那护犊子的脾气,铁君义还是知道一些的,只要铁展受什么委屈,在他那儿一摇晃,什么事都能解决。

    这回铁展被铁君义给揍了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揍的,铁展会服才怪呢,但是他现在被铁君义给揍了,打是打不过铁君义的,但是被打又不甘心,唯一直接的方法就是找他的老爹了。

    听见自己的儿子被打,而且还是那么的严重,铁昆想都不想就来了,而且现在铁战又不在,稍微修理一下铁君义还是可以的。

    “大嫂,你应该也熟悉族规的吧”铁昆并没有直接说铁展的事情而是谈论铁家的族规。

    “记住族规是每一个铁家人所必须遵循的,我怎么可能忘记”沈芸虽然不知道铁昆到底买的什么药,但是知道他来这里是没有安什么好心的。

    “既然大嫂您记得,我就直说了,在族规里面有一条是:反铁家子弟应互相帮助,团结一致,不能对同门暗下毒手,否则严惩不戴,然而昨天,铁君义这个连战者都没有晋升的废物却是重伤我儿铁展,大嫂,你说该怎么办”铁昆洋洋的说道。

    听到对方竟然叫自己的儿子废物,一股冷气从母亲沈芸身上升起,沈芸说:“我儿子一废物而且还是战徒七重,你儿子已经是战者了,还被打伤,谁是废物,你不清楚,而且是你儿子先出手,你儿子持强凌弱,而且欺负自家人,你说该怎么办,”沈母这回答实在啊!把别人的路都堵完了。

    这时,铁昆看见铁君义走了进来,怒气冲冲的跑来,同时还运起力量打来,还説着:“小畜生,对自己兄长不敬,我来教你如何做人”

    沈母看见铁昆向自己的儿子重去,向着铁昆就冲去,嘴里还说:“老家伙,我儿子有什么事,你死了都赔不了”

    当铁昆要冲到铁君义面前时,外面来了一声吼“老东西,你算他妈的男子汉,你敢伤我儿子一下,就是被长老会处法,我也要把你废了,”

    铁战回来了,铁昆停下来了,铁战从外面走进来,铁君义二哥走进来,他跑到君义面前说:“三弟,没事吧!”

    母亲也看了看他,铁君义眼眶一热,说:“没事”。

    父亲看了看他,然后转身看着铁昆说:“老东西,越活越回去了,想打,我俩个来来”。

    铁昆可不敢和他来,人家战将七重巅峰,你呢,战将四重,而起人家会天级中级战技,你不会,去找虐。

    但还是说:“你儿子对自家人下那么重的手,不该发....”还没说完就被铁战打断。

    “就你儿子那德行,早该被扁了,欺软怕硬的,什么东西吗”

    “好,好,好,铁战你等着。”然后怒气冲冲的走出去了。

    铁战说:“不服就来,我怕你吗?”然转身过来,看着铁君义,满是溺爱说:“义儿,别怕,他打不赢我的”

    铁君义看着家人的关心,没说什么,只是心里说:“我要永远守护这份温暖,谁也不能阻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