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苍澜 > 第一章 铁家君义
    烈日如炎,如火焚烧的太阳肆虐的释放它的光芒,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一片干焦。

    一阵阵喘息的声音从一个平简的院落中传出来。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零三.........一千零一,一千零二,在这个平简院子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不停地举着一块大石上下运动,白皙而稚嫩的脸蛋上有着一股坚毅,黝黑的眼睛中闪出一股疯狂之色,汗水划过他那白净的脸颊,滴落在他纯白色的服饰上,这是晓城三大家族铁家家主铁战的小儿子,铁君义。

    铁家,晓城三大家族之一,掌握着晓城三分之一的经济,其财力雄厚是晓城其它家族无法相比的,同时,铁家也拥有着强大的武力,铁家家主铁战也经达到了战将七重,马上要进军战王了。但是,铁家也不是晓城的主宰,晓城三大家族的王家,李家也同样有着强大的势力。

    “磞”君义放下了石,躺在地上,回想那些往事,然后不甘的大吼一声“为什么我不能结出元晶”,随机又盘膝坐下,开始远转家族功法,吸收天地间的元气,一头松散黝黑的头发沾着丝丝的汗水,在空中飘飞。

    但是无论他如何做,元气一到丹田就不见了,扎无音讯,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无论怎么查也查不到,但是元气是进入到他的身体了,只是不知道被派到什么地方带着去了。

    “唉”铁君义有些沮丧,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慢慢走向自己的房间。

    一到门前,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急忙跑来,语气无不夹着关心说:“少爷,你去哪儿了,怎么弄得那么多的汗,一会儿夫人看见,你又要被骂了。”

    君义苦笑着说“小红,我只是出去走走,没什么的”。

    小红,是铁君义母亲的丫环,别看她人文质彬彬的,她也是个战者三重的人了,人小聪明可爱,深得铁君义母亲的喜爱。

    晚饭到了,君义来到大堂,父母和二哥都在,母亲一看到他,马上走过来拉他到身边坐下,然后说“义儿,以后你要照顾自己的身体,别在那么拼命了”。

    二哥也说:“是啊,三弟,活得开心才是我们吗?那天我带你去......”话还没有说完,头上就被一个手指敲下来。

    “你就带他去一些危险的地方。”

    “我........”二哥还想说什么,可是一股冷气侵袭过来,闭上了嘴巴。

    君义没有说什么,但心里暖融融的。父亲没说什么,但眼里却是告诫。

    晚饭后,君义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起以前的事,难道我真的不能修炼吗?为什么我那么努力就是不能结元晶。

    铁君义从八岁开是修炼,十一岁便到了战徒七重巅峰,成为了晓城家喻户晓的天才,很多人都认为他会成为战皇高手,可以称霸一方的人物。

    但是好景不长,到达战徒七重以后,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结出元晶,元力一到丹田就散,就这样,一直到现在,三年了,他逐渐从天才变成了废物,以前许多人对他巴结,现在都对他嗤之以鼻,这就是人,那里有人那里就有自私。

    虽然不能修炼,但是铁君义从来没有放弃过修炼,每一天都是第一个起来,最后一个睡下,但是结果还是没有让人满意,是那么的令人失望。

    我不能这样,我不甘平庸,没有武力,就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我一定要修炼,即使在艰辛又如何,君义在心中狂吼,坚定的眼神看向远方。

    早晨,这是铁家子弟锻炼的时间,铁君义早早就来到晨炼的地点。这是有几个家族弟子也到了,他们远远就看到铁君义,这些人的年龄和君义差不多,但实力也就在战徒四五重天左右。

    他们看铁君义的眼神都带着不屑,虽然他们的境界没铁君义高,但是他们相信,他们能成为战者,他们会超过铁君义的,时间会弥补这个空隙。

    其中还有一个小声说:“这个废物明知到自己不能修炼成功的,为什么又来了,如果他爹不是族长,想这样的废物早就被赶出家族了,留在家族丢脸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另外一人打断:“你不想混了,明知他爹是族长,你还说”

    这时,又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在几个家族的围绕下走进来,铁君义看了一眼,这人是他二叔家铁昆家的儿子,名就铁展。

    铁展在他的印象中可是一个十分深刻的人,曾记得那个时候,和一个尾巴差不多,天天黏在铁君义的屁股后面,对他那是一个好,是铁君义的铁杆哥们,现在铁君义也名落西山了,他也在不久前结出了元晶,对铁君义不屑一顾,看着铁君义就摇晃着他高傲的头。

    他进来时,也看见铁君义,然后急速走来说道:“这不是我铁家的小天才吗?我现在已经结出元晶了,你结出了没啊,我现在的境界还不稳定,小天才能指点我一下吗?”

    对于这些,铁君义已经习以为常了,从以前到现在,不知道被打击了多少次了,并没有理会他,转身就走,就当做被疯狗给逮了几口。

    这时,其他人听铁展也经结出元晶了,都漏出羡慕的表情,一些人说:“家族的种子选手就是利害,十六岁便结出元晶了。”

    “不愧是家族的种子选手。”

    “家族的精英就是不一样。”

    ..........

    听着这些话,铁展脸上露出了得意笑容,但是随之看向铁君义,笑容就没有了。

    铁君义并没理他,直接走掉,把他当做了空气,怒从心起,指着铁君义说:“铁君义,我和你说话你竟然不答,我是你堂哥,你就是这样尊敬兄长的”

    铁君义连身都没转过来,淡淡地说:“你是和我说话吗?你那又是什么态度呢?有点堂哥的样子吗?”就又要走了。

    铁展一听,双眼恶狠狠的看着铁君义,说:“你不但修炼是废物,在德性也是,今天就让我教你如和尊敬兄长,”其他子弟看着长中两人,心说又有得戏看了,看这废物如何收场。

    他们都很期待铁展能把铁君义打成什么样。

    但是铁展是知道的,他不敢揍铁君义揍过分了,随便玩一下可以,但是万一重了,就有得他受了,铁君义的大哥二哥可不是好惹的,打铁君义,他们来,直接招呼你,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按他们的话说现在看你不顺眼,揍你没有商量。

    铁展恶狠狠的就重铁君义去,同是也运起家族功诀《流云诀》,很快就冲到铁均义身前,抡起拳头就要向着铁君义的胸前砸去。

    这时,许多弟子都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血淋淋的铁君义,他们知道铁家的镇族功法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是非常的厉害。

    铁君义看着铁展冲来,身子稍倾,同时也运起功诀,脚用力一蹬,身体就旋转到铁展的身后,然后右拳向前打去。

    铁展根本没有想到铁君义的反应速度会这么的快,直接中招。

    “碰”铁君义的拳头直接打在了铁展的腰上。

    “啊”的一声,铁展整个身子像个皮球似的飞出十米左右,随之又是杀猪般的惨叫,周围的弟子全蒙了,为什么飞出去的是铁展不是铁君义,铁展可是凝结了元晶的存在,而铁君义只是一个战徒七重而已,两者的差距他们是很清楚的。

    虽然铁展是比铁君义的境界高,但铁君义经过这几年的锻炼,力量也不下战者二重的武者了,而且元力也不差劲。

    铁君义看向铁展说:“我不生事并不代表我弱,如果把我当成柿子来捏,我也会让他付出后果。”

    这时,铁展看着铁君义说:“我不会放过你的,连元晶都没结出的废物”。

    铁君义指着他说:“你再说一遍试试?”冰冷的眼神看着铁展。

    铁展不说话了,他看出了铁君义眼里的那一份冰冷,他相信铁君义是敢捶他的,继而又是惨叫。

    场外一声吼:“你在干什么,还不开始训练,所有人今天的训练加倍,是没有完成不许吃饭”

    场外站着一大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身材很是魁武,脸上布满了寒霜,好像几年没有笑了,脸上带着义条伤巴,更为这人增添了几分凶气。

    这是训练导师,铁木,这些族弟看着大汉,脸变了变,铁展也忍住了叫声。

    铁木从来都是这样的板着个脸,家族子弟都很怕他,他训练起来,才不管什么少爷小姐的,不听他的话,他收拾起人来没有人管的。

    所有人都开始训练,唯独铁展走向铁木,铁木看了看他的伤,确是有点严重,没个十天半月的恢复不了,但没有得到允许,他只让其少训练一下。

    铁木,他指管训练,家族子弟打伤事件等等的事从不管,你爱怎打就怎么打。

    一天就这样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