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38 章
    谨初跑去报道, 然后领到了一摞……电子书籍, 现在的教科书是没有纸质的, 不过要是看不惯电子版的, 也可以自己去打印。

    反正新生们是免了在报道这一天背一麻袋书回家的艰辛了。

    学校也有提供住宿, 毕竟学生来自全球各地,不提供住宿就太不方便了。不过不是在学校里, 而是军校周围地区会建设成生活区,谨初觉得那么多人生活在一起很好玩,就也报了名。

    交了很经济的学费和很高昂的住宿费后,他来到了飞船驾驶课的第99班,一个班100人,一共有100个班级, 按照综合成绩排下来的, 呵呵。

    谨初从后门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观察着自己的同班同学们,过了一会儿,人似乎到齐了,班主任进来了,教室里闹哄哄的说话声顿时消失。

    班主任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帝国人普遍寿命两百岁,二三十岁到一百来岁, 容貌基本都是青年的模样,就是会有从青涩到越来越成熟的细微改变, 一百岁是个分水岭,这个年龄之后的人会慢慢出现中年人的特征,一百五十岁往后,人就开始衰老了。

    胖班主任姓康,他笑眯眯说了一通话,然后宣布以后每周四天理论课,每周五都是实践课,表现好的,可以安排去军队那边参观或者实习,一年后毕业时,也会优先推荐入伍。

    是的,这个课程是一年制的,因为其针对性和专业性极强,像将来要做机师的机甲专业的学生,既要学习如何操控机甲,有要系统学习战斗格斗,还要懂一些机甲的修理,还要了解战争,还要培养联合作战意识等等方面,要学的东西多了去了。

    但飞船驾驶不同,就只学本专业的,有点速成的意思,这也是因为军队那边有需求,拿一艘承载量为十万人的军用飞船来说,其基本驾驶和运行,一般至少需要几百人为其工作,目前的缺口也是比较大。

    优先推荐入伍这个奖励还是很吸引人的,新生们都是干劲十足。

    班主任说完看看时间:"好了,轮到我们去体检了,大家自行去吧,看到哪个队伍短就去排哪队,都聪明点啊。"

    谨初出了教室完全不用分辨方向,跟着人潮走就行了,最后回到了学院大礼堂。体检开设的项目不多,主要的有三项,一个是脱光衣服检查体表,一个是射线透射检查身体体内,一个是抽取血液,这就厉害了,从血中就可以看出有没有隐性疾病啦,体质过不过关啦,最重要的是审查基因信息。

    基本就是层层递进的关系。

    大概脱衣服那一环需要的时间多点,那个区域的队伍老长老长,谨初就先去照射线,让小喵喵先自己去玩去,他排上队伍,轮到他就进房间,光脑扫描一下记录公民编号等信息,人往机器上一躺,滴一下就好了,再光脑扫描一下复核信息,就可以出来了。特别快。

    出来之后看看时间,快十一点了,就去找叶锐升说的抽血的最后一个队伍。

    抽血的不是人,而是机器,一个机械臂拿着采血器往人手臂血管里一戳,很快一小管子血就被抽走了。

    还有十几个人就到谨初时,这个队伍的机械臂竟然坏了,队伍就停了下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有人立刻去检查机械臂,但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什么来,只好叫排队的人去别的队伍排,这一队的人就不乐意了,好不容易排到这快都轮到了,换一队那得多花多少时间?每一队的人数多到叫人绝望好吗!他们宁愿等新机械臂换上。

    带着一众学校领导转了一圈,"正好"又转回机甲学院的叶锐升看到这一幕,就说:"安排人工抽血吧。"

    "这……就怕出错。"有校领导就说了。

    大家都是机器抽的血,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插手的余地,抽好的血也是立刻放进箱子里,放满就密封,突然来个人工的,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

    "机械臂多久换得上?学生的时间耽误不得。"叶锐升一脸平静地解开袖子扣子,然后慢慢卷起袖子,"不过为防万一,我来吧。"

    众领导都惊了:"这……总督大人这怎么行?"

    "没什么不行的,机械臂都是反复试行过的,今天还是坏了,不得不防是不是有人想要浑水摸鱼,为了把这个风险降到最低,我来最合适,也是正好遇上了。"

    叶锐升目光如炬地扫过那些排队的学生,又看向在场众人,这些人有大半是伯尔非德星本土的人,他对他们了解不深,不知道他们背后是不是有个需要浑水摸鱼的家伙。

    被目光扫过的人都一惊,然后彼此怀疑地看了起来,自己是没有这么干,但谁知道是不是他们中间有谁想要做些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叶锐升又笑道:"我说笑的,正好我也没有给别人抽过血,今天就来试试好了。"

    这笑容又叫大家心头一毛,谁都看得出来,他是开玩笑的。

    "好了,你们各自忙各自的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说完这话,也有人匆匆把抽血的设备送过来了,叶锐升便进了旁边一个小教室,然后拍在这个窗口的队伍就被引向了那个教室。

    叶锐升进了教室轻轻吐了口气,可把他这张脸给臊得,他就没这么颠倒黑白、贼喊捉贼过。

    谨初没发现这边发生了什么,他跟着队伍走,看着前面叫一个人、进一个人的教室门,好奇想,这就是叶锐升的安排吧?

    然后就轮到他了,他就进去了。

    然后看到里面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人,眼睛顿时就瞪大了:"你、你……"

    叶锐升此时戴着口罩,戴着帽子,穿着一身白大褂,还戴着一双掩饰用的眼镜,气息内敛得谁都不会多看一眼。但谁都可能认不出来,谨初能认得出来啊!

    那双眼睛完全太好认了好吗!

    叶锐升笑着指指前面的椅子:"同学,请坐。"

    他有模有样地给谨初撸起袖子,消了毒,轻声说:"交给别人我不放心,这种事多一个人知道都不好。"所以虽然贼喊捉贼很奇葩,但这是最好的、不会惊动任何人、也不需要第二个人经手的办法。

    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他这个正直的、刚正不阿的、铁面无私的总督兼校长,会亲自下场给人开后门,就算真要开,一般人也不会认为会用这种办法。

    消完毒之后他便没有再做什么,而是变戏法般地摸出了一个装满血的血管,扫描录入编号,放入一旁的箱中。

    谨初看着他的动作:"这样就好了?"

    "嗯,这是一个精神力C级,十八岁男性的血液,和你的资料完全一致,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这是一份还没有录入过基因信息、以后也不会录入的血液,不过这个就不需要特意提了,叶锐升问谨初,"都检查完了吗?"

    "还有一个,脱衣服的。"谨初说。

    叶锐升的眼角就抽了下,给谨初拉下袖子:"那很快了,好了,出去吧。"

    谨初走了两步,叶锐升又叫住他,掩在眼镜后面的眼睛露出一分无奈:"谨初,别做奇怪的事情。"

    谨初嘟了嘟嘴,脚跟一转出门了,没理他。

    留下叶锐升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他还不能走,还要继续扮演这个抽血工作人员,直到新的机械臂到位。

    回到做"脱衣服"检查的地方,队伍还是老长,谨初就一边等,一边用光脑看起了新发的书籍。

    看着看着,就听到前面有人喊:"哎,前面的出来了出来了,怎么样,不用全脱吧?"

    那些刚检查完出来的人就笑得一脸贱贱的,摇头啧啧啧几声然后扬长而去。

    还有几个就模模糊糊地说:"有些要全脱,有些不用,看运气吧。"

    这表情看得人特别心慌好吗?谨初前面一人就跟同伴说:"哎呀,不会轮到我就运气特不好要全脱吧?那多尴尬。"

    这是个年纪不大还很羞涩的小伙子。

    旁边那排女生里也有人露出担心的表情,议论纷纷。

    这时就慢吞吞地说了一句:"不会全脱的,那些人说假的。"

    前面那人转头问他:"你怎么知道?"

    谨初心想,我怎么知道,当然是因为我有内部消息啊!

    这还要说到昨天的凌晨,谨初和叶锐升又在星网上见面了,他的那啥研究拖拖拉拉的也到了最后一步,然后他就把目光瞄到某处了,叶锐升眉头跳了两跳,及时捉住了他的手:"你要干什么?"

    谨初无辜脸:"?"都研究了这么久了,这时候来问我要干什么?

    叶锐升的脸色有些诡异的发红,像是憋着什么话憋了半天:"这个不行!"

    "为什么?"

    "……反正就是不行。"

    "可是不是要脱衣服体检的吗?被人看出问题来怎么办?"

    "不会脱到那一步的。"

    "啊?真的?"

    "真的。"

    "万一呢?"

    "我是校长,我知道。"叶锐升叹了口气,"我跟你保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谨初就嘟起嘴看着他。

    叶锐升无奈:"你不是……你不是看了那么多模型吗?"

    "可是没看过实物啊!"

    叶锐升差点被呛到的样子:"可以去看图片,看、看影像资料。"

    谨初也自觉很委屈:"书上才不会印实物图片,医学院里的标本也都是不新鲜的,影像……我上网根本找不到啊。"他碎碎念,"我倒是想去偷看人家洗澡,或者摸进医院泌尿科什么的,但是不是……"

    不是这里还有一个可以各个角度观摩还无风险的吗?

    好吧,他也知道人类对这个部分比较敏感,正常人都不会随随便便让人看到,他以为叶锐升是不一样的,会大方点呢!

    叶锐升被他说得整个人都快无力了,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我帮你找。"

    然后就跟交代最机密任务般地,从最信任的周勤那里弄来了一些,咳,XX不宜的资源,给谨初点开前还慎重地问了一句:"谨初,你……确定你是男,不,雄性的吗?"

    谨初差点要炸毛了:"当然了!"虽然他能自花授粉,但从小就立志化形成人,有着清晰的男女观念的他绝对是雄性无疑好吗?他对于男孩子和小姑娘的分别还是非常非常非常清楚的好吗?

    只是重点部位他又没看过,模仿得不好嘛?怪他喽?

    叶锐升摸摸鼻子,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他也是发现谨初连这部位都要模拟,才惊觉这个问题,如果谨初真是小姑娘,那他之前给人研究什么的,简直是造孽,可以以死谢罪了。

    他颇觉虚弱地,又有些自暴自弃般地点开了视频,然后陪着谨初看了些重点片段,他全程冷漠脸,谨初倒是杵着下巴,上课一样地认真。

    末了还自言自语来了一句:"原来是这样的啊,就是不知道手感……到时候体检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叶锐升:"……"

    非人类真是太挑战三观了!遇到这一个就够了,够够的了!

    ……

    从回忆中抽离,谨初看着前面的仁兄,一脸高深莫测地说:"放心吧,是可靠消息,至少会留个小裤衩的。"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