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36 章
    等到这人说的话开始重复, 并且还开始讲各种题外话, 什么童年惨事, 什么经年积累心中的不平不甘之类的时候, 叶锐升知道问不出更多了。也就在这时, 这人慢慢没力气似的,砰的一声脑袋磕在桌子上不动了。

    诺安过去瞧了瞧:"晕过去了, 像是精神高度兴奋过后力竭了。"诺安低声叶锐升,"你觉得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叶锐升说:"至少是他以为的真话。"他停顿了一下,"基因真的能够分等级吗?"

    诺安有些慎重地摇摇头:"我不知道,得问问我堂哥,反正我是闻所未闻。"

    诺安的堂哥就是那个"美好未来"研究院的,或者说, 那个研究院就是他们家族开的, 一大家子人大半都在里面为无尽的研究事业发光发热。从医的诺安是个异类,他和家族来往也很少,甚至外人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世。不过倒是和他堂哥关系很好,而他堂哥正是年轻一代研究人员里的主力军。

    "不过这也正常,你看,现在我们帝国人都分等级,虽然什么ABO型人都是根据表现来划分,但之所以有不同的能力表现,不就是因为基因不同吗?所以根源还是在基因上, 那基因分等级不是很合理吗?"

    诺安摸着下巴,蓝色的迷人眼睛里流转一抹兴味:"那个小蚂蚁组织也是厉害, 居然研究到这么深,要是被我堂哥那些研究狂知道,不知道该兴奋发狂,还是哭天抢地——研究了那么久,连人家一个尾巴都没赶上。"

    "小蚂蚁"其实是谐音,刚才那人呜哇呜哇的发音含糊不清,而且说的还不是帝国语,不过这个组织是帝国的死对头,那个隔壁星系的,乌七八糟的联盟里的某一国家的产物没跑了。

    他问叶锐升:"你说可能用到我,就是因为这个?让我去联系我堂哥?"

    叶锐升脸色冰冷:"我看他们拿着采血器,猜到和基因方面有关系,没想到是这种关系。"

    诺安点头:"确实惊人,不过如果真如他所说,高级基因对低级基因有那么关键的作用。"他打趣地看看叶锐升,"那以后像你这样的AB型进化人,恐怕要被强制成为实验体,至少也是个移动血库了。"

    他和叶锐升开玩笑的时候就你啊你的,不过平时一口一个中将大人,其实也是有着玩笑的意味在其中。

    叶锐升脸色更难看了,看了他一眼。

    诺安顿时背后一毛,忙说:"喂,我就随口说说,像你这样的大佬,你不愿意,谁敢动你,谁能动你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叶锐升也确实想到了有这种发展可能,但他担心的却不是自己,而是……

    "这件事先瞒着,谁都不要告诉。"他说,诺安也没多想:"明白。"

    叶锐升这回自己上了星网,在教室外面等着,小半个小时后,一节课结束,他才叫谨初出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正要继续上下一节的谨初:"你怎么来了?还有事?"

    叶锐升带他瞬间回了总督府,跟他说了晚上发生的事:"基因等级你了解吗?"

    不久前还是半个文盲,刚开始学习没几天的谨初一脸懵:"不、不知道啊。"他挠了挠头,"分等级不是你们人类爱干的事吗?我们那没有这种习惯。"

    叶锐升见此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了,难道问你觉得你的基因等级多高?

    连他都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并且对如何划分基因等级一无所知。

    但他有种预感,如果基因真的能分等级,谨初的等级绝对不会低,这对他本人是好事,但同时也代表着危险。

    对所有等级高却自保能力不足的人来说,这可能都是灾难,但对于整个帝国来说,或许是提高整体实力的机遇。

    叶锐升难以预料这份研究对未来将有怎样的影响。

    "从现在起,任何时候都不要泄露自己的基因知道吗?"他叮嘱道。

    谨初点点头:"你放心吧,我不吃不喝不拉,不掉头发皮屑,不打喷嚏不流口水,也没有人能伤得到我,根本没机会泄露的,但不是说以后很多时候都可能被采血什么的?"

    叶锐升听得嘴角抽了抽,不吃不喝不拉……他很想问谨初,你到底是什么品种?不过他心里其实也有猜测了,他笑着反问:"你有血吗?"

    谨初:"现在没有,以后肯定有的!"他很快就会有一具从里到外都货真价实的人类的身体!

    叶锐升:"那好吧,遇到要采血的情况,能躲就躲,躲不过就造假,有我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谨初想了想:"那唯一有可能泄露的,就是我给你那两片叶子了。话说你吃了没啊?"那时用叶子换叶锐升一袋血,谨初的意思其实就是给他吃了补血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叶子有没有补血的功能。

    果然!叶锐升脸色有点古怪:"所以,那叶子,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是啊。"谨初看看他,"你为什么表情怪怪的?"

    "咳,没有,那两片叶子你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叶锐升没有多耽误谨初的时间,说完事就送他回军校,自己也下线了。

    诺安跑过来跟他说,那家伙醒了,但对于之前吐露真言的片段竟然真的不记得了。

    "是吗,那就玩个游戏吧。"叶锐升黑眸幽亮,笑着说。

    当晚,第一区的司令部再次发生袭击事件,前军区长因为不满被撤职,扇动之前的部下造反,里应外合炮轰了司令部。

    这种事放在其他星球可能不可思议,但在伯尔非德星却不罕见,无论是军队、政府等公职部门,还是私人企业之流,因不满上司、为夺权而制造的流血事件数不胜数,这原本就是一个充满着暴力和血腥的星球。

    作为第一区土皇帝存在的军区长,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一个空降的年轻总督训斥、撤职,从高高在上变得一无所有,心态崩溃之下做出什么都不奇怪。

    一片混乱中,司令部整栋楼都在震动,照明熄了大半,正在"审讯"俘虏的叶锐升皱着眉匆匆离开,留下那个黄大河的心腹看着对面桌上叶锐升喝过水的那个杯子,心脏怦怦狂跳。

    他现在双手双脚都被锁在椅子上,但是没关系,他有独特的缩骨功啊,只听得咔嚓咔嚓两声,他的两个手腕扭了扭,手掌硬生生缩了一寸,生拉硬拽、皮都破了一层才把手从扣住手腕的铁环里□□,然后又去拔两只脚。

    哈哈,这些傻帽不知道他还有这绝活吧!他这本事是天生的,谁都不知道,谁都不!知!道!

    他小心地捧起那个水杯,里面还有点水,他也舍不得倒了,万一里面也有一些基因物质呢?他小心地把杯子盖上,塞进单薄的囚服里,左右看看跑了出去,幸好走廊里等黑了,也幸好外面正打得火热,没人守在这边。

    就这样,他弄到了军装,把身体缩得更瘦小两分,就那么浑水摸鱼地逃出了司令部。但他却没发现,身后有几道鬼魅般的影子跟上了他。

    "这个傻子,这么顺利逃出去了居然都没怀疑。"楼上某处,诺安摇头道。

    "毕竟除了他自己,理论上谁也不知道他还有个绝活,凭自己的本事逃出生天,又怎么会怀疑呢?"叶锐升淡淡说,那杯子他根本没沾到唇,在那家伙醒来、并且忘记了之前的记忆之后,叶锐升拿着个杯子又进去了,并且假装喝了一口水,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那家伙并不知道怎么联系到他背后那个组织,但他的上司、那个黄大河知道,他只能先去找黄大河,黄大河必然会想办法返回他们的组织,到时候顺藤摸瓜……

    诺安问:"这事真不上报?"

    叶锐升:"不用。"他要在所有人之前,弄清楚这个所谓的基因等级。

    遇袭的事很快上了新闻,那么大的炮轰动静不可能瞒得住,当然外界只会知道前军区长报复性炮轰司令部,而不会知道前面那十四人袭击事件。

    谨初第一时间慰问了一下叶锐升,得知他一根头发都没掉,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之后叶锐升满星球跑来跑去地阅兵,开始还能每天抽时间登陆星网看看谨初,两人进行一下某项有些羞涩的研究行动,后面就不行了,太忙了,倒是谨初每天看他的阅兵直播,跟着他领略了不同区的不同气候和风光。

    时间匆匆过去,谨初能写会读之后就从语文楼毕业了,数学学到一定程度,便开始学什么运动学、力学、电学、磁场之类的,这都是飞船驾驶的基础。倒是生物类课程一直坚持学着。

    每天时间排得满满,但付出是有收获的,一个半月之后军校全面展开招生考试,谨初以非常危险的成绩低空飞过,考上了机甲系的控制专业,成了飞船驾驶课的一名学生。

    事实上他其实是考不上的,他的文化成绩还是差了点,即便这是一个相对冷门专业里的冷门课程,报考人数较少,那也是十几万人竞争最后一万个名额的修罗场。

    谨初是在叶锐升的建议下,将精神力等级提高到了C级,这才得到了额外加分。

    录取名册出来的那天,现实中的军校也开放了,已经在星网上报道过的谨初,又拿着自己的电子版录取通知书,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军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大概就一章了,如果十一点还没刷出二更,那就是没有了。

    静水流深深深刘扔了1个地雷

    疏影横斜扔了1个地雷

    谢谢投喂,大家看文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