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30 章
    对于帝国人民来说, 血液并不仅仅是私密这么简单。

    即便只是一点点的血液, 也能从中提取出基因信息, 若是被有心人得到, 轻则被拿去做研究, 重则被复制身份信息冒名行事。

    更甚者,近些年据说帝国的死对头那边, 在研究专门针对个人的基因序列的病毒,所以个人基因信息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了,普通人还不会在意这些,不然这么严防死守的还怎么生活?要知道不仅仅是血液,你在街头打个喷嚏、在外面店里吃个饭, 那都是大把大把的基因信息往外掉。所以只要不是特意地涉及毛发、血液等特别敏感的东西, 普通人在这方面并不怎么忌讳。

    叶锐升不知道谨初要人血做什么,他相信他不会做过分的事,但他也不会私自调取别人的血液给他,这是对他人的负责。

    但他自己的可以。

    这句话他说得其实很一本正经,但话说出口了,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有那么一丝丝的暧昧,叶锐升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

    谨初也有些呆。

    就这么同意了?

    虽然是想趁机要到这人的血,但他都还没真正开口,这人就自己送上来, 感觉……哎,怪不好意思的, 又……挺感动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样哦。"谨初挠挠头,"那好啊,谢谢你哦。"

    "现在就要吗?"叶锐升问。

    "嗯!"

    叶锐升说:"你跟我来。"

    他带谨初进了悬浮车,这个悬浮车可比叶锐升第一次坐的那个大胡子的悬浮车高级了不知道多少倍,外面普普通通 ,里面却超大,超干净,超气派的。

    车子的后厢放满了猫罐头,但前面的空间还很大,高档的操作台,椅子,甚至还有一张窄窄的休息用的小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哪里是一辆车子,简直是一个移动的房子啊,还是豪华型的那种。

    叶锐升让谨初在床上坐一坐,自己翻出了一套采血器:"要多少?"他在手臂上消过毒,便将针头扎进了血管,然后深红色的血液便沿着管子流进了真空的采血袋中。

    谨初正悄咪咪地摸屁股底下这白床单呢,触感柔柔的,凉凉的,怪舒服的。闻言看去,那采血袋都鼓了起来,好多血,他忙说:"够了够了!"

    叶锐升拔出针头,抹了点药膏在手臂上的针孔上,那处便立即愈合如初,他将采血管移除,销毁掉,把那采血袋给谨初:"这个对我很重要,不要把它交给别人好吗?"

    谨初接过那袋颇有分量的,还温温的红彤彤的血,这一刻竟然有种这东西很棘手的感觉,尤其那温度,简直让他觉得有些烫手,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好像拿着什么特别了不得的东西。

    "既、既然很重要,你都不知道我要拿来做什么,怎么就给我了?"谨初有些磕巴地说,怪了,他怎么说话都说不顺了?还有,是被血温烫的吗?他觉得自己脸都有些热起来了。

    叶锐升笑道:"那天你还以为我是那伙人的同党,不也是毫不犹豫地救了我。"一个救过他两次,并且让他心生亲近的人,他不会信他会害自己。

    谨初想,人类都是这么知恩图报的吗?想想重逢这几天来,这人对他几乎有些有求不应的感觉,虽然他并没有挟恩以报的意思,但还是非常欣慰,他真是救对人了,那么多叶子没白花!

    超高兴的!

    再看看手里这袋血,他转过身去,假装在身上掏啊掏,其实是新撸下了两片叶子,转回来往前一递:"呐!"

    叶锐升看着这两片绿油油的,晶莹饱满,好似工艺品般的叶子:"这是……"

    "礼尚往来啊,给你吃的。这个对我也很重要的,不要给别人哦。"

    叶锐升接过叶子,他总是能在谨初身上闻到那股草木清香,淡淡的,有时候不注意几乎会错过,但在这叶子出现的那一刻,悬浮车内几乎被这种草木清香占满,并且多了一种清新冰润之感,光是呼吸着就觉得全身舒畅,心旷神怡。

    他想起之前几次吃过的东西,大约就是这种叶子了:"你救我用的东西就是这种叶子吧,除了这个还有花瓣?"

    谨初咳两声:"不知道不知道,我要走啦。"

    叶锐升笑着拉住他:"这辆车是给你的。"

    谨初:"哈?"

    "你不是没有自己的房子吗?这里又快拆迁了,这车暂时给你当房子用也不错,如果嫌太笨重,把后面的车厢卸了,就是一辆普通的悬浮车,日常代步也方便。"叶锐升说。

    谨初不太感冒,他又不想住房子,出行的话,让小喵喵带他跑,比什么都快,还方便。

    "我也不会开啊。"

    "我教你。"

    谨初:"……"他现在听到"教"这个字就有点方方的。

    叶锐升说:"你不是还要学驾驶飞船,学悬浮车就当先练手了。"

    谨初立马就心动了:"行!"

    悬浮车的驾驶很简单,一般悬浮车里都有自动驾驶系统,输入目的地,它自己就开着走了,需要手动的地方很少,就算全程手动下来,其实也很简单,谨初学得很快,比起纸上的写写算算,他的动手能力可以说超强了。

    悬浮车出去溜了一圈,他基本就学会了,不得不说,在空中驾驶着一个大家伙的感觉还是很新鲜的,叶锐升主要也是让他感受这个。

    最后叶锐升把悬浮车的最高所有权和指挥权让给谨初,并教会他用其他辅助功能,最终把早就准备好的悬浮车驾驶证给他,便算大功告成了,接下来他需要回去准备阅兵事宜,并且今天就要离开第九区。

    "有事就给我发消息,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星网上见。"他最后说。

    "知道啦!"谨初高兴地说,摸着操作台,想着驾驶悬浮车再去溜一圈,不,还是先找小喵喵试试血吧。

    他心思完全在别的地方,叶锐升摇摇头,下车离开了。

    他走之后,那三兄弟才悄悄地从院子里探出头来,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对于这位大佬,三兄弟是挺畏惧的,先是因为他打到了那天那些人,那蕴含在精神力中问话的立体环绕音很吓人,之后又认出这位是总督大人,总之是又敬又畏。

    对于和总督大人关系很好的谨初,他们就更加佩服了。

    三人围着这悬浮车又摸又看,这年头,在第九区这种地方,拥有一辆悬浮车绝对是很值得羡慕的事,可以出门三百六十度花样炫富了。更别说这辆悬浮车看着低调,却是一个很厉害的牌子,块头又这么大,往这贫民区一停就超赞的。

    周围的住民也跑出来看新鲜,各种羡慕嫉妒。

    谨初探头看了看,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让三兄弟上车参观,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是很想让别人踏进来。

    他关着车门,快把满车的猫罐头拆吃了大半的小喵喵也从前后车厢的连通处钻了过来,快活地舔着爪子,一副酒足饭饱想睡觉的享受样。

    谨初笑着抱起它,给它摸摸肚子:"这下吃饱了吧?"

    "喵呜。"还没有哦,不过剩下来它要慢慢品尝,一分钟开一罐,不,五分钟开一罐好了。

    谨初把采血袋里的血倒出来一些些,剩下的继续放着,在那个采血袋里,血液会保持恒温,而且不会凝固,据说可以保存好久。

    然后他叫小喵喵伸出右前爪,小心地把血涂在它白色半透明的指甲上,那小心翼翼的样,简直就是专业做美甲的。

    "喵呜。"猫半卧着,专心致志地看着他的动作,等五个小指甲都涂上了血,一人一猫就盯着等。

    "小喵喵,有什么感觉吗?"

    "喵。"好像没有。

    "现在呢?"

    "喵?"好像有点热热的。

    谨初有些激动,过了一会儿又问:"现在怎么样?"

    "喵!"好像更热了。

    一人一猫就看着那指甲上的血被渐渐吸收,过了好久好久,最终凝成了指尖里头的一抹鲜红,而指甲则变成了漂亮的透明模样。

    和左边那个爪子一模一样!

    "喵喵喵!"小喵喵激动地站起来走来走去,欣赏自己漂酿的新指甲,谨初呆呆地看着采血袋:"所以那家伙的血真的这么厉害?"

    不过就这么看也看不出什么,他招手叫小喵喵过来,跟它商量:"咱们再试试别的人类的血好不好?"

    "喵呜。"小喵喵有些不太乐意,不过还是同意了。

    谨初就打开一丝丝的车门,把自己根放下去,在地上爬行,找到了三兄弟,一人一下用根系扎了,三兄弟还以为是被小虫子叮了一口,完全没发觉异样。

    谨初把根收回来,每一个上面都凝着一滴血,他先把老一的血涂在小喵喵指甲上,然后等得眼皮子都快合起来了,也没有丝毫变化,就见那血完全凝固在指甲上了。

    对着小喵喵怀疑的眼神,他讪笑一声,把血擦掉,换上老二的那滴血。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虽然历时很长,而且血被吸收的部分非常非常少,但还是又被吸收,猫之家也略略有些变化,指甲中隐隐可见一丝红线。

    谨初迷了,怎么两次结果不一样?

    他又试了老三的血,和老一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谨初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老二有哪里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吗?或者说他和叶锐升有什么共同点吗?

    想啊想,还真让他想到了一桩,他看向盯着自己那根只有一丝红线的指甲,左看右看,一脸纠结的小喵喵,伸出手去:"喵啊,你挠我一下看看?"

    "喵?"

    "我不抵抗,你把我挠破皮,用你那还没上色的后爪。"

    小猫犹豫地看看他,坐起来,伸出一只后爪,探出一个小指头,刷地一下在谨初手上划了一道。

    划破了,浅绿色的液体渗了出来,猫爪上自然也染上了,然后肉眼可见的,那点液体被猫指甲吸收了进去,指间变得很透明很透明,不仔细看跟不存在一样,但那透明之中,却染上了一抹漂亮喜人的新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看懂了吗,这其实算一个伏笔哈,最厉害的还是我们小花,其他一切都是浮云,包括偶尔看起来牛逼哄哄的小攻

    感谢各位的营养液喵,今天有加更哒,晚上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