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2第 22 章
    不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谨初看看这屋子里倒了一地的人,再看那三兄弟,地上那两个没什么问题,但让小喵喵去叫也叫不醒。然后床上那个伤得有点重,谨初想想自己反正也用了那么多叶片,也不差这一片了,就又拔了片让小喵喵给床上的老二吃下。

    做完这些他也累了,他坐在屋中,地下的根却四面八方地爬伸出去,在无人之处钻到地面以上,长出一根根的枝条,绽放开一张张的晶莹叶片。

    其中就有一条光溜溜的,谨初的心都在滴血,重重地瞪了眼躺在他怀里的家伙,你最好不是坏蛋,不然我把你捏把捏吧埋到土里去!

    今晚月光不太好,但聊胜于无,谨初晒着月华,昏昏欲睡,他本想把怀里这个大家伙扔到地上去,但想想这么近距离果果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那就抱着吧,也是难得的机会啊。

    这么想着就呼噜噜地睡了过去,身边有小喵喵守着,纵然没闹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也睡得很放心。

    天将明的时候,满屋子或趴或躺的人,简直跟命案现场似的,叶锐升是第一个醒来的。

    他本是非常警觉、严格自控的人,昏迷实属外力太过强大,这时一恢复过来便醒了。

    发现自己似乎是躺在什么奇怪的地方,他没有轻举妄动,慢慢睁开眼。

    昏沉惨淡的光线中,他看到了一张少年低垂的睡脸,和记忆中那张并不很像,但盈满鼻端的草木清香,还有那种奇异的亲切感,让他知道,这人就是那颗星球上的神秘少年。

    而现在,自己正躺在他怀里,能够感觉到少年单薄而柔韧的胸膛,对方两条细瘦的胳膊还环着自己的头和肩膀!

    叶锐升呼吸一滞,心跳不由自主地便砰砰跳快了两分。

    他想起来了,昏迷之前,他感到自己快死了,是这个人急急忙忙地喂他吃了什么东西,还吃了好多。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想碰一碰那张看起来毫无防备的脸,或是低垂下来的柔软的发丝。

    “喵呜……”一旁趴卧着,有一下没一下甩着蓬松的尾巴的猫叫了一声。

    叶锐升扭过头去,看着这只攻击力惊人的猫。

    一人一猫对视着,细微的动静惊动了谨初,他也醒了,叶锐升收回和猫对视的目光,就看着少年缓缓睁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在昏暗中微微生光,就那么悬在自己头顶,眼神静静软软的,有两分茫然,似乎还聚不了焦的样子,过了两秒才蓦地反应过来:“你醒啦!”

    叶锐升眨了下眼,慢慢坐起来,转身看着他:“又是你救了我?”

    谨初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胳膊:“是哦,每次碰到你你都惨兮兮的。”他自动忽略了地下商城那一次,还有荧幕里这人那拉风气派的模样。

    他顿了下:“你认出我了?”他对自己模样的改变还是很有信心的,明明根本不是以前的样子。

    他忽然一把抓住人领子把他压在墙上,逼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吃了好些月华,他现在力气也恢复了大半,叶锐升被他揪着衣领,后背撞在墙上,发出重重一声闷响,他面不改色,抬眸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少年:“我是来找你的。”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这些人都是你带来的?我这三个伙伴也是你打的?”

    “我和那些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叶锐升举手作投降状,“我到的时候这三人快被打死了,我出手帮了他们。”见谨初还是一脸狐疑,他又说,“不信你可以问你的伙伴,至于为什么会知道你在这里……”

    他就把从那七彩羽毛开始顺藤摸瓜找到这三兄弟的住处,确定谨初在这里活动,接着蛇皮和蜂蜜的出现促使他连夜跑过来,整个过程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谨初呆了:“你是说,这些人是因为我拿出去的那些东西才找过来的?我明明已经很小心了啊。”

    他松开了手,叶锐升抚平皱巴巴的衣襟,顺带不动声色地抚了抚被对方拳头抵着而有些隐隐作痛的胸口,手劲还真是大。不过他发现自己的躯体强度增强了很多,恢复速度停滞不前的精神力也一下子恢复了一大部分。

    他看着少年,又看看猫,是因为中了一次毒,还是因为少年给他吃的东西?

    他说:“这里面的水很深,就算再小心也有可能露出破绽,而且我看你那三位伙伴,做事情恐怕并没有那么周到。”

    谨初丧气地看看他,发觉他说的可能是真的,再去弄醒三兄弟,这三个睡了一晚上,这会儿终于叫醒了,老二在吃了谨初一片叶子后,那生龙活虎的状态比另外两个更强。

    他们三个证实了叶锐升说的是真话,也证实了他们确实太大意、太不小心,才招惹了这帮人上门。

    别的不说,被堵之后大咧咧往家里跑,还没发现自己被跟踪了,这一点谨初也觉得挺蠢,这幸好他们家就是一个破房子,要是是个很重要的大本营,这不全暴露了吗?

    看着这三个蔫头耷脑认错的家伙,谨初就觉得和他们三个合作挺没前途的样子。

    “抱歉啊。”谨初对叶锐升说,“没有弄清楚就攻击了你。”

    叶锐升忙说:“不用道歉,你也救了我,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恐怕还赚了。

    谨初看了看他,他被小喵喵所伤,自己救了他,扯平。

    他救了三兄弟,但自己付出那么多叶子还有一片花瓣,看样子,他这会儿生命气息更强盛了,这又算扯平了。

    于是谨初便心安理得地点头:“那行,我们又一次扯平了。那这些人现在该怎么办?”他不懂就问,处理这样的事情,叶锐升这个人类中挺有身份地位的人显然比他懂。

    叶锐升说:“如果你不想要他们的命,我建议你放了他们。”

    “就这么放了?”

    “对,就算把他们抓起来,他们可能得到点惩罚,但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现在他们已经被吓破胆了,放他们回去,等于自动为你们宣传,这里有很强大的人,其他势力知道了,也会对你们多一分忌惮。”

    叶锐升其实可以插手,但他若是正面插手,反而会削弱掉那种神秘感,并且引来更多的关注。

    别以为他是军事总督,就所有人都会怕他,有时候反而是强大神秘且未知的存在,更具震慑力。

    谨初想了想,同意了他的提议,让三兄弟把人远远丢出去,三兄弟摩拳擦掌,狞笑连连,看来不仅仅要把人丢出去,还要揍一顿出口恶气。

    叶锐升看着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谨初终于有机会问他:“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

    “一来想感谢你。”叶锐升到处找了找,找到了自己提来的那个大箱子,“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些你看看用不用得着。”

    谨初好奇地凑过去一看,箱子打开,里面杂七杂八一堆东西。

    “这是……”

    “这是猫窝,这是猫爬架,这是猫罐头、猫牛奶。”叶锐升看了眼那只不久前差点把自己挠死的小猫,那种濒死的感觉纵然是他也有些心有余悸,那么凶悍的猫,恐怕不会喜欢这种东西吧?

    “喵呜。”不远不近趴着的橘猫闻到味,站了起来,围着那罐猫食打了个圈,叶锐升看它挺感兴趣的样子,就给它拆了。

    淡黄色的有些潮湿的猫粮倒了出来,橘猫凑近嗅了嗅,抬头对谨初“喵”了一声,谨初惊讶:“你喜欢这个啊?”他很心疼自家小伙伴一天到晚吃不饱吃不好,尤其附近河里的鱼越来越少,小喵喵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虽说到它这个程度,十天半个月不吃也没什么,但饿着总是难受的,他也给它买过几种猫粮,但它都不太喜欢,叶锐升带来的这种好像不太一样。他蹲下去摸摸猫头:“想吃就吃吧。”

    橘猫又看看叶锐升,低头一口一口吃起猫粮来,吃得很矜持但也很快,满满一罐头猫粮很快被它吃得精光。舔舔嘴角,它对着叶锐升也喵了一声,声音娇软和气,透出一分友好。

    谨初高兴地说:“它很喜欢这种猫粮,这是哪儿买的?”

    叶锐升松了口气:“我也不清楚,我回去问问,回头多给你送些来。”

    “那行,你拿来了我再给你钱。”以小喵喵的食量,谨初也不可能让别人帮忙花这个钱就是了。

    叶锐升顿了一下,语气小心地问:“你很缺钱吗?”

    谨初蹲在地上抬头看他,叶锐升低咳一声,也蹲了下来:“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第二个目的,你拿出那些东西卖,是因为很缺钱吗?比起刚才那三人,如果你信我的话,我可以帮你处理那样的东西,价钱也会更好,像今天这样的事,也可以避免。”

    两人并不多么熟,叶锐升也可以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防备和疏离,所以他没有贸然问“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而是选了个更容易被接受的切入点。

    谨初低头思索,叶锐升也没有催,过了一会儿,谨初问:“我没有这里的户口,这你也能帮我解决?”

    叶锐升非常干脆地说:“能,这很容易。”

    很容易,谨初撇撇嘴,他可是被这个愁坏了,他说:“那好吧,那就先麻烦你帮我弄个户口。”

    他在心里想,这事办成了该给他个什么样的报酬,没看到身边这人眼神柔和下来:“办户口需要名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上次他问这个问题,被毫不留情地怼了回来,这次谨初当然不会再怼他,大大方方地说:“谨初,我叫谨初。”

    “谨初?哪两个字?”叶锐升摊开手,示意他写下来。

    谨初看着那修长洁白的掌心,眼角抽了抽,并不想展示自己那狗爬式的笔迹,并且觉得一个巴掌装不下自己一个字,就说:“谨是谨慎的谨,初,初……”

    初该组个什么词?

    文化水平超低的谨初一时卡壳,想了半天,只好老老实实地凑过去在人家手心写下“初”这个字。一笔一划格外认真,写得那叫一个端端正正。

    古帝国语和现在的帝国语言在文字上变化不大,叶锐升毫不费力地认出了那个字。

    看着那根白生生的手指十分生涩地,像羽毛在自己手中扫过,而手指的主人还盯着自己的掌心,满意地抿起嘴角,像是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他心中一动,不由得微微合手,像是把那个无形的字拢在了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