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20 章
    这人差点被自家上司吓一跳,这么大反应?

    回想起当时,他的表情就不太好了:“那少年比我矮小半个头吧,有点瘦,白白的,长得挺好看,很乖巧的样子,但他给我的感觉吧……”他说着有些严肃起来,摇摇头:“我就多看了那只猫两眼,他立即就像感受到了,要不是我连忙躲到垃圾场那边去,恐怕就要被识破了。”

    更诡异的是,即便跑到垃圾场了,也看到对方离开了,但他还依稀觉得对方还在附近。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这种直觉让他不知道完成多少次侦查任务,躲过多少次危险,所以他愣是在垃圾堆里躲到天黑。

    身高体貌是对得上,叶锐升和自己这属下差不多高,当初那少年就是比自己矮了大约半个头,白白净净,五官精致。他不由问:“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属下说:“黑色啊,头发黑眼睛黑,和咱们一样呢。”

    叶锐升听了这话微微皱起眉,不过如果那猫真是那只猫,那么变大小都办得到,变个眼珠颜色也不算什么。

    “头儿,还要继续查吗?”

    叶锐升陷入了思索,假设他猜的没错,确实是那个少年,从消失的星球上来到帝国,他有什么目的?卖羽毛换钱,自己又不出面,出没在第九区贫民区……难道是缺钱?

    叶锐升说:“不用再查了,这件事你就当作不知道。”他信任这个手下,但世上无不透风的墙,他在关注某件事的时候,关注他的人很可能会因为他的举动而发现什么。第九区尚未完全在掌握之下,叶锐升不想冒险,在这件事上,他不打算再假借于人手,若有必要,他自己出马好了。

    因为他这个命令,这一晚那三兄弟很顺利地运走了满满三大悬浮卡车的低等合金,没人关注他们的动作,所以也没人知道某山脚下的破旧仓库里多出了一大堆合金。

    叶锐升本打算缓一缓,没急着去找人,然而第二天有人给他送了一个礼物。

    对方是第十区的区长,守了他大半天,神秘兮兮又自信满满地送上一个颇有分量的精致箱子,一打开,里头是黑乎乎一个东西,散发着凶兽般的强大威压,触手犹如冰冷厚重的铠甲,展开一看,竟是一副完整的蛇蜕。

    “我那那个市场,出了这么一个好东西,老头我一下就想到了总督大人,附着着如此威压的蛇蜕,也只有送给总督大人最合适。”第十区区长巴拉巴拉地拍着马屁,明里暗里说自己那区人杰地灵,繁荣昌盛,老多好东西。

    当初总督府设在第九区,他还没当回事,只觉得这届总督眼神不太好,但现在听说这位总督还要在第九区建军校,他就不淡定了。

    伯尔非德星乱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得到上面重视,要发展了,第一所军校意义何其重大?作用何其甚远?凭什么穷得叮当响、最落后的第九区摊上了这样的好事?

    他想把这军校给申请到他的地盘去。

    当然他不会说,他还留了一副白色的蛇蜕,送给了尊敬的首席执政官多雅公主殿下……身边那位德高望重的女议员。

    叶锐升看着那黑色蛇蜕却有些无语。

    又是这种气味,如果真是那少年手里流出来的,这样非凡的东西,他怎么敢随随便便就这么拿出来?

    等第十区区长明示暗示完了,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叶锐升就叫人吩咐下去,盯紧点各个地下交易市场,再发现有如蛇蜕这样不凡的东西,见到了就买下来。

    他也是广撒网了,但架不住谨初换了个截然不同的套路,这一天军/政双方领导开大会时,他又闻到了那股草木清香。

    坐在主座上笑容亲和甜美的多雅公主殿下对众人说:“今天有人给我送来一罐子蜜蜂,说是甜蜜星特有的最高级的蜂王蜜,大家也喝喝看。”

    甜蜜星是一颗以生产各种蜂蜜闻名的星球,那里出产的蜂蜜口碑很好,价格普遍也不算贵,绝大多数人都喝得起,名气非常大,但蜂王蜜就可遇不可求了,即便是皇室都不一定能常常喝到。

    叶锐升:“……”他闻着甜蜜馥郁的蜜香中几不可觉的那股特殊的草木香味,出声:“给我也倒一杯。”

    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他,会议虽然还没开始,但会议桌上品尝蜂蜜水还是有点奇怪的,只有几个女性官员意动,男的则岿然不动,公然喝蜂蜜水,硬汉形象要不要了?

    所以叶锐升这一声尤其突兀,偏偏他像是理所当然一般,淡淡地朝那些射来的古怪视线扫了回去。那些人立即收回目光,看天的看天,看手的看手,然后有一个算一个,都要求喝蜂蜜水。

    特别捧场。

    差点冷场而有些尴尬后悔的公主殿下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年轻俊美的总督大人,茶色眼眸中光芒闪动若有所思,他能替自己解围,看来他对自己也不是完全无动于衷。

    而那位总督大人喝了一口蜂蜜水,心里就叹了一口气,错不了了,是那种气息。

    现在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羽毛、蛇蜕、蜂蜜并不是那少年的手笔,但至少与他有关。还有一种可能,这些都出自那少年之手,那他要么是真缺钱,要么就是故意这么做的了,如果是故意的也就罢了,但如果只是单纯为了换钱,那就有些不得章法了。

    无论是哪种可能,叶锐升都不能再干看着。

    会议结束,一天的工作也结束,叶锐升回到总督府,一阵捣鼓,换上一身不算隆重但十分庄重的正装,打算去见见极有可能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人。

    既然是见救命恩人,自然要带上礼物,他不知道少年喜欢什么,但对方有猫的话,就送些猫用得上的东西吧。

    夜色中,一个修长矫健的人影提着一个不算小的手提箱,悄无声息地翻出了总督府。

    ……

    第九区某座荒山脚下,谨初看着一仓库的合金心里美得冒泡,那三兄弟一起出马实在是太牛了,他们合体忽悠人的功夫那是杠杠的,愣是把那一罐子蜂蜜鼓吹成什么蜂王蜜,找了个相当好的渠道,卖出了六十多万信用币。

    因为办事效率确实是不错,加上经过小喵喵观察,三人都丝毫没要使坏的意思,挺靠谱挺可信的,谨初一高兴就足足给了他们十万信用币的辛苦费,他手里还剩下五十万信用币,今天又跑去废品收购站把剩余的低等合金全买了,数量少一些的高等合金也被他买光了。

    谨初看着这一仓库的合金,总担心再出什么变故,就决定今晚就把它们送回老家。

    而与此同时,垃圾场边上,因为又大赚一笔而出去吃大餐庆祝的三兄弟,摸着夜色狼狈不堪地跑了回来,其中老二背上全是血,赫然是被人砍了一刀,其他两人也挂了彩,只是没那么严重。

    “我去仓库那边,把这事告诉老大,那些狗娘养的,弄不死他们!”老三看着老二半死不活的样子,红着眼咬牙切齿地说。

    他们刚才吃着东西就被人盯上了,出来后就被人堵在巷子里,那些人是因为那两副蛇皮盯上他们的,逼问他们那蛇皮是哪里来的,还有没有更多的,还要抓他们。

    他们三个没什么本事,不然也不会一直坑蒙拐骗没干出个名堂了,差点就被抓了,千辛万苦才甩掉那些人,但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受了伤。

    “不行。”还是年纪最大的那个最沉得住气,一边给老二扒背后衣服一边说,“老大说今晚有很重要的事,先别去打扰他,快去把药拿来,把今晚撑过去再说。”

    老三只好去拿药,但他刚动,他们家那小破门就被轰然推倒,一群人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三两下就把三人给制服了。

    “你们跟踪我们?”老一也惊慌起来了。

    为首那人一身匪气,嘲笑道:“怪就怪你们太蠢……怎么样,找到什么东西没有?”他问在屋里到处乱找乱翻的另外几人。

    “没有,什么都没有!”这屋子就这么点大,他们把床都翻了,一无所获。

    为首的就踩着老一的脸:“那种蛇皮你们从哪里搞来的?还有那蜂王蜜,哪里来的?”

    也不怪他们眼红,本来能拿出这些好东西的人,肯定也有点来头背景,他们不敢觊觎,但一查,这三兄弟屁个来头背景,还一点行情都不懂。像那蛇皮,正常人就算拿出来交易也得以物换物或者换人情什么的,结果他们就摆了个破地摊,卖了少少一袋子钱。

    土不拉几的,能是背后有人的吗?

    除了昏迷过去的老二,另外两个都死犟着不肯说话,为首的人笑了:“好好招呼这哥俩,让他们知道知道规矩。”

    拳打脚踢和惨叫声在夜里传出去很远,左邻右舍都听得到,但他们这儿打架斗殴就没少过,不然家庭内部打架也常有的,没人想惹麻烦,全当没听到。

    拎着一箱子礼物,一身正装的叶锐升到来的时候,还没走到他的目的地,就先听到那儿惨叫不断,掺着血腥味,他脸色微变,立即加快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