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18 章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谨初突然想起传承记忆中的一句话,也不知道哪位祖先留下来的人类名言——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

    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明明三年前还很弱小的样子,结果一转眼人家成总督了。

    虽然不太明白总督到底是什么,但看着周围人类激动的样子,大屏幕里那个说话的人那兴奋崇拜的语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大荧幕里,漫长的介绍词,和漫长的剪接而成的各种主角都为某男人的授勋视频、战斗视频都放完,画面终于一转,那男人带着一帮人从最大的主舰里出来了。

    一身挺拔夺目的黑色军装,身后跟着一群人慢慢走出来,万众瞩目,全场寂静。

    伪装成普通小草的谨初满怀感慨地叹了口气,叶片摇了摇,这种感觉怎么说?就好像身边一颗蔫嗒嗒的小草摇身一变长成了大树。

    谨初心想,这个人类还是很不错的嘛!

    他甚感欣慰,毕竟是果果的另一个那啥,厉害点总比很没用要好。

    然后过了好一会儿谨初终于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不是,我们不是前不久才见过他吗?”

    “喵。”是哦。猫回答。

    “那他为什么好像刚到的样子?”一猫一草都是懵逼脸。难道先离开星球然后再回来?就为了走个过场装个逼?想不通。

    谨初严肃地看着画面里的男人,黑色的军装,俊美的容颜,威严冷肃的气场……虽然这样是很帅没错啦!

    屏幕里,叶锐升已经从皇家舰队里迎出了那位公主殿下,那位装扮华丽的公主殿下就巴拉巴拉开始讲话,声音很甜美优雅,但谨初没怎么听,他就想听听那男人会说什么,结果那个公主说完他们就走了,走了!

    说好的总督很厉害的样子呢?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捞不到?

    谨初想了想,叶片伸长挠了挠小伙伴的猫耳朵,叽里咕噜一通商量,半大橘猫就跑了起来。

    他们要去找那个男人,离上次偷摸都过去两天了,合金的事谨初心里也有了底了,现在终于能抽出空来为他的果果努力了,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天底下最忙的小花妖了。

    找人倒也不难,谨初认出屏幕上那个地方是太空港,太空港下来应该就是他刚来这个星球时出来的那个港口。

    不过这回谨初却是猜错了,当初他从太空港坐飞行器要先降落到地面的港口,但这回叶锐升他们显然是特权阶层,他们坐着飞行器直接飞回自己的宅邸。

    于是谨初在港口外面等啊等,没等到人,反而看到一对气派非常的飞行器从高空中掠过,刷拉拉地驶向遥远的某处。

    “啊,那是总督大人的座驾吧?”周围有人类指着喊。

    “总督府就在我们第九区呢。”

    “我去看过,好气派……”

    猫跳上房顶,谨初在猫脖子上远目,看着那些在视野中越变越小,越飞越低的飞行器们,目测降落地点确实不是很远。

    他对猫说:“小喵喵,追!”

    谨初的计划原本是在半路上找机会再去偷袭人家一下,但现在看来可能赶不上了,不过知道人住哪里更好,他可以今天去摸一摸,明天去蹭一蹭,他对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就算没有小喵喵帮忙,他自己神不知鬼不觉摸到人家屋子里也根本不是事儿!

    然而一到地方,他有些傻眼了。

    那个总督府真是个很气派的大房子,但是戒备特别森严,小喵喵找不到机会进去,谨初就想通过钻地钻进去,然而他发现这里地底居然铺了很厚很厚的硬邦邦的石头,这还不算,石头上还有一层很厚很厚的合金板!

    完全隔绝了地面上的房子和地底的泥土!

    如果是之前,他倒是能够戳破那层石头和合金板,但刚刚运送了一趟合金回小花星,他这会儿有些虚,再看那合金板里好像还铺设着人类的电网之类的东西,他就只剩下干瞪眼了。

    总督府外,一只半大橘猫在不远处来来回回,一会儿试图用爪子刨土,一会儿又伏下身子脖子贴地,让脖子上的小草探测探测这边能不能挖洞下去。

    总督府守门的士兵看了这不知哪里来的猫好几眼,终于决定要把这只小肥猫赶跑,虽然看起来并不脏,但流浪猫毕竟影响总督府形象。

    谨初见了,连忙揪揪小伙伴的毛:“小喵喵,先走了。”

    “喵呜。”猫抬头看了一眼,扒拉着四个爪子很快跑远了。

    它跑到远处一棵大树上,谨初把自己挂在枝头,看着总督府方向叹了口气,叶片随风摇摆:“喵啊,我又想起一句话。”

    “喵?”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谨初沉痛地说。

    “喵喵?”橘猫一脸困惑。

    这句话也是传承记忆里的,谨初这会儿终于领悟到了其中真谛,当然了,放在他身上是反过来的。

    遥想三年前,赶害虫似地把人赶跑,嫌他给自己拖后腿,结果三年后要巴巴地跑去找他。

    这也就算了,两天前运气好碰到了,又只悄咪咪摸了把就溜之大吉,还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再去偷袭人家,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特别自信。

    结果现在咧?完全不是这样子!

    连根毛都瞧不到,还偷袭咧!

    谨初后悔不迭:“早知道这样,那天晚上就该逮着人摸个够本。”现在想想好亏啊!

    无计可施的谨初又等了好久,只好先离开了,他和那两个人类约好晚上要见面的。但他不知道,在他离开后不久,一列悬浮车就从总督府里出来了。

    今晚叶锐升有一个宴会要参加,是伯尔非德星上流阶层为他和首席执政官准备的欢迎宴会。

    宴会上叶锐升表现得很低调,并不怎么搭理人,也不像多雅安利伦及她的团队颇为热情地与这些上流人士寒暄。

    但也没有人敢小瞧他,这位可是军权在握的大佬,他不像执政官那样发表讲话,不营造亲和的形象,不经营人脉名声,完全是因为他不需要那么做!

    叶锐升出席不久,估摸着给了这些人面子之后,便打算离开。

    “总督大人!”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头恭敬地来打招呼,这位是第九区的区长,第九区相对比较落后,经济、文化各方面的,也就一个快要废弃的对太空港港口拿得出手,但叶锐升却比较看好它的军事价值,不然也不会将总督府设在第九区,他对这老头也颇为客气,“区长大人。”

    “总督大人叫我老安吉就好,听说总督大人有意在第九区办一个军校?”姓安吉的棕发老区长有些局促地说。

    “是的,这件事我已经从公主殿下那里得到批准天文件就会送到安吉先生手中。”叶锐升公式化口吻说。

    老区长连忙说:“我一定全力配合工作。”

    叶锐升正要走,突然看到老区长身后不远处一个女孩子怯怯地看着这边,老区长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笑着说,“这是我的小孙女,佩南,南南,过来给督大人问好。”

    有着一头红棕色长卷发,皮肤白得像牛奶的女孩轻快地走过来,给叶锐升行了一个贵族礼。

    叶锐升的目光却落在她头上那顶七彩羽毛做成的发冠,那羽毛是真漂亮,在灯光下流光烁彩,夺目非常,随着小姑娘的头部的摆动而摇曳。

    但吸引叶锐升的不是那颜色,而是上面隐隐飘来的草木清香。

    又是那种气味。

    叶锐升眼眸微亮,不动声色地说:“你这发冠很特别。”

    佩南安吉心中十分激动,那些没眼光的人还说她的审美太差了,弄这一头羽毛就跟鸡尾巴一样,还是总督大人眼光好。

    十分钟后,在旁人异样的目光下,叶锐升手里拿着一顶羽毛发冠离开了宴会,上了悬浮车之后,他将这发冠仔细端详,上面被撒上了荧光粉,又沾染上了甜腻的香水味,但在这强烈的香味下,清醒自然的草木味依旧隐约可闻。

    叶锐升心情颇佳,吩咐手下:“去hm的美林分店问问,这羽毛是谁拿来卖的。”

    为了不使自己的目标太明显,他刚才只是说这羽毛看着十分眼熟,想问问这羽毛哪里来的,但老安吉太热情,直接让孙女把发冠摘下来了,既然如此,他便收了下来,不过他这举动应该会让不少人想探究一二,他补充道:“动作快些,不要让人知道。”

    顿了顿,他又说:“准备一份适合女孩子的礼物,帮我回赠给安吉小姐。”

    同为第九区,废品收购站不远,两个黑瘦黑瘦的家伙两眼放光,一脸激动地对单方面新认的老大邀功:“卖出去了,我们把两副蛇皮刚摆出来就卖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