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17 章
    每颗行政星都有一个首席执政官,有的是议会中的议长,有的则是皇室成员,这颗伯尔非德星空降的首席执政官就是眼前这位刚刚成年的三公主殿下,某种程度来说,她不过是个吉祥物般的存在,真正干实事的,是她身后的团队。

    叶锐升此行的任务便是将这位公主和她的班底安全送达伯尔非德星,当然,接下来的日子,他也将以军事总督的身份全权接手伯尔非德星的军务。

    所以对于这位公主几次有意无意的接近,为的是什么叶锐升心知肚明,只是鉴于对方的身份和年龄,他并没有戳破,不予理会罢了,然而此刻这位公主却有些过线了:“公主殿下,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三公主脸上露出几分赧然:“抱歉,中将大人去抓星盗,我只是有些担心,又想找人商量一下明天降落时该怎么做,还有任职宣言时该怎么办,我有些紧张……”

    “那些事情,礼仪官会教导你的。”叶锐升打断了她的话。

    三公主表情滞了滞,强笑道:“那些礼仪官教了,但我还是……中将大人你知道我从小没有经历过这样大的场面,想到要作为一个执政官去面对我的臣民,我就手足无措,中将大人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很强大可靠的长辈,所以我想请教一下该怎么调整心情。”

    她说着,仰头目光信赖地看着叶锐升,期待他传授自己一点经验,两只青葱般的手不由地在袖子里绞在一起。

    被出身尊贵又自小不受重视而自信心脆弱的女孩这样求救,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很难视若无睹,叶锐升却依旧淡淡的:“抱歉公主殿下,我也没有作为执政官的经验,无法帮助你。”他顿了下,语气真诚地说,“不过如果只是对于面对太多人而紧张的话,我建议你去看看庆国盛典、阅兵仪式或者其他首席执政官就任时的影视资料,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他说完,也不再看三公主僵住的表情,说:“抱歉,我还有些事情,不能奉陪。”对周勤说,“找两位女士官,好好招待公主殿下。”

    说完便抬步离开了。周勤应了一声,代替自家长官微笑地陪着这位公主殿下,心中暗暗摇头,上一回还是暗含娇羞的模样,这次就是一脸依赖的看长辈的目光了,策略倒是变得快,只是这位皇室公主对一位身经百战战功赫赫的将军的智商是有什么误解吗?还是对自己太自信,这些手段未免也太……低能了。

    好吧,不低能也做不出硬闯一个集团军主舰的事。

    另一边,叶锐升将这个小插曲抛之脑后,即便对方真将他当长辈来看,但他可没有教导别人家的孩子的义务和兴趣。

    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先淋了个澡,换下破了个口子的作战服,穿上宽松舒适的衬衣长裤,然后他看着作战服上面那道口子沉默良久,转身从密码箱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到桌上。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块小半个巴掌大小,约半指厚,银色的叶片模样的东西。

    这东西看着小,却足有二十来斤,叶锐升曾被这东西砸得手肿成馒头,现在却能把它放在指间转圈,仿佛这真是片轻飘飘的叶子。

    这三年来他一直把这东西带在身边,时而拿出来琢磨一番,他曾私底下将其拿去鉴定,结果证明这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物质,强度硬度都比现存最高级的合金还要高。深知这东西拿出去会引起多大的动静,叶锐升那之后就再未将其示人。

    他把这东西放在鼻端轻嗅,过了这么久,上面的气味早就散光了,但叶锐升不会忘记那股草木清香般的气味,若有似无的,要说特别,又好似很普通,要说普通,从那之后他就再没闻到过这种气味。

    但在昨晚,他在一只猫身上闻到了。

    现在想来,如果把那只小猫毛发颜色变浅,眼睛颜色也变浅一点,体型再放大几百倍……和那只巨猫简直一模一样。

    一个隐晦离奇但似乎又挺合情理的猜测在他心中成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眸中渐渐升起了几分期待,嘴角也微微翘起。

    这伯尔非德星真是来对了。

    ……

    虽然弄到了一批合金,但要怎么把它们弄回小花星这是个问题。谨初就在烦恼这样的事情。

    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让小喵喵驼回去,但这样一来一回需要很多时间,对小喵喵来说也很辛苦,而且想要进出这个伯尔非德星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存在被发现的风险。再说了总不能以后每次想往小花星弄东西都让小喵喵跑,那不得把它累坏了?

    第二个选择则是他自己送。

    他对空间的操纵有一定心得,原本给星球搬家就是长距离大物体的移动,一个念头把这些合金送回去也可以办到,但消耗很大,次数一多恐怕他得废掉。

    毕竟他在持久稳定上还是很欠缺,就像他吃得透给星球搬家这样的大招,也能够瞬间输出爆发,但细水长流般地在身边维持一个异空间却做不到,说到底还是他年纪太小了。

    已经一千零三岁的小花妖忧伤着自己还不够成熟的无奈事实,身边的小猫凑过来喵了两声,表示自己愿意跑一趟。

    星际遨游什么的,对它来说还是很享受的。

    谨初抱着它亲了一口:“谢谢你啊小喵喵!”

    但是在这个夜晚,他准备送猫出发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出不去。

    这颗星球外面像是张了一张大网,那些卫星和雷达不留一个死角地监视着这颗星球,想要不惊动那些突破大气层离开这颗星球,根本办不到。

    好像是说,星球上要来大人物了,这是为欢迎他们做的准备?

    得了,这下也不用纠结了,谨初去了那个之前晒月华的草木茂盛的山头,变成了本体,枝叶铺展了大半座山,靠近中心的位置,就放着那一堆各种模样的合金,当然还有那团悬浮车车框,边上还有一只小猫甩着尾巴警惕地盯着四周。

    一张张叶片慢慢地流光溢彩起来,变得莹绿而透亮,就像只只萤火虫分布在山野之间。渐渐地谨初的枝条也开始发光,像一条条细长的脉络……

    与此同时,小花星上还是白天,但这个白天和晚上也没太多差别,到处暗蒙蒙的。

    在熔浆池边上,那个谨初之前扎根取暖的地方,土里埋着一根他从自己身上分出来的粗短根系,这根系忽地开始抽长,开始萌芽,长成了和谨初的本体一模一样但是小了好多倍的植株,而且这个植株是半透明的,好像是虚幻的一样,然后这个植株的中央猛然出现了一堆合金。

    这堆合金很快被熔浆池的触手拎过去融化,捶打,最后变成了一块非常非常小的银白色物体。

    熔浆池终于吃到新的东西,非常开心,虽然那点能量对于它庞大的身体来说几乎起不到作用,既没让它亮几分,也没让它热几分,更没让它长大几分,但它依旧开心得不得了,用触手把自己的心情传递给那株虚幻的植株。

    很快那株植株便慢慢枯萎下去,最后又只剩下了一个埋在土里的根。

    另一个星系,伯尔非德星球上,谨初整个都蔫蔫的,枝条也垂下去了,叶片也黯淡了,夜晚逐渐过去,月亮慢慢藏了起来,太阳又还没出现,他变成了人形,坐在凌晨时分黑茫茫的山头,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不太好。他拄着下巴思考,那些合金果然就是熔浆池需要的东西,从小熔熔传递给他的信息来看,似乎是越低等的越喜欢……

    不对,应该说是加工程度越低的越喜欢。那堆矿石渣它最喜欢,可惜它说里面乱七八糟的不能吃的东西太多,比如石子什么的……

    谨初用自己聪明灵活的脑子转了转,结合这几天对人类世界的了解,在脑海里列出了这么一个式子:高等金属矿>低等金属矿>高等低加工合金>低等低加工合金>金属矿渣,至于那些加工过无数道程序,弄得很精巧的零件什么的,以后就不考虑了。

    弄清楚这些,谨初伸了个懒腰,高兴极了,变成了一根小草圈在猫脖子上,让它带着自己下山去。

    今天真的是有些不同,走在大街上,处处热闹,天上飞行器、悬浮车飞来飞去,大楼上还拉起了彩条横幅,到处飘满了彩色的气球,人们忙忙碌碌地装饰着这座城市。

    谨初趴在猫毛里,好奇地看着这一切,突然嘶啦啦一声,前方高高的大楼上突然整面墙壁都变成了一个巨大屏幕,上面映出了一艘艘战舰降落的画面,接着镜头还掠过了人山人海的欢迎场面。

    周围的人们停住了动作,大街上那只猫也停了下来。

    猫猫:“喵呜……”

    谨初:“哇呜……”

    两个乡巴佬顿时发出了惊叹。

    一个主持人出现在画面里,指着港口那一艘艘降落的战舰:“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皇家舰队和第七集团军的舰队,它们将带来我们伯尔非德星的首席执政官和总督大人。”

    “……首席执政官多雅安利伦公主殿下,帝国第十五顺位皇位继承人,今年五月举行成人礼,当前就读于皇家艺术学院,品学兼优……”

    随着话语,画面里出现了一个美丽少女穿着华贵的宫裙,温婉端庄地站在华丽高大的宫殿里,被戴上成人礼冠的画面。

    猫猫:“喵呜……”

    谨初:“哇呜……”

    这个人类很好看啊,这个房子也很好看。

    “总督大人是第七集团军领袖,叶锐升中将大人,叶中将平民出生,精神超能者,曾经历大小战役二十多场,累建战功……28岁那年成为帝国最年轻的少将,一年前于首都星受封中将……其领导的七五军团于同年晋升集团军,成为帝国继六大集团军后又一集团军。”

    这次的介绍就十分长了,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同步放出的画面是一年前的授勋仪式,穿着黑色军装的高大男人在高台上被佩戴上中将肩章,礼炮齐鸣中利落转身,抬手敬礼,面容俊美坚毅,目光沉着深远。

    猫猫:“……”

    谨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