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15 章
    那大胡子还在喋喋不休地哭诉:“那少年看着白白净净的,瘦瘦小小,谁想到心那么黑,下手那么狠,还跟我说没钱,求我免费拉他一程,结果把我扒得精光……”

    谨初要气炸了,谁求你了?谁下手狠?谁把你扒得精光?我还按说好的把那根羽毛留给你当车费了,就拿了你一辆车,那还是因为你先要抢我的东西!

    谨初愤愤不平地想,人类果然是狡猾可恶的生物!

    唯一让他稍感舒服的是那个男人没听着大胡子瞎说,而是摆摆手让人把他拉走,一点都没有被那些谎言打动。

    不过眼看着男人的目光又扫过来了,谨初又回到了之前的情绪之中,总有种感觉,这男人好像注意到他了。

    总感觉那双手下一刻就要把自己拽出去了。

    哎哎哎他走过来了!

    “喵啊。”他急忙用精神力跟小伙伴商量,“咱们商量个事吧。”

    “喵?”说。

    “咱们先跑路?这么多人你冲得出去吗?”

    “喵。”没问题。

    “不过跑之前咱们再做件事呗。”

    “喵。”啥事?

    不是说果果的成长可能需要这个家伙参与进来吗?正好都遇到了,机会难得,上回是这个男人摸了下的时候果果动了,谨初就想再试一试,如果这次果果再有动静的话,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当然,谨初总不能大咧咧地对人家说:来摸我来摸我!

    所以他只能……

    他嘿嘿嘿地从猫脖子的绒毛里亮出了叶片尖尖……

    叶锐升有种被盯上了的感觉,背脊一阵发凉,他和那只猫对视上,确实这只猫在定定地看着自己,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如同瑰丽的宝石,就是眼神好像有点古怪,但他却觉得刚才那种感觉并不是来自这双眼睛。

    他的目光依然落在它的脖子上,那是一根草?

    然后就在此时,这只猫朝自己跳了起来。

    正是朝着自己怀里的位置。

    一阵草木般的独特气味飘了过来,叶锐升躲闪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然后这个小家伙就跟炮弹一样撞进了他怀里,刚一碰触,他就感受到了那不同寻常的份量。

    撕拉一声,那是布料被划开的声音,胸腹部一处肌肤一凉,有什么东西伸进去在上面狠狠抹了一把,下一刻,怀里一空,那只猫化成了一道虚影瞬息之间窜出了这个废弃的地下商城,比风还要快。

    在场军士都被惊到,他们根本没反应过来,那道风就过去了。

    这要是对方要伤害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连忙去看他们的长官。

    “头!”

    “头儿你没事吧?”

    “你的衣服破了!”

    军士们发出惊呼,叶锐升此时似乎才回过神来,低头看自己胸前,黑色作战服上,胸腹部被划开一道口子,大咧咧地露出里面紧致的皮肤和肌理。

    刚才那不知道什么东西,就是从这里伸进去……摸了他一把?

    是摸吧?

    叶锐升:莫名有种被占了便宜的感觉。

    “那到底是什么猫?这可是作战服啊!”

    有人惊呼,叶锐升却想起了当初唐瑞斯那些人太空服被随意戳破的画面,和太空服相比,作战服算什么?

    “恐怕不是猫。”他低低地说。

    “什么?”其他人不解,不是猫是什么?难不成刚才那是一条狗?

    叶锐升却没有再多说,肃容道:“收队!”

    ……

    另一边,半大橘猫呼哧呼哧跑出去老远,谨初从它脖子上落下来,噗地一下变回人形,脸颊红红的,呼吸都不稳:“我我我我摸到了!”

    刚才他伸到人衣服里狠狠摸了一把,他的植物形态可以模拟出任何植物,所以刚才那小草其实就是他的身体,他把细长的叶片伸进去在人类肌肤上摸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更多的部分都接触到,还滚了两滚……

    咦……有点羞羞的。

    毕竟是靠近肚子的地方,人类的那边好像挺私密的。

    但为什么不选脸选手呢?没有衣服遮掩感觉更羞羞好吗?而且让人看见他一根草叶能够自己动多奇怪啊!

    他摸摸自己的肚皮:“有没有反应?有没有反应?”刚才太紧张了都没注意到。

    然后他发现肚子里的果果,真的在动,很细微的动静,但是真的有反应了哎!

    谨初又是松了一大口气,放心下来,他的果果还是好的,又是有些心酸——果然需要另一个爸爸参与进来,这再一次提醒他,他不是唯一的爸爸,伤心。

    “喵喵。”橘猫叫道,那你要再跑回去吗?

    “不用不用。”谨初摆手,他现在又有些高兴又有些不高兴,总之心情复杂不太想看到那个人类,“反正都遇到人了,不怕以后找不到人,而且他出现的时候我有感应的。”

    不知道是不是那家伙又吃了他的叶子又吃了他的花,人还没看到,他就感觉到他在附近,这样一来,以后再搞这样的偷袭好像会很方便啊……

    今晚一行,虽然没有找到销路,但解决了一个大心事,要找的人也遇上了,谨初想想又觉得自己该高兴的,于是就高高兴兴地找了个山头就去吃月华了。

    他得好好补补,三年不见那家伙变强好多,自己却大退步,这样怎么行!

    第二天谨初依旧去废品收购站干活,天气很好阳光很大,废品收购站不远处那片废弃的农田里长了好多草,他就把自己的枝条放在那边晒太阳,晒得他笑眯眯的。其他也到这里来干活的人汗流浃背,哪里阴凉躲哪里,见这小伙子尽往太阳底下钻,还总一脸傻笑,默默地躲他八米远。

    午休的时候基本每个人都分到了午饭,干巴巴的大饼就一小碗咸菜炒肉,还有一碗蔬菜汤,吃得众人哗哗。

    谨初捧着自己那份却有些犯难了,他不吃这个啊,换成信用币给他多好。

    正想去找那个年长的人类,那边几个一起吃饭的突然有一人就叫起来了:“10000信用币买一根鸡毛?有钱人真是钱多的没地方花!”

    “看清楚,这可不是鸡毛,鸡毛能这么长这么多种颜色?”

    “颜色再多那也就是根毛。”

    “这种鸟毛应该挺常见吧,咱们也去找找?”

    他们围在一起看一个人的光脑,谨初有些羡慕,他也弄清楚了,人类的光脑是出生后由帝国政府分发,一人就一个,坏了能免费修补,但是禁止个人转让出售,所以没有户口的话是拿不到光脑也很难买到一个的。

    偏偏现在干什么基本都离不开光脑,也就伯尔非德星上黑户多点,要是谨初去的是别的星球,分分钟被当作间谍抓起来。

    他好奇那些人在叫什么,就悄悄走过去,绕到他们身后,找准某个角度就能看清楚那虚拟光屏上的图像。

    上面那根羽毛不就是他昨天给那个大胡子的吗?

    什么公司出重金收集羽毛做发冠……

    谨初努力辨认着帝国文字,还没认出几个字呢,光屏被一收,光脑主人扭头不善地瞪他:“看什么呢臭小子,自己没光脑啊!”

    谨初想了想,把手里的食物递出去:“这个给你,让我再看一会。”

    对方:……

    他还以为这么一吼这小子就该缩脖子溜了,没想到胆子还挺大,他看看那干饼和咸菜炒肉,摸摸没怎么吃饱的肚子,伸手抢了过来:“行,就在这看,就半分钟。”

    他把那虚拟光屏又给调了出来,一边就大口大口吃饼,生怕谨初反悔一般。谨初凑近看,果然是他的那根羽毛,要收羽毛的公司是一个叫的h·m的首饰公司,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店,谨初也不知道哪个最近,就把地址都记了下来。

    “时间到!”半分钟一到那人就把光脑给关了,谨初默默走开,打算一会儿去看看。一根羽毛就是10000信用币,他这还有十几根呢,十几万信用币可以买好多合金了!

    下午他就请假不干活了,和他一样做的人还有不少,大约都是去弄羽毛的,那老头痛快地都给发了半天工钱,然后放行了,反正都是短工,今天跑了明天还得来。

    谨初先去找在附近的河边捉鱼吃的小喵喵,这么半天功夫,它脚边的鱼骨头都堆了一堆,正冲着河面不满地喵喵叫。谨初一看,哎呦,河里的鱼都快给抓绝了,剩下的都是些特别小的。

    “喵——”橘猫扭头对谨初叫,皱着张毛茸茸的猫脸,小眼神可怜巴巴,这里的鱼又小又少又不好吃,吃不饱,不开心。

    谨初抱起它摸摸毛:“咱们先把合金的事搞定,然后去给你找吃的,小河里没鱼,咱们就去大河去大海里找,听说这里的猫还有特别的罐头吃,到时候给你多多地买。”

    他此时还不知道,要喂饱这样一只大猫,需要的钱并不比买合金少。

    心疼小伙伴吃不饱肚子,谨初这次没让它驼自己,而是把它抱在怀里,先去把羽毛从地里挖出来,然后朝h·m首饰公司的分店走去。

    他是把地址记下了,但依然不知道什么克雷斯大道在哪里、美林街朝着什么方向,不过没关系,他跟着那些也想赚这笔钱的打工的人们,等他们用各种办法弄来些似是而非的七彩羽毛后,又跟在他们身后,走路到了市中心一家分店。

    h·m首饰公司美林分店。

    今天好多人拿着自己的七彩羽毛过来,但是无一不被证明是假货,这家店铺的大门口就进进出出好多人,而且大多是衣着破旧邋里邋遢的人,非常影响生意,弄到最后,店长烦了,规定必须先登记身份才能够进去。

    谨初傻了。

    他抱着猫,蹲在街角,幽怨地盯着那家店,感受到了人类世界对外来物种的极大不友好。

    突然,耳边传来拼命压低了依旧咋咋呼呼的讨论声,他扭头看去,眉头一挑,这不是昨晚拿那什么酒精提纯剂假冒精神力狂化剂坑人的三个家伙里的两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