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10 章
    三年后

    在离帝国那几个星系颇为遥远的某个星系中,一颗光芒耀眼,源源不断散发着巨大热量的恒星端庄严肃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已经保持这样的状态几十亿年了,而另外十几颗行星就几十亿年如一日地循着各自的轨道围绕着它转圈。

    但就在三年前,行星行列中突然多出来一个家伙。

    这颗星球看起来体积并不大,周围缭绕着一层尘埃,不像有的星球周围一圈小行星带看起来气派又高端,这层尘埃让这颗星球看上去灰蒙蒙脏兮兮的,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星球上是个什么情况。

    而这颗星球出现的位置则在十几颗行星的最外围,距离中央恒星大佬老远老远,都不怎么照得到光,所以看上去更暗淡无光了。和它一起出现的那颗更小的卫星,则更是几乎照不到一点光。

    小花星球上,虽然是白天,但几乎到处都是灰蒙蒙一片的,巡视过一块区域,确定这里也是冷冰冰的,土壤变得硬邦邦,好多河流都结冰了,谨初吸着鼻子看着灰不拉机的天空,垂头丧气地叹了声。

    三年前为了躲避那些可恶的人类的抢夺和祸害,谨初选择了星球迁移。

    人类虽然个个都很弱,但数量那么多,还能驾驶那么大的战舰,谨初闲散惯了,不愿意和他们纠缠,也知道真要纠缠起来,他们这边肯定是要付出很大代价。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所以他很爽快很光棍地带着整个星球跑路了。

    这是他传承记忆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大招,他七百多岁的时候已经使用过一次,原因是当时那个星系中的恒星快不行了,光芒没那么温暖,其中蕴涵的能量也很不稳定了,喜欢光明温暖的谨初就在准备了好久之后给星球搬了家。

    集全星球所有异兽异植之力,谨初自己也是豁出去大半能量,给星球找了个好地方,之后他虚弱了几十年,但每每照着温暖的阳光,吸收着美味的月华,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三年前那次,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他没能搬到心仪的地方,本来以他的感应能力,哪个地方不冷不热最适宜生活他会找得很准的,结果却来了这么个阴沉沉冷冰冰的星系边缘。

    谨初都快哭了,三年来他就没怎么见到过灿烂阳光了好吗?

    再加上处于放大招之后的虚弱期,整个花都蔫巴巴的了。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和人类干一架呢!

    “喵呜。”巨猫安慰地蹭了蹭他。

    这只巨猫皮毛厚,对于星球上现在降得比较低的气温倒是不怎么怕,虽然晒不着阳光有些郁闷,整体还是适应良好的。

    谨初把自己蜷缩起来,变成了一颗小嫩草般的模样,细细的根茎缠住猫毛,整个躲在猫腹厚实的毛里:“去小熔熔那里吧。”

    现在全球最暖的地方就是小熔熔那里了。

    哦,小熔熔就是那个熔浆池。

    “吃”了那么多武器的熔浆池早已今非昔比,原本只是一个小池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小河般的模样,边缘的地面早已被它侵蚀,还给它伸出了许多条支系,就像地面裂了一个大口子一样。

    而原本池子的地方显然是它的主体,那里的熔浆温度最高,红得发黄、黄得发亮,都几乎快发白了,因为精力过于旺盛,那里的熔浆每时每刻都在喷涌,然后落下,再喷涌,再落下……像玩游戏一样乐此不疲。

    然后附近很大一块区域就被弄得很暖和。

    那里是谨初现在最喜欢呆的地方,但他这些时候都是到处跑,担心有些异兽异植挨不住骤降的温度,凡是碰上那些,他都要想办法把它们弄到熔浆池那边,不过也有很多异兽异植很享受现在的阴冷昏暗就是了。

    到了地方,就像从寒冬一脚踏入温暖的春天,谨初整个都精神了不少,从猫毛里落到地上,立马变成本体,扎根到湿润松软的土壤里,尽量舒展着枝条叶片。

    好舒服啊!

    谨初抬头看着被熔浆耀得发红发亮的四周,叹了一声,会不会以后这里就是全星球唯一亮着的地方了?像莹莹草现在都不亮了,而阳阳草都大片大片枯死了,他看着那边还在喷涌沸腾的熔浆,伸出一个枝条:“谢谢你啊小熔熔。”

    熔浆池回以一根触手,在空中和枝条对了对,但没碰到,怕把谨初烫坏了。

    吼吼!熔浆喷涌着发出咆哮,透出来的意思却亲昵又依赖——我能变强大都是因为小花花你给我的那些东西啊!

    听了这个,谨初的叶子却慢慢耷拉下来,看起来愁极了。当初那个男人留下来的那些东西,这三年早被小熔熔吃光了,可是看情况,不能继续给小熔熔喂那些东西,它恐怕会慢慢缩小,甚至变回到原来的样子。

    毕竟现在星球上是这么冷,小熔熔不断地散发热量和光芒,只出不进撑不了多久的。

    可是那些东西是人类造的,只能去人类的地盘才能得到。反正他试过,星球上任何东西小熔熔都吃不了,对它都没有用处。

    另外谨初还想到另外一件让他担心的事,枝条一条条舒展,露出中间那个枝头,自从当初小白花调零之后,这枝头什么样,现在依然是没变,他万般期待的果果完全没结出来。

    噗地一声,谨初化成了人形,坐在地上,一脸忧愁地摸着自己的肚皮,他的小果果好像都没怎么长过,但他又能感觉到它的生命力应该是很强盛的,为什么就是不长呢?

    难道是因为太冷了?

    还是因为自己虚弱下来了?

    但是作为活了一千多年的花妖,这点低温最多让他不舒服,还不至于真的影响到他什么。而虚弱的话,因为这次没搬远,就是搬到了隔壁星,所以也就是耗去了体内一半多的能量,而应该给果果的能量,他一点都没少给啊!

    谨初自己想不明白,就去问星球上子孙最多的一棵大树。

    “大树伯伯,为什么我的果果一直长不大啊?”他一脸愁容,求知若渴。

    那棵正因为低温而打着盹没太多精神,高耸入云的大树浑身打了个哆嗦,茂盛如大伞、遮天蔽日的枝叶簌簌抖了抖,整个树都清醒了过来。

    天可怜见,它不过活了一百多岁,在这颗星球上算是顶年轻了,跟眼前这位祖宗更是不能比。但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长得特别快,一百多年就长得老高老大,树根虬结,树皮又厚又硬又皱巴,看起来就特别沧桑,它心里也是很郁闷。

    被这一声“大树伯伯”叫得,它觉得自己要折寿,但也不敢反驳,小心翼翼地说:“小花花为什么问我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这位祖宗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总自称小花花,也喜欢别人这么叫他,大树觉得自己喊一声就得折一年寿命。听说现在星球换地方了,现在星球上的一年可能要比以前的一百年还要长,真是造孽。

    “因为你有很多子子孙孙啊,你经验多啊!”谨初指着周围的大树小树,这片小森林基本都是这棵大树的后代,看得谨初很是羡慕。这么多在一起,望也望不到头,即便立在这里不能动也不会感到寂寞吧。

    “这个、这个……”大树绞尽脑汁地想,终于被它想到了一点,“你看我们自己跟自己就能结出好多后代来,但像动物,它们都要通过两个两个结合才能生出后代,而且有很多都要轮流孵化,或者共同抚养后代,你的果果有人类的基因,或许需要那个人类参与进来……”

    他看着谨初惊呆了的模样,反省自己这样乱猜瞎讲是不是不太好?

    谨初确实被他的话惊住了,同时他也想起了一个细节,就是当初和那个男人一起坐在小喵喵背上的时候,那个男人用胳膊环着自己的时候,他的果果好像动了下。

    后来那人用手摸自己的肚皮的时候,果果好像又动了下。

    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果果动弹的次数少得可怜,大多时候都安静得好像不存在一样。

    难道是要那个家伙抱一抱、摸一摸……

    怎么可以这样?

    知道真相的谨初可郁闷了。

    “我才是你的爸爸啊,你却想着别人,坏果果。”

    想到那个人类对果果那么重要,谨初:好气,吃醋,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