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4 章
    谨初很生气,气得两天不理这个男人。

    但两天后他过来瞧,发现这个男人和他离开时姿势一模一样,而且脸色更差气息更弱,脸都瘦进去一圈之后,他败下阵来。

    不就是几片叶子吗?吃吃吃,给你吃,一天照着三餐喂,一餐一片,不能再多了。

    这一吃就是了大半个月,这期间谨初找到了当初载着男人来的机甲,原本威风凛凛的银色机甲烧得只剩一团黑糊糊的不明物。谨初看不出来这东西的本来样貌,又研究不出一二三来,最终嫌它又沉又丑,弄回来放在男人身边就没动了,倒是小喵喵拿来当球踢着玩了几次。

    这一天谨初终于对某人忍无可忍了。

    不醒就算了,吃很多就算了,最不能忍受的是这家伙臭了。

    对,就是发臭了!

    他本身就一身血污,后来落了水也没冲洗干净就直接烘干了,一天两天没什么,大半个月下来这家伙身上的味道就不对劲了,头发里也爬出了几只小虫子。

    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小花妖,这还能忍?所以犹豫再三,谨初最终把这男人身上破破烂烂的布料扒了,扔到河里,摘了种毛茸茸的大棒子状的植物当刷子,揪着人就一通刷。

    当然,出于害那什么羞,他不是直接用手碰人家的,而是分出几条枝条把人手脚拉开,按在水里刷刷刷的。

    他什么都没看见,真的(羞羞羞)。

    叶锐升:……

    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姿势有点古怪怎么办?

    他发现自己手脚都缠上了什么东西,呈大字形被摆在水底,只有脸露在水面上,一个粗糙的什么东西在他身上刷来刷去。

    叶锐升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

    意识虽然是醒了,但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叶锐升心中一震,暗自思量这是受伤的后遗症还是被人控制的结果,他记得昏迷之前看到了一个哭泣的少年,应该是对方救了自己,但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他想调动自己的精神力,却发现,精神内核破碎中,精神力溃散一片,无法使用。

    他不动声色地任由那个大毛刷似的东西刷着自己的身体,眼皮微微睁开些许,看着上方浅红色的天空和周围的树林,想要尽可能多获取环境信息。

    刚看着,那个刷完了他的脚底板的大刷子离开了。

    结束了吗?

    叶锐升刚想着,一个毛茸茸的滴着水的大棒子遮蔽了他的视线。

    叶锐升:!

    下一刻大棒子盖了下来,在他脸上一通狠刷。

    叶锐升:……!!!

    其实不算刷了,简直是按着他在摩擦,脸皮都擦红了。最终这个大棒子样的大刷子又在他头顶一阵搓,把他的头发弄得一团糟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叶锐升被搓得快要神经错乱,这时听到一声大喘气。

    就好像大功告成如释重负般的喘气。

    叶锐升心中一紧,接着被带上了岸,轻轻放到一个软垫(草甸)上,身上还被体贴地盖了被子(暖暖草),他感觉自己躺在阳光底下,然后一个物体慢慢靠近,一阵青草般清爽的气息笼罩过来。

    谨初凑近了看,还揪了一撮头发检视,满意欣慰地点头:“这下终于干净了,顺眼多了!”

    叶锐升听到了一个软糯年轻的声音,很好听,但是说的话听不懂,其实有几分耳熟,和帝国语有点像,但又不十分像,有点古腔古调的。

    “喵呜——”一声很娇软但是巨响的叫声忽然响起,叶锐升又是觉得有些耳熟,在心中分辨这应该是什么兽,感觉身边那人离开了一点,他悄悄撩起一丝眼皮,冲叫声传来的方向瞄去。

    这一瞄,帝国最年轻的少将大人险些镇定不能。

    那是一只……橘猫?!体型大到离谱,一个爪垫可以把一个成年人的上半身完全遮盖并且踩扁的那种。

    而那只猫的脚下当球滚的那个黑乎乎的一团,是他的“霹雳”?!

    巨猫似乎注意到他的打量,歪头看来,两只浅蓝色的眼珠瞧着他,一脸天真,但因为脸太大而显得这表情有些诡异,又“喵呜”了一声。

    正埋头研究着想编织出一条胖次出来的谨初抬起头:“小喵喵,怎么了?”

    巨猫瞧了会,没发现某人的异常,又“喵”了一声,滚着脚下的黑团跑去玩了。

    叶少将不动声色地将眼缝闭上,这下是不敢再轻易睁开了。

    他到底是来到了什么地方,或者说,他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身边长久无声,只有一些簌簌的轻响,终于,谨初长长呼出一口气,看着手里的草裙,丑是丑了点,但能穿就行了。他高估了自己的手艺,胖次实在弄不出来,他自己身上的衣物时自己的能量实物化成的,动动脑子就行了,自己做衣服还是头一回。

    “你有福了,我第一次给人做衣服呢!”谨初嘀嘀咕咕,突然把脸悬在男人的上方,一脸严肃地盯着他,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这个男人的气息和之前不太一样?

    是快要醒了吗?

    谨初又摘了一片自己宝贝的叶子,直接掰开男人的嘴巴塞进去,叶锐升只觉得嘴里被塞进一片凉凉的东西,接着那东西就化成了液体,他下意识吞咽了一下,那股液体经过食管流入胃里,却是立即化成了股股温润绵和的能量涌向躯体各处。

    叶锐升就发现自己的手指和脚趾可以动了。

    他心头一震,这人在救他!

    谨初紧紧盯着他,醒来!醒来!

    然而这人还是没有动静,谨初气,忽然举起两只手,从拇指和食指上分别发出了两个小枝。

    很细的那种,顶端却圆圆的,不担心刺伤人。

    然后他把这两个小枝贴在男人眼睛缝上,像个筷子一样刷地撑开,男人紧闭的眼皮就被他撑了开来。

    “醒来。”撑开。

    叶锐升:……

    “快醒来。”合拢,又撑开。

    谨初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好几遍这个动作,最后就撑着眼皮,对里面那双因为涣散无神而一点都没有威慑力的黑眼珠说:“天黑天亮十几次啦,你还不醒?天天吃我喝我,你是不是想把我扒拉秃才肯醒?想得美,你再不醒我就不管你啦!”

    叶锐升:……

    虽然不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现在这个情况,或许他可以“醒”过来了?这样子再装昏迷实在有些辛苦,叶锐升便动了动眼珠。

    谨初还在巴拉巴拉地威胁着,慢半拍地才发现男人的眼珠转动了一下,然后,和自己对视上了。

    谨初:……

    醒、醒啦?!

    黑幽幽的眼睛,特别的深,刚才涣散无神跟死鱼眼也没什么差别,此时有了神采,竟让人有些不敢直视了。

    谨初眨巴眨巴眼,再想想不久之前还把对方扒干净刷来刷去的举动,脸腾地热了,连忙往后蹿,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做过的样子。

    后退之后,发现对方没动静,看过去差点喷了,对方躺在那里,眼皮还被撑着呢。

    他连忙把卡在那里的小枝拿下来,不好意思地笑笑:“你醒啦。”

    叶锐升等了一会儿,手脚都慢慢能动了,他吃力地抬起手,揉了揉涩疼的双眼,然后慢慢撑手坐起来。

    他看向眼前的少年,是一个很精致秀气的少年,皮肤很白,有一点点婴儿肥,一双浅绿色的眼睛纯净剔透,比他见过的所有人的眼睛都好看,仿佛有魔力一般。

    “是你救了我?”他缓缓地说,声音因长久昏迷而有些沙哑。

    谨初还在悄咪咪地打量对方,躺着好看,这会儿能说能动的样子好像更好看了。自己那些叶子花得也不算太冤。

    他刚想接话,忽然顿住:“???”他说什么?

    他睁大眼睛有些惊恐地看着这个人类。

    叶锐升被看得奇怪,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啊,没有你我恐怕已经死了。”

    谨初却呆滞了,上翘的嘴角一点点挂下来。

    他发现这个家伙嘴巴一开一合,说出来的话自己却听!不!懂!

    这人是货真价实的人类,他说的话肯定是真正的人话,所以自己花了那么多年辛辛苦苦自学的到底是什么话?鸟话吗?

    生气!

    不开心!

    难以置信!

    怀疑花生!

    叶锐升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少年刚才还好好的,眼看着却垮下了脸瘪起了嘴,看起来简直快要哭了一般。

    他呆住了,接着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说了什么吗?他没说什么不好的话吧?刚才他有错过什么吗?

    “你怎么了?你不是要哭吧?我说错什么了?”

    他越说谨初越难过,因为一个字都听不懂。

    白、白学了!

    想到那些一个花背着所有家伙躲在山上磕磕巴巴地学讲话的日子,想到到处去炫耀自己会人话了,还非常执着地追着小喵喵它们教的时候……

    呜呜呜好想一头撞死!

    他板住脸忍住泪,此刻这个男人的脸似乎都变得不那么好看了,他凶巴巴地瞪着他,直接上精神力,拷问:“你是什么人?哪里来的?”

    一道凶巴巴的精神力传进叶锐升的脑海,如果是以前,他当然接受良好,可偏偏他精神内核破碎了,精神力紊乱,能够醒来都几乎是奇迹了,这缕精神力对他来说就堪称冲击波了。

    所以我们的叶少将脸一白,眼一闭,二话不说,再一次晕了过去。

    简直不能再柔弱。

    一脸凶神恶煞的谨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