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3 章
    “周勤,无法确定老大的坐标,但从霹雳最终坠毁的时间来算,能够大致推算出坠毁地点。”

    伯尔非德星。

    这是一颗十分混乱的星球,罪犯、星盗都常在这里出没,而这里最多的还是贫民和黑户。近来有一艘民用运输舰在伯尔非德星附近上被一伙星盗打劫,正值休假的叶锐升少将不知为何也在运输舰上。

    叶锐升紧急接手了运输舰的指挥权,带着两艘护卫战舰迎敌,成功粉碎了敌人的包围圈,使运输舰逃了出来,而在白热化的战斗中,他本人驾驶着专属机甲“霹雳”侵入了敌方的战舰,直捣指挥舱。最后传来的画面是敌方战舰解体,8而“霹雳”被对方十二台机甲围攻的画面。

    运输舰迫降伯尔非德星,舰长立即将消息报了上去,因为事关叶少将,上面立即组织了调查及救援队伍。

    调查队伍还好,救援队伍基本是和叶锐升的亲兵,得到消息后自发跑过来的。当得到“霹雳”报废的报告时,这些人都脸色大变,但不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从霹雳最后反馈来的数据来看,报废时它应该正朝着一颗引力巨大的星球坠落。

    这时候救援队就集中在一起开会,周勤是叶锐升的副官,最得力的左右手,此时众人都看向他,他则看向星域地图:“那片星域里只有这几颗星球吗?”

    “是的,三颗行星以及各自的卫星,根据‘霹雳’反馈的引力数据,可以排除掉卫星,三颗行星里,这两颗直径较大的比较有可能。”队伍中最擅长数据分析的技术大佬蒋方边说边调出了即时星图,“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两个星球算出来的引力,比‘霹雳’反馈回来的还要差一截。”

    周勤看着星图上一颗红棕色一颗墨绿色的行星,又看看与之相比看上去娇小许多的浅红色星球,目光在那颗小星球上定了定,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异样。

    一个面容姣好气质高冷的女子此时心急如焚,不由催促道:“周勤,我们快出发吧,老大可能正等着我们呢!”

    周勤皱了皱眉:“两颗星球不是我们这点人能够搜索得过来的,我马上向议会打报告,给我们加派人手,兵分两路进行搜救。”

    陈雨蔚急道:“打什么报告,我们整个军团直接拉出来……”

    周勤扫了她一眼,后者哑声。周勤肃容道:“军团不能动。”

    一个面容苍白的金发男子也道:“我们是亲兵,这样跑过来谁也不能说什么,但军团不一样,没有调令,私自调动军团只会给那些人针对军团的借口。”他语重心长地说,“老大生死不明,现在是最敏感的时候,我们必须为他守好军团。”

    陈雨蔚咬了咬牙,最终点头。

    “不过,这里毕竟是伯尔非德星,我们或许可以雇佣到一些人手,在等待支援的时候,先行出发。”周勤又说。

    很快,两艘飞船飞往两颗被标为“w1”和“w2”的大行星。

    谨初不知道来救某人的队伍已经出发,他被自己的可怕的想象弄得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当阳光洒落山谷的时候,他蔫蔫地醒过来,脚下冒出了几根枝条,延伸到小屋外,匍匐在晨光中,开始吃早饭——光合作用。

    虽然他现在比幼时厉害很多,很长时间不照阳光都不会有丝毫影响,但良好的“进餐”习惯依旧被保留下来,除非是阴雨天,否则一天照着三顿进行光合作用,无聊没事干的时候,他还会化成本体,一天到晚地对着阳光吃吃吃。

    一边吃着自己的饭,一边还不忘看看躺在那的那个男人,一晚上过去,他的气色……并没有好上多少,人也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谨初有些搞不懂了,外伤都好得差不多了,要说内伤吧,确实还很重,那不是抹抹叶子就能治好的,但苏醒一下下应该不难吧?

    他想问他点话,顺便看看这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他救。

    可人总不醒他就没办法了。

    哗——哗——哗——

    这个声音……

    谨初面上一喜,果然下一刻一声娇娇软软同时也响彻山谷的“喵——”响了起来,一个巨大的身影跃入山谷,随着四肢跑动拉动风声,发出哗哗声响,全身皮毛也跟着一抖一抖。

    下一刻,这个黄白相间的身影轻盈地跳到小屋边,低头好奇地从门口望进去:“喵——”

    ——谨初你怎么躲在这里面?

    谨初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巨大猫脸,半边脸就将整个门口封住了,浅蓝色的猫眼又大又亮,水汪汪的,很漂亮,但随着对方一声叫,一股气流从它嘴里吹出来,刮遍小屋,谨初闻到了……鱼腥味。

    他的脸就垮了下来,抹了抹脸,慢吞吞地说:“小喵喵你吃了鱼又不漱口。”

    “咪……”巨猫心虚地低叫,这不是担心他才忘了嘛?巨猫往后退了一步,让谨初走出来,谨初站直了还没有这猫一只前腿高,仰头望,这家伙简直是庞然大物,遮天蔽日。

    “喵喵喵喵——”——谨初你不是生宝宝了吗?你的宝宝呢?昨晚有个流星掉到你这边来了是不是?你没被砸到吧?

    谨初又伸出几条枝条晒太阳,将新合成的能量往体内疏通一下,面上一晚上没睡好的颓色顷刻间消散,眼底的青色也不见了,依旧是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一个小少年。

    “宝宝还在我肚子里呢,要等发育成熟了才能种下去,至于那个流星,我昨天把它抽飞了,一会儿去找找看,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谨初慢慢地说,他平时不大说话,说长句子就会把语速放慢,声音也软软糯糯的,毕竟这人类语言是他从少得可怜的传承记忆中自学得来的,完全学会还没几十年呢,还不是特别熟练。

    但是也只有面前这小伙伴以及个别异兽异植能够听得懂他这话语,都是他不厌其烦教会的,和绝大多数生物交流的时候,他用的还是精神力。

    “喵喵。”——里面这个怪家伙是什么?他和你长得好像啊!

    “是一个怪怪的家伙。”谨初含糊说。

    “喵。”——他为什么还在睡觉?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醒。”

    “喵喵。”——是不是饿了?我饿肚子的时候也不想动的。

    “饿了吗?”谨初若有所思,可是人类要吃什么呢?他是花妖,除了阳光月华和水,从来不吃东西。

    “喵——”巨猫一声叫,一个跃起,大爪子一捞,从河里捞起两条大飞鱼,吃鱼吧,鱼鱼最好吃了!

    说着啊呜一口把其中一条吃进嘴里。虽然是大肥鱼,但给它塞牙缝都不够呢,它就一点点地磨牙,过个瘾。

    谨初看着剩下那条鱼,这鱼滑溜溜的,他不喜欢,但还是把外面的鱼皮削去,然后削下一小块肉来放到男人嘴边,等了好一会儿,没见他有反应,掰开他的嘴塞进去,也不见吞咽。

    不喜欢吗?或者他是不吃这个的?

    巨猫喵呜一声,嫌弃地用一只眼睛透过门看着那个怪家伙,鱼这么好吃居然不吃,不过嫌弃归嫌弃,它见小伙伴想给他吃东西,就跑去抓来了很多兽。什么鸡啊,兔子啊,鹿啊,牛啊,还有一些虫子,以及一些果实。

    它庞大的身体来去如风,灵活又矫健,不多时小屋子前就堆了一堆东西。

    谨初就默默地割肉、放血、榨果汁给男人吃,但无论是什么,男人都是不吃不吃不吃。

    这可怎么办啊?谨初发愁,不吃东西会死的,他现在还不想让他死!

    抱着试一试的念头,他摘了片自己的叶子,捏碎了滴在男人苍白干涸的唇上,这一次出乎意料的是,男人的嘴唇动了,接受浅碧色的叶子汁,然后喉结也慢慢地上下滑动了一下,吞咽了下去。

    谨初目瞪口呆,这个可恶的男人,他他他居然还挑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