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花妖[星际] > 第 1 章
    这是一个气氛凝重的夜晚。

    小花星球上,那最高的小花山山头及附近,所有异兽老老实实趴在自己窝里,不敢像平时一样跑出去到处撒欢或打架,连那些智力低等的普通野兽也蜷着尾巴或者缩着脑袋不敢吭声。

    因为今晚是它们小花星老大生宝宝的日子!

    不对,应该叫开花结果的日子。

    谨初是一个小花妖,今年正好一千岁整,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花,只知道自己有一朵白玉似的花骨朵,那么多年漫长的岁月里,花骨朵一直是花骨朵,圆溜溜的一团,但今晚,它终于要绽放了!

    谨初早早就化成了原形,只见山顶平坦湿润的地面上,无数条枝条延伸出去,上面一片一片或大或小的叶子,每一片都翠绿晶莹,鲜嫩饱满,里面仿佛蓄着流动的液体,很是可爱。

    谨初肆意舒展着自己的本体,那些枝条占满了整个山顶,甚至延伸到了下面的山坡,繁复的根系更是深入地底,几乎像一张网将整片山头包拢起来。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恐怕要以为这是一大片爬藤,而不会想到这是从一株植物上发出来的。

    当然谨初更愿意称自己为一朵花,他就是一只可爱娇俏的小花妖,因为他有着一朵晶莹可爱的花骨朵。

    那片广阔的枝条绿叶中央,一朵白玉般的花骨朵俏生生地立在枝头,正颤颤巍巍地绽放开最外面几片花瓣,随着夜风轻轻摇晃。

    头顶正当空是小花星球忠实的卫星——红月亮,此时正当满月,淡红色的月华洒落下来,把整片夜空都染上雾蒙蒙的淡红色,看着有些脏脏的,但红色月华落在花骨朵上,却仿佛莫大的养分,都被吸收了进去,于是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张开了。

    谨初激动极了,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但他本能中知道自己每一千年才有一次开花的机会,而只有开花才能结果,只有结了果果,才能长出另一只小小花妖,那就是自己的孩子。等小小花妖大一点,就可以化形,可以把根系从土里□□,他就能带着他满山满星球跑啦!

    想到有一个很快会有白乎乎胖嘟嘟的团子叫自己“爸爸”,谨初激动得所有叶子都抖动起来,发出刷拉拉的响声。

    他已经孤单很久了,虽然这里的异兽异植越来越多,也有一部分开启了灵智可以和他交流,但是拥有一个自己的宝宝对他的诱惑力还是太大了。

    时间慢慢过去,层层叠叠玉白娇嫩的花瓣终于全部绽放,露出里面的花蕊。

    一根直一些粗一些的雌蕊,周围围了一圈纤细弯曲些的雄蕊群,都在月华的照耀下慢慢地舒展挺立起来。

    谨初激动万分又有些好奇,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花骨朵里是这样的,和普通的花朵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嘛。他焦急地等待它们成熟,只要把花粉涂到中间那个雌蕊上,他就能拥有自己的果果了!

    与此同时,一台快要报废的银色机甲滑过漆黑的太空。

    “……机甲损坏程度93,剩余能量不足5……滋滋滋……正在寻找安全着陆点滋滋滋……”

    机甲“霹雳”的电子合成音被一片滋滋声取代,叶锐升模模糊糊地醒来,抬起鲜血淋漓的脸,想要伸手向操控台,却半途垂了下去,一把海碗般粗壮的合金刺枪从机甲胸部的刺进来,将他的胸膛洞穿,也将他牢牢钉在座位上,如果不是机甲立即开启最终生存模式,确保了舱内的压强,他此时早已成为太空中的几片残骸。

    可即便如此,破损的机甲舱依旧随时有解体的危险。

    叶锐升脑海一片混沌,方才被十二台机甲围攻,对方有备而来,每一个都是王牌机师,并且研究透了他的战斗风格,机甲性能上也克制着他的霹雳。最棘手的是对方十二人中有三个精神超能者,三人联手对他进行不间断的精神干扰和攻击。

    叶锐升不胜其扰,频频出错,最终精神力爆发,碾压粉碎了对方三人的精神内核,但自己也进入精神力狂暴状态,简而言之,就是他失去理智,狂化了,之后一切他只隐约记得他撕碎了对方所有机甲,再就是现在了。

    那艘运输舰应该已经得到救援了吧,对方目标既然是自己,应该不会对那艘普通的民用运输舰多费心思。

    叶锐升想到这里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休假一次会闹出这种事,那些人也真是迫不及待。

    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中又陷入混乱,精神内核破碎,精神风暴还在持续,他难以思考。

    “滋滋滋发现不明星球,坐标……无法标记,星球半径……不可测,是否接入引力滋滋滋……”

    叶锐升勉强抬眼,看着破碎频幕上那颗雾蒙蒙的浅红色星球,这颗星球他从未见过,看起来神秘而危险,但坠落在星球上总比机甲报废后成为太空垃圾强,他目光涣散,动了动嘴唇:“接入……”

    “开始接入引力……接入引力完成,正在计算引力……滋滋滋校正降落轨道……嘀嘀嘀!警报!警报!”

    银色机甲在靠近浅红色星球一定范围之后便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引力,整个机甲如同炮弹般朝着星球掠去,因与星球表面大气层剧烈摩擦而变成了一颗大火球。

    机甲智能只能将仅剩的能量撑开能量屏障包裹着整台机甲,十几分钟后,能量彻底耗尽,机甲离星球也更近了,速度也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嗷嗷嗷——”

    小花星球上,一头头异兽和普通野兽抬起了头。

    ——快看!那是什么?一块着火的石头?!

    ——笨蛋,那是流星!

    ——流星是什么?

    ——流星就是一边掉一边烧的石头!

    ——……所以流星朝哪里去了?

    ——那里是……哦,天哪,那是小花山!

    ……

    谨初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他的雄蕊群和雌蕊都成熟了,接下来就是授粉了。这一步非常关键,时机也非常短暂。

    他左挑挑,右看看,希望找到那一条雄蕊最强健好看,最出色的花粉才能得到最健康的果果!

    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就这个吧!

    他从地底拔起一根小须,小心翼翼勾住那根雄蕊,颤巍巍地朝中央那根看起来特别骄矜高冷的雌蕊靠去。

    就在此时,天空一亮,一道火舌笔直砸下。

    谨初:“!!!”

    什么东西?!

    眼看那东西就要砸在他的小花上,他立即调动无数根枝条拔地而起,抽向那团火。

    一瞬间山顶简直如触手怪出没,群魔乱舞。

    无数粗壮威猛的枝条一同发力,啪的一声将那团怪火抽飞,然而怪火中有一团什么东西掉了出来,顺着枝条下滑。

    谨初:“!!!!!”

    可怕的速度和加速度让叶锐升饱受重创的身体无法承受,他七窍流血,全身骨骼和内脏皮肉都濒临裂解,这时一股巨力将烧成了一团废铁的机甲打飞,顺便也将其打碎了,叶锐升就从中掉了出来,顺着长长的绳索(?)下滑。

    他本能地握住了一根绳索,皮糙肉厚满是硬茧子的大手就撸下了……好几片叶子?

    晶莹饱满的叶子破碎,里面流出了浅碧色的液体,顺着叶锐升手掌的伤口渗入他的身体,他全身一震,残破不堪的四肢百骸如同被浸入温润药液之中,得到了飞快地修补。

    谨初恼怒,这个什么东西竟然弄破了他的叶子!

    他卷起一根枝条将其捆住,甩飞!

    但是别忘了,叶锐升胸口还贯穿着一根合金刺枪,刺枪柄部被其他枝条绊住,在叶锐升被甩飞的同时,猛然拔了出来,淋漓的鲜血被带得到处飞溅,其中有一滴就那么穿越众多枝条屏障,巧到不能再巧地滴在小白花中央——雌蕊的柱头上!

    谨初:“……”

    长长的静默。

    所有倒竖而起的枝条都僵住了,时间仿佛在此刻定格。

    哗——

    某人被扔进远处河里的巨大水声打破了这一切,谨初:“啊啊啊啊啊!!!错了错了不是这样的!!!”

    枝条冲天狂舞,这下真的是群魔乱舞了,但那朵小白花显然不在疯狂的行列中,它等着结合的这一刻等了很久了好吗?都怪它的主干磨磨蹭蹭的。

    雌蕊的柱头立即将那滴血吸收了进去,进行结合……咦,好像有点不对。

    没关系,雌蕊非常能干地从那滴血中的无数细胞中筛选到了一个细胞核还存在的细胞,突破细胞核,找到它需要的染色体,一样一条,一个都不能少,拖到自己这里,和自己这边的一一配对,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整整齐齐,完美!

    可以说非常地遵循遗传规则了。

    一个全新的细胞诞生,心满意足地沉下去,变成了子房中一枚胚珠,而上方的雌蕊和雄蕊开始迅速枯萎,洁白漂亮的花瓣也开始凋零,最终只剩下一个光秃秃丑兮兮的枝头。

    “啊啊啊不要啊!!!”谨初疯狂地挥舞着他的手脚(枝条们),却完全无法阻止这一幕的发生,伤心至极的他噗地一下变回了人形,所有枝条叶子根系全部消失,孤零零的山头只剩下一个清秀的少年,瘫坐在地上,头上、身上、周围还掉落着十几片白色花瓣,闭着眼睛仰着头不管不顾地哭嚎:“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