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七百三十七章:第三战场
    开平郡,邓朴盯着地图,眉头深深地皱成了川字。

    形式的变化让人目不暇接,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李维葛乡事情的败露,让蛮人不得不提前发动对明国的进攻,现在看起来,这整个儿都是明国的阴谋,明人早就计划好了剿灭蛮人的所有步骤,唯一的变化就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场本来应该是国内一场内战的事情,演变成了数国之间的大战。

    邓朴对于秦风的隐忍现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毫无疑问,李维,葛乡二人的背叛其实早就被秦风所知晓,但他并没有急于收拾这二个脑后生了反骨的家伙,而一步一步地将蛮人也拖入到了这个无底洞中。

    如果没有秦齐二国的介入,野心勃勃的慕容宏会被秦风喝凉白开一样轻松地给收拾掉。当然,现在蛮人的处境也好不到那里去,对他们唯一利好的消息便是剿灭他们的明军变得少了,让他们能多苟颜残喘几天而已。

    邓朴不在乎蛮人的死活,与曹辉一样,他只希望蛮人还能更坚挺一些,能更持久一些,这样,他们还能牵制住包围他们的明军,为自己的进攻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现在的情势很明显,蛮人一旦被灭,在正阳郡的数万明军有可能投入的战场,不是沙阳郡,便是开平郡。

    “大将军,现在情势很明显,秦风是将我们当成了最主要的敌人,属下猜想,蛮人如果彻底失败后,正阳郡的几万明军绝对会投入到开平郡对我大秦的战役中来。”戴叔伦看着地图,道:“秦风的矿工营,他自己亲率的烈火敢死营,还有数目不祥的骑兵,正在向中平郡运动,他是把我们视作了头号大敌了。”

    邓朴淡淡一笑:“吃柿子捡软的捏,秦风大概觉得就算全力出击齐国,除了惹来齐国更多的兵力外讨不到什么别的好处,那还不如全力对付我们。毕竟我们能投入的兵力,他闭着眼睛都能算出来。”

    “如果他真把我们当成软柿子的话,那这一次,就要他吃不了兜着走。”戴叔伦很是不满地道。

    “与齐人相比,我们的确是要弱上许多,不仅是兵力上的,还有内政上的。”邓朴闭上了眼睛,此时,他不得不想起了李挚之死。

    李挚的死,让邓氏踏上了巅峰,似乎邓氏得利最大,但现在邓朴仔细想来,却是慢慢的品出了其中的味道,得利最大的那里是他们,得利最大的是明人啊。

    就拿这一次战争来说,如果李挚还在世,秦人岂会如此一盘散沙,各有各的盘算呢?必然是在李大帅的统领之下,全国上下,所有兵马上下一心,共击明国,那胜利岂不是唾手可得?

    邓氏得利了,秦国却失利了。这便是邓朴现在最大的感想。

    “很明显,这一次我们内部有人泄密了。”戴叔伦目露凶光:“从秦风的布置来看,他知道了这一次我们必然会出兵,所以才提前发动,逼反李维葛乡,使得蛮人也不得不出兵,从而使我们整个计划陷入被动,而他却争取到了时间,大将军,这件事情必须追查到底。”

    邓朴摇摇头:“追查?怎么追查?我知道你怀疑谁,但是你能拿到什么证据?这一次的行动,看似隐秘,但我们如此大规模的行动,明人当真会没有察觉?不要做无用之举,就算你查出了是他们干的,也拿他们没有丝毫办法。”

    “那就这样算了?”

    “还能怎样?”邓朴淡淡地道:“秦风就算有了布置,落到最终,还是战场之上见真章。先不说他在沙阳仅仅布置了两个战营能否挡得住齐人的进攻,就算是在我们这里,他便有胜算么?说来说去,秦风知道了我们将要发动的秘密,提前开始了布置,也不过是稍稍扳回了一些劣势,并不能改变他的困境,三个战场,他只在正阳郡战场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其它,无论是在沙阳,还是在我们这里,他都处于绝对下风。只要这两个战场他打输了,那么正阳郡就算他全歼了蛮人,又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戴叔伦点了点头:“大将军说得是,齐人这一次也是下了决心,将郭显成调去了沙阳对付明军,看来是要毕其功于一役了。大将军,我们这里也得抓紧时间,不然我们最后出的力气最大,对付的也是秦风最强悍的部队,到得后来,最大的果子却让齐人得去了。”

    “叔伦,你跑一趟虎牢关。”邓朴看了一会儿地图。

    戴叔伦一惊,“大将军,王爷的意思是,这一战不动用肖锵。”

    “父亲想当然了。”邓朴摇摇头:“这么香喷喷的一块肥肉,肖锵岂有不动心之理?他既有了自立之心,难道没有父亲的命令,他就不会出兵么?而且皇宫中的那一位,也会让他这么做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我们卖他一个面子,也为以后双方打交道留一条缝隙。双方都有台阶可下,事情便还有挽回的余地。而且,肖锵自虎牢关出,也可以让我们实力大增,不管他向那个方向打,最终得利的,不还是我们秦国吗?”

    戴叔伦沉默片刻,“大将军,肖锵如果自立,秦国的政局便又要回到以前了?”

    “无妨。”邓朴摇摇头:“肖锵不是卞无双,他先天不足。就算成了一方势力,也无法对我们形成太大的威胁,了不起就是一个牵制罢了。重要是,我们打赢了这一仗,拿下大片明国领地,父亲,便会成为李挚第二,这才是最关键的。”

    “好,我马上便去。大将军,这一仗,您是怎么想的?”

    邓朴凝视着地图,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明军宝清营已经进驻龙游县,要在这里与殂击我们,龙游是一个好地方啊,当初洛一水就是在这里饮恨,明人想要重复这个过程吗?洪水,巨木两个战营正在向这里急赶,他们是想在这里与我一决胜负。”

    “那我们呢?”

    “龙游当然要打,不然将这样一支明军留在我们身后,岂不是自讨苦吃,但我却不想在龙游耽搁太多的时间,我要寻求与秦风的决战。正面击败了秦风,这盘棋整个便活了。”邓朴道。

    “邓素将军的重骑兵!”戴叔伦眼前一亮。

    “不错。”邓朴点了点头:“邓素的重骑兵将绕过龙游,直接去与秦风的主力决战,打赢这一仗,一切便已成定局。”

    “没有人能挡住我们的重骑兵。”对于邓素的两万重骑,戴叔伦信心满满。“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直捣敌人最关键的部位,大将军高明。”

    邓朴嘿然一笑:“我倒想看看,秦风拿什么挡住我们的重骑,他用什么与我们的重骑在野外决一死战!”

    龙游城,江上燕挎着他的双刀,行走在城墙之上,他所率领的宝清营,在半个月前抵达这里,开始备战。

    “知道吗?上一次的龙游之战,萧老夫人破家而来,就在下头的那墙根儿底下,银子堆得跟山一样,想想都让人刺激呢!”他指着城墙之下的一处地方,对周围的部将道。

    上一次龙游之战,已经成为这片大陆之上最为经典的战役之一,萧老夫人仅率领了千余名萧氏家人,以前龙游原本的三千郡兵,在这破釜沉舟,与洛一水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攻防战,结果便是洛一水迟迟拿不下龙游,最后让秦风捡了一个大便宜。

    “这一次轮到我们了。”有部将笑道:“不过我们可不是那些郡兵。”

    “可你的敌人也不是洛一水的军队哦!”江上燕扬了扬眉。

    “洛一水当时带领的部队,可也不比秦人差多少。萧老夫人能守得住,我们当然也能守得住。”部将反驳道。

    江上燕大笑:“好,我很欣赏你的这股劲头。唉,说来也真是好笑,我江某人拿着楚国的饷银,却在为明国拼命。”

    部将提醒道:“将军,其实从今年开始,我们的装备,饷银便都是明国在支付了,您的饷银长了一倍有余,您没有察觉么?”

    “是哦,你不说我倒忘了这茬儿了。说起来,明国的饷银可真是丰厚啊,现在咱们不少士兵只怕都欢喜得紧吧!”江上燕道。

    “那是。以前的饷银是养不了家的,现在却是可以养家了。”部将笑道:“昌隆每个月到了发饷银的时候,都会派专人来我们营里,替士兵们汇款呢!”

    “可惜啊,当时跟我们来的五千人,现在只剩下一半了。”江上燕垮了脸。“这一仗打完,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没有命。”

    “将军,就算是在大楚,现在也是一样的,听说咱们东部边军损失不小,末将好几个朋友,都已经没了。”部将也是沉下脸来,在东线,楚军与齐军作战不利,损失极大。

    江上燕唉声叹气,现在的宝清营,当初的楚人还有一半,另一半却是补充的明军。江上燕可以肯定,他们中的一些人,肯定是负着特殊使命的,现在的宝清营,到底是姓楚还是姓名,可真不好说,可不管是姓楚还是姓名,命运却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