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八百三十四章:民意
    沙阳郡的形式愈发的紧张了起来,九月中的时候,随着秦风的御驾从沙阳郡城前移到丰县王家庄,双方剑拔弩张的情势达到了顶点。

    明军主力云集,战意高涨,前线将士请战的呼声愈来愈高,而民间也因为持续的胜仗而情绪热烈,乘胜进军,收复失地的呼声,竟然也一天比一天的高涨起来,每天都有大量的青壮从各地赶来,要求加入军队,特别是当年从被占领地逃亡而来的人,更是搞了一个万人请愿书,血迹斑斑的万人签名册子递到秦风案头的时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仗肯定是要打的,但与齐国爆发全面战争,可不是秦风的选项。对于他来说,如今的齐国还是一个庞然大物,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都比大明要强上一大截,全面开战,能不能获胜暂且不说,只怕大明真要被齐国活生生的拖死。

    自己只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契点,以此带逼迫齐国,顺带着弄一点好处罢了,可形势发展到现在,有点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发现,自己快要被民意绑架了。便连朝廷上有些不明就里的官员,也连连止书,呼吁皇帝进军,痛扁齐军,收复失地,以慰民心。

    看了看这些奏章,大部分都是前朝留下来的官员,当然,更多的还是读书人。

    “礼部萧老爷子前几天在大学堂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将那些学生给鼓动得一个个热血澎湃啊,老头儿还当场写下了给陛下的奏章,上千名大学堂的学生联名签署,陛下,这事儿在越京城闹得很大,老百姓们都在夸奖这位老爷子老骥伏枥呢!”从越京城赶过来的权云忧心忡忡地道。

    当初他与秦风制定下当前的策略之时,可没有想到情形会发展到这一步,他也是担心皇帝陛下太年轻,要是一个冲动就当真大干了起来,对于大明,那就大不妙了。

    “本来在大山之中发现了那个蛮人的金矿之后,苏开荣一直是笑逐颜开的,可这一段时间,那家伙的嘴上又起了一排燎泡了。朝堂之上他刚刚开口说打不起大仗,便被不少的朝臣围攻,胡子都被萧老头儿给拔下了好几根,痛斥苏开荣是个蛀虫,贪污呢,说苏开荣把国库里的钱都搬到自己家里去了,气得苏开荣险些昏过去。”

    “看起来苏开荣又要病了。”秦风一笑,“还别说,咱们礼部尚书这笔字,当真是写得漂亮之极,我这辈子可是拍马也赶不上罗!”

    “陛下!”权云有些嗔怪地看着皇帝,这都什么时候了,陛下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民心所向,沸反盈天,一个处理不好,损失的可就是朝廷的威严和陛下的声望啊!”

    “这样也好!”秦风放下了手里萧老尚书的奏折,拍了拍案前堆得很高的诸如此类的奏章,“民心如此,相信齐人也会感受到,这对于他们而言,是另一种逼迫。”

    “我就担心弄假成真!”权云苦恼地道。“陛下,如果弄假成真,先不说这仗最后到底会打成什么样,但您的铁路肯定是要泡汤的,还有宝清港正在筹建的水师,也要不知推迟到什么时候,这两个项目都是吃钱的老虎,修铁路要花多少钱我还不清楚,但造一条最好的战船要多少银子我可是知道了,培养一个水兵的花费,不比培养一个骑兵少啊!北地四郡打烂了,正阳郡今年因为战事减产是肯定的,中平郡也打烂了,开平郡因为秦人的搜刮,更是破败的不堪入目,每每想到这些,臣都心里发毛啊。陛下,别看这段时间我们进项不少,可这支出更快啊,所幸今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天灾,万一下半年发生点什么,那可就会出大问题的。”

    “放心吧,不会弄假成真,这一点,我心里是很清楚的。”秦风微笑道:“什么时候该收手,我心里有数。”

    “要是齐国不服软呢?”权云担心地道:“一直以来,齐国自视甚高,向来以天下第一自诩,现在我们等于是在威逼他们,要是他们抹不开面子,真要打一仗,那可就不好办了。”

    “齐国要真是这么冲动,他们能成天下第一么?”秦风呵呵笑了起来:“真要那样的话,楚国人该笑痛肚皮了。三国联盟当真形成,齐国就算是天下第一,也受不了。所以齐人肯定会低头的,分而治之,各个击破是他们的国策,他们第一个便会瞄上秦国,然后是我们。”

    “秦国人不见得能顶得住他们的压力,他们可刚刚被我们打了一个够呛。”

    “所以我们需要打一仗,一场大大的胜仗,来给秦人鼓鼓气,让他们觉得齐人也不是那么难对付。”秦风笑道。

    “所以丰县这一仗,还是要打的。”

    “当然,齐人想掂掂我们的斤两,我们要让齐人知道我们的厉害,不相互试试,谁都不服气啊!”秦风笑道:“齐人觉得要是他们这一仗打赢了,就可以对我们予取予求,我们呢,则是想着打赢了这一仗,便可以让齐人明白,我们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特别是他们还有一个大敌在一边虎视眈眈的情况之下。”

    “我们有必胜的把握吗?”权云问道。

    “打仗,从来没有必胜这一说。我只能告诉你首辅,至少在丰县这一战,我有六七分的把握。”秦风笑道。

    “才六七分啊?”权云有些失望。

    “已经很了不起啦!”秦风大笑:“一分把握的仗我也打过。就像这一次在中平的横甸,那一战,我们大明上下,谁又敢说一定会赢?”

    “总感觉是在悬崖边上跳舞啊,一不小心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以小搏大,本身便有风险。”秦风微笑道:“战场上的事情我来统筹,国内的政事,首辅多费心,萧老尚书那里我会给他单独写一封信去,安抚安抚这老头儿,他是我们大明的文坛领袖,得先让他安生下来,其它的人,首辅你去对付吧,降降温。”

    “臣明白了。”权云点点头:“巧手已经在着手成立铁路署了,王小姐将耿前程的儿子也邀了来加入了铁路署,不过这小子不愿当官,只愿做一个幕僚。”

    “打完了这一仗,我们就开始来做这件事。”秦风两眼放光,“等到铁路真正发挥作用的时候,哈哈,我要让齐国好看。”

    “真有这样大的作用?”权云疑惑地问道。

    “首辅,你便看好吧!”秦风信心满满,“到了那个时候,我能在任何地方对齐国都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花费再多倒也值得了。”

    “当然,这玩意儿前期投资大,但后期回报也丰厚,更重要的是,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呢!”秦风得意洋洋。

    乐公公急步走进房内,脸上按捺不住的喜色:“陛下,捷报,捷报!”

    “哪里来的捷报?”权云有些莫名其妙,这不还没有开打吗?

    “霹雳营!”秦风笑着从乐公公手里接过了奏报,一边撕着火漆密封,一边笑道:“霹雳营已经率先开始了军事行动,目标便是齐人的西北门户,灵川郡。”

    打开信封抽出内里的纸张,一目十行的浏览了一遍,开心得大笑起来:“从出兵到结束,三天时间,霹雳营全歼齐军一个整营,歼敌五千,阵斩文森,周淮安,温一山,活捉齐军主将喻庆,首辅,这个喻庆正在被从出云郡押到我们这里来。”

    “邹明总算没有负陛下所托。”听到胜利的消息总是开心的,权云也是眉开眼笑。

    “重要的不是这个!”秦风晃着纸,笑道:“他们把楚人拖下了水,新宁郡的武腾没有忍住,两万楚军齐出,在我们拿下乐业县的同时,他们也攻占了安居县,歼灭了齐军三千人的驻军。现在正挥兵直攻灵川郡呢!”

    听到这个消息,权云抚掌大笑,“这下好了,武腾这一出兵,而且收获颇丰,楚人朝廷再也崩不住了,程务本的声势便会弱下来,罗良一系大占上风,再有闵若英的支持,楚人在东部发动反攻指日可待了。”

    “这正是我们想要的。这一回,邹明和杨致做到出乎我意洋之外的好。”秦风笑吟吟地道。“下马威已经给齐人使出来了,接下来,咱们就来一场针尖对麦芒,硬碰硬地干一仗,再往后,便等着与齐人谈判吧!”

    权云佩服的看着年轻的皇帝,秦风总是能把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中,翻云覆雨,长袖善舞,以一个极小的支点,便能撬动整个大陆的局势,让其一直向着大明有利的方向发展。只要楚国在东境发起反攻,明楚联军在灵川郡所向披糜,丰县这一仗再打赢了,秦国的肖锵必然也想着去捡便宜,这样的局势一旦形成,齐人只怕就当真要服软了。

    “陛下,我这便回越京城去。”权云站了起来,道。

    “首辅辛苦了。”秦风点点头:“乐公,替我送送首辅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