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八百二十四章:精巧的圈套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杨致走在镇外唯一的一条官道之上,走一步,放一支羽箭在地上,再用脚轻轻一踩,便全都一根根轻轻地没入到了地下。

    “好天气啊,真是好天气!”看着黑沉沉的天空,杨致一边大发感慨,一边看着地上的羽箭,“五十一支,离九十九支还差得远呢!”

    五十一支箭,这是杨致现在能控制的极限了。什么时候能同时控制九十九支羽箭,他的武道修为便站到了那道门前,九九归一之日,便是他踏入宗师之境的时刻。

    其实在杨致这个年龄,能有如此修为,放眼天下,那也是屈指可数,足够他自傲的了,但只要一想到秦风,杨致就莫名的丧气起来,一点优越感也没有了。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呐。

    在他的身后,三百个全副武将,手持狼牙棒的汉子直挺挺的站在哪里,莫名其妙地看着杨致在哪里摆羽箭,这个阎罗王武功厉害,他们之中最厉害的,在他手里也如同顽童一般,当然也没有人能摸得着他的底细。

    当然,也没有人敢去问。这些时日,杨致在他们心目之中的淫威已经深入骨髓了。

    放好了箭,走回到队伍跟前,看着那些直挺挺站在那里的汉子们,杨致嘴巴一撇,“你们傻啊,我们这儿,要到天亮了才能干起来呢,这天气,红花套那边就算燃起烽烟,这里看得到吗?坐下休息吧。”

    哗啦一声,三百条汉子坐了下来。

    杨致摇着头,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式。

    红花套。飘扬的中军大旗之下,一个模样酷似邹明的亲卫穿上了将军服,威风凛凛的骑在马上,在他的周围,除了数十个士兵之外,其它都是一些穿上了盔甲的假人,而更远一些的地方,则就只有火把,没有人了。攻打红花套的真正指挥者是霹雳营的牙将张徐之,而主攻这里的士卒也只有一千人而已。

    而邹明带领的大队人马,已经借着夜色,穿过了红花套,向着乐业县方向前进。在他们之前,红花套派出去的求援的使者已经出发了。

    张徐之缓缓拔出了佩刀,举起,猛然落下。

    队伍的正前方,一排排的弩机猛然发出了尖啸之声,呼啸着飞向远处齐军简易的营垒。虽然只有一千人,但他们却配备着上百张弩机以及石炮,当弩机开始呼啸的时候,石炮也发出了沉闷的轰鸣之声。

    霹雳营得益于以前驻扎在丰县,来自太平城兵工作坊里的每一样最新式的武器在被研制出来之后,总是送到他们这里试用,然后再提出改正的意见进行进一步的改良,几年下来,他们的装备不但五花八门,更是数量惊人。

    今晚趁着月黑夜风高,霹雳营发起了突然袭击,密密麻麻的火把和密集的远程打击,成功地误导了红花套齐军守将周淮安。那些火把的密集程度还不足以让他认定对方的攻击人数,但当如此密集的远程打击扑面而来的时候,他确信他的正面,的确便是明军的主力。

    因为这么密集的弩机射击,显然是主力部队才会配备如此之多。当先前收到斥候的消息,明军大举来攻之时,他已经派出了使者去乐业县求援,同时,也在一座小山之上设置了防线,伐木为障,垒石为碍,掘土砌墙,当他做好这一切的时候,明军也抵达了眼前。

    坐在土墙之后,周淮安并不慌张,这座山头并不大,也谈不上任何险峻,事实上在乐业县,也找不到什么险峻的地形,让他更信任的是麾下士兵的战斗力。按照他的估计,大概他只需要守卫到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乐业县的主力便应当抵达了。

    在自己的面前,应当是明军的主力,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当还有一小支明军在方向牵制那里的齐军。

    明军战力不俗,甚至说相当厉害。霹雳营在慈济一战成名天下知,而在沙阳郡,明军与齐军的大战,更让齐人提高了警惕。但也仅此而已,周淮安深信,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之下,齐军绝对能战胜对方。在沙阳,对方有坚固的城墙可守,自然是大占便宜,而现在,是他们攻,自己守。

    嗖的一声,一枚弩箭穿透了简易的土墙,只奔他面门而来,两根手指伸手一夹,弩箭尾部嗡嗡颤动,却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但这枚弩箭,却让周淮安有些心惊。火把的照耀之下,弩箭闪着幽幽的光芒,整个弩箭比一般的箭要短上许多,竟然通体由钢铁打就,尾部并没有通常用来稳定飞行的羽,反而是整根箭杆之上雕刻着一道道沟槽,看来这弩箭稳定飞行,靠得就是这些沟槽。没有尾羽,弩箭靠的全是强劲的力道,这让它们的穿透力极其惊人。

    “让大家小心,将木头堆在土墙之后。”他站了起来,大声喝道。

    一边走一边抬首望向天空,上面不时有石弹落将下来,挥刀将落下来的一些石弹击飞,周淮安走到了阵地最前沿,向下张望着。

    相比于明军这些只能平射直线飞行而不能仰射的弩箭,这些石弹对守军的威胁要更大一些。很显然,明军的指挥官也深知这一点,在二轮弩箭过后,更多的便是石弹的打击,弩机的射击频率明显降低了。

    周淮安见过明军的弩机,那是鬼影千方百计的弄来的一台样品,通体由钢铁和实木造成,整个弩机架在底座之上,能够三百六十度自由旋转,重量只是齐军弩机的一半,射程要近一些,但射速却要快得多,更重要是,他能自由移动。

    只可惜,这样的好东西,齐人的兵工坊却造不出来。齐军攻打沙阳郡,其实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想拿下太平城和大冶城,将这两个地方占为己有,如果能将明人的这两个兵工重地抢过来,对于齐国来说,意义重大。

    可惜,失败了。

    周淮安叹了一口气,强大的齐国,居然造不出小小的明人发明出来的东西,说起来当真令人难以相信。

    摇头叹息之间,齐人的投石机开始了反击,一枚枚的石弹在空中划过弧线,落向远处那些密集的火把集中之处。每一枚下去,都会熄灭好几支火把,只是射速太慢,好半天才能打出去一发,看着自己身后那些要用十好几个人才能操作的投石机,他更是有些恼火起来。

    明军的石炮没完没了的一轮接着一轮的射击,弩机每隔上好半晌,才会发射一轮,好像他们并不急于攻打齐军的阵地,这让周淮安有些迷惑起来。这好像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不用太大的损失,就能坚守到援挥的抵达。

    可是事有反常必为妖,明军到底是想干什么呢?难不成他们还在等着援军到了再进行决战吗?他想不通。如果是他来指挥,当然会是集中所有力量先歼灭这里的守军,然后才等待援军前来进行决战。

    想不通便只能静观其变。

    时间便在这诡异的一攻一守之间缓缓的度过,天边终于露出了一丝鱼肚儿白,夏天的早晨,总是让夜色在不经意间便突然消逝得无影无踪,今天也是一样。似乎只是一眨眼之间,夜幕便被一扫而空,站在山头之上的阵地之上,周淮安将远处的明军所在看得清清楚楚。

    他顿时浑身冒出了一身冷汗。

    哪里有明军的主力,在他的前方,最多只有千余明军,可现在,这些明军正在向后撤退,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一道道胸墙横在前方,明军居然在昨天晚上趁着夜色修建了一道防御阵地,现在,明军正在有序地撤向那些防御阵地之中。

    他们不是进攻者么?周淮安瞪大了眼睛。

    接下来,他看到了二道烽火燃起,二道不同颜色的烟柱扶遥直上天空。

    霎那之间,周淮安脸上的冷汗流了下来。这二道不同颜色的烽火是他们的信号,这二道代表的意思是他已经到了危险的关头,如果再加上一道另一种颜色的,则代表已经十万火急。明人怎么会知道他们约定的暗号?

    他们燃起这些烽火,自然是给乐业县和镇的齐军看的。周淮安突然明白过来了,明军打自己这里根本就是假的,他们的目的恐怕是镇,吃掉那里的一千兵力才是明人的目标。明军的主力肯定埋伏在那个方向上。

    直到这个时候,周淮安仍然没有想到,明军的目标也不是镇的齐军,而是乐业县的齐军主力。

    冷汗唰唰地往下流着,他现在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不要向对面的明军发起进攻?如果进攻的话,双方的角色就转换了,他必然要面对着明军密集的火力打击,想着那些穿透土墙的弩箭,他委实有些难以下定决心。

    明军稳坐钓鱼台,正在冷冷地盯着他,周淮安终于下定了决心,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去试一试。

    “准备进攻!”他愤然一掌,击垮了眼前的一段土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