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八百二十一章:愿做皇室一忠犬
    陆一帆是秦风在陈氏庄园接见的第一人。 .现在的陆一帆又成了光杆司令了,他带领的三千预备役尽数补入到了矿工营当中。他现在除了几个贴身亲卫,当真是无官一身轻,当其它将领们都带领属于自己的部队奔赴战场的时候,他却成了沙阳郡城的一介闲人。

    见到秦风的时候,他一脸的苦大仇深,满眼的委屈透顶,浑身的颓废无力。

    秦风对于陆一帆的映象却很不错,正如很多人所说的那样,陆一帆就是一个福将。在他琮是太平军的敌人时,他跟着的每一个顺天军的主将,最后都死翘翘了,但唯独他,却愈活愈好,官儿也愈当愈大,最后终于成了决定顺天军与太平军相互之间决战时候的一枚关键棋子,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秦风得以顺利的除掉了心腹大患吴昕,然后又利用他挑起顺天军的内讧,使得太平军根本就没有费多大劲儿便一举将顺天军打得一蹶不振,就此消亡。

    但陆一帆本身却又是一个不思进取的将军,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衣锦还乡,在乡邻们面前抖抖他官老爷的威风,而且此人与大明军队之中其它的将领比起来,才能也着实不足,这也是秦风在最后没有重用他的原因。

    当然,虽然不重用他,他该有的酬劳却是一分也不少,秦风让他去大冶城养老了,做大冶城的守备将军,练练兵,权当让他去养老了。

    但让秦风没有想到的是,在大明遭遇危难,连皇后也陷入到危机中的时候,又是这员福将杀了出来,一举解决了难题,为大明赢得最后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人的运气,有时候,你真是不服不行。秦风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但看一看陆一帆,秦风怎么也觉得这家伙也是一个被上天眷顾的人,或者是上辈子是一个超级大善人,所以这一辈子才能如此的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吧!

    福将,有时候一支军队,还真是需要这样的人。

    “陆一帆,这几个月你可是大变了模样啊!”看着委委屈屈地站在自己面前的陆一帆,秦风大笑:“几个月前在大冶城见到你,你还胖乎乎的像个球,可现在很不一样了嘛,嗯,现在这不叫胖,应当叫壮了!”

    听了这话,陆一帆昂起头来,慷慨激昂,“陛下为国殚精竭虑,大明将士为国浴血奋战,陆一帆虽然能力有限,但也有报国之心,别说掉了这些肉,就算是再掉几十斤肉,瘦得形销骨立,那也是应当应份的。”

    看着陆一帆将胸膛拍得咣咣作响,秦风忍住了笑,他可是知道,陆一帆之所以奋发图强,倒不是因为他所说的这些,而是因为在大明诸将之中,他有两个大仇人,一个是陆丰,如果他与陆丰之间还是小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的变淡的话,那他与吴岭之间的仇恨那可就深了。

    自己杀吴昕,击败顺天军,可以说是各为不同的阵营,谁胜谁败,都怨不得谁,互为仇敌,自然无所不用其极,所以吴岭对自己,反而没有什么恨意,但陆一帆可就不同了,在吴岭的心中,这家伙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吴岭大难不死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复仇对象就是陆一帆。

    但让陆一帆恐惧的是,秦风居然收纳了他的这个大仇敌,而且眼见着吴岭在大明将军之中愈来愈得重用,大有步步高升之势。

    这就让他害怕了。要是吴岭将来得势,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大冶城守备将军,那岂不是要任由别人揉圆搓扁,毫无自保之力。陆一帆以前可是混过官场的,知道有太多的办法杀人不见血,折磨得你欲仙欲死偏生你还抓不住对方的任何把柄。

    唯一的办法,那就自己也有相当的地位,能与对方相抗衡,至少也能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随意的拿捏自己。

    这才是陆一帆奋起的真正原因。而他的这一次奋起,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挫败了齐人想要图谋太平城的阴谋,顺带着还救了皇后娘娘,可谓是再立大功。

    但这位春风得意的家伙没有高兴太久,他率领的三千重甲步兵随着矿工营的抵达,兵部的一纸调令,便又统统得划归了矿工营的麾下。眼见着自己的心血,被自己的仇人笑纳,陆一帆这心,那是哇凉哇凉的啊!

    “乐公公,给陆将军搬一个凳子,让他坐下说话。”秦风忍着笑道。

    乐公公笑咪咪地给陆一帆搬来了一个锦凳,陆一帆向乐公公道了谢,这才坐了下来。

    “陆将军,看起来你不太高兴嘛!”秦风笑吟吟的道:“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皇后还特意跟我提起过你,说你带的兵不错,颇有章法呢!”

    “陛下,臣也是武将嘛,这只是臣的本行,娘娘真是谬赞了,陆一帆可真是当不起。”嘴里说着当不起,脸上那却是相当的得意。

    “嗯嗯,陆丰这一次也难得的在朕面前讲了你几句好话,说这三千步,才算练得有模有样,拿来就能用了。”秦风道:“他可是难得赞你一句的。”

    “陛下,您不说陆丰倒也罢了,一提起他,臣这心里,就蛮不是滋味的。”陆一帆苦了脸,叫屈不迭:“陛下啊,您是不知道,为了替他练这兵,我可是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啊!偏生他还挑三拣四,不停在地陛下面前进馋言,就说这一次吧,我把三千兵送到他的营中,这可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好兵啊,他的眼睛还是长在额头之上,连看都不看臣一眼啊,臣跟他交结,他鼻孔朝天,都没开口说话,到末了,臣也只听到他的鼻子哼了几声,可真是把臣气死了,要不是想着同朝为臣,都是为陛下效力,臣当时真想一刀将他的鼻子削下来,看来还嗯不嗯得出来。”

    陆一帆气愤得涨红了脸。

    “那可使不得。真打起来,你可打不过他。”秦风连连摆手,“朕还指望着你替朕做事呢!”

    陆一帆哀声叹气:“陛下,臣知道了,臣这两天一直都在沙阳郡城游逛,实在是心情不佳,想散散心而已,下去之后,臣便马上回大冶城去,安安心心的替陛下再练几千强兵出来。现在要与齐国打仗,这仗打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臣回去之后,一定努力,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是一个好想法。”秦风微笑着道:“不过你没有想过再出来带兵上战场么?”

    “出来再带兵?”陆一帆先是有些茫然,眨巴着眼睛看着秦风半晌,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激动起来:“陛下,你是准备让我再出来带兵吗?可是,可是大明将才济济,臣,臣在其中,实在是排不上号,臣得能力有限。”

    秦风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有自知之明,这便是你的长处啊!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你会更加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大明需要各种各样的将军,善攻的,善守的,当然,也需要你这样的。”

    “陛下当真准备让我再来带野战营吗?”陆一帆既激动,又兴奋。

    “这一次你立下大功,有功当赏。所以你现在已经是三品武官了,当然具备了统带大明一个标准野战营的资格。”秦风笑道。

    “多谢陛下隆恩!”陆一帆从锦登之上一跃而起,单膝跪在地上,“陛下,臣一定会努力的做一个好将军,臣不善攻,也不善守,但臣愿做陛下一条忠犬。”

    “起来说话吧!比喻虽然不恰当,但这个意思也差不多了。既不善攻,亦不善守,但却能做一个对大明王朝忠心不二的将军。大明不仅需要开疆拓土的将领,也需要稳定内部的将军。”秦风微笑着着道。

    “陛下,您是要让我重组一个野战营么?”陆一帆兴奋得有些跃跃欲试了。

    “不。现在的,厚土营!”秦风道:“厚土营这一次打得太惨了,听刘兴文讲,只剩下了一千多人吧?”

    “是的,只剩下了一千多人了,但这一千多人,就能构成整个厚土营的骨架。大战过后剩下的士兵,是最为珍贵的。”陆一帆点头道:“可是陛下,刘将军是厚土营的主将啊!”

    秦风摆了摆手:“刘兴文将军荣升兵部侍郎一职,现在他将在沙阳郡开始履新,担当起一个兵部侍郎的职责,所以厚土营已经没有主将了。现在厚土营基本上已经失去战斗力,必须重建。陆一帆,厚土营残部现在在太平城驻扎,那么这支部队的补充人员,便以太平城青壮为主,明天,你便返回太平城,开始着手这一事宜。”

    “臣遵命!”陆一帆大声道,秦风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新建的厚土营士兵将只从太平城招兵,而太平城是皇帝陛下起家的地方,从这个地方招来的新兵,能确保对皇室的绝对忠心。而陆一帆,以后要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成为皇室的一条看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