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八百一十二章:心悦诚服
    十几个士兵找来了一根圆木,吆喝声,重重地撞向厚厚的铁门,连续几次之后,大门终于变形,向内凹进,再连接着撞了几下,沉重的铁门终于向内里倒了下去。?

    吴岭举步走了进去,铁门之后,是一间卧室,看情形,里面原来应当住着十个左右的士兵,墙上还挂着刀盾等物,当然,这间屋子的主人们,现在应当都躺在了外面的血泊之中。这间屋子的最里头,还有一肩小门,推开小门,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排排的木箱子。

    吴岭走到了箱子跟前,掀开了箱子盖,瞬间,他的整个脸都被映成了金黄色,跟在他身后的士兵都齐齐的惊呼了起来。

    箱子里,整整齐齐的码着一块块的金砖。屋子里起码有数十个这样的箱子,如果都装着的是金子的话,那这可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啪的一声,吴岭合上了盖子,转过身来,对着所有士兵道:“所有人,都出去,记住,你们什么也没有看到,都听清楚了吗?”

    “明白!”士兵们齐齐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秦风与霍光走了进来,吴岭指着这些箱子,说话都有些结巴了:“陛下,金子,全是金子。”

    一个个的箱子在秦风的面前被打开,满满的金子晃花了秦风的眼,也将屋里映得金光灿灿。

    “老霍,我们这是财啦?”秦风呵呵笑着。

    “陛下,当真是财啦!”霍光掏出一枚金块,在手里抛上抛下。

    “要论财快,果然还是打家劫舍啊!”秦风大笑起来,“有了这些金子,我们这一仗的成本总算是回来啦!至少能不亏本儿。”

    “如果还能从齐国抠一点回来,那就是净赚啦!”霍光笑嘻嘻的将金块抛回到箱子里,出叮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吴岭目瞪口呆地看着皇帝与兵部尚书两人看到钱笑眯起来的眼睛,嘴里说着的也不是什么国计民生,而是在想着怎么从齐国抠一点钱回来,这与他想象中的皇帝差了太远。当年他与吴昕在一起的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要解民倒悬,推翻暴政,怎么现在看起来,真正应该想这些的皇帝,似乎压根就没有想这些。

    秦风看了一眼吴岭,笑问道:“怎么啦,被这些金子可晃花了眼啊?”

    “不是,我是……”吴岭吞吞吐吐。

    “是不是觉得陛下见钱眼开,有些不合你的想象和期望啊?”霍光人老成精,一眼便看穿了吴岭的心思。

    吴岭尴尬的一笑。

    秦风大笑,随手拖过了一口箱子坐在了屁股下:“吴岭啊,钱是好东西哦!你看看外面的这些士兵,他们身上的装备要多少钱你知道吗?他们每个人的薪水听起来不多吧,一个刚刚入伍的士兵,一年大概是五十两银子,一个入伍三年以上的老兵,只要不犯错的话,每年的饷银是一百两,算到每个月,还不到十两。”

    “其实大明士兵的薪饷已经很高了。”吴岭摇头道。

    “这只是个人而已,如果你将这个数字剩上十万呢?”秦风一摊手,竖起了一根手指:“一千万两。这就是我养不起太多的士兵的原因啊。”

    “这里的金子看起来很多吧?但那又怎样,了不起够我一年的军费。”秦风嗵嗵地拍着屁股下的箱子,“一转眼儿,就没啦!但我们大明这么大,官员的薪饷,救灾抚困,修建架桥,每一笔开支说出来都能吓死人。普通人家,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酷酣茶,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呢!”

    吴岭点头:“是我想得简单啦。”

    “所以啊,那些口口声声说要造福百姓,解民倒悬的不见得真正懂得怎么去做到这些事情,而一个满身铜臭的皇帝,也不见得就是一个坏皇帝,当然,前提是他没有把这些钱搂到自己怀里。”秦风笑吟吟地道:“没钱不好办事啊!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磨,对于我来说,有钱,才能让大明转起来啊。”

    “陛下,是臣肤浅了。陛下进入越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吴鉴内库里的钱全都转到了国库,还裁撤了宫内绝大部分的宫女,为世人所称道。像陛下这样贤明的皇帝,纵观历史,也找不出几个来。”吴岭心悦诚服。

    秦风大笑:“不准确,我可没有全部都转到国库,你们的皇后娘娘出身大家,大方惯了,我得给她留点私房钱啊,不然她一声喊赏钱,结果乐公公来一句娘娘,没钱,那就尴尬啦是不是?”

    听到秦风这样说,霍光与吴岭都是大笑起来。

    笑声之中,秦风的手指头点着吴岭:“你也知道我贤明,是个好皇帝,却还在深山里藏了好几年,造了我几年的反,为了抓到你,我们可是费了大心思的。”

    吴岭的笑声戛然而止。

    “陛下,是臣错了,臣拘泥于吴将军的恩义,而忘了吴将军的本心。请陛下治罪!”吴岭跪了下来。

    秦风微微点头:“吴岭是一个好将军,可是明珠暗投。有一句说怎么说来着,卿本佳人,奈何作贼啊?可惜了他这个人。吴岭啊,既然你知道吴昕的本心,那以后就好好的做事吧,大明愈强大,大明的百姓的日子就会过得愈好,吴昕地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是,陛下。”吴岭重重的叩了一个头,从这一刻起,他对眼前这位年轻的皇帝,终于做到了心悦诚服。

    “起来吧,吴岭,出山之后,我会给你一支五千人的军队,从王贵现在的部队里调出来,王贵的兵现在的战斗力与我大明其它军队比,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的,拿出你的本事来,把这五千人变成凶狠的恶狼,我需要你这头狮子带着这群恶狼去撕咬齐国这只猛虎。”

    “陛下您就看我的吧!”吴岭用力的捶着自己的胸膛。

    “行,你出去安排士兵们休息吧,那些奴隶的镣铐暂时不要去除了,但让他们吃好喝好,善待他们,等马猴带着敢死营上来之后,我们就有了充裕的人手了。”秦风道:“我还得再数数这里的金子,好好乐呵乐呵!”

    “是陛下!”吴岭芫尔一笑,低头退了几步,这才转身,大步走出门去。

    看着吴岭的背影,霍光笑道:“这头狮子真正被你收复了,这样的人,一旦服了一个人,这一辈子便不会背叛。恭喜陛下,又得猛将。”

    “他不仅是猛将,还可以变成帅才。”秦风笑咪咪地道:“陈志华,吴岭,是我最看好的武将,方大治,金圣南,是我大明最有前途的文臣,他们都还很年轻呢,未来几十年,他们将成为大明的脊梁。”

    “陛下,他们是大明的脊梁的不错,您您却是这大明的魂儿。”霍光道:“正是因为有了您这个魂儿,这才会让脊梁挺直。”霍光道。

    “这马屁拍得我浑身舒坦。”秦风一跃而起,一伸手,哗啦啦一阵阵乱响,几个箱子被他翻倒在地上,他呈大字摊开在金灿灿的金块上面。

    “躺在金子上面的感觉也不怎么舒服吗,有些硌肉!”他拿起几块金子,盖在自己脸上。

    看着秦风的模样,霍光摇头,忍住笑,向外走去:“陛下您便在这儿躺会儿吧,我出去瞧瞧。”

    一天过后,马猴率领的三千敢死营抵达了月亮湾,但战斗已经结束了,兴冲冲赶来的马猴傻了眼,见到秦风,不无哀怨地道:“陛下,敢情我们辛辛苦苦地一路跋山涉水,居然就是来打扫战场,押送俘虏的?”

    “不,当然不!”秦风咚咚的拍着一口口的箱子,“还有金子,这屋里,全是金子。你得给我搬出去,一块也不能少的搬回到越京城去,让苏开荣那个老财迷开开眼。”

    “全是金子?”马猴也傻了眼。

    “来来来,让你这个穷小子见识一下。”秦风揭开一个箱盖子,笑咪咪地看着马猴。

    “哇哦!”马猴与秦风一个德性,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马猴一下子扑倒在满箱子的金子上面,伸开双手扒拉着金子,“陛下,我们财啦!”

    第三天,所有的金子被打包,由敢死营护送运往山外,月亮湾留下了一千士兵驻守,不久之后,会有新的开矿工人抵达这里,重新启动这个金矿,开采出来的金子,将源源不绝的运抵到越京城的国库,把那些从大明建国以来从来都显得空荡荡的库房一一填满。然后又从这些国库变成一道道现金流,流向大明各个地方,让那些原本干涸的地方充满润泽,惠及大明所有百姓。

    十数天之后,一路车马奔向越京城,另一路人马却奔向正阳郡,秦风的车驾正式启程前往沙阳郡,在哪里,他将迎来下一个挑战,这一战最后的收官之敌,齐国。

    王贵站在界碑之上,目送着弟弟王筠与吴岭各自带着五千人随着皇帝向着正阳郡开拔。从今天开始,他就要正式转行,成为一个文官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