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七百七十四章:王爷请留步
    数匹战马风一般的卷过寂静的街道,立时便引来了街头巡逻的士兵的注意力。??雍都是有宵禁的,午夜过后,任何人都不得再在街上逗留。

    但当这些赶来的士兵看到马背之上的人是谁之后,不但不敢阻拦,反而都是深深的弯下腰去,因为马上的骑士是开平王,是现在整个大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他别说是在宵禁之时纵马夜奔,就算他要在街头唱大戏,也会只有叫好而不管有人阻拦的。

    邓洪只带了十数骑亲信随从急奔向西门,他必须要马上离开雍都,抵达开平郡城。现在的他,只有回到军队之中,才是安全的。邓洪相信,就算开平郡残存的五万边军现在人心惶惶,只要他赶到哪里,立刻便能稳定局势。

    明军即便获胜,可他们现在攻打开平郡的军队并不多,两万人而已,只要秦军稳住了军心,有了主心骨,他们别说打下开平郡城了,只怕还得担心自己的反攻。

    于公于私,自己都得马上离开雍都去开平郡。

    西城门已是遥遥在望。那里点亮着数根火把,在火光的照耀之下,他能依稀看到戴叔伦与西城守将陈震睿的身影。

    邓洪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王爷!”陈震睿抱拳行礼。“戴大人说您要马上离开雍都?”

    邓洪没有下马,只是威严的点了点头,陈震睿还只是一个中级军官,属于邓氏还在培养的对象,去年才从落英山脉之中调回来,也算是幸运的躲过了那一劫,要知道,今年的落英山脉之中秦楚大战,隶属于邓氏的那些军官,基本上都战死在了那里。

    “前方战事吃紧,我得去督战!”

    陈震睿有些吃惊,大将军邓朴亲自指挥十万边军攻明,居然战事会吃紧吗?还要王爷亲上前线?

    “王爷,属下请命赴前线作战。”陈震睿大声道。

    邓洪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雍都是大秦国都,亦很重要,你们在这里的任务并不比在前线就轻松了,好好干,有机会,我会把你们都调到前线再去磨练磨练。”

    “多谢王爷!”陈震睿大喜,他是在前线呆惯了的军人,回到雍都,加入了雷霆军,只觉得处处不习惯。

    “陈将军,不要罗嗦了,军情紧急,王爷得马上赶路,开城门吧!”一边的戴叔伦却显得有些紧张,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厉声对陈震睿道。

    “是是,戴大人,马上开城门。”陈震睿连连点头,转过身子,对着门洞子里的士兵挥了挥手:“开城门。”

    粗大的顶门杠被一根根的卸了下来,几个士兵拉住门栓,用力地将重的大门向左右拉开,眼看着门缝扩大,戴叔伦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王爷请留步!”

    蓦地,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来人度极快,第一个字还只是勉强可闻,说到第五个字的时候,已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身影和面容。

    皇室供奉苑一秋。

    “不用理他,马上开门!”戴叔伦厉声喝道。

    陈震睿有些迷惑地看着戴叔伦,本能地觉得事情好像并不简单,但他并没有去想太多,王爷要出门,自然就要开门。他一伸手搭上了城门,准备帮着将大门拉开。

    一物从远处飞来,啪的一声,恰好嵌入到了已经露出了一条缝隙的两扇大门之上,那是一枚黄色的令箭,看到这枚令箭,陈震睿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

    这是皇帝陛下的令箭。

    此刻,这枚令箭嵌在两门之上,如果两扇大门再继续被拉开,这枚令箭毫无疑问要被从中折断。

    陈震睿胆子再大,也不敢弄断皇帝的令箭。

    这一迟疑,苑一秋已是自空而落,身形晃动之间,已是站到了门洞之前,站到了邓洪的马头之前。

    戴叔伦盯着对方,袖子里无声无息的滑出来了一柄短剑,紧握着剑柄,他整个人一下了绷紧了。

    苑一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只是一眼,戴叔伦就如同被一条毒蛇盯上一半,全身的寒毛骤然竖了起来,肌肉有些战栗,隐隐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这才想起来,眼前的这一位是王室供奉,据说已经到了半步宗师地步的大高手,远不是自己这点武道修为能比的。

    邓洪吐出了一口气,看着苑一秋,淡淡地道:“苑供奉,前方军情紧急,我得马上赶到开平郡去稳定形式,你拦我作甚?”

    苑一秋微微一笑:“王爷,您也看到了,我是奉圣命而来。”他指了指嵌在大门之上的令箭。“既然是军情紧急,王爷为什么不先禀后皇帝陛下而要这么急匆匆的离开呢?”

    “情况紧急,耽搁不得,邓某也不想在深夜打搅了陛下的休息,所以已经写好了折子,天亮之后自然便会有人呈送给陛下。”邓洪道:“请苑供奉让开,我得走了。”

    苑一秋冷哼一声:“王爷,您觉得前方大败,邓朴大将军,邓素将军相继战死,二万铁骑全军覆灭,6大远被围投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上还睡得着吗?还休息得好吗?”

    苑一秋毫无顾忌地道出了事情的直相,如同一道惊雷炸响,陈震睿以及一众西门的守城将士霎那之间都被震得目瞪口呆。

    “苑一秋,如此军情大事,你大庭广众之下随意胡言,是想引起雍都不稳,天下大乱吗?”邓洪怒斥道。

    “纸里包不住火,到了明天,这消息也会在雍都传开,王爷,您既然知道会让雍都不稳,天下大乱,此刻就更不应该离开雍都了,陛下正在宫中等着与您共商大计呢,大秦已到生死危亡之秋了。”苑一秋一伸手:“王爷,请!”

    “如果我坚持要出城去开平郡呢!”邓洪冷然道,随着他这一句一出口,戴叔伦以及邓洪身后的卫士齐唰唰地呛啷啷一声拔出了武器。

    苑一秋看着邓洪,眉头紧锁,“王爷,那你这就是在逼我得罪了。”

    苑一秋说完这句话,插在背后的宝剑骤然离鞘,弹飞到了空中,悬在苑一秋的头顶,剑尖光芒吞吐,闪烁不定。

    “陛下召王爷进宫,如果王爷还要坚持出城,除非从我的尸体之上踏过去。”苑一秋厉声道。

    “前方军情危急,事急从权,王爷杀你,如碾虫蚁。”戴叔伦厉声吼道:“陈震睿,集合西门将士,护送王爷出城。”

    西门守军约有三千人,如果陈震睿集合士卒强行护邓洪出城,苑一秋当真就还抵挡不住,邓洪虽然武道远不如邓朴,但也是九级的修为啊。

    但戴叔伦的话却没有得到响应,此时的陈震睿失魂落魄地看着双方,眼中充满了迷茫,惊惶,还有不解,不安。

    陈震睿没有响应,苑一秋悬着的一颗心却是放了下来,“陈将军忠于王事,当知君命为重,王命为轻,王爷,请随我回宫去见皇上吧!”

    邓洪心中犹豫,如果强行冲关,不是没有可能冲出去,但如此一来,可就是公然撕破了脸,这雍都城中,只怕马上便是血流成河了。皇帝既然派了苑一秋过来,只怕在其它地方也做了相应的安排了。

    看到邓洪回望向城内,苑一秋冷笑道:“王爷,您想得不错,此刻,有一支雷霆军已经到了松林巷。而且此刻城内所驻雷霆军都已经收到了圣命,进入了最高战备状态。”

    松林巷就是王府所在之地。邓氏一家老小,此刻可都是在王府之中。

    “王爷!”戴叔伦几步跃到邓洪身边,压低声音道:“王爷只要安然离去,邓氏一家老小必然无恙。”

    邓洪却是苦笑了一声。

    “王爷请做决断。”戴叔伦再次摧促道。

    不等邓洪做出决断,远处马蹄声再次响起,一支马队风挚电挚一般的奔来,为一人,竟然是太子马。

    看到马出现,戴叔伦哀叹一声,知道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

    马策马径直走到了邓洪面前,“王爷,父皇正在宫中等候,请王爷去宫中议事。”

    邓洪默然无语的点了点头,拨马转身,向着皇宫方向缓缓行去,马策马相伴于侧,苑一秋收回了悬于空中的长剑紧跟了上去。

    看着一行人的背影,戴叔伦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潸然而下,他知道,邓氏完了。

    皇帝当然没有在皇宫之中等着见邓洪,邓洪入宫之后便被安置在了一间偏殿当中,苑一秋形影不离相伴于侧,而外面,更是兵甲林立。

    “父皇,这一次正是诛杀邓洪的好机会,邓氏误国,弄权,这几年里劣行斑斑,謦竹难书。”马兴奋地道。

    “老虎已经关进了笼子,再无大患,但此刻,却不是杀他的最好时候啊!”马越摇着头道:“前方战事凶险,兵无斗志,人心惶性,如果邓洪再死了,只怕便会一溃千里啊。不但开平郡守不住,只怕还会让明军长驱直入,进攻到我秦国本土,一时之间,我们从哪里调兵迎敌?”

    “难不成这一次还放过他不成?父皇,卞氏已经被我们拿下,如今老实了,只要再拿下邓氏,我大秦便能收回所有的权力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