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七百一十九章:意动
    邓洪闭目靠在椅背之上,沉默半晌,突然睁开了眼睛,逼视着向连:“齐国准备要向明国动手了么?”

    向连微微点头,“正在筹备当中。小老虎正在长大,我们不能等到他强壮了再动手。趁着现在楚人被我击败,正在舔食伤口的当口,顺手收拾了这个野心勃勃的小家伙,一劳永逸。”

    “是什么让你们如此有把握?”邓洪想了片刻,“在我看来,短时间内击败明国并无可能。”

    向连微微一笑:“单靠我们大齐一国,当然不行。大齐的确准备动手,但正如王爷所料,我们的大部军力仍然会被牵扯在楚人昆凌关一线,能调集出来的主力军队为数不多,而一般的郡兵,我们并不准备让他们去送死。明军战斗力强悍,调上郡兵去充数,只会给他们的功劳薄上增添战功,起不到多大的实际作用,所以,要么不打,要打,我们必然要调来精锐部队。这也正是我们愿意与秦国结盟的原因,哦,我说错了,不是与秦国,而是与王爷您结盟。”

    邓洪轻捻胡须,眼神闪烁,不得不说,这个提议有着很大的诱惑力,如果齐国当真决定动手,那么初生的明国显然疲于应付,对于秦国来说,这的确是最佳的机会。

    等着人提供粮食,不如将这些粮食产区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个开平郡,显然不能满足秦国的内需,而明国三心二意,结交邓氏,却又扶持肖锵,更与皇室眉来言去,这都已经触及到了邓氏的核心利益。

    “我们两路夹攻,明国分身无暇,更何况,盘踞在北地四郡的蛮子也准备动手了,他们在内,我们在外,这便是外面包围,内里开花,您觉得,明国能支撑得下去?”向连敲砖钉脚,接着道。

    “蛮子的那个燕国?”邓洪笑了起来:“他们,也是你们齐人放出来的一条狗吧?”

    “也可以这么说。”向连并不否认,“慕容宏野心勃勃,自以为找到了好时机,殊不知,他们只不过是我们大齐手中的一把刀而已,不过这把刀还是比较锋利的。他们已经在明国内部找到了突破口,一旦动手,必然会造成明国大乱,秦风为了平复国内叛乱,主力军队肯定会调往北地四郡,此时齐秦两国突然动手,两面夹击,明国必亡。”

    向洪哈哈一笑:“的确有这种可能,不过向大人,我想问一句,蛮人是你们的刀子,这把刀子用完之后,肯定是会被打折扔掉的,我大秦,如何才能不成为你们手中的第二把刀子呢?”

    向连两手一摊:“王爷,大秦立国久远,我想,您不会连这份自信也没有吧?如果我们现在有实力把秦国也当成一把刀子,那我们还会要来拉拢你们一起对付明国吗?”

    “这倒说得是!”邓洪傲然道:“齐国如果想这样做的话,那你们就会尝到苦头,大秦别的什么也许没有,但敢战之士,却是无穷无尽。”

    “正是如此,我们现在的主要敌人,仍然是楚国,收拾明国,不过是顺手为之。”向连微笑道。

    “协助你们打明国,我们能得到什么?”邓洪追问道。

    “这得看大秦自身的能力。”向连道:“王爷,假如秦国有能力一直打到沙阳郡,太平城,那这整个明国,全都送给王爷又有何妨?”

    “我没有这么大胃口,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大方。”邓洪摇头道:“一半,以越京城为界,一半归我们,一半归你们。”

    “成交!”向连笑着伸出手去,与邓洪的大手紧紧一握。“王爷,九月秋收,便是北地四郡大举进攻的日子,而我们,也将在此时出兵,希望到时候能看到王爷的铁骑向中平发起总攻。”

    “只要齐军一动,我们大秦军马必然会动。”邓洪肯定地道。

    向连满意的告辞而去。

    小客厅内,邓洪没有动,戴叔伦也没有动,与邓洪不同,戴叔伦却是满脸忧虑之色。

    “叔伦,你怎么看?”

    “王爷,齐人这是拿我们当枪使!”戴叔伦毫不犹豫地道。

    “当然,这一点我也明白,但有一点他说得是真的,明国的确野心勃勃,齐人现在已经如芒在背,与楚之战,稍稍喘过气来,便要急着收拾掉明人了,而要收拾掉明国,不拉上我们,就绝对无法成功,因为我们不是他们的朋友,就会是他们的敌人。”邓洪道。“而且正如向连所说,此战如果获胜,我们收益是非常巨大的,不仅是我邓氏,于秦国而言,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们想要走出去,既然往南攻楚,在朝堂之上已经行不通,那就只能向东北去找明国的麻烦,在这一边,我不需要取得他们的同意,十万秦军便能行动。一旦功成,利在千秋。”

    看着邓洪闪烁着神采的双眼,戴叔伦提醒道:“王爷,未虑胜,先虑败,如果此战失利怎么办?”

    “如果向连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你觉得有失利的可能吗?”邓洪反问道。

    “其一,齐国会不会真的出兵?现在他们在与明人接壤的登县,据我所知,只有一万人,其中五千是郡兵升格为野战兵的,战斗力如何,极受怀疑。”

    “其二,齐国一旦真的出兵,楚人会不会坐视?楚人一直盼望着明人向齐人发动攻势,以形成他们的第二战场,但秦风一直没有答应,现在齐人主动挑衅,正中楚人下怀,楚人绝不会坐视明国被齐人灭掉,即便再困难,他们也会出手相助,王爷,别忘了,昭华公主是楚国皇帝唯一的妹妹,而且,现在楚国兵部尚书程务本,与秦风私交甚笃。”

    “其三,北地四郡叛乱,的确有可能造成明国大乱,但如果秦风早有防备,迅速将其扑灭,而齐人为了应对楚国突然加大的攻势而取消攻明计划,那个时候,可就变成了我们独自面对明人,王爷可有必胜的把握?一旦没有,则我们就失去了这个盟友,失去了粮食,钢铁的供应者,得不偿失。更重要的是,皇室与卞氏必然会以此为借口,大肆攻击王爷,到时候如何应对?”

    戴叔伦一连提出了三个问题,让邓洪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王爷,此事须三思而后行,一旦决定,便再无退路,要么生,要么死。”戴叔伦道。

    “以你的看法呢?”

    “如果依臣的想法,根本就不必理会齐人的提议,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国内变数,齐人若要打明国,则虎牢关肖锵的想法,便会成了水中月镜中花,王爷自可趁着这个当口,从容收拾了他。稳住国内形式,压服卞氏和皇室,做到如李挚大帅那般说一不二之后,再计其它。”戴叔伦道。

    邓洪沉吟良久,开口道:“叔伦,你先去印证刚刚提出的三个问题,齐人是否会真的出兵,如果出兵的话,他们应该秘密调动兵力。北地四郡的叛乱,能给明国造成多大的损伤和困难,我需要详细的情报,越详细超好,先前向连说了蛮人这把刀子很锋利,绝不是无的放矢,他必有所指。”

    戴叔伦点了点头,心知邓洪只怕心中已经有了决意,但这个决意却与自己所想并不一致。王爷的心太急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会最快地拿到这方面的详细情报以供王爷参考。”戴叔伦道。

    戴叔伦告辞而去,邓洪却是兴奋起来。向连所描绘的情景太过于诱人,一旦成功,则秦人将获得大片肥沃的领地,不但是开平,中平,永平,顺平,甚至于越京城,都将成为秦人的囊中之物,这对于秦国来说,绝对是开天辟地亘古未有的大功,当真做到了这一点,自己的声望将远超李挚,将成为秦国国民心目之中的第一号人物,不但让秦国能强大起来,也能让邓氏自此稳如泰山。做到了这一点,只怕现在虎牢关那三心二意的肖锵,又会巴巴地跑来自己身前,腆着脸跪在地上舔自己的脚尖。

    现在所有碰到的困难,将迎刃而解,到了那时,卞氏算什么?皇室又算什么?自己无意篡位夺权,但让皇帝在深宫之中垂拱而治却是可以做到的。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来人。”

    一名卫士幽灵般的出现在门口。

    “马上去开平郡,请二爷回来议事。”邓洪吩咐道。

    开平郡的邓朴在飞马赶赴雍都的时候,明国皇帝秦风的车驾却已经到了正阳郡,正在正阳郡督办吏治改革的吏部尚书王厚,郡守廖辉,义民营统兵将军李维,正阳营统兵将军葛乡等正阳郡的头面人物,齐聚正阳郡城,迎接皇帝的视察。

    而与此同时,在北地四郡的抚远郡,一场兵变正在缓缓拉开序幕,江浩坤麾下头号大将元朴五十大寿,江浩坤为了拉拢这位大将,亲自往贺,在数百名卫士簇拥之下,缓缓往元府出发的江浩坤自然不会想到,这已经是他在这世上的最后一日,迎接他的,不是美酒佳肴,而是元朴与燕人的联手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