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九十三章:轨道车
    大冶城的夜晚也是与众不同的。即便已是二更时分,但整个大冶城还是灯火通明,铁厂并不因为入夜便停下他们的工作,数个高炉仍然在不眠不休的工作着,将一炉炉通红的铁汁从高炉里导引出来,流进一个个模子里成型,然后冷却,装车,运往仓库。

    虽然还是早春,但厂区内依然是热气逼人,所有的工人,都只穿了一条短裤,赤着胳膊,来来往往的忙碌着。

    “陛下,大冶铁厂实行二班倒工制。”金圣南介绍道,“分为白班和夜班,每两个月,高炉会检修一次,检修期间,工人们便会将班倒过来,以前上白班的,接下来两个月便开始上夜班了。”

    “难怪这一年来,大冶铁矿的产量大幅度提高,原来你是这样做的。”秦风点点头:“这样会不会让工人太累?”

    “不会,每一班工人工作六个时辰,休息的时间也能达到六个时辰,其实工人们都恨不得天天自己上夜班呢,因为夜班的工钱会高一点。”金圣南笑着解释道。

    “这是一个新搞法,第一次看见。”秦风笑看着巧手:“巧手,果然是人生处处皆学问,金圣南没有增加多少人,没有多要多少钱,只是在管理之上下了些功夫,便让工作效率大大提高,你们工部下辖有不少的厂坊,您应当让那些人来这里学习学习,取取经。”

    “陛下说得是,金大人在管理之上的确别具一格,很值得推广一番。”巧手认真的点点头,“这些东西,还请金大人回头写一个详细的报告,以便我们来推广。”

    “是。”金圣南躬身道,对于巧手,他有着另外的一份尊敬,虽然他现在的地位比起巧手来,并无丝毫逊色,但真要说起来,巧手对他是有知遇之恩,提拔之情的。

    “金大人,我们去看看你那个铁轨锻造房吧!我想看看这东西,究竟是怎么制作出来的。”秦风心中念念不忘白天看到的那运铁矿石的轨道。

    “陛下请!”金圣南道:“其实在完成了对矿山到铁厂之间的轨道安装连接之后,这个活计便停了下来,不过陛下白天说想看一看,所以臣便安排他们特地在今天晚上锻造几根。”

    “倒是给金大人添麻烦了。”秦风呵呵一笑。

    “陛下言重了。”金圣南连连摆手,“其实这些轨道,也需要一些备用品,因为他们平素承载的都是重物,磨损也是不小的。一旦轨道出现了较大的磨损,便需要更换,以免出安全事故,所以根本谈不上麻烦。”

    “走,去瞧瞧!”秦风兴至勃勃地道。

    巨大的车间四周并没有墙壁,只是头顶之上有一个顶蓬,由一根根石柱支撑,秦风等人站在一边,看着通红的铁汁从导流糟中流出,注入一根长长的模具之内,十几个工人站在热气逼人的模具之旁,面露紧张之色地看着通红的铁汁在模具之内流动,不时挥动手里的工具,在模具之内或搅拌,或抚平。对于铁轨的制作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要是成型的舅道之内有太多的气孔,这段铁轨便算是毁了,因为这样的不合格产品,装上使用之后,用不了多久,便会断裂。

    一段直的,一段略带弧度的两道铁轨,便在秦风的眼中经历了模具成型,淬水等一系列的工序,当三更的梆子敲响的时候,两段黝黑的约十来丈长的轨道便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此刻又换了一批工人,手持锉刀,哼哧哼哧地打磨着轨道的平面,直到手在上面抚过光滑无比,这才算作罢。

    “陛下,这两种铁轨,一种用在直道之上,另一种用在弯道之上,当然,这种轨道车需要很大的转弯半径,转弯太急就会道致重心不稳,容易翻车。”金圣南的手抚过冰冷的轨道,介绍道:“这轨道头里的两个孔,便是用来连接两段轨道的,其实现在最麻烦的就在这里,接头之处,非常容易松动,一旦松动,便会造成极大的隐患,现在我们采取的办法是将轨道装好之后,将接头之处封死,再需要更换的时候,在切割开,虽然麻烦一些,但为了安全,也只能如此了。”

    “看起来制作还是很容易的。”秦风看着金圣南,笑着道。

    “陛下,开始这东西制作起来倒真是不容易,不过现在,工艺都已经成熟了,今天为陛下表演的也都是厂区内最熟悉的大工。”金圣南笑道。

    “金大人,如果说用这种铁轨将你这大冶城与太平城连接起来,你觉得有可行性吗?”秦风突然问道。

    “啊?”金圣南一怔,旋即摇头:“陛下,这不太可行,大冶城与太平城之间,尽是大山相隔,虽然现在修了驰道,但仍然蜿蜒曲折,这轨道车并不适合这样的地形。”

    “如果是在道路宽敞的平原地区呢?”秦风追问道,比方说从丰县到沙阳郡,从沙阳郡到正阳郡,从正阳郡到越京城?

    金圣南一时没有跟上秦风的思路,怔在哪里。

    秦风挥舞着手臂,兴奋地道:“金圣南,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能将这种轨道从丰县一直安装到沙阳郡,那你这里的东西,不不不,不仅仅是你这里的东西,所有的物资,粮食,武器等等,是不是都可以装在车上,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速度运送过去?”

    金圣南终于想明白了秦风想要表达的真实意思,眼中不仅露出了惊骇之色,“陛下,这,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是,工程是很大。”秦风眯起了眼睛,“就算是从丰县到沙阳郡,一路之上,也有山,有水,但逢山我们可以挖洞,过水我们可以搭桥,只要能修好,那这条轨道所带来的经济上,军事之上的意义,便不可估量。金圣南,白天我看到只不过数匹挽马,便可以拖动十几个车厢,只怕有上万斤的矿石在路上飞奔,看他们运行的速度,足以甩开传统的运辅几条街道去,这样的运载量,这样的运行速度,完全可以改变我们大越的生活方式。”

    金圣南咕咚一声吞了一口涎水。

    “金圣南,你再想想,如果我们有了这种遍布国内的轨道交通,以后那里发生了战事,我们调动士兵,便不再需要士兵们用两条腿辛苦地赶路,累得半死是不是?这车既然能运货,为什么不能运人呢?或者只需要将车子改装一下对不对?即便来是为了战事,就是为了方便百姓出行?”

    他用一种极其诱人的语调悠悠然地道:“从大冶城到越京城,即便是快马奔驰,也要十来天时间,还会把人累个半死,但假如有了这样一条轨道交通,你金大人再上越京城去,岂不是可以舒舒服服的坐在车里就可以到了?”

    “陛下所说,的确很诱人,但这样一件足以改变我大明的交通网,只怕不是短时间内难完成的,而且很多困难都摆在哪里。”巧手接过话头,“陛下,这轨道车是以挽马来拉动的,现在不说别的,便是马,我们也一时筹集不到哪不多。马虽然比人有劲,但也需要休息,需要睡觉,需要补充体力,按照陛下的设想,那每隔上一段距离,我们就必须设立一个地点,养上一大群挽马,随时更换马匹,才能保证轨道车能不间歇的前进,这就涉及到驿站系统了。这样一条道路,需要人养护,检查,保护,这都需要大量的人手和资金。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需要方方面面的配合。”

    “方大治,你们沙阳郡可有兴趣承建这样一条轨道交通?”秦风笑看着巧手,“第一条,可以作为试点嘛,就从丰县修到沙阳郡,几百里路,不短,也不算太长,但需要涉及到的问题,一样都会涉及到,该出现的问题,他也照样会出现。至于钱嘛,沙阳郡不缺钱,只要你们愿意修,朝廷可以承担一半的费用。”

    方大治,沙阳郡的郡守,亦是沙阳郡五大豪门之一的方氏方恪之子,年纪比金圣南稍大一些,在大明,同样是属于那种青壮派官员。听了秦风的话,他笑道:“沙阳郡愿意为陛下分忧。陛下,既然在您的设想之中,这种轨道车是可以运人的,臣想,那也不仅仅限于运军队吧,平常百姓也是可以做得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修成之后,臣想坐这车的人,总也应当买票上车吧?其实细细想来,这东西虽然初时投入成本大,但只要建成之后,却也是一个赚钱的金鸡呢?运货,运人,都是要运费的,而且他的动载量大,运行速度快,到时候必然会成为商人们的抢手货,钱,肯定是能大把赚进的,如果经营的好,只怕短时间内就能将钱赚回来。”

    “说得好。”秦风大笑,这方大治倒不愧是方恪的儿子,生意头脑,深入他的血脉之中。“方大治,那就以你的沙阳为试点,如果成功,我们再在全国推广,到时候我就成立一个专门的全国性的部门来负责此事,你这一说,我忽然觉得这玩意儿除了军事上的巨大意义之外,好像还能成为驱动我大明经济的一个重要动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