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八十二章:接风酒
    拓拔燕带着恋恋不舍的慕容海等一帮人离开了正阳郡,他们混在了一队运往前线的粮队之中,这是李氏的粮队,当然,这一批粮食抵达前线之后,其中的一部分,将经过李维的防区进入到宁远地区。拓拔燕所代表的燕人与李维,葛乡等正阳郡大佬达成了协议,他们将以高于市价二倍的价格,从对方手中拿到粮食,而其它的诸如钢铁,武器等,将在这条线路趋于稳定之后再正式开始。

    在这支队伍里,还有另一个特殊的人物,来自齐国鬼影的秦厉,一直在抚远地区活动的秦厉让李维本来有些犹豫的心态完全起了变化。不管怎么说,齐国仍然是这世上的第一大国,无论国土,人丁,其国力都不是初建的大明能比的。更重要的是,现在燕人虽然困居一地,但如果与齐人东西呼应,两边夹击,李维觉得大明能撑下来的希望不大。

    商人的本性在这一刻左右了李维,两边下注或者是更英明的选择,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明智的,像现在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既赚了钱,又搭上了齐国这条线,李维觉得相当不错。

    就在拓拔燕秦厉等人离开正阳郡的这一天傍晚,自越京城而来的吏部尚书王厚,抵达了正阳郡,郡守廖辉在郡守府中设宴招待王厚一行人等。

    廖辉有些惴惴不安,吏部尚书王厚要来正阳郡的消息早就送到了正阳郡,日期也已经确定,但像李维,葛乡等人,却都已军务繁忙,蛮人与江浩坤有异动为由,拒不返回正阳郡城。

    其实王厚来干什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朝廷大力推动的吏治改革在正阳郡遭到了强烈的抵制,基本上没有动起来,哪怕是朝廷曾在顺平郡因此大开杀戒,也没有让正阳郡有些触动。在他们看来,顺平郡的那些人实在是太愚蠢了,为了抵制吏治改革,居然先是杀了朝廷派去的吏部官员,然后又栽赃给他,这岂不是明摆着打朝廷的脸,而且是响亮的一声,朝廷岂能容忍?而且做这些事情,总有蛛丝马迹可寻,很难说能密不透风。果不其然,田真出马,不出旬月,真相大白,上至郡守,下至普通吏员,被砍掉脑袋的多达数十人,罢官丢职的更是多达百人,顺天郡旧有官僚,被朝廷以铁血手段一扫而空。

    正阳郡就聪明多了,朝廷来人,他们哄着,供着,实在不行就瞒着,骗着,小手段寸出不穷,总之让你无话可说,却又拿不到他们的丝毫证据。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当然,后果也有,就是惹来了吏部的老大,王厚。

    王厚是什么人,大家都很清楚,从龙最早的功臣,在现在皇帝还在落草为匪的时候,便举家投靠,成为当时太平军的最高决策层,太平军建国大明,王厚更是得到了重要的吏部尚书一职。

    王厚有着这样的资历,自然就威权极重,不但如此,因为王厚数十年的小吏生涯,也让正阳郡先前的那些小手段几无施展的余地,这些招数,对付那些读书人尚可,但对上了同样精通此道的王厚,那就要自取其辱了。

    既然如此,那干脆就不见。李维,葛乡纷纷以军务为理由,回到了前线,只留下一个廖辉在正阳郡一人应对王厚。

    没有李葛两氏的参与,王厚在正阳郡的行动,自然也就不可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对此心知肚明的郡守廖辉满怀忐忑地迎来了这位传说之中相当厉害的吏部尚书王厚。

    “老大人,请,请,下官略备了薄酒,为老大人接风洗尘,还请老大人不要嫌弃简陋。”满面笑容的廖辉,在王厚面前深深的弯下腰去。

    “廖郡守客气了,客气了!”虽然已经六十好几马上就要踏进古稀的门槛了,但王厚这一年的精神头儿,却是比以往更旺健了一些。一来,当然是现在身居高位,养尊处优,不再像以前那样辛苦,二来,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女儿的终身大事终于尘埃落定,在他来正阳郡之前,秦风作为舒畅的朋友而不是皇帝,亲自登门替舒畅说亲,这事儿便算定了下来。了结了这桩心病的王厚,自觉年轻了好几岁。四十多岁才得了这个女儿的王厚,对王月瑶一向是看作心尖尖上的那一点肉,因为女儿当年与束辉之间的一段纠葛而对束辉痛恨不已,现在一切结束,他满心满愿的就是早些抱上小孙孙。在他的打算之中,只等王月瑶怀上了小孙孙,他便要告老退出官场,回家专门去带小宝贝了。

    目光扫射过大厅之内的一桌桌的美味佳肴,王厚啧啧称奇:“廖郡守,如果你这还算简陋,那我王某人平时吃得简直就是猪食了,啧啧啧,这一碟是什么?品相着实可观,闻着便令人馋涎欲滴啊!”

    “老大人,这是爆炒鸡舌,很平常得啦。”廖辉介绍道。

    王厚瞠目:“鸡舌,这一碟子鸡舌,岂不是要宰数十只鸡才能得来?算下来,这一碟菜可当真是价值不菲罗!这个呢?”

    “这是清蒸鹅肝,配上特制的卤料,最是鲜美可口,有开胃之效。”

    案上十几个菜,王厚自诩也是见过世面之人,却是一个也不识得,等到廖辉一一介绍完,他亦是惊叹不已,光是这一桌菜,只怕便是平民百姓数年才能挣得来,但这同样的菜,大厅里可是设了八桌,此时每桌之后,都已经站满了人,一个个恭敬地看着王厚。

    转过身来,王厚笑道:“果然是大开眼界,廖大人,今日我要大饱口福了,来,为我介绍介绍今日来的这些俊彦吧!”

    廖辉笑着指着下首第一桌,“这位是李氏李偲,其兄便是义民营统兵将领李维,李氏在正阳郡,一向热心公益,铺路架桥,扶贫积弱,在正阳郡名声鼎鼎。”

    “原来是李维的弟弟啊,李将军可是大大有功于国啊,去年刘兴文进攻正阳的时候,许氏附隅顽抗,要不是李将军弃暗投明,临阵起义,我大明在正阳郡只怕还有一场苦战,更重要的是,他可能就赶不上越京围城了,那说不定越军还是不肯死心的,李氏一门,忠义啊!”

    “老大人过奖了。都是陛下圣明,我李氏早就思慕陛下雄风,早就有心投靠,只是想寻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天可怜见,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这一次老大人过来,那蛮子却是颇不识趣,偏偏在这个时候捣乱,家兄不能亲来给老大人洗尘,甚是遗憾,专门派了人告诉在下,一定要向老大人致以歉意,等蛮人消停了,家兄会亲自来给老大人陪罪。”

    “不必了不必了。”王厚笑吟吟地道:“都是为了国事奔忙,做好自己本份之内的事情就好了。”

    “老大人,这位是葛氏葛兴民,长阳营葛乡将军的叔叔。”廖辉指着右首第一席,向王厚介绍。

    “葛兴,嗯嗯,与李维将军一样,都是在那一战立下大功的嘛!”王厚连连点头,看着葛兴民道:“你也不必替葛将军说什么致歉的话了,我知道,既然李维那儿有蛮子捣乱,那他这头江浩坤肯定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国事为重,国事为重。”

    一路介绍下来,大厅里的七八席,无一不是正阳郡的豪门大户,也可以说,这厅中的人,才是真正掌控着正阳郡真正实力的人物,官府,只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个有力的工具而已,过去是,现在虽然换成了大明朝,却仍然还是如此。

    王厚心中冷笑,脸上却是笑咪咪的。先乐着吧,却瞧瞧,你们还能蹦哒多久。

    介绍完厅内所有的陪客,廖辉陪着王厚回到首席,等到王厚坐定,廖辉亲自执了酒壶,“老大人,我廖氏一直以来都经营酒业,这酒,可是我珍藏了多年的好酒,一向舍不得拿出来,今日老大人光临,可得给我一个面子,多喝几杯。”

    琥珀色的酒液倒进碗中,立时便酒香四溢,王厚深深的嗅了一口,闭着眼睛连声称赞,“好酒,好酒,便是皇宫之中,也饮不到如此好酒啊,哈哈哈,今日吃完了这一顿,回去之后得跟皇帝好好吹吹牛,陛下请我吃了无数次饭,却每次都是那么几碟子家常菜,一碗红烧肉,一盘清蒸鱼,几个小菜便将我打发了,那些酒啊,说是贡酒,哈哈,可是比起你这酒来,却是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啊!廖大人,你这正阳郡守,比起皇帝过得还要舒适呢!”

    这话说出来,廖辉脸上可就变了颜色,此话可重可轻,往轻了说,就是一句玩笑话,往重了说,这可就是骄奢无度了。连皇上都如此节俭,你一个小小的地方官,居然如此豪奢。

    看着廖辉脸有些发白,左首的李偲笑着解围:“陛下心忧国民,我等如何相比?于我们而言,忠君之余,也就是得些享受罢了。要说这酒,我们与廖大人相识多年,可也从来曾见他来出来待过客,也就是老大人来了,这才舍得大出血。不过廖大人,陛下如此节俭,我等的确也深感惭愧,你这酒,如果还有的话,也该向陛下敬献一些。”

    “还有一点点,回头我马上派人进京给皇上送去。”廖辉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一句玩笑话,一句玩笑话嘛,怎么闹得如此认真了?”王厚大笑起来。“来来来,诸君与我共饮此酒,祝我们大明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