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五十八章:效果
    一品居内,秦风已经将一盘冬鱼吃得干干净净,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看着王月瑶:“别人已经将热脸贴了上来,我们不能给人一个冷屁股。”

    听到秦风如此形容,王月瑶脸色微红,有些尴尬,这才让秦风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可还是一位待嫁闺中的大姑娘。干咳了一声,装作没有注意到这一个问题:“这一次郑成贵也算是下了血本,你是说他一天就得亏上千两银子?那十天下来,就是上万两了。”

    “这点钱,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王月瑶笑道。

    “或者不值一提,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我需要树立一个榜样。”秦风手里拿着筷子轻轻地敲击着,“越京城的粮价是不应该涨的,北地虽然有战事,但蛮子和江浩坤已经被我们圈养在了北地四郡,而今年秋收,全国各地都是大丰年,粮价上涨,都是因为有人在利用北地战事作文章。”

    王月瑶脸色略变,“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着太平银行的事,疏忽了。我回去之后,会马上去查粮食公会,看看什么人在搞鬼。”

    秦风呵呵一笑,“不用花时间去查,你只要去问问那郑一贵,他马上就能给你答案。”

    王月瑶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就让郑成贵以这个价卖,甚至还可以降一点,他如果卖得没有粮了,便去常平仓提粮。回头户部会知会常平仓,郑成贵卖多少粮,便能拿多少粮。”

    秦风离去,王月瑶却留了下来,静静的喝完一杯茶,这才起身,走向了一品居,向着对面的大正粮铺走去。

    已经是午后了,但在大正粮铺外面排队的人,却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依然如同早前一样,长长的队伍,几乎要延伸到东市之外。

    卫士护着王月瑶,挤到了大正粮铺的门前。

    “这位爷要买多少?”忙得满头大汗的伙计一抬头便楞住了,眼前这位,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来买粮的,穿着男装的王月瑶唇红齿白,样貌青秀,一左一右两名卫士却是虎背熊腰,只看三人的一身装扮,便不是普通人。

    “去告诉你们老板,就说王月瑶来访!”王月瑶对伙计道。

    伙计不知道王月瑶是谁,但对方的气派还是震慑住了他,答应了一声,转身便向内里跑去。

    郑成贵也在喝茶,其实他对于这一次拍马屁的行为,到底能不能取得成功,心中一点把握也没有,但他必须搏一搏。再不孤独一掷,郑家就要完了,软刀子杀人最是厉害,杀得你无话可说,无路可逃。

    他相信自己的行为,一定传到了那位的耳朵中。货币改革,是现在大明朝最大的事情,甚至比起剿灭北地四郡的造反更要重要,郑成贵觉得宫里的那位,一定会瞪大眼睛注视着这一切。

    “老爷,老爷,外头有一个叫王月瑶的,说要见您!”伙计跑了进来,对郑成贵道。

    啪的一声,郑成贵手里名贵的瓷盏掉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这一刻,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不是因为震惊,而是因为太过于欢喜。一边的儿子郑一平更是欢喜得几乎跳了起来,王月瑶是什么人,那是大明商业署的署长,她是大明的财神爷,更是皇帝的心腹爱将。

    “请,快请!”郑成贵终于清醒了过来,“不不,我亲自去迎接。”

    店门口,所有的伙计们震惊地看到,他们的大老板对着面前的那个年轻人一揖到地,抬起头来时,眼眶都是红红的。

    “王大人,望眼欲穿呐!”郑成贵道。

    双方都是聪明人,用不着转弯抹角,郑成贵开门见山,倒更让王月瑶高看了他一眼,承认自己是有目的而为之,不说一些什么大义,显得更坦承,当然,这也是形势所逼,看起来他们的情形必定是大不妙了。

    “你这样卖粮,还能卖多久?”王月瑶笑指着外面那长龙一般的队伍,问道。

    “如果只是我郑家存粮,还能卖十天,但我朽已经派人出去收粮。”郑成贵道。

    “高价收进,低价卖出?”王月瑶追问道。

    “不错。犬子跑了好几家了,他们的价格都很统一。”郑成贵道。

    “如果我不来,你会破产!”王月瑶淡淡地道。

    “今上是一个圣明的皇帝。”郑成贵冲着皇宫方向拱了拱手:“更是一位仁慈的皇帝。”

    王月瑶点点头,“这里说话不方便,内里谈吧!”

    “王大人请!”郑成贵躬身相让。

    “今年并不缺粮,为什么越京城粮价会上涨?”王月瑶盯着郑成贵,问道。

    “王大人,我们知道不缺粮,但百姓并不清楚,大家都只知道,北地在打仗,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有战事发生,粮价就会上涨,有心人再稍加拨弄,粮价便能应声而涨。王大人是行家,自然是清楚要做成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容易了。”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再者,王大人在每个行业都成立了公会,那操纵起价格来,就更容易了。”

    “听说你被这个公会拒之门外?”

    “欲入无门!”郑成贵坦然道:“以我郑家在越京城粮食行当的影响,本不该如此,其实这一次王大人要是不来,我王家倾其所有之后,便会离开越京城了。”

    “现在你不用离开越京城了!”王月瑶道:“继续这样卖粮吧,也不用去其它地方收购那些高价粮了,粮没了,便去常平仓提粮,要多少,提多少!”

    “常平仓!”郑成贵有些震憾地看着王月瑶,常平仓那是战备伫粮,即便是以王月瑶的身份,也不可能让他去那里随便提粮。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宫里的那位发话了,自己的这一倾家之赌,终于还是成功了。

    “陛下需要一个榜样,而你就是这个榜样。”王月瑶轻笑起来,“粮食公会的会长老糊涂了,郑家该在内里占据一席之地,回头便会有邀请函送到你这里来。过一段时间,我觉得你能当上副会长。”

    “多谢王大人!”郑成贵大喜过望,站起身来,向着王月瑶再一次深深一揖到地。

    “就这样吧。”王月瑶站起身来,“这件事做得很好,陛下很高兴,希望接下来你能带动所有粮商都这样做,粮为百商之本,只要粮商这样做,肯定会带动一大批人推动新币的发展,有功于国,今上便不会让你吃亏。”

    王月瑶离去好一会儿了,郑一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父亲,眼中露出了钦佩之极的神色,“父亲,幸亏您一直坚持,这才没有功亏一篑。”

    “孤独一掷而已。”郑成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也是激动无比的心情平复下来,郑家,终是渡过难关了。

    郑家从常平仓拿到了低价粮,终于让整个越京城的所有粮食们,明白了宫内那位的心意,惊惊之余,立时纷纷仿效,越京城的粮价应声而跌,在郑家门前排队的长龙再也没有了。

    越京城内所有的粮商,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只收新币的决定,虽然这是跟在郑家身后炒冷饭,但还有得冷饭炒,已经很不错了。

    粮商的辐身效应是非常明显的,很快就扩展到了其它行业,王月瑶也终于将视线从筹备太平银行的成立转到了推广新币之上,越京城的居民,不论是权贵毫绅,还是平头百姓,很快就发现,他们手中如果没有新币,在越京城简直连最平常的生活都成了问题。

    腊月二十六,过了今天,朝廷里的很多衙门都要开始封衙,进入假期了。而在朝阳楼内,秦风却没有这种幸福,他仍在接见着一个又一个的大臣,而且这样的日子,还将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对于普通人来说,春节是一个假期,但对于他来说,春节只会更忙,乐公公拿来了制定好的行程,那长长的单子,看得秦风一阵阵脑仁疼。

    但还是有高兴的事情,新币的推广比想象中的情形要显得更顺利一些。

    “陛下,现在使用新币的情况,各地之中最好的便是太平城,不愧是陛下的龙兴之地啊,城主一声令下,不论城内城外,是远是近,都立即开始了兑换了新币,那里的太平银行备币经常断货,不得不从外地调进。”

    听到苏灿的话,秦风得意的笑着,太平城,是他一手新建,那里的人,也是他一手从濒危的边缘那里拉回来的,自己在哪里,有着无人可比的威信,只要是自己下达的命令,在哪里,都能得到坚定的执行,不论官民。

    “第二是越京城,这里是都城,官也好,兵也好,都多,官属兵属自然也多,推广起来更容易,排第三的是沙阳郡,第四是长阳郡,推行最困难的是正阳郡。”苏灿一一禀报着各地的新币发行使用情况。

    “慢慢来就好,户部拟定的三年缓冲期,这才过了多久?能有这个成绩,我已经非常高兴了。”秦风笑道,的确,这个成绩,已经足够他骄傲了。

    “陛下,看起来,开年我们就必须要加印新币了,不然新币溢价太多,对于经济也不是什么好事。”苏灿建议道。

    “专业的事情,你们专业的人才去做,这些事情,你们与户部洽淡,再向首辅汇报即可,我,只需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