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五十三章:纸币
    越京城,皇宫。

    大雪早已覆盖了整个越京,北风呼啸,天气几乎可以说是滴水成冰,不过对于苏灿来说,今天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数月的辛苦,今天,由他负责的大明新货币发行的事情,已经一切准备妥当,只等着皇帝陛下签署最后的命令了。

    几个月的时间,他几乎都没有怎么回过家,一直呆在原户部那个占地近百亩的大衙门内,那一片官衙,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内里却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而且细心的越京城百姓也发现,那里的警戒也一天比一天严格,现在那里,已经驻扎了整整一支一千人的城门军。

    户部衙门所占的地段在越京城是很不错,周边住着的,也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但进入冬季之后,靠近这里的住户,都陆续搬了家,不是他们想搬,而是朝廷命令,他们必须搬。朝廷拨给他们土地,银钱作为补偿,随后,这些民居尽数被拆除,转而建起了一排排的军营,那一千城门军,便驻扎在了这里。

    直到现在,一般的普通百姓还是不清楚这个挂着大明帝国银行的衙门那里是干什么的,但只消看看这排场,那就不得了。越京城是都城,各类衙门不说多如牛毛,那也是一抓一大把,可没有见到其它那个衙门有这种规格的保护,几乎可以比拟皇宫了。

    苏灿昨天晚上回了一趟家,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大澡,爬上床便睡得死猪一样,倒是把他的媳妇给心疼死了,以前那个白白胖胖的家伙,现在瘦了一大圈,弹性十足的肚子现在皮都松了,一拉能扯老长。

    苏开荣一如既往的忧心忡忡,长吁短叹,可如今已经不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事情,而是箭已经射出去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儿子苏灿要么就此一飞冲天,要么便是半途夭折,遗臭万年。

    即将发行的新货币样品已经完全制作了出来,只等呈给皇帝御览之后便将正式大规模的印制,好在在自己三番五次的找首辅权云分说厉害之后,由权云出面劝说皇帝,这才将原来比较激进的政策,改成了三年缓冲期。分三年逐步完成金属货币的退市,由新货币取而代之的策略。这至少给了儿子一个回头的机会,一旦不妙,出现了问题,那苏灿要担的责也就少多了。

    首辅权云,户部苏开荣,大明帝国银行苏灿,商业署王月瑶一行人,此刻正走在往朝阳楼的方向,全身裹在裘毛之中的苏灿极其激动,将手里的盒子,如同稀世珍宝一般紧紧地抱在怀里。盒子里,便是由大明帝国银行这小半年来一直在研发的新型纸币。

    踏入朝阳楼,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大裘顿时便穿不住了,整个楼内的地面都安上了地龙,温暖如春,进入朝阳楼内,与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各位大人,陛下正等着呢。”乐公公的腰弯得很低,眼前这几位,可都是大明重臣,纵然是大内副总管,他可也是得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而对于这位副总管,权云几人自然也不会甩脸子给人看,瑛姑这位挂名的大总管是不干活的,皇宫内的几乎所有事务,都是这位公公在负责,看起来这位前越的大公公现在在皇帝面前也是越来越受信任了,不管什么重大事务,皇帝也并不避着他。每次与皇帝谈事,这位总是侍奉在跟前的。

    “有劳大监!”权云微笑着点点头。

    “拜见陛下。”几人弯腰,向着大案之后的秦风拜了下去。

    “罢了罢了,今天起了个大早,可就是专等着你们。”秦风呵呵笑着,看着眼前的几人,最后目光定在了苏灿身子,又些惊讶地道:“瘦了这么多?看来当真是操心到了极点,辛苦了!”

    一句辛苦了让苏灿顿时大为欣慰,心中比吃了人参果还要舒坦,直起身子,笑道:“以前屋里那位总嫌我胖了,可臣就是瘦不下来,一直被嫌弃着呢,这一回好了,臣现在可觉得身轻如燕,精神大好呢!”

    在皇帝面前如此说话便显得有些轻浮了,权云皱了皱眉,苏开荣咧了咧嘴,什么他媳妇开心啦,明明昨天晚上儿媳妇都心疼得落泪了。而一边的王月瑶却是抿嘴而笑。

    秦风却是开心的大笑,苏灿固然是瘦了一大圈,但就现在那体格,也比一般人要壮实许多,实在谈不上什么身轻如燕。

    看着苏灿手里的盒子,秦风问道:“就是这东西了?”

    “是!”苏灿走上前,拉开了盒子的第一格,将固定在内里的一块板子,轻轻地抽了出来:“陛下,大明的新货币分成了两个档次,一个以文计量,分成了四档,分别为一文,五文,十文和百文。”

    落在秦风眼中的是四各颜色,图案各异,大小不同的四种纸币。

    伸手抽出了其中价值最高的百文纸币,眼中却是露出了讶异之色,这纸张摸在手里,比一般的纸张大不相同,柔韧,光滑,手一抖,居然有轻微的哗哗声。纸上图案画工极为精妙,只怕是出自那位大家之手。

    “这是如何制作出来的?”他有些疑惑地看着苏灿。

    说起这个,苏灿就很得意了。

    “陛下,以前各钱庄的银票,因为发行量不大,而且每一张的价值都挺大,所以一般都用人工制作,利用各种暗语来辩别真伪,但对于朝廷来讲,这就不适用了,因为我们的发行量太大,如果这样做,即便是累死也做不出来,所以我们的第一大要务就是防伪。”

    “这做钱的纸,是首辅下令,从专门为朝廷制作制张的御坊之内抽出的经验最为丰富的大师傅来制作的,工艺复杂,外头极难仿制。”

    秦风点点头。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颜色了。不同的币值,颜色不一样,而颜色的配料,是防伪之中的第二步,配料稍有不同,颜色便会出现差异。”

    “这两步做下来,一般人便极难仿制了。”秦风很是满意,拿着这张价值百文的纸钞,对着光看了看,突然叫了起来,“这上面的有几个字居然会变色。”

    苏灿得意洋洋,“陛下目光真是敏锐,如果说先前的都是工艺上让人难以企及,而这一点,就更难了。这还得感谢太医署的舒大人,舒大人经常练制一些丹药,发现从有些矿石和材料之中能提取一些东西,舒大人曾经送给王大人一件小玩意儿,而臣在不经意之间见到了这件东西,当时也是灵光一闪,便想到了这一点,后来求到了舒大人,弄到了这个配方,当然,臣麾下的匠人,又在这个配方之中稍稍加了一些料。”

    苏灿边说连呵呵笑着看向王月瑶。秦风也是芫尔一笑,爱情的魔力无比强大,舒畅就是被爱情这玩意儿给激发得灵感连连的家伙,面膜,香水这些现在市场之上仍然是有价无市,暴利惊人的行业,全都来自于这家伙想向王月瑶献媚的产物。

    “看起来,还得给舒疯子记上一功,月瑶,你说是不是?”秦风笑看王月瑶,现在无论是秦风,还是王厚,大家都在想办法促成舒畅与王月瑶的事情,当然秦风也可以直接下令赐婚,但王月瑶可不同于一般女子,她可是大明朝堂之上非常重要的一位官员,堪称大明财神,秦风并不想勉强于他。而且舒畅也不同意,于他而言,这样的赐婚,无异是强扭的瓜,心高气傲的他,根本就不想要。

    “这种能让字变色的颜料,不好提练,所以只在百文以上以及以两为单位的纸币之中才用到。”苏灿拉出盒子中的另一块板子,放到了秦风的面前。

    一两,五两,十两,百两,与文对应,以两为单位的纸币也是四种,纸质是一样的,但颜色,图案却不同,特别是百两的图案,居然便是以朝阳楼为背景的。

    “臣本来想印上陛下的画像,但首辅说这纸币以后都是千人用万人摸,对陛下可是大不敬,所以最后确定了以这朝阳楼为背景。”苏灿道。

    “不错,很好。”摸着哗哗作响的纸币,秦风非常满意。一张张拿起来对着光看,发现每种币值的颜色变化也各自不同。

    “防伪的最后一招,便是将这种纸币给渡上一层膜,当然,这也是为了防止纸币的破损。”苏灿道:“这也是受到了舒大人的启发啊,他发明的面膜有一种其薄如翼,而且是透明的,臣就想,如果给咱们的纸币蒙上这种这样的膜,那么不仅能防伪,而且还能保护他能用得更久,必竟是纸币,用的时间长了,也会有破损,使上这种法子,便可以让使用时间得以延长,毕竟,制作这样一张纸币的成本也是不低的,能用久一点,细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又是舒疯子,看来苏大人回头得请舒疯子喝一顿酒了。”秦风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