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五十章:我要去寻死
    众多将校兴奋的离去,即将发生的大战,不仅是洗涮楚国数年前的耻辱,更是他们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在东部与齐国的作战并不顺利,甚至说屡遭挫败,如果西部战线能取得一场大胜,那不仅仅是西军扬眉吐气的事情,更是振奋国民精神的重要节点。

    剪刀手中仍然握着长竿,怔怔地看着面前巨大的沙盘。安如海拖过一把椅子,坐在他的身边:“一场精妙的布局,让我来指挥这种地形下的战事,根本做不到你这么详细。”

    剪刀抬起头,“如果拿不下井径关,那么,所有的布局都是空想。”

    安如海傲然道:“虽然现在井径关是卞文忠坐镇,但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战争。”

    “那就好!”剪刀点了点头。“这一次李挚突然死亡,由此而至秦国大乱,权力变更而导致乱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安如海犹豫了一下,“以你的级别,这件事也可以与闻了。李挚之死,实际上是明,秦,楚三国参与,一齐行动才导致的结果,三国一共出动了三位宗师,秦国邓朴,明国贺人屠,我们大楚出动的是万剑宗主毕万剑。整个行动是由昭化公主一手策划的。”

    “昭华公主!”剪刀喃喃地道。“好大的手笔。公主此举,不仅仅是在为明国考虑,也是让大楚能在现在困难的境地之下,获得一场大胜来缓解危机啊!”

    “的确如此!”安如海点头道:“昭华公主虽然是大明皇后,但终归也是闵氏子孙啊,希望她这一次回京省亲,能缓和与陛下的关系,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人,总不能一直活在回忆之中的。”

    剪刀有些痛苦的低下头去。

    “段将军,这一战大胜之后,陛下必有重赏,要知道,陛下十分在意这一场大战的结果,可不仅仅是因为现在东部战事不中顺,希望西军用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

    “我知道!”剪刀打断了安如海的话:“因为数年前的那一场大败,本身就是陛下一手导致的,因为这一场惨败,楚国大伤了元气,不但死了一位宗师,八万精锐,更是连首辅最后都因此而死于非命,多少人受到牵连而丢官罢职,性命不保。可天下悠悠之口,又是怎么真能防得住的,时间愈长,流言愈多,终归起来,那并不是流言。”

    “慎言,段将军!”安如海厉声道。

    剪刀淡淡一笑,闭上了嘴巴。

    看着剪刀的模样,安如海又放缓了语气:“段将军,那一件事情,永远忘记了吧,再也不要提起,该死的都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应当活得更好。”

    剪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将军,这些年来,感谢你的重用,此战过后,请放我离去。”

    “你要辞官?”安如海一惊,“段将军,此战过后,你必然更受重用,这些年来,西军可以说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陛下对此也是一清二楚,不然你不会一升再升,在我看来,假以时日,你封候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为什么要辞官?我不同意,西军离不开你,即便我们打赢了这一仗,以后也还有源源不断的会与秦国发生战争,我们需要你。”

    “大将军,你看我现在这个模样,还能活几年?大将军要是可怜我,不想让我死在训练场上,便请让我离去吧!”剪刀指了指自己孱弱的身体。

    “你那不是病,这一仗大胜过后,我带你一起回上京城,就算陛下也无法解决你身体上的问题,但毕万剑总是有法子的。”安如海沉声道。

    剪刀一笑:“病如膏肓,便是神仙也没有法子,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大将军,此战过后,我们将重新掌握落英山脉,也就控制了对秦国的战略主动权。但在当下的情况之下,我们与西秦之间,是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战争的。不过小打小闹而已。秦国需要重新整合,我们在东线却屡遭失败,两国都不会有意愿扩大战争。西军的底子已经打好,以后便是一个良性循环,当年左帅用了十余年时间使秦军不敢越雷池一步,您大概还用不了这么长时间了。有我不多,无我不少。我早就想着要离去了,还请大将军成全。”

    安如海深深地看着剪刀:“辞官之后,你要去哪里?”

    “天下之大,还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剪刀笑着挥了挥手,一名卫兵走了进来,推着轮椅,向外走去,看着剪刀的背影,安如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帽儿山上,一辆轮椅孤独地立于数座墓前,这里,有死去敢死营士兵的纪念碑,有小猫章孝正的妻子小红和未出世的儿子的坟墓,也有剪刀父线的坟墓。

    宿迁策马上山,看到剪刀,却也毫不意外。只是点了点头,便从随从卫兵的手中接过食盒,走到红儿的墓前,替她们母子上了一柱香,摆上了一些祭品。

    “就要打仗了,说不定就会死在战场之上,要是我死了,这母子两人短时间内可就没有人来给他们祭扫了,所以今天提前来拜上一拜。”宿迁像是在自言自语。

    “宿将军,这几年,我们也还算是相处愉快,段渲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能不能应下?”剪刀突然道。

    “说吧!”虽然剪刀是宿迁的上司,但他也并不客气。

    “以后逢年过节,你在祭拜嫂子和侄儿的时候,能不能也替我父母上一柱香?烧些纸钱?”剪刀问道。

    宿迁转过头,看着他,“只怕她们并不愿意你称呼嫂子侄儿!”

    剪刀垂下头,半晌还是点了点头:“你说得是!”

    “我听安大将军说,你要辞官?”宿迁问道。

    “是的,我已经安排妻儿离开了安阳,回楚国内地了。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姓埋名定居下来。”剪刀低声道。

    “你要去哪里?你不与她们一起走?”宿迁奇道。

    “我欠了很多人的,这几年,我送走了父母,又有了儿子继承段氏香烟,这都是老大给予我的恩惠,现在,该我去还这些欠帐了。”剪刀道。

    宿迁一惊:“你,你是要去明国?”

    剪刀点了点头。

    “你这不是去找死吗?”宿迁大奇,盯着剪刀,“剪刀,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秦风现在已是在大明皇帝,小猫,和尚,野狗,现在都是在明国风生水起,个个手握重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过去的事情,或者他们早就忘了,他们没有来找你,又何必去找他们。”

    剪刀指了指身前的数坐石碑,“他们不会忘,我也不会忘。正如你所言,我此去,便是去寻死,我早就该死了,我希望自己还在能动的时候,走到他们面前,死在他们面前,告诉他们,这些年,我过得比他们要更痛苦。”

    宿迁看着剪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于剪刀与敢死营诸将的恩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得了。

    “当真决定了?”

    “是的!决定了!”剪刀点点头。

    “这也好,大丈夫立于世,该还的都要还。”宿迁沉默了一会儿,道:“不说以前,至少你这个决定,让我很是敬佩,剪刀,我想问你一句,如果这件事情重来一次,你的选择会有不同吗?”

    这个问题,让剪刀低下头去,久久没有做声。

    “我明白了,剪刀,你安心去吧,只要我活着,就会替你的父母上一柱香,拜上一些祭品的。”宿迁道。

    “多谢!”剪刀双手抱拳,冲着宿迁郑重地行了一礼,转过轮椅,不远处的卫兵赶紧奔了过来,推着轮椅,向着山下走去。

    看着那个下山的瘳落的背影,宿迁摇了摇头:“也是一个可怜人,但至少,也还算是一个男人。”

    上京城城门口,一支由军队护送的车队缓缓通过,车窗被轻轻打开,一张百感交集的脸庞看着古朴的城墙,眼中闪烁着泪花。

    “殿下,太后正在宫中等着您呢,我们直接去皇宫吗?”马车之旁,大楚内卫统领杨青低声问道。

    闵若兮摇了摇头:“先回公主府。”

    杨青微怔,但还是点了点头:“是,殿下。”

    马车进城,拐了一个弯,向着以前的昭华公主府行去。

    朱红色的大门依旧,大开的大门之内,公主府依旧井井有条,纤毫不染,虽然离去了两年多,但公主府内,比起以往的人手更多了一些。

    后院,移栽而来的那些白杨树如今长得更高更壮了一些,闵若兮心情有些复杂的穿过这片白杨林,走进了自己曾经的闺房。

    “殿下,殿下,太后来了!”门外,传来急骤的脚步声和杨青的回禀声,“太后听说公主先回了公主府,便直接过来了。”

    闵若兮叹了口气,站起来,拉开闺房的大门,前方的小径之上,一个头发雪白的老太太,正在两个宫女的扶持之下,急急的走了过来。

    “母后!”她跪了下来。

    “我的儿啊!”太后急扑上来,两手抱着闵若兮的头拥进怀里,放声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