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四十七章:常使英雄泪满襟
    秦国的皇宫,与长安的雍容,上京的雅致,越京的辉煌相比,便是粗犷。.更新最快横平竖直的布局,犹如军队队列一般,巨大的条石不上颜色,不着油漆,但却在上面雕刻着一副副画作,雕刻线条飞跃,廖廖几笔,勾出神韵,不落俗套。一看便知是大家之作。

    而在皇宫之中,最震慑人心的便是朝天宫。那是一个类金字塔似的建筑,巨大的黄色岩石由下往上,构成了一个三级叠塔,皇帝马越,平素便住在内里。

    这种黄色的石料,仅产于秦国极西之地的大漠之中,采石极为艰难,只有在巨大的风暴之后,这些黄石才会偶尔露出地面,而下一场风沙到来之后,他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大漠地形随着大风而改变,根本就无法标记地形,这也让这种黄石出产极少,偶有发现,也都归皇室所独有,外人如果私藏这种黄石,便为僭越,在秦国,这要是掉脑袋的。而这,也就形成了秦皇宫最为自傲的地方,因为齐国再强,楚国再有钱,却也无法在他们的国度之中,修建出同样的一座这样的宫殿。

    夜虽已深,但黄色的塔殿之内,从上到下,却是一片透亮,从李挚回到雍都,进入皇宫之后,这塔殿夜晚的灯光就再也没有熄灭过。

    顶层,李挚坐在露台之上,坐在这里,将雍都城几乎尽数都收入眼底,夜晚的雍都,犹如星河,一条条光带彼此缠绕。秦国宜居之地并不太多,所以雍都的人便极多,上百万人口聚集在此,即便比起长安,也毫不逊色。

    “真美啊!”李挚手轻轻地拍着栏杆,“真安静,希望我们雍都一直都这样安祥,美丽。”

    李挚的身边,大秦皇帝马越与其并肩而坐,太子马超则侍立在身后。

    “老帅,我已经派人去了越京城找秦风,只要那个舒畅能治好你,那怕是将开平郡再还给他们,我也心甘情愿。”马越看着李挚,道。

    李挚微笑摇头:“别说是舒畅,这一次便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我,陛下本也是宗师修为,我进宫之后,你便为我察看过,难道还不清楚我的伤势?毕万剑以竹海为剑,设十里剑阵,这本身便是从万剑宗的万剑阵演化而来。他本人实力也不过略逊色于我,最后一剑,早已断绝了我的生机。”

    “毕万剑!”马越怒气勃发,“从现在开始,万剑宗弟子只要踏进我大秦一步,必杀之!”

    “陛下意气用事了。”李挚看着马越,神态却是无比轻松:“邓方曾对我说过,我能撑大秦几十年,难道还能撑百年千年吗?这世界,终是要交到他们手中的。事后我想想,他说得也不错,江山代有才人出,没有了李挚,我大秦还会涌现出别的英雄。”

    马越拳头握紧,勐地擂在一侧的墙面之上,坚硬堪比精钢的黄石无声无息的凹陷进去一个大坑:“老帅不要跟朕提邓氏,现在只要一想起他们,我就恨不得诛其九族,勾结外敌,陷杀国之巨掣,即便杀他们一万次,也不过分。”

    “陛下万万不可这么想。”李挚转头看着马越,“陛下可知我为什么要杀邓方而不是杀邓朴吗?按理说,邓朴身为宗师,在邓氏家族之中身份更为显赫?”

    “是因为邓方有野心。”马越道。

    “不错,邓方有野心,但更大的问题在于,此人不但有野心,更有才。邓氏将门世家,邓洪也好,邓朴也好,军事之上都是上上之才,但对于政治上的纵横捭阖,却是力犹不及。但邓方不同,他深谙此道。所以比起邓朴,我更忌惮他。邓洪邓朴也有野心,但他们的野心,却是想指挥秦国大军,纵横天下,为秦国杀出一片广阔天地。这一次设局对付我,他与闵若兮一拍即合,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出动了三位宗师,设下杀局,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其实在邓朴出现在雍都城外,我就该想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停顿了一下,李挚自嘲地道:“人老了,便没有那么敏锐了。”

    “邓朴也是杀死老帅的元凶之一。”马越恨恨地道。

    “邓朴身为宗师,以后也是大秦的倚仗之一,陛下不可记恨于他。”李挚道:“以后邓氏主政,但陛下与卞氏联成一气,亦然能很好的制衡于他们,而邓洪邓朴,至少现在还是没有谋逆之心的。但他们当政之后,必然会对外发起战争。”

    马越叹了一口气:“他们主攻的目标必然是楚国,而卞无双首当其冲,我最担心的便是卞无双顶不住,如果卞无双屡次大败,那就更不妙了。”

    “不错,主攻方向必然是楚国,因为邓氏现在与明国交好,更需要从明国源源不断的获得钢铁,武器,粮食。但陛下,李挚认为,我们最需要担心防备的,却正是明国秦风。”

    “明国刚刚建国,实力弱小,老帅为何最担忧他们?”马越有些奇怪地问道。

    “陛下,我去过明国很多地方,见过明国很多官员,看过他们的军队,与秦风更有多次深谈,此人,深不可测也。治军治民,都是极有心得,更难得的是,此人极善于用人,也敢于用人,这才是最可怕的。”李挚道:“此人野心勃勃,与闵若英,曹天成都是同一类人,只不过他很好地掩饰了他的野心,扮猪吃老虎,如同一条毒蛇窥伺在一侧,现在齐楚大战,将来的楚秦大战,背后都有此人的影子,不管那一国出现了问题,他必然会勐扑出来撕咬一番,齐楚瘦死骆驼比马大,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轻举妄动,但我们秦国就不一样了。”

    “此子如此阴险?”

    李挚点点头:“他为何与邓氏交好?一来便是离间我大秦君臣,不断得到强化的邓氏,不满当前他们的处境,想要更进一步,这一点,明国已经做到了。二来,便是让邓氏掌权之后向楚国发起进攻,秦风看得很清楚,邓氏要从明国得到物资补充,便只会向楚国开战,而他,却坐山观虎斗,伺机获得利益。”

    马越点头:“那朕该如何应对?”

    “对楚国这一仗,是非打不可的。因为我们不打,楚国也会打,我一死之后,国内必然惶然一段时间,而楚国安如海一直想要夺回落英山脉的控制权,所以这一仗,不是我们想避就能避免的。如果我估计得不错,战争初期,卞无双必然会连吃败仗,落英山脉只怕是保不住的。但陛下却一定要保住卞无双。因为战争初期的失败,并非全是卞无双的问题,他刚去楚地边境,那里十万边军是邓朴的老部下,指挥不灵,甚至故意落败而对卞氏落井下石都是有的。但卞无双必然会在绝境之中寻得生机,将其中一些人慢慢地利用战争清洗掉。最终将这十万边军化为己有。”

    “丢掉了落英山脉,我们就失去了对楚的主动权!”马越忧心忡忡地道。

    “陛下不必过虑。”李挚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安如海在拿下落英山脉之后,对于清河郡只会试探性的进攻,而卞无双也必然会死守清河郡。楚国现在的重点是东境,在我们这边拿到了足够的好处之后,就会收手。卞无双赢得喘息之机,给他几年时间,便能稳住阵脚。陛下呀,十年之内,我们大秦能够守住本土,便能赢得转机。”

    “转机何在?”

    “楚国必然生乱。”李挚目光炯炯,“闵若英虽然才并不疏,但志却过于大了,罗良进攻齐国不顺,他便重新启用程务本,江涛等将领,朝野不合,将帅有隙,以罗良的性子,将来必然出大事。楚国东境若败,便是我们大举进攻的机会,这也是我们夺取楚国大片土地的最佳时机,只要我们夺得了楚国的大片土地,便能真正站稳脚跟了,不再受财力所困,以大秦虎贲之勐,将从此鲲鹏展翅,一飞冲天。”

    “李帅认为楚国会先倒?”马越问道。

    “这只是我的预测,至于以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变化,陛下便随机应变吧。也许明国会出来捣乱。”李挚轻轻地揉着太阳穴。“但大体的路子,要这样走。”

    “老帅所嘱,朕一定会牢记于心。”

    “陛下,握紧雷霆,皇室便无恙,联合卞氏,便能让邓氏老老实实的为您走狗。哪怕打出再大的天下,这天下也是姓马而不是姓邓,您是国民心中的皇帝,亦是正统所在。防他而不掣肘,这中间把握的难度极大,不过于陛下而言,这应当不是问题。”

    听到李挚的声音越来越低,马越伸手握住了那双老茧横生的手,不由得流下了眼泪。

    “老帅,不要就此放弃!”

    “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区别?”李挚笑道“人终是有一死的。即便我再拖上些时日,也不过多受一些苦而已。该说的话已经说完,该办的事,已经办完。是时候了!”

    马越哽咽着站了起来,转头对马超道:“超儿,跪下,给老帅送行。”

    皇太子马超卟嗵一声跪倒在李挚面前,李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死之后,葬在孤山。勿需风光大葬,一堆土,一块碑,上书李挚二字即可!”

    波的一口浊气吐出,李挚喃喃地道:“夜晚的雍都,可真是美啊!”

    马越仰头望天,马超以头触地。

    一代豪杰,就此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