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四十六章:邓府
    十一月的秦国,注定是要载入史册,成为改变百余年秦国统治基础的浓墨重彩的一月。

    邓氏家主邓洪被调离边军,回到雍都,同时却又被封为开平王,遥领开平郡,许开平郡税赋自治,同时统领全国军队,也就是说,邓洪替代了李挚以前的位置,但却有了李挚没有的荣耀,那就是成为了秦国历史上第一个异姓王。

    邓朴在离开军队近两年之后,再一次回到了边军,接替了父亲邓洪的位置,事实上,开平郡便已经成为了邓氏的私家领地,税赋,官员任命尽数由自己作主。

    但与此相对应的却是卞氏职务的变动。从表面上看,卞氏在这一次秦国内斗之中一败涂地,举族被逐出了雍都,离开了秦国的权力中心,由原先力压邓氏的秦国第一大族沦落至地方豪强,但不能不看到的是,卞氏是带着两万雷霆军抵达秦楚边境的。卞无双接替儿子卞文忠成为了秦楚边军的统帅,十万边军加上两万雷霆军,亦落入卞氏之手,同时,落英山脉秦地一侧的清河郡郡守亦由卞无双摄领。

    如此的安排,秦国事实上形成了两大军事集团,卞氏虽然在一场内斗之中落败,但却败而未僵,实力仍然不容小觑。其实从根本上来讲,秦国从以前的三角鼎立变成了现在的两强对峙,卞氏与皇室经过一次的事情,更加牢牢的绑在了一起,卞氏在失去了威胁皇室的能力之后,反而会让皇室更加放心的使用他们。而邓氏虽然赢得了这一次内斗,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们也彻底走上了与皇室分庭抗礼的道路。

    而邓方的死,更是让邓氏失去了一大臂膀。在邓氏之中,邓洪虽然是家主,但实际上,邓洪常年统带边军,整个家族的运转,运筹帷幄都是由邓方在负责,而且邓方是秦国情报组织的头子,邓方死后,他所担任的监察御史一职,没有再任命新的人手接任,而是改由了皇太子马超亲领。没有了情报上的大力支持,邓氏以后也就失去了最明亮的一双眼睛。

    李挚在自知难以幸免之后,杀了邓方,准确的掐在了邓氏的七寸之上。无论是邓洪,还是邓朴,都缺乏那种在政治之上掌控全局的能力。

    邓府已经成了雍都之中最为炙手可热的地方,而在不久以前,这座大府还是雍都之内门可罗雀的地界。虽然邓氏在边军之中拥有极大的力量,但在雍都,却被打压得极是厉害,沾着邓氏边儿的人,全都被死死的压着不能翻身。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邓府之外,可是车水马龙。无数官员蜂涌而来,谁都想敢紧来抱一抱这个新鲜出炉的大腿。

    如果邓方犹在,肯定是要大开门庭欢迎这些过去对邓氏避之不及的家伙们,哪怕心中鄙夷,脸上也会笑嘻嘻的将他们迎进门来,大加接纳。但现在,邓方已经成了邓氏大堂之中一具巨大棺椁之中的尸体,而无论是邓洪还是邓朴,都是典型的军人作风,对于这种墙头草纵然说不上深恶痛绝,也绝不愿意让他们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邓府之中。

    能进入邓府大门吊丧的,只有以前那些被皇室和卞氏联手打压的失意的邓氏一系的官员们。守得云开见月明,虽然脸上一个个充满了悲痛之色,但心中却着实兴奋。每一个人都深深的知道,他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灵堂旁的偏房之中,开平王邓洪脱掉了甲胄,穿上了便服,却更显苍老,头发稀疏而雪白,脸上皱纹堆挤在脸上,昔日锐利的双眼,此刻也显得浑浊了许多。

    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让这位秦国功勋老将,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坐在居中的椅子上,双手扶着椅背,眼睛却穿过打开的门,看着大堂正中被香烟缭绕的棺椁以及跪在枋椁两侧的邓方的妻儿。

    在他的下首,邓朴以及邓系的官员们分坐两侧相陪。

    “李挚啊李挚,你我相交一辈子,临到末了,居然是你亲手杀了我的儿子,我邓氏,在你心中,难道就是会祸乱秦国的根源么?”他愤怒地低声道。“我邓氏只不过是想集全国之力,一振大秦之威,为什么到了你哪里,却认为这是我邓氏想要谋逆的证据呢?大秦,靠着卞氏这一些尸位素餐之人,就能永保国运?”

    屋子里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李帅啊李帅,你错了,大乱已起,大变已至,如果按照你的那一套,仍然不能将全国之力集中到一齐,我大秦才会真的完了。纵观齐楚明,那一个国家不是集权统一,一声令下,全国莫不敢相从,只有我们大秦,因为你李挚的缩首缩尾,才让我们变成了这样啊?牵制,平衡,带来的便是内耗,你做事,他扯后腿,怎么可能成事?你马上就要死了,却还要摆出这样一副架式来,哈哈哈,当真可笑。”

    邓朴沉声道:“父亲,皇帝授予您开平王,看似百余年秦国的第一个异姓王的殊荣,但着实是包藏祸心。开平是我们从前越抢来的领土,现在前越尽数归明,明国秦风,必然会想着将这块土地收回去,现在他力有未逮,但不代表他将来不会这么做,一旦他平定了国内之乱,巩固了国内统治,国力一旦增强,眼光必然会投到我们身上,这个开平王,就是一个药引子。”

    “是啊,这个眼药可上得不轻。税赋,官员尽数由我开平王作主,那是将开平郡作为我的邓某的私人领地了,如此安排,是想破坏目前我们与明国的合作,使我们双方心生嫌隙,从而将明国拉过去。但这是阳谋,摆明了就是这样,但我能不要开平郡吗,不要的话,如何养军?如何强军?”邓洪叹道。“当今之计,只有让我们更加强大,强大到明国不敢轻易启衅就行了。你去了开平郡,当秉承这一策略,该给的都给,不能让的一丝儿也不能让。”

    邓朴点了点头。

    “一两年之内,明国还不至于向我们动手,这要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情况了。”邓洪接着道:“如果我们迟迟不能解决内耗的问题,那到时候就说不定了。”

    “解除内耗,首要的就是巩固加强我们自己的力量。父亲,日前太子殿下派人去了虎牢关见肖锵。”邓朴道。

    邓洪冷笑,“他打错算盘了,肖锵是我邓洪一手提拔起来的将军,虽然现在已经自立门户,但让他背叛我,却是想也别想的事情。在我离开开平郡的时候,肖锵派人带着他的儿子劲来见过我。”

    “他说了什么?”邓朴问道。

    “他替他儿子向老夫求亲。”邓洪的目光穿过大门,看向跪在棺椁之旁的一个妙龄女子。

    “姝儿?”邓朴一惊。

    “正是!”邓洪点点头。

    “父亲,这里头可是大有玄机,姝儿是大哥的嫡亲女儿,现在大哥去了,姝儿当有三年孝期,肖锵此举,可是给了他自己三年的缓冲期。”邓朴皱眉道。

    “我要的只是他这个态度而已。”邓洪道:“可以先订婚,也让大秦上下看一看,秦国边军,仍然牢牢地控制在我邓氏之手。只需我们尽快处理好朝堂之事,肖锵便不会反复。”

    “那落英山脉那十万边军?”邓朴心有不甘。那可是他带了多年的部队,倾注了他半生的心血。

    邓洪摇摇头:“那就不用想了,卞无双可不是卞文忠,卞无双亲去,这十万边军被化为卞氏私军,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你别忘了,李挚为了帮着卞无双掌住这十万边军,可是让他带去了两万雷霆军。”

    “李挚老儿!”邓朴砰的一拳砸在桌上,这是他第一次对李挚口出恶言。

    “人都要死了,还说什么!”邓洪叹了一口气,“连找他报仇,都没个对象。不过这十万边军,我们邓氏也不会爽爽快快地给他们。卞无双不是带走了两万雷霆军吗?那我们就从楚地十万边军中抽出一部分精锐来补上这个缺额。要谁不要谁,你来挑,去兵部花名册上挑,只要挑中的,都得给我回来。我们邓氏拿出了十万边军,那雷霆军便也得给我们一半。如果这个交易也不答应的话,那么不妨让局势再乱一点。”

    邓朴缓缓点头,“父亲说得是。”

    “戴叔伦!”邓洪转头看向另一侧一个面色阴鹫的中年人,他的地位并不低,就坐在邓洪右手边第二把椅子上,第一把椅子却是空着,那本来应当是邓方的,但邓方却已经躺在了棺椁里。戴叔伦坐的位置很有意思,他的椅子向后方靠了许多,将自己阴藏在一片阴影之中,听到邓洪的点名,他默默的站了起来,微微低下了头。

    “你一直都是大爷的副手,也是大爷最信任的人,现在大爷走了,沙蚁将被皇室拿走,你肯定是不会被留任的,你得马上脱身,否则恐怕性命难保,你能从中拉出多少人来?”

    “大爷走得突然,我们完全没有准备,现在只能将最信得过的人拉走,其它的不能确定的人选,即便能位也不能拉。”声音低沉,似乎刻意改变了声音。

    “李挚快要死了,你的时间有限,等李挚一死,丧事一毕,皇太子就会动手,所以抓紧时间。”邓洪吩咐道:“邓氏以后再也不能相信沙蚁,我们要打造另一个情报系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