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三十章:静等你来
    杨致策马走到一辆马车的旁边,并没有下马,低声道:“公主殿下,前方传来消息,我们这一趟只怕不会哪么顺利。”

    马车车窗被推开,露出闵若兮精俏的面容:“是齐国还是秦国?”

    “两国都有份儿!”杨致轻笑出声,“这与我们事前的估计有差距。”

    闵若兮有些惊愕:“秦国也有份儿?”

    杨致一摊手:“从目前的情报看,参与此事的,应当是雍都卞氏。”

    “这倒是可以理解。”闵若兮露出一丝笑容:“秦风要一举解决出云郡的乱局,这是一个可以快刀斩乱麻的机会,不过秦国也有份参与,哪难度可增加了不是一星半点儿,你觉得顶得住吗?”

    “即便是加上楚国,杨致也顶得住。”杨致傲然道。

    “不要麻痹大意,我倒是不用你管,但后面马车中的那些文官,可是秦风的宝贝疙瘩,不容有失的。”闵若兮轻笑道。

    “殿下放心。借着这个机会,一举将出云郡的那些匪帮剿灭,还出云郡一个郎郎乾坤,清平天下,我们霹雳营早就做好准备了。”

    “霹雳营如果全员出去,就不可能引蛇出洞了,现在只不过出来了两千人,那就说明是有一定风险的。”闵若兮道:“不过你是霹雳营的副将,一切由你作主便了。”

    “恐怕到时候还需要公主助一臂之力。”杨致道。

    “放心吧!该我出手的时候,我就会出手的。”闵若兮拉上了车窗。

    盯着车窗看了半晌,杨致怅然若失,“殿下却请放心吧,匪帮,嘿嘿,他们未免太小看我霹雳营了。”

    卞梁盘膝坐在一株大树之下,不明有一个个斥候从远处奔来,向他汇报着霹雳营的行进距离,他的神情也显得愈来愈亢奋,霹雳营离他们的伏击地点越来越近了,一场大戏即将上演,想到自己要杀死的人物,便让他不得不兴奋莫名,此战成功,改变的不仅是天下四国之间的对抗模式,对于雍都卞氏来说,更是有说不尽的好处。

    秦国国力疲弱,对外扩张不足,对内自保有余,这便造成了秦国国内的内耗局面相当严重,而邓氏与卞氏的相争,更是贯穿了秦国的立国史。这是打击邓氏边军的一个大好机会。卞氏不在乎与明帝国交恶,重要的是,破坏明帝国与邓氏边军之间的默契,便足够了。

    齐康大步而来,“卞大人,霹雳停在镜湖边上了,似乎没有再向前行军的意思,他们是不是有所预感?”

    卞梁睁开了眼睛,此刻时辰,距离扎营休息还有一段时间,而再向前里许,便是他们的埋伏之地,此刻停下来,的确有些反常。

    “再探!”他低声命令道。

    齐康瞅了对方一眼,转身离去,这一次行动,总指挥便由这位来自卞氏的大人物坐镇指挥,他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身后的人物却强令他必须一切行动听取这位的指挥,让他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经地,已经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后退意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驻扎在镜湖边上的霹雳营距离伏击地点只有咫尺之遥,但他们却始终没有迈出这一步,当齐康与秦横又一次站在了卞梁的面前,抬头看了看天色的卞梁,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看来对方已经有所察觉,他们派出斥候了么吗?”

    “没有!”秦横道。

    “强攻吧!”卞梁伸手抓起了放在一边的刀,“如果我猜得不错,明人已经知道了我们想在这里伏击他们,没有其它的路可走了,强攻!死多少人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能不能达到最后的目的,二位头领,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不惜代价,哪怕人全部拼光,只要能拿到最后我们想要的结果,对于二位来说,那也是胜利。

    镜湖往前,便进入了狭窄的山道,对于伏击者来说,那是袭击最佳地点,但他们伏击的目标,却偏偏在距离伏击圈一步之遥的时候开始安营扎寨,伏击的匪帮们,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对手慢条斯理的用完了午餐,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继续前进的意思,反而开始修筑胸墙,挖掘壕沟的时候,终于明白,他们自以为秘密的伏击,在对手面前并没有什么可以隐瞒得了。

    强攻,这是他们唯一的途径。

    凄厉的号角之声在山间回荡不休,听到号角之声,杨致站了起来,厉声道:“结阵。”

    一辆辆马车迅速被汇集到了一起,随着卡卡之声连接不断,被解开了马匹的车辆迅速被连接到了一起,在镜湖之侧,形成了一个半月形的却月阵,马车四壁被放下,一台台弩机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与一般的弩机不同,这些弩机的底盘都是由金属铸就,安装在上面的弩机可以三百六十度自由转动。

    一面百比人还要高出一头的大铁盾被从马上之上卸了下来,立在了马车之前,一根根金属桩子一头顶在盾牌之后,一头深深的插进土里,转眼这间,镜湖之侧,便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防御阵形。

    杨致顶盔带甲,站在铁盾之后的一辆马车之上,威风凛凛,拄剑而立。

    镜湖之侧,一帮赴出云郡上任的文官战战兢兢,大部分人面无人色,双股战战,但看一看,仍然盘膝坐在湖边,慢条斯理地的撕着刚刚烤糊的野味的皇后娘娘一眼,所有人又都强撑着站直了身子,拼命让自己露出一副临危不惧的模样,要是让皇后娘娘看到了自己的窘相,只怕这官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闵若兮的身边,除了两个贴身丫头与一个赶马车的老仆之外,只是围着一圈黑衣人,这些人年纪都很小,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出头,但对于外界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反应,他们按着腰间的佩刀,背对着闵若兮站成一个半圆形,冷冷地盯着前方。

    闵若兮扔掉了手里刚刚啃完的一条兔腿,走到了湖边,两手伸出,似乎是要洗干净手上的油腻。

    盯着湖面,闵若兮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伸向湖面的手,骤然之前加速向前,平平的拍在湖面之上。

    刚刚还平静如镜面的湖水,如同一枚巨石突然之间被砸进了湖里,一根根水柱冲天而起,伴随着冲天水珠飞出水面的,还有一个个黑色的人影。

    这些潜水而来的人,似乎没有料想到攻击来得如此突然,人在空中,有的口中狂喷鲜血,有的早已是筋断骨折,落下水中之时,便已是死得透透的了。

    围在闵若兮外围的黑衣人中的十数人,飞身而起,如同飞鸟投林,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在一众文官瞠目结舌之中,一股股的鲜血从湖面之上泛出,闵若兮缓缓的洗干净了手,径直走回到了先前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似乎湖内的搏杀,与她没有丝毫的关系。

    凄凉的号角声终于结束,在镜湖的正同,一批批匪帮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慢慢的汇集在了一起。

    汇集到一起的匪帮阵营分明,明显的分成了两个集团,在沉重的鼓点声中,向前缓缓压进。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走在最前方,走前数步,手中大刀挑在了路边一块重达千余斤的巨石,一声厉喝,巨石腾空飞起,砸向前方霹雳营已经立好的阵势。

    破阵!

    负手而立的杨致冷哼一声,两手前伸,在他的脚下马车之中,装着的数十柄长矛腾空而起,带着啉啉之声飞出,一柄接着一柄的刺在凌空而来的巨石之上,眨眼之间,巨石已经宛如成了一个刺猬,表面露出了丝丝裂痕,随着一柄小剑闪电般的穿过,这枚重达千斤的巨石砰然一声,在空中碎成了无数的小片,漫天飞舞,打在距离已经不远的铁盾之上,发出砰砰的声响,铁盾摇晃,却没有丝毫的错乱。

    “弩!”杨致厉声喝道。

    铁盾之后,弩机齐齐发出厉啸之声,数十枚弩箭凌空而出,直飞向前方蜂涌扑来的匪帮。

    一名匪首厉喝声中,飞身扑出,手中大刀飞舞,将面前的数名弩箭径自斩断,刀光耀眼,劈向了铁盾。

    一柄小剑带着呜呜的啸声,直刺为首而来的匪首。

    叮的一声响,小剑大刀嗑飞,绕了一个圈子,再一次袭来,直扑向前的齐康终于停了下来,打起精神迎接那柄神出鬼没的小剑。

    御剑术,来自大楚万剑宗的宗门最高秘技,数百年来,只有宗主毕万剑与杨致练成,威力自然奇大无比,随着杨致修为日高,这枚小剑的攻击范围也越来越大。

    “超过五千匪帮,看来出云郡的匪帮们是倾巢而出了,倒真如秦风所料,这是一个解决出云郡乱相的最佳机会。”闵若兮淡淡的地道。

    “你不生气么?秦风把你当作了鱼饵来钓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一直躬着身子,满面皱纹,老实巴交的车夫突然抬起头来笑道。

    “有什么可生气的!”闵若兮轻笑道:“贺师,我是大明帝国的皇后,替大明帝国做些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

    车夫嘿嘿一笑,再一次低下头来,让那些最靠近闵若兮的文官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这位车夫是谁,居然用这种语气与皇后娘娘说话,竟敢直接称呼皇帝的名讳。

    此人的身份,已是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