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六百二十二章:江南庭院中
    庞大辉煌的越国皇宫,秦风虽然切了三分之二出去,用来作为朝廷各部衙的办公场所,但剩下的部分,仍然不是一般豪富之家能比的,而其中最核心的区域,便是一个江南风格的庭院。

    一府一疆域,一宅一天地,一处假山,一泓清泉,高低错落、疏密有致,清新淡雅,纯朴自然。巧妙利用原有地形,打造诗意的爬坡廊亭;叠山理水,巧设桥廊;朱门粉墙、古木案几,亭台楼榭、飞檐花窗、碧湖秋月,以自然意境,形成园中有院,院中有园的庭院格局,空间天开地阔,极为妙趣。

    精致雕琢的细节、奢雅的装饰小品,遍布中式庭院空间的每个角落。水面或宽或窄,曲曲折折,跨水或桥或堤,时断时连,弯曲勾连的水景,章法参差,深得礼乐韵致。花树院墙、精美门头与影壁浮雕,步移景异,藏风聚气,妙趣横生;留白空间,亦韵味无穷。

    这个庭院自然便是为昭华公主闵若兮准备的。恐怕连闵若兮自己也没有想到,在越国的皇宫之中,还能看到如此纯粹的江南风格的庭院,与她以前的昭华公主府相比,竟是各有千秋。

    而对于秦风的这一片深意,她自然也是深明其中三昧。这里,便是她的家,连接着她的过往,现在和将来。

    很显然,秦风并没有让她完全忘掉过去的意思,而实际上,即便想忘掉,又怎么真能忘得掉呢!

    秦风肋下夹着一本书,悠哉游哉的从回廊之中一路行来,去看见小文小武两个正趴在廊中的栏杆之上,小脑袋探出去,正兴高采烈的看着荷塘里,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而瑛姑则斜坐在凳子上,脸露微笑。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过去,眼睛也不由得直了。荷塘之上,闵若兮白衣飘飘,长发披肩,竟然站在一株荷叶之上,乍一看去,当真如九天仙子下凡尘,正在荷叶之上起舞一般,晶莹的水流形成一根根水柱,随着闵若兮的动作,随意变幻着形态,时而如利箭直冲上天,时间化作漫天水珠直扑回廊,在堪堪地接近回廊的时候,却又倒卷而回。看着水流在闵若兮身周化作了一条有头有尾,眉目毕露,活灵活现的水龙,绕着她上下飞舞的时候,秦风也忍不住用力鼓起掌来。

    闵若兮的无相神功,竟然又更上一层楼了,现在只怕已经到了九级上段,也真是奇了怪了,自从闵若兮跟着自己到太平城开始,秦风并没有看到她有多么用功的练习,练功纯粹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想起来了便修练一下,更多的时候,倒是与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玩乐,但她的无相神功从太平城开始,便突飞猛进,看现在这功力,秦风自忖一下,如果自己与她真刀实枪的干一场的话,只怕还不见得能打赢了。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完完全全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就她这个模样,武道修为还芝麻开花节节高,这要让那些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人知道了,还不得气死。

    嗯,自己现在就要气死了。因为不管有多忙,秦风每天都会抽出两个时辰来修练混元神功,他可不会忘记,以自己现在的武道修为,要真是对上了李挚卫庄这样的人物,那几乎就是毫无抵抗之力。

    虽然说与他们正面对抗这种事情,几乎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但世上的事情,有谁又能说得准了,秦风可不习惯将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手上。这样的亏,吃过一次,便已经让人刻骨铭心了。只有自己能把握住的,才真正是自己的。

    看到秦风过来,闵若兮双袖一拢,水龙砰然在空中散作漫天水珠,映着夕阳,化为一滴滴金色,纷纷扬扬落入荷塘之中,脚尖轻点荷叶,已是飘然而来,轻若无物的落在了秦风的面前。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还以为又要三更半夜呢!”她轻笑道。

    “兮儿这是在怪罪我了。”秦风微笑道:“今天我在今头掐指一算,算到兮儿功力大进,值得庆贺一番,所以便提前回来了。来得正巧,不然可看不到这九天仙女下凡尘的精采一幕了。”

    他打情骂俏,瑛姑直如没有听到,牵着小文小武的手,便欲离开。

    “大姑,留步。”秦风笑道:“兮儿功力大进,可是一件喜事,今天我要亲自动手,咱们来一个月光晚餐。咱们吃烧烤吧,我管烤,你们只管吃。”

    瑛姑一笑道:“陛下的烤肉可是一绝,我可也是念念不忘,既然如此,我可就不走了。”

    “当然不能走,咱们把贺大师也叫来。”秦风呵呵笑道。“对了,贺大师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吧?”

    “好得差不多了,有舒畅潜心给他医治,好得自然快。”瑛姑道:“那个陶智活,只怕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人屠子回来之后得意洋洋的说,那老小子这一回只怕要跌境。”

    秦风冷笑:“这个陶智活,在高湖时便与傅抱石大战了一场,伤还没有好利索,居然又跑到我们这里来想耀武扬威,这一次他真要是跌下宗师境,可就是活该了。”

    “他小瞧了人屠子。人屠子的武道,本身便以杀伐为主,陶智海本身的武道修为的确要比人屠子高,但两相对决,生死相对的时候,人的性子可就有着莫大的影响力,人屠子愿意以命换命,陶智海可就不行了,这也是陶智海这一次惨败的原因。人屠子现在高兴着呢,与吴鉴一战,又与陶智海一战,他的进步可是有目共睹,现在我可不敢与他动手了,打不过他。”瑛姑道。

    “那咱们更要庆祝一翻,一来是贺兮儿终于踏足九级上境,比我这个丈夫可强多了,二来嘛,也是祝贺大师更上一层楼,我现在就盼望着贺大师能比肩李挚,要真是这样的话,我这心里才算是踏实了。”秦风道。

    “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人屠子进步再快,也很难赶上那四个人的。”瑛姑却并不这么认为。

    “不管怎么说,总是离他们越来越近了。”秦风道:“他们已经到了顶峰,没有地方可以进步了,但我们,进步空间巨大。”

    “你倒是会宽解自己,现在当世四大高手,有三个聚集在长安,你就不怕他们当真研究出了什么,一日千里吗?”瑛姑有些好奇地问秦风。

    “有什么好怕的,真有那么好搞明白的,曹云弄了一辈子也没钻研个所以然出来,我啊,倒当真希望他们研究个什么出来,然后便学着李清大帝,一去无踪的才好,最好来一个白日飞升,啊呀呀,那咱们可就要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了。”

    听秦风说得有趣,闵若兮咭的一声笑了出来,“你可别忘了,在长安的三大高手中,有两个与你交情不错,真要都一去无踪了,吃亏的可是你。”

    秦风嘿嘿一笑:“文老吗,向着我那是肯定的,卫师可就说不定了,毕竟他两个徒弟,一个算是被我搞死的,另一个也是被我逼走的,要说卫师对我心中没有芥蒂我才不信。他不找我麻烦,就谢天谢地了。他这样的人,捉磨不定,今天可以放我一马,明天说不定就会收拾我,倒不如像李挚这样的,明码实价,一切都可以谈,我倒更放心一些。我现在啊,可最怕那种满身正气的大侠。”

    闵若兮扁了扁嘴。“你夹的是一本什么书?可没见你这么认真过,回到后头来还带一本书的?”

    “钱论!”秦风举起手中的书:“苏开荣那个钻到钱眼儿里的儿子苏灿写的,我正在拜读,受益匪浅。”

    “人家钻到钱眼儿里?我看你现在倒真是钻到钱眼儿里去了。”闵若兮哧笑道。“浑身的铜臭气。”

    “唉呀呀,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自从当了这个皇帝,我才知道,什么叫花钱如流水,现在正想法子怎么挣钱,怎么巧取豪夺呢!”扬了扬手中的书,“钱论!对我启发很大。我已经有了赚钱的法子,你要不要听一听?”

    闵若兮挥了挥手,“我才不要听!你啊,还是讲给你的臣子们去听吧。”她拍了拍手,轻声道:“来人!”

    一名年纪不大的侍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回廊一头,这是那五百个少年兵中的一员,其中一部分便被分配进了这个核心小院之中。

    皇宫之中,要说警戒最松散的,就是秦风所居住的这一块地方,但同样的,这个地方却也是整个越京城最恐怖的地方,因为在这片区域里,住着两个宗师,两位九级高手,任何想要在这个地方做点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那可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去后厨,把那套烧烤的家伙什都搬过来,另外告扩后厨的,今天他们可以休息了。”闵若兮吩咐道。

    少年侍卫微微躬身,转身飞一般的离去。

    “这些人还怎么样?分到这个院子里的,可都是挑了又挑的,都是武道修习的好苗子。”秦风笑道。

    “瑛姑已经看中了两个,贺大师也挑走了两个。”闵若兮道,“对了,我也挑了两个,一个跟着我学无相神功,一个在练洛一水留下来的碧海生潮。”

    “十年之后,这个院子里,又要多出好几个高手了,可惜我这混元神功,是注定要找不到传人了。”秦风抓抓脑袋,有些苦恼。

    “就你那邪门儿之极的功夫,还是不练为佳。”闵若兮不揶揄地道:“有时候我就在想,你现在究竟还算不算是一个人呢?”

    秦风顿时苦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