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六十四章:留下来吧
    祝各位书友新春快乐,万事如意,一年更比一年强!!!

    “在楚国的时候,一切规矩都已成形,既有官场的规纪,也有世族之间的规矩,还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就像是一张张的网,将你网在中央,每当你伸胳膊展腿想要扑腾一番的时候,这些网便会收得紧一些,将你勒得喘不过气来,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重新回到你的原点。”马向南的声音有些沉重。

    “在哪里当官,不需要你多做一些什么,每天只不过是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让点卯时点卯,该玩乐时玩乐,官员最大的作用,更多的是在调停,调停各种矛盾。妥协,不断的妥协,在众人之中寻找到一个平衡点,然后皆大欢喜。”

    “对于一个想要做出一番新气象的人来说,这是痛苦的。因为任何的新气象都意味着对往事的否定,对过去的推翻,这个时候,平时看不见的那张网便会从四面八方向你扑来,要么你投降,要么被驱逐出局。”

    “但对于一个循规蹈矩,墨守陈规的官员来说,这是快乐的。因为你不需要去吃苦,不需要动脑筋,任何事情都有那些规矩来帮你解决掉,这样的官员,也是很讨喜的,逢年过节,也许不止逢年过节,总会有大大的礼包送到府上,这些所得,比起官员的俸禄来,要高上许多,高枕而卧,醉酒听歌,人生如梦啊!”

    秦风微微点头:“你,应当是那些少数的想要做出一番新气象来的人,所以与那里格格不入,所以这样当官,虽然于大部分是快乐的,但于你却是痛苦的。”

    “是的,就像一个人呆在一座历经千年的旧房屋之中,你鼻间嗅到的都是陈腐的让人作呕的气息,你却不能动手将他整修一番,而只能继续捏着鼻子,忍着呕吐的感觉,还要强颜欢笑,欢歌盛世天下一般,时间一长,整个人便只剩下麻木与随波逐流了。”马向南道:“许多人以为我自愿来到越国开辟第二战场,是眼红我大哥在楚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想要另辟蹊径,与我大哥较一较劲儿,其实,我只是受不了那股陈腐的气息罢了。我如果不走出来,便会在大楚,一个任上转到另一个任上,慢慢的积攒着资历,然后凭借着我大哥的能力,挤身朝堂,在一个清贵的衙门里终老一生。”

    秦风大笑起来:“好,这个我明白了,那你现在说说在我们这里,是怎么一个痛并快乐着吧?”

    马向南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在秦风面前展示着:“将军,以前这双手,是握笔的,端酒杯的,抱美人的,这双手以前可是白嫩细滑,可现在您看看,像什么?”

    这双手现在青筋毕露,老茧累累。

    “我在上面看到了力量。”秦风开玩笑地道,看着马向南又些恼火的模样,紧接着道:“还有百姓对你的热爱。”

    马向南嘿了一声,放下了双手,“到了长阳郡之后,一穷二白,什么都得自己想办法,没有了那张网,你想怎么扑腾就怎么扑腾,累得慌,但每天晚上,却睡得格外踏实,第二天起来,又接着去扑腾。秦将军,我下地扶过犁,烧过荒,砍过树,割过草,播过种,不仅是我,那一段时间,我们郡守府里每一个官员,吏员,衙役,都在干这些事。虽然觉得这不是我们应该做得事情,但是没人啊,你误地一时,地误你一年啊!”

    “累,不过在楚国是,是心累,到了长阳郡,却是人累!”马向南深深有吐出一口气:“不过正如将军所说,当听到百姓的交口称赞,看着我的那种眼神的时候,我便觉得,唉呀呀,这还是蛮爽的嘛!”

    “所以我说,痛,并快乐着。特别是看到你的辛苦,将会获得巨大的收获的时候,那种内心的满足感,当真是无以伦比的。而这,是我在楚国当亲民官的时候,永远也无法获得的。”

    秦风认真地看着马向南,看得出来,他是真正的动情了。

    “留下来吧!”他突然道。

    “啊?”马向南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秦风。

    “我说,留在这里吧,别想着大楚了,在这里,与我一起,痛并快乐着。让我们一起来为即将建立的新的国家努力奋斗,亲自种下希望的果实,然后期待秋后那硕果累累的收获,如何?”

    秦风认真的向着马向南发起了邀请。

    马向南有些心慌意乱地,手足无措的坐在哪里半响,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马郡守,你不必急着回答我,反正这一次你还要在越京城呆上一段时间嘛,好好的想一想,即便你不愿意,我也不会怪你,而是会非常感谢你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为长阳郡所做的一切。”秦风肯定的道。

    “将军,那我,我先告辞了!”马向南低着头站了起来,向秦风一揖,转身便往外走,不想门过高高的门槛却成了他的绊脚石,要不是站在门外的马猴一把托住他,铁定就要摔一个嘴啃泥了。

    看着那有些喝醉酒一般踉跄的背影,秦风不禁笑了起来。

    “老大,您说他会不会弃暗投明,真正为您来做事啊?”站在门口的马猴自然是将屋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此刻站在秦风跟前,好奇的问道。

    “于他而言,这并不是暗或者明的问题。”秦风微笑道:“不过我想,他肯定会留下来了。他这样的人,更适合在我们这里,才会有他更大的发展空间。”

    “是哦,他做事还是蛮有能力的,而且吃得苦,胆子又大。”马猴深有同感地道。“长阳郡那个摊子,他把其撑起来很不容易呢!”

    “哟嗬,我的小马猴居然也懂得治政不易了,不简单啊!”秦风大笑起来。

    马猴嘿嘿的笑了起来:“天天听着老大与那些官儿们说着这些事儿,我就是再蠢,也能学到一点什么东西嘛,这就叫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了不起了不起,居然会咬文嚼字了,不过这挺好。”秦风笑着道。“多学一点,对你以后有好处。”

    “是,老大。”马猴端起桌上的茶盅,“您跟他说了这么久,茶都冷了,我再去换一杯来。”

    刚刚转身,紧闭的书房门便被推开了一条小缝,一颗小脑袋钻了进来,好奇的往里张望着,紧跟着,这个小脑袋的上方,又多了一个,两条小辫子垂下来,正好挡在下面一个小脑袋的眼前。

    “你挡住我了!”奶声奶气的声音在愤怒的大叫。

    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从门缝里伸进来,撩进两个小辫子高高的举起,同时,两张笑脸一起展现在秦风的面前。

    “小文小武,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秦风惊讶的叫了起来。

    门被大力推开,两个小人儿站在门槛外,脆声地一齐叫道:“爹爹!”

    马猴赶紧放下手里的杯盏,走到门边,将两个小家伙一手一个,抱进了房内,在门外的廊道之上,看见两个小宫女,正站在柱子后边偷笑呢。

    “爹爹,上京城里的外婆给我们带了好多好多的礼物。”小武抢着答道。“好漂亮,好多我们以前都没有见过呢!”

    “还有好多漂亮衣裳。”小文接着道。

    “我们好开心!”

    “不过娘好像很伤心,在哪里掉眼泪呢!”

    “大姑姑让我们来的,说是娘伤心了,要爹爹去才会高兴!”

    兄妹两一人一句,配合得极其默契。

    秦风看着马猴,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他本来是不想见马向东的,至少不想单独见马向东,但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来了这一出,看来不去是不行的了。

    一手抱起一个,秦风笑道:“好,那我们就去安慰你们的娘亲好不好,是那个把你们娘惹哭了,看我不去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是个长胡子的白白胖胖的家伙。”小文道。

    “他掏出一封信给娘亲,娘亲看了就掉眼泪了。”小武道。

    “那我们爷儿仨就去收拾这个白胖子好不好?”秦风鼓起腮帮子,作出一副凶恶相。

    “好!”两个小家伙一起鼓掌欢呼。

    “拔他的胡子!”

    “在他脸上画一只大乌龟!前几天我画了一只大乌龟,娘亲笑得可开心啦!”

    三人一路说笑着走向后面的寝宫,商量着如何整治那个白胖子。从闵若兮他们三个到了越京城之后,秦风可是花了不少的精力,才终于重获两个小家伙的一片芳心,现在三人感情好得不得了,别人家都是父严母爱,到了秦风这儿,却恰好是颠倒过来了,秦风溺爱得不得了,闵若兮却是对兄妹二人极其严格,每天的功课是排得满满的。进越京城不久,就已经张罗着要给两个孩子找启蒙老师了,越京城亦是人文荟萃之地,够资格当他们兄妹二人老师的,可真是不少,但越是这样,便越是难选了。秦风倒是不急,多小的娃娃啊,就得去坐课堂,背课文么?

    马向东现在自然不知道三个恶意满满的人正在盘算着要找他的麻烦,他此时正得意于自己的手段,不怕你秦风不见我,咱这儿不是还有杀手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