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六十二章:痛并快乐着的马向南
    皇宫边上,一扇不起眼的侧门静悄悄地打开了,秦风带着贺人屠与马猴二人闪身而入。门内,一直守候在那里的乐公公躬身迎接三人进来。

    “将军,长阳郡的马向南大人来了,与他一同进宫求见的还有楚国使者,楚国首辅马向东。”乐公公低声道。

    马向东与马向南是亲兄弟俩。听到两人一齐进宫,秦风不由轻笑了一声,“你去安排一下,我先见马向南,至于马向东嘛,你让他去见夫人吧!我就不见了。”

    “是,奴才这就去安排!”转过身,乐公公弯着腰,却是步子飞快的离去。

    偏殿之中,马向东与马向南两人相向而坐,兄弟两人面貌相似,但外形却是相差极大,马向东白白胖胖,皮肤细腻宛如女子,而马向南则是黑瘦黑瘦的,扶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的一双手,更是青筋毕露,马向东是哥哥,但马向南看起来却要老上许多。

    “这几年,你受苦了!”马向东有些心疼的看着弟弟,四年前,马向南自愿申请前往越国开辟第二战场的时候,他是极其反对的,因为这是一个风险极大的事情。而马氏,在他当上楚国左相的时候,便已经走上了事业的顶峰,只要他在,便能确保马家在楚国蒸蒸日上。马向南只需接部就班,就可以一步一步的从一个地方官,进入到京城中枢。就算因为自己的缘故,他不可能到要害部门,但在一个清贵的部门里做上一任主官,逍逍遥遥的过完一生岂不是更好。

    但这个弟弟却是一个拗相公,自尊心极强,不愿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受到照顾,反而一心想着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或者正是因为自己在楚国的成功,在刺激了这个从小就不服气自己的弟弟,下定决心要来越国。

    从这一方面来讲,他还是挺内疚的。

    弟弟抛家舍业,毅然决然孤身一人先到了越国。

    这四年,马向东能猜到弟弟所受的苦,因为从楚国出发的时候,马向南与他的样子可是差不多的,过了四年,弟弟却已经苍老了许多。

    但他取得的成绩却是巨大的。在越国,朝廷对第二战场的开辟的评价是已经初步取得了成功。当秦风收纳楚军组成宝清营,程务本,江涛都进入到了太平军的体系,特别是马向南居然掌控了一郡之地,都让楚国朝堂上下大为振奋。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马向南微微地笑了起来。

    “将来大事得成,回到上京,封公封候,少不了你的。”马向东笑道:“陛下对你是赞不绝口,将来你的成就绝对要超过大哥。”

    听了哥哥这话,马向南却是微微一皱眉,没有搭腔。

    马向东自然认为这是弟弟太过于兴奋的表现,并没有太在意。这一次,楚国与齐国两家使团同住在国宾馆,齐国使者曹辉还在等着召见,但自己却已经坐在了宫中。更为重要的是,自己是拉着刚刚入京的马向南一齐来的。

    这是给齐国人的一个下马威,他就是要向齐国人展示,楚国与太平军之间的渊源,是齐国人根本就不具备的。

    乐公公笑咪咪的出现在偏殿之中,向着两人鞠了一躬。兄弟两人站了起来,都是欠身向乐公公回礼,对于宫中的大太监,不管他们心里看不看得起,但却很清楚,他们是万万得罪不得的。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却是有余的。

    “两位大人,将军大人他实在太忙了,所以只能先接见马向南大人,而马左相,将军大人请您去见夫人就好,他就先不见了。”

    马向东大为失望,秦风当然不是没有时间,他能见马向南,自然就有时间见自己,不见自己,只是一种政治上的表态,表示自己与齐国使者之间,并没有差别。如果硬要说点什么差别的话,那么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亲戚吧。

    可是身为左相的马向东心里却清楚,国与国之间,亲戚这个字眼儿,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马左相,奴才已经安排了人带您去见夫人,夫人那边我也派人禀告过了,您请!”乐公公侧身摆手相让,一个小公公出现在偏殿门口。

    马向东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弟弟,使了一个眼色,那自然是想让马向南在秦风面前再想想办法。

    “马郡守,奴才带您去见将军大人。”乐公公笑着道。

    马向冲冲着哥哥点点头,转身大步随着乐公公而去。

    马猴守在书房门口,看见马向南走过来,侧身为他推开了书房的门:“马郡守,将军正在等您。”

    “辛苦马统领了!”马向南抱拳冲着马猴一揖,跨进了书房,门在他身后轻轻关上。

    秦风站在屋子中央,歪着头打量着马向南,笑道:“比起半年前,可是黑了许多,瘦了许多。辛苦了!”

    马向东也说过辛苦了,此时秦风也说辛苦了,但两人所说的辛苦的含义自是大不相同。不过听在马向南的耳中,秦风这一声辛苦了,却是有着更大的肯定意义。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秦将军,马某幸不辱命,这一次奉召进越京,亦是向将军您述职!”马向南抱拳一揖到地。

    听着马向南的话,秦风笑了起来,到现在为止,马向南还是不肯自认为下属,而是只肯自认为合作伙伴。

    “马郡守,也说说,这大半年你担任长阳郡的感受,一句话,概括一下?”秦风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自己也坐回到了大案之后。

    一句话!这让马向南倒是有些犯难了,在他看来,这半年自己在长阳郡可谓是历尽艰辛,即便是说上三天三夜,也很难说完。

    好半晌,他才吐出一句话,“将军,如果用一句话来说的话,那应当是痛,并快乐着!”

    “好一句痛并快乐着!”秦风击节赞赏,“马郡守果然是胸有锦绣,这样的金句我这样的武夫,那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

    马向南微笑,心道如果你仅仅是一个武夫的话,又岂会有坐在这里的机会。

    “现在长阳郡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秦风轻松地道,马向南既然出现在这里,长阳郡的情况自然是不错的。

    “应当说,初步渡过了难关吧!”马向南道:“在沙阳郡的接济之下,我们度过了最难熬的春荒,春天播下的种子,眼看着就要收获了,老天爷也很给力啊,这大半年,风调雨顺,这个秋天,肯定是一场丰收了。”

    “那就太好了,马郡守,今年以后,长阳郡能否自济自足?”秦风关心地问道,现在的长阳郡对于整个太平军来说,还是一个大大的累赘,大量的金钱与粮食投入进去,对于整个太平军的运转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虽然有些困难,但相差也不是很大了。”马向南肯定的道。“现在长阳郡最缺的就是劳动力。这两年,长阳郡实在是消耗了太多的青壮了。而且现在,还在不断的外流。将军,这一点必须要得到遏制。否则,长阳郡的情况,就不会向好的方向转化,不瞒将军说,我在启程来越京城的时候,已经下令封锁长阳向外的道路,没有郡守府签定的路卡,一律不准出境。”

    “这是为何?”

    “还不是因为太平铁矿。”说到这个,马向南顿时一肚子的气。“太平铁矿建城,您亲自命名为大冶,这个铁矿,本身就是以长阳郡青壮为主构成的。这些青壮的家人离开长阳去大冶与家人团聚,我也认了,总不能让人分隔两地是不是?但金景南也太不是东西了,他派的人回来,一个个穿得跟土豪似的,出手就是大把的银子,到处宣扬大冶的各种好处。勾得我长阳郡的百姓蠢蠢欲动,一个个得想尽法子往外溜。他那里缺人,大可以去别的地方招募,怎么能把主意打到我们长阳郡的头上呢?我们比他们还苦哈哈呢!后来我仔细打听了,那些回来的人用的银子,都是金景南特意派发下来的,目的就是回来勾人。将军您是不知道啊,一村一村的人往外跑啊!您说他缺德不缺德。”

    秦风听得忍俊不禁,“的确缺德。大冶建城,这是我们的总体规划,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稳定的钢铁基地。”

    “可是也不能用这种法子吧。”马向南愤愤不平。

    “马郡守,这彰现了一个现实啊,我们现在缺人啊!越国连年战乱,死得人太多了。你这法子,固然会有效一时,但却不是长远的法子,如果长阳郡一直没有起色,还是在贫困线上挣扎,往外跑的人会越来越多的。毕竟,相对来说,大冶挣钱容易啊!”

    “我也知道,可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长阳郡想要发展起来,就需要大量的人力。”马向南肯定的道。

    “重要的,还是要让长阳郡的经济发展起来,其实大冶钱虽然好挣,但也是风险极大的,每个月都在死人啊!如果长阳郡的收入能够大幅度提高的话,那么我想,自然就能留下人来。马郡守,你想过一些什么方法?光是农耕,恐怕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