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四十四章:首辅人选
    沙阳郡守权云是第一个被召进京的地方大臣。在秦风兵临越京城下之后,便一纸命令发到了沙阳郡,令他即日赴越京城。

    踏进皇宫,权云抑制不住的一阵兴奋涌上心头。虽然一直都是越国的封疆大吏,但他与越国朝廷的关系,一直是若即若离。他登上这个位置,是因为当时的刘老太爷认可了他的才能,花了大价钱将他抬上去的。

    当然,这些年来,他也一直没有辜负刘老太爷的厚望,将沙阳郡经营成了一个富庶仅次于正阳郡和越京城的地方。这也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在刘老太爷与太平军合作时,他也曾经彷徨过,犹豫过,但最终还是决定加入当初那个看起来怎么也不靠谱的利益集团之中。

    他没有想到,在这几年中,自己发生了那么巨大的变化。仅仅在一年之后,他便下定了决心,摒弃曾经的恩人,沙阳郡的五大家集团,而向着秦风靠拢。因为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真正能实现自己一直隐藏在心中的那个天下为公的梦想。

    他是一个极有才能的人,在沙阳郡,巧妙的平衡了五大家利益集团与普通百姓之间的矛盾,使得沙阳郡官与民,富绅与民之间的矛盾冲突被最大限度的压到了最低程度,这也是沙阳郡在莫洛入侵的时候,能上下一心,共赴时难的真正原因。

    因为即便是再普通的老百姓,在沙阳郡也不会有活不下去的这种感觉,他们并不渴望莫洛那种秋风扫落叶式的改变,因为那会破坏他们本来平静的生活。

    而他的这种施政计巧,正是被秦风看重的最大原因。

    “陛下!”跨进秦风的书房,权云立时大礼参拜下去,他对秦风是从心底里真正的感激不尽。虽然他的官位仍然是沙阳郡守,但在秦风当真之后,他摆脱了五大家对他的控制而真正的成为了一郡之守,让他有了真正的权力可以一展胸中所学而不必再顾忌五大家的反应。现在在沙阳郡,五大家的地位,已经远远不如他了。

    “权郡守来了啊,快快起来,请坐,请坐。”秦风笑着走过来扶起了跪倒在地的权云,“不要这么叫我,不太习惯,还是叫我秦将军吧,马猴,还不给权大人上茶?”

    拉着权云坐到自己的对面,秦风笑吟吟地看着他。

    “权郡守,你可知道我为什么第一个找你吗?”

    权云摇头,要说起自己现在在太平军中的地位,也并不如何显赫,像葛庆生,王厚他们,更能说是秦风的心腹,而太平军以武起家,将军们的地位更高。

    “我需要一个首辅。”秦风开门见山的道:“而我,属意于你。”

    权云登时怔住了。

    说句实话,太平军进入越京城,最早一批跟随太平军的人员,青云直上那上肯定的,因为这也是所有人跟随太平军一路奋斗的最终理想,但他真是没有想过,自己能一步登天,成为新的王朝的首辅。

    “我,我……”他满面涨红,一时之间,竟然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他曾经想过,在秦风入主之后,自己或者可以成为某一个部的尚书,便已经是心满意足了,而首辅,却是皇帝之下第一人。不管是齐,还是秦楚,首辅的权力都是极大的,即便是皇子皇孙,见到了首辅也是得行礼的。

    他有些心慌意乱,手忙脚乱之中摸到了马猴刚刚为他端上来的一杯茶便大口地喝了起来,不想这水却是刚刚烧开,刚一入嘴,便烫得他卟的一口全喷了出来,水星子竟然溅到了秦风的脸上。

    他大惊失色,当啷一声,茶杯坠地跌得粉碎,呆呆傻傻地看着秦风,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秦风干咳了一声,没有想到这位的反应竟然这么大,伸手擦去脸上的水珠,挥手示意一边的马猴上来收拾残局,一边笑道:“权郡守,你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陛下!”

    “叫我秦将军吧!”秦风打断了他。

    “是是,秦将军,我……臣……”权云仍然结然巴巴。

    “不要急,先静静神吧!”秦风摇了摇头。

    好半晌,权云终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喘息之声渐平,脸上也渐渐地恢复了平日里该有的气度的时候,秦风才重新开口。

    “担任这个职位,你自己觉得能否胜任?有什么困难?如果担任,你想要怎么做?”秦风一连串地问道。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权云知道,这便算是一次大考了,虽然秦风属意于他,但如果自己回答不好这些问题,换人不过是眼前这位嘴里的一句话而已。

    成为一国之首辅,这当然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更高的舞台,能让他更好地施展胸中所学,青史留名再也不是梦而是真实的摆在他面前的事实。

    “臣刚才实在是太吃惊了,因为臣以前,并没有在中枢任职的经历。”权云道。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以前还只是一个小小校尉呢,现在不照样指挥千军万马!”秦风笑道。

    “那是不一样的,秦将军,您是一仗一仗打出来的,威望在一次次的胜仗之中早已积累起来,而文臣,除了施政的威望之外,还要有资历,人望。而臣,在沙阳郡倒还不差,但放之全国,却又显得微不足道了,臣是担心,如果真到了这个位置之上,只怕左右挚肘,反而坏了大事。”权云认真的道。

    “太平军便是你的后台。太平军令行禁止,这几年你也是知道的。”秦风淡然道。“人望也好,资历也罢,只要你做出几件事来,自然就积累起来了是不是?以前你一道政令,通行沙阳,以后你一道政令,通行全国,用不了几天,全天下便都知道你权云的大名了。你只告诉我,有没有信心担任这个职务?能力,我是不担心的,我只担心你心虚怕事,反而最后缩手缩脚,什么也做不好。”

    “臣,有这个信心。”权云挺了挺胸脯,大声道,机遇摆在自己的面前,困难先且不去说了,当初在沙阳,困难不照样一大推吗。

    “那就好。”秦风点了点头:“那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如此看重你吗?”

    权云想了想,道:“我想,将军看重我,最重要的因为我的平衡之道吧!在沙阳郡,我很好的平衡了五大家与普通百姓之间的利益,保证了沙阳的繁荣发展,而今大越天下,将军平定来得太快,原有的格局并没有被打破,而将军肯定也不想大动干戈,平稳过渡,是将军您目前最想要的,从根子上来说,当今天下,不论齐楚,还是越秦,都是门阀大家与朝廷共治天下,他们的势力都是相当大的。有些地方平衡做得好,矛盾便小,有的地方平衡做得差,便天下大乱,在我们越国,长阳郡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而即便是富庶的正阳郡,贫富差距也是极大,只不过他靠越京城太近才没有爆发而已。”

    秦风笑了起来,微微点头:“你说得不错。论起治理地方的本领,葛庆生也好,还是程维高也好,这方面的才能并不输给你,但在这平衡之道上,他们就差得太远了。葛庆生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而程维高,在正阳郡则是与门阀大家走得太近,甚至已经融入了他们,自己也成了其中的一员,这,我不喜欢。反观你,在沙阳郡执政多年,能够巧妙的平衡这里头的关系,而自己却又能置身事外,没有切身利益牵涉其中,这就难了。这也是沙阳百姓服你的原因。正如你所言,越国大大小小二十个郡,现在真正掌控在我们手中的,不过沙阳,长阳,正阳永平,永平,中平,越京而已,还不到三分之一,其它如开平郡被秦国拿走,齐国人更是拿走了东面四郡的土地,剩下的现在都还在观望当中,至少我进入越京城已经三天了,剩下的那几个郡,并没有派人进京。”

    听到这里,权云也是满脸忧色,观望,就说明他们决心未下,而现在太平军虽然掌控的地方,都是越国最富庶,人丁最多的区域,但剩下的九个郡如果保持现在这种态度,对于新的王朝便是一件极坏的事情,最坏的便是又要燃起战火。

    “所以,在我们控制的区域之内,我们不能乱,而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集结起最强大的力量,给他们以强烈的震慑,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是会老老实实的回到越京城的统治之下。当然,对于冥顽不灵者,太平军自然也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秋风扫落叶。”秦风厉声道:“权云,我需要你展现自己的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整合我们控制区域内,门阀大家与普通百姓之间的力量,既要让普通百姓感受到新王朝将给他们带来的希望,又要让门阀大家知道,新王朝不会抛弃或者剥夺他们既得的利益,我需要一个团结一心的新王朝,就像当初莫洛入侵之时,团结一心的沙阳一样。你,能做到吗?”

    权云站了起来,深深一揖,“即便肝脑涂地,也绝不负将军所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