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二十章:离去
    南屏山下,洛一水大营。

    中军大帐内,秦风与洛一水相对而坐,洛一水的身后,站着陈慈,付铭,黄昊等人,而秦风的左右,侧坐着贺人屠与瑛姑。

    虽然双方现在算是联合了,洛部也将并入到太平军中,但防人之心不可无,秦风入洛部大营,依然带上了两位宗师以防万一,即便是太平军军营之中,此时也是在战备状态之中。

    “真的要走吧?”秦风看着洛一水,问道。

    洛一水笑了笑,看着秦风:“秦将军,我们都不用绕着圈子说话了,我当然要走,我如果不走,对你整编我部,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得凌厉,满满的都是攻击的意思,秦风却有些尴尬了。洛一水说得是实话,如果洛一水不走,就算洛部整体并入太平军,但仍会在太平军中自成一系,只怕秦风的命令便有些不灵,这当然是太平军高层所不能容忍的。

    “准备去哪里?”秦风不再多说,直接切入了正题。

    “师弟曾在海外游历,这一次,我亦想步他后尘,去海外看一看。”洛一水笑着道,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位将领:“他们,也有意跟我一起出去走一走,不知道秦将军意下如何?”

    秦风微微皱了皱眉,陈慈,黄昊,付铭都是洛一水的心腹悍将,他们走有他们走的好处,但留下来,自然也有留来的好处,至少可以让太平军在整编的时候,会少去许多摩擦和阻碍。

    但扫了一眼陈慈等几人的神色,便知这几人已是去意已决,秦风微微点了点头:“去海外啊,当年李清大帝亦曾威震蛮邦,但千时时光,早已今非昔比,出去,只怕困难重重。”

    “我想带走一千人,可否?”洛一水不置可否,径直问道。

    “没有问题,洛将军可自行挑选人手,我方负责给你三艘海船。洛将军挑选完比之后,便可率这一千人直抵宝清港,从那里扬帆出海。”秦风道。

    洛一水双手抱拳为礼:“多谢。”

    秦风摇了摇头:“此去山远路遥,再见不知何期?”

    “不见最好!”洛一水微笑着站了起来。

    陈慈从洛一水身后走了出来,向秦风抱拳道:“秦将军,陈某决意追随洛将军而去,但两个孙儿尚小,却受不得这风浪颠簸,志华,金华两个人,我已决意让他们留下来为秦将军效力,还请秦将军多加照拂,有他二人在,秦将军整合我部,想必也会少去许多麻烦。”

    听了陈慈这话,秦风却是大喜,洛部历经血战,现在所剩下的大部分倒是陈慈旧部,有陈慈的两个儿子在,的确可以在整合之中减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更得要的是,陈志华,陈金华两个人年轻,更容易被自己改变。相信这二人在太平军中时日一久,自然会成为太平军的骨干力量,对于这一点,秦风倒还是极有信心的。

    “陈将军放心,我必不会亏待了二位小陈将军。”秦风真心实意地道。

    “你们都进来吧!”洛一水扬声向外招呼道,帐帘掀开,以陈志华,陈金华为首的洛部中层将领们走进帐内。

    “我已决意离开,此今日起,我部将整体并入太平军,你们,好自为之吧!”洛一水看着这些追随他一路杀到这里的将领们,声音微微有些伤感。

    这些将领们显然早已知道了今日这个结果,听了洛一水的话,一齐单膝跪倒,以额触地,微微的呜咽之声隐隐传来。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跟着我,让你们受累了。”洛一水叹道:“太平军前程广大,只要好好做事,或者将来你们中间,封候拜相者大有人在,都起来吧。志华!”

    陈志华向前一步:“洛将军。”

    洛一水微笑着从身后拿起穿云弓,递给了陈志华:“师弟已去,只余下了这柄穿云弓,你擅长箭法,在箭法一道之上颇有造诣,当年你随我一起前去房山县时,在途中我曾说过让师弟指导你,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长叹一口气,“穿云弓的习练之法,以及穿云箭的铸造之法,都藏在弓柄内里,将来有机会,希望穿云弓,穿云箭能在这片大地之上重现。”

    陈志华两眼泛红,双手接过穿云弓。

    “穿云箭的打造极其繁复,而且所需材料也很珍惜,秦将军,贵军不乏巧匠,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将七色穿云箭再次打造出来。”洛一水看着秦风,道。

    “好,穿云箭之威,我是深有体会,如果能让他重现江湖,亦是一大快事。”秦风点头道,陈志华以后已成了自己的部属,如果他当真能使得开穿云弓,那自己为他重铸七色穿云箭又算得了什么,莫洛一箭之威,到现在秦风仍是思有余悸。

    洛一水想了想,又道:“秦将军,家师被曹冲所协,去了长安,洛某此去,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家师,如果你能见到卫师,请代我拜上一拜,就说徒儿不孝。”

    卫庄是这天下最顶尖的几大高手,当年在落英山脉之中,更是对秦风有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他以碧海生潮的顶尖功法,束缚住了秦风体内失控的内力,早在落英山脉,秦风便已经一命呜呼,当然也等不到后来的转机了,对于卫庄,他是心存感激的。

    “卫师是我尊敬之人,将来见到他,秦风也是要向他叩头致谢的。”秦风道。

    “好,诸事都已交待完毕,就此别过。”洛一水大笑数声,一把抓起大案之上的一个匣子,内里装着的却是越国皇帝吴鉴的人头。洛一水发过誓,要以吴鉴的人头来祭奠洛氏一族的英灵,此去宝清,将要路过洛水,他自然要去将吴鉴的人头投到洛水之中。

    太平军大营。

    矿工营的士兵全副武装,将关押虎贲军战俘的营房牢牢地包围着,杨致,陆丰都是守在外面,虎贲军战斗力惊人,即便是解除了武装,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此刻停在战俘虏营正中的那一具棺椁,更有可能成为引爆所有人内心愤懑的导火索。

    那是虎贲军统领康乔的棺椁。

    在所有剩下的虎贲军解除武装,依次下山向太平军投降之后,他们的统领康乔,却在南屏山上自刎身亡了。

    这让包括秦风在内的所有太平军高级将领们都很是遗憾。

    抛开彼此的立场不谈,康乔是一个真正的将领,一个值得尊敬的军人。

    程务本站在棺椁之前,上了三柱清香,看着棺椁,叹了一口气,作为一名军人,他理解康乔的感受,康乔统领越国虎贲十数年,在越国地位极其重要,与程务本在过去也有交集,不想最后却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程帅,结束了,洛一水率其心腹将领已经离去,洛部总算是安稳下来了。秦将军已经返回大营。”江上燕匆匆地走了过来,对程务本道。

    “好,我们回去!”程务本点了点头,与江上燕一齐离开了战俘营。虎贲军的结局也就这样了,他们必将面临着被遣散的结局,虎贲是大越天子亲军,太平军不可能留下他们。他们与洛部完全不一样,洛部在洛一水的率领之下,与朝廷军马作战多时,归顺太平军并没有心理上的障碍,但虎贲则完全不一样了。

    天下四大强军之一的虎贲,就此终将被历史的尘埃所淹没,也后,也就只能在史书之中去寻找他们的遗迹了。

    “程帅!”秦风坐在大案之后,心情甚好,洛一水离开了,却给秦风留下了一支数万人的大军,他们将成为太平军腾飞的基石。“对于洛部的改编,不知您有什么想法?”

    程务本点了点头,道:“根据洛部所报上来的名册,如今其可战之士尚有三万余人,但我们恐怕要不了这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将会被遣散。”

    秦风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太平军一向走精兵路线,兵马太多,对于我们便是沉重的财政负担。”

    “首先,这一次各部战损还是比较大的,先要将各部损失的补足,洛部士卒都是有经验的战士,补充进各大战营,不会让各战营的战斗力下降,这个估计要五千余人。”

    秦风微微点头。

    “另外,组建二至三个战斗营,每个营五千人,便足以。”程务本道。

    “程帅说得有理,我的意思是,组建两个战营,一个便由陈志华兄弟统带,另一个由和尚去统带,两个战营各五千人,这便是一万人,加上补充到各营去的五千人,便是一万五千人,剩下人的,便要让他们卸甲归田了,不过这个工作,得一步一步的来,分批遣散,而且遣散安置的工作一定要做好,不能让士兵有被抛弃的感觉。”

    “这个工作,便只能有协调各亲民官来完成了,遣散回家的士兵,一要有遣散费,二来归家之后,要有田,有房,能让他们顺利的完成身份的转变。”程务本道。

    “钱不是问题,拿下越京城之后,肯定会有大量的收获的。”秦风笑了起来:“至于地嘛,现在越国大量土地抛荒,我只愁没人种,不愁地不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