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零一章:绝命刺杀
    一众将领怀着凄楚以及对未来的不可知,有些仓惶的回到各自的部队。月光下的通城看着有些清冷,倒是外围,朝廷的平叛军营灯火通明,宛如天上星河,呈一个半圆,包围着通城。

    坐在墙垛之上,莫洛看着身边的洛一水:“师兄,你今天不该说这些,现在,将军们只怕有些手足无措了,无决死之心,这一仗怎么打?”

    洛一水摇摇头:“并不重要了,只要秦风那边一发动,吴鉴就要完蛋了。”

    “师兄,你这么做,不是白白便宜了秦风么?几万人的大军啊,就这样送给他?”莫洛满心的不甘。

    洛一水微笑起来:“师兄,你换个角度想一想,或者便能舒服一些。”

    “换什么角度?”

    “你可以这样想,因为我的这一个决定,这几万人将会活下来,几万人的性命呢!”洛一水道:“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当我振臂一呼的时候,他们义无反顾地便跟着我上路了,现在既然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我岂能不替他们想一想?”

    莫洛沉默下来。半晌才道:“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洛一水突然笑了起来“师兄,天高海阔,那里去不得。对了,这些年你一直在江湖上游历,连海外都去过了,好玩吗?”

    “谈不上什么好玩不好玩。海外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山表河晏,那些地方都乱着呢,我去了哪里,混不开啊!”莫洛苦笑道:“风土人情不懂,语言不通,到了那些地方,我才真知道什么是在家事事好,出门处处难呢,要不然,我怎么回来了呢?”

    洛一水拍拍莫洛的肩膀:“到时候咱们哥儿俩一齐再去闯荡一回,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不懂他们,但我们可以强迫他们懂我们的嘛!咱们去海外,再去炉灶,打一片江山出来可好。师弟,你可不能推托。”

    莫洛看着洛一水,心里却是涌起一阵酸楚,“好,到时候我一定陪着你。”

    洛一水站了起来,“天色不早了,师弟,早些歇着吧,明天又是一场苦战,接下来我去与秦风谈条件,战场上的事,就全靠你们撑着了。”

    “放心吧,吴鉴想要打下通州,不蜕层皮怎么可能?再者你不也说了吗,秦风马上就要发动了。”

    “秦风的发动必然会是在与我谈判之前,在这之前,还需要靠我们自己,指挥作战,你听陈慈的就行,你这把好刀,要用在刀刃上。”洛一水道。

    “我知道。”莫洛点点头,转头看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火光,突然道:“师兄,你说要是吴鉴这个狗杂种突然暴病身亡了,那该有多好啊,那咱们可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也不必受秦风这个小杂种的气了。”

    洛一水大笑起来:“师兄,咱们还是别做这个梦了,不说那个吴鉴本身就是宗师,单说他的年纪,也不过六十刚出头,身体好着呢,离死啊,还远呢,再说,我可也不想他死得这么安稳,等到秦风一发动,我还梦想着亲自结果了他呢!我洛氏数百颗人头,都在滔滔的洛水之中看着呢,我一定要把他的人头也投到洛河里去,让我洛氏一族都能看到他的下场。”

    看着洛一水大笑而去的背影,莫洛却没有笑。

    他重新坐上了墙垛,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灯火。半晌,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容:“他是不会暴病身亡,但说不定他会竟外身亡啊。宗师又如何,我莫洛如今也只差那么一点点了。都说这一线之隔,便是天堑,我莫洛却不信,偏生要去试试,天堑之隔,也不过就是一步之遥而已,通敢地迈出这一步,说不定就过去了。”

    “如果能用我一条命,换吴鉴一条命,那也值得啊!”莫洛从墙垛之上跳了下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吴鉴只要死了,虎贲军必乱,虎贲军一乱,师兄便能逢凶化吉了,到那个时候,国内那些看风色的势力必然会群起响应师兄,秦风那小子的得意算盘可就要破产了。”

    他嘿嘿的笑了起来,走进自己的屋内,片刻之后,他再出来之时,已是一身劲装,穿云弓负于背上,箭壶之中,只有他剩下的四支穿云箭。

    他要去刺杀吴鉴,普通的箭带上再多也没有作用。

    踏上墙垛,他回头再看了一眼洛一水居住的地方,轻轻地道:“师兄,你保重吧!”回过头来,再无一丝眷念,一溜烟地便下了城墙,向着远处的那点点星火之处奔去。

    他要去杀的是一个宗师,而且是在对方的大军腹地,不管能不能成功,他回来的可能性都是零了。不过以自己的命能换来整个战事的胜利,彻底扭转局势,莫洛觉得还是值得的。

    他自幼便没了双亲,年纪轻轻便上了山,当了土匪,后来机缘巧合,拜入卫庄门下,那时的卫庄,正在教导年幼的洛一水,洛一水便随着卫庄一齐住进了洛府。

    一个乡下的下里巴人,一个土匪出身的家伙,纵然是卫师的弟子,在洛府之中,自然也是不受待见的,那些年月,也只有洛一水能让他感受到温暖。

    为了这一些温暖,他也要在今天为了洛一水去搏一搏。

    虎贲军的大营防护极为森严,但在莫洛这个半只脚已经踏入宗师行列的人来说,也不过是形同虚设,行走在虎贲军的大营里,犹如闲庭信步。

    一路之上,形如鬼魅的他,不断避开巡逻的士兵以及设在各处的暗桩,那些人,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一盏盏明亮的灯笼,根本无所循形,武道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哪怕只是有一丝丝的呼吸,也难以避过他们这样的人的耳目。

    取最短的途径,直奔他的目标,大营正中间,那一个比其它帐蓬大了数倍的黄色大帐。

    从踏入最核心的防御圈,莫洛的穿云弓便已经握在了手中,上面搭着他的第四支绿色穿云箭,这个核心防御圈内,必然会有为数众多的高手,想要避开他们的耳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小心翼翼的接近,努力地收敛着自己的气息,他很清楚,自己只要有少许的杀气外泄,必然瞒不过已经是宗师的吴鉴。

    他觉得自己很运气,还差一点点,就接近最后的目标了,虎贲军大营内仍然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点声息,那些想象中的高手,也一个都没有出现。

    他换上了紫色的穿云箭,那是他七只穿云箭的最后一支,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支。

    缓缓地将弓拉开半幅,他踏进了那顶特大号帐蓬的范围,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清瘦的文人模样的人,一手端着一个酒杯,一手轻抚着长须,正含笑看着他。

    “莫洛,我终于等来了你。”那人微微抬起下巴,眼光之中充满了满足的笑容,“我猜,你一定会来的。”

    “吴鉴!”莫洛是见过吴鉴的,那还是多年以前,他随着卫师一齐进皇宫,那时的吴鉴还没有蓄起胡子,也没有现在这样老。

    “卫师一生为了大越而奔波,但却遇人不淑,教出了你们这两个叛逆之徒,他日卫师归来,必然伤心欲绝。”吴鉴轻叹道。

    莫洛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终究还是没有瞒过对方,看着吴鉴,他充满轻蔑地呸了一口:“卫师一生为了大越奔波,可你呢,你把越国糟践成了什么样子,大越有你这样的皇帝,当真是何其不幸也。”

    吴鉴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你们这些野心勃勃之徒,越国如何会如此?不过也不要紧,等我杀尽了你们,自然便能重新收拾旧河山,再整雄风。”

    “收拾旧河山?”莫洛想起洛一水的话,大笑起来:“是吗,那你看看,能不能先接下我这一箭吧?”

    看着莫洛缓缓抬起的穿云弓,吴鉴的眼中尽是不屑,“吴师没有教过你吗?半步宗师与宗师虽然只有半步之差,但却是天壤之别。就凭你,也想杀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吴鉴,你抬头看看,现在可是天连着地,地接着天,所谓天壤之别,也不过是一臂而已。”

    “说得好!”吴鉴大笑起来,“莫洛,你知道为什么你能轻易的走到这里来吗?你知道为什么一路之上,没有碰到一个阻拦你的人吗?”

    莫洛没有理会吴鉴,手中的穿云弓慢慢的越拉越开。

    “因为此刻的虎贲军的大营里根本就没有人了,只余下了我,在这里等着你。”吴鉴喝尽了杯中酒,端着空杯子,看着莫洛:“因为虎贲军此刻正设下了埋伏,等着洛一水来救你呢!我猜洛一水肯定会来救你的,你们兄弟情深不是吗?所以,我会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亲眼看到你的兄弟来救你再杀死你,好不好?”

    “只要能杀了你,所有的埋伏,都没有任何用。”莫洛冷冷地道,随着这句话说完,他的身体,也随着穿云弓的缓缓拉开,而慢慢的澎胀起来。

    一股股强劲的气息向外散发开来,靠近莫洛的帐篷,在声声轻响之中,被这些外溢的劲气撕成了一根根布条向外飞去。

    穿云弓亮了起来,紫色的穿云箭也亮了起来。(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