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章:就算都死,也得比比谁先死
    又是一天新的开始。

    又是重复着昨日的激战,更多的鲜血在流淌,更多的生命在消逝,吴鉴以郡兵为先锋,以虎贲为支援,虽然缓慢,但却坚定的一步一步地向通城推进,最前哨的阵地,已经能清晰的看到护城河那荡漾着的碧绿的清波。

    前方在混战,陈慈父子,付铭,甚至重伤还没有荃愈的黄昊,还有莫洛,都在最前线拼杀,洛一水却坐在通城的城垛之上,呆呆地看着远处那一把黄伞盖。

    那下面坐着的便是越国的皇帝吴鉴了。相信这个时候,吴鉴也正在看着他。

    局势对于朝廷军队显然更有利,自己因守孤城,外无援军,内无粮草,正在作困兽之斗,想必此时吴鉴一定要笑,那种浅浅的,看起来若有若无的微笑,这种笑容,洛一水见过很多次,那是一种胸有成竹,大事一手在握的满足的笑。

    洛一水也突然笑了起来,他仰天长笑,笑得极是畅快,笑得极是得意。笑得他周围那些紧张的观看着前方战局的将士们都转过头来,骇然地看着他们的主帅。

    洛一水笑得弯下了腰,他是一个可怜虫,可对面的吴鉴,何尝又不是另一个?或者,他会比自己更惨。自己早已失去过,尝过了那种一无所有的滋味,可吴鉴,会是下一个坠入深渊的人,他会比自己更惨。

    吴氏越国,就此终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一个穷尽心机的人,到得最后,终于机关算尽,反算了唧唧性命。

    桌子的正中间,明灭不定的一盏油灯散发着幽暗的光芒,映在一张张血迹斑斑的脸庞之上,更加显得狰狞可怖,洛一水的眼光一一扫过这些坚定的跟着自己的追随者,心里却是一阵阵绞痛。

    毫无疑问,自己已经失败了。这些追随自己的人,从他们跟着自己的那一刻起,便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吴鉴获得最后的胜利,他们失去的,将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生命和财产,还会殃及九族。不像自己,早已经是一无所有,无所畏惧了。

    自己是该为他们打算打算的时候了。

    “其实,在我们没有打下龙游,而失去夺得中平郡的时候,我们便已经失败了。”幽暗的灯光之下,洛一水的声音也犹如从九幽地狱之下传来,但他的开场白,仍然让在场的大将们黯然失色。

    主将已经没有了争胜之心。

    “师兄,我们还有数万将士,还有一拼之力,不到最后关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在场诸人,也只有莫洛还激情高涨。“这两日战况虽然不利,但虎贲军的伤亡也不在少数,守城之战,我们还是大有优势的。”

    洛一水缓缓摇摇头:“师弟,单说我们面对的这单一战场,的确还有一搏之力,可放眼整个大局,我们已经输定了,就算我们打赢了吴鉴,可最后的结局,仍然是一个输字。”

    众人有些莫名地看着洛一水,关于太平军的事情,到现在洛一水也还没有向他们公布。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我与吴鉴的恩怨了,秦国,楚国,还有太平军,他们都掺杂了进来,我太天真,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才导致了今日之局面,在这里,我要向兄弟们致歉。”洛一水站起身来,向着麾下的大将们深深一揖,“是我,将你们拖入到了这一场浑水之中。”

    “大将军!”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有些张皇失措。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莫洛有些不满地看着洛一水,此举,无异于向众将宣告,他已经认输了,可这不是街头斗殴,一方认输,便就此作罢吗?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事情。

    洛一水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做下。“前两天,在永平郡被俘的金华也被秦风放回来了。他带回来的消息,让我彻底灭了再与吴鉴争胜的心思。”

    所有人的目光一齐转向陈慈。陈慈有些羞愧的低下头。永平郡之战,是他亲自指挥的,但在与太平军的正面作战之中,他却败下阵来,退守樊城,本以为据城之利,还可以一战,岂料在太平军的迅猛攻势之下,土崩瓦解,连两个儿子都作了俘虏。

    “先前我们以为吴鉴与秦人联盟,吴鉴攻击我们,而秦人则攻击永平郡的太平军,两国联手,将我们与太平军一齐消灭,这本身也是合情合理的。岂料金华带回来的消息,却是秦军攻击太平军,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一切,全都是秦风一手策划罢了。真正与秦人联合在一起的,并不是吴鉴,而是太平军的秦风。”

    “我不知道秦风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总之秦人配合他演出了一场大戏,这场大戏,不仅骗了我们,也将我们对面的吴鉴骗得死死的。”

    付铭瞪大了眼睛看着洛一水,颤声道:“洛将军,依您这么说,秦风从一开始的目标,就并不是我们,而是吴鉴了?”

    “这话说对了一半,秦风从一开始的目标,的确便是瞄准了吴鉴,但我们,却也是他的目标之一,搂草打兔子,拿着打我们当障眼法,迷惑吴鉴罢了。”陈慈在一边幽幽地道:“当吴鉴看到太平军与我们大打出手,并将我们逐出永平郡的时候,便放心大胆的向着我们发起了进攻,殊不料此时,秦风已经盯上了他。”

    “根据金华带回来的情报,此刻,秦风至少有两个战营已经切入到了吴鉴的身后,目标,无疑便是中平郡城,一旦他占领了中平郡城,则吴鉴与越京城的联系便会被隔断,他也与我们一样,也将成为一支孤军。”洛一水道。

    “秦风好大的胃口,竟然想我们两支军队一起包圆了吃下去!”黄昊的脸色有些苍白,重伤还没有好利索的他,说话也有些中气不足。

    “不是他胃口好,而是因为我们与吴鉴根本就没有转擐的余地。”洛一水苦笑:“就像我们现在知道了这个情况,但还是要与吴鉴拼个你死我活一样,同理,就算吴鉴现在知道情况不妙,他要做的事情,还是先倾尽全力扑灭了我们,再回头去对付太平军。”

    众人尽皆默然,洛一水说得不错,秦风的兵力并不多,但却巧妙的利用了洛一水与吴鉴之间的矛看,现在双方大军集中在通城这小小的范围之内,只要他拿下中平郡,便可以算作是两支军队全都包围了,因为在另一面,是秦国的军队。

    偏生被他包围的这两支军队还是不共戴天的两个仇敌,就算是都要死,也还要比一比谁先死的那种无可化解的怨恨。

    “所以,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替兄弟们考虑一番了。”洛一水缓缓地道。

    “我们愿意跟随大将军死战到底。”付铭高声叫了起来。

    洛一水笑了笑,“付兄弟,我知道你对我一向是忠义无双,但凡事情还有一丝可能,我也不会作出如此想法,但现在,已经是无法挽回了。”

    “师兄,秦风此举,不就是想捡便宜吗,如果我们能死死的撑住,并将他的做法透给吴鉴知道,那我们之围岂不是便可以缓解,我就不相信吴鉴的后路都要被断了,他还要和我们死拼!”莫洛高声叫了起来。

    洛一水缓缓摇了摇头,“先不说我们透露过去的情报吴鉴信不信,就算信了,又能怎么样?你以为秦人先在推进到开平与中平边境的那两万铁骑,数万步卒是干什么的?如果真这样做了,吴鉴回师与太平军混乱,我们能幸存么?不,秦人会大笑着看我们三方混乱,然后等到我们精疲力竭之后,大军推进,将我们一锅煮了。我们这里的数万兄弟,仍然毫无生机。其二,我与吴鉴之仇不共戴天,就算我活不了,我也不会让他好过,既然我不能亲手杀了他,但是让太平军灭了他,我也算大仇得报,因为这把火,终究是我点起来的。更何况,秦风放金华回来,透露这个消息给我,也是给了我另一个信息,现在,他愿意与我们合作了,说不定,我还能亲手杀了吴鉴。”

    “合作?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能相信他么?”莫洛愤愤地道。

    “不信也得信,再者依当下的形式,秦风接下来的动作,也是可以揣泽的了。”莫洛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要的不仅仅主灭掉吴鉴,他还在打我们这支大军的主意。”

    “什么?”所有人都看着洛一水,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秦风兵力不足,就算一切如他所愿,灭掉了吴鉴,也灭掉了我们,但秦国人还在一边虎视眈眈呢?到时候,他就算他赢了这一仗,又拿什么抵挡秦人,所以,他心中所想,一定是既要灭掉吴鉴,又要竭力收服我们这支军队,以此来抵消秦人有可能到来的进攻。”洛一水道:“这才是他真正的本意。”

    “他想得美,就算灭掉了吴鉴,接下来我们也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莫洛气愤地道。

    “如果那样的话,就不是你死我活了,而是我们死,他活。”洛一水淡淡地道:“如果我们那样做,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联合秦人,将我们彻底干掉,哪怕因此他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众人听洛一水说到这里,人人身上都是冒出股股寒气,他们都是传统的军人,对于这些又哪里能想到?

    “所以,为了我们剩下这几万兄弟的性命,也为了秦人不从大越占得太多的便宜,我决定去见秦风!”洛一水缓缓地道。“我在太平城呆过两年,秦风对属下还是很不错的,他的领地,百姓生活也很富足,这一点,他的确要比我强上太多。”)

    :/34/34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