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四百七十八章:交易的实质
    “政治就是一场交易,在这里,没有温情,没有私谊,有的只是裸的利益。当然,这也无关乎个人的品德,站在各自的立场之上,谁都是对的。”程务本微笑着对秦风道。

    在这场关乎着太平军未来的战争马上就要爆发前,秦风对于秦国的态势一直不怎么放心,那是一个巨大的隐患,不摸清他们的态度,秦风着实有些不敢轻举妄动。要知道,现在在登县,齐军也在默默地等待着,只要自己失败,齐军便会大军入侵。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便会变得一无所有。所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情愿就这样放弃。现在程务本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让他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多谢您,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秦风诚心真意的对程务本道。

    “不必,你终究会慢慢地成熟起来。”程务本笑道。“其实相比于洛一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洛一水才是真正天真的那一个。所以,他的失败,便不可避免。”

    “我们付出了什么代价?”秦风问道。

    “太平军不必付出什么!”程务本笑道:“因为开平郡本来就掌握在秦军手中,以我们现在的力量,也是夺不回来的。”

    “刚刚您还说过,政治交易中不关乎私谊,更谈不上温情,您不会告诉我说,你是凭着与他们的交情打动了他们吧?不是太平军付出,那么,是有另外的人付出罗?”秦风淡淡地道。

    “秦将军很聪明,代价是大楚付出,当然,李挚也不得不考虑,如果他真动兵来打太平军的话,他将要付出的代价,与他的收获能不能对等?如果损失惨重的话,对他有什么益处呢?难道让吴鉴来捡便宜吗?”程务本哈哈一笑。

    “楚国付出了什么?”秦风问道。

    程务本微笑地看着秦风:“秦将军,你是准备还这笔帐么?”

    秦风却是断然摇头。

    “这就是了,既然没有准备还,也不准备承情,那么又有什么必要知道呢?”程务本云淡风清地道。

    “我虽然不想知道,但也知道,能让李挚答应放弃永平郡而袖手旁观,楚国付出的代价绝对小不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帮我?”秦风盯着程务本。

    “因为你是我们大楚的驸马爷啊,哈哈哈!”程务本大笑起来,连一边的和尚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风虎起了脸,瞪着程务本,“程帅,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好吧,是不好笑!”程务本摸了一把自己浓密的胡子,道:“干掉吴鉴,洛一水,让你能够拿下越国,对于我们大楚是有帮助的。”

    “你就不怕到时候我反咬一口吗?你知道,我对闵若英可是恨意满满。”秦风冷冷地道。

    程务本摊了摊手,问道:“秦将军,我问你一句,你若掌控了越国,会成为齐国的马前卒吗?”

    “当然不!”秦风道:“我命由我,岂能让别人左右我。”

    “这就对了,可是现在的越国,就是齐人的马前卒,你掌控了越国,不会成为他们的马前卒,以你的性子,甚至会要从齐国那里拿回越国曾经拥有的领地,也就是说,你若得势,终究要与齐人反目。而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程务本显得很坦承,“可是你即便掌控了越国,要与齐人对抗,显然也是鸡蛋拿石头碰,现在齐人不动你,是因为在高湖,他们与我们大楚形式还是胶着的,他们不想另开战场,因为一旦与你作战不能迅速拿下的话,楚国便会大举反攻,而秦人也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当然也会动手。而以你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迅速击败你,显然是不可能的。”

    秦风微微点了点头。

    “我想现在齐国人一定在盼着你失败,这样,他们便会大举进兵,将你彻底灭了。”程务本笑道。“既然到时候你不能独抗齐人,那除了与我们结盟,还能怎么做呢?到时候,秦,越,楚,三国联盟之势再成,这对于我们大楚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听起来,你对罗良获得胜利,根本没有抱什么希望!”秦风道。

    程务本苦笑,“我在东部边境二十年,深悉齐人力量的深厚,罗良没有第一时间拿下高湖,这场战事,我们就已经输了一大半了,现在,我只盼望着我们能少输一些,这也是我们大楚为什么愿意付出代价让秦国在这次争夺之中作壁上观的理由所在。”

    “很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但是程帅,你要明白一点,总有一天,我会和闵若英对垒沙场的。”秦风道。

    “我懂。”程务本笑道:“这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等你真当上了越国之主,你就会发现,个人的感情在国家事务面前,有时候显得多么微不足道,你身上背负的东西,将远远超过你心中所怀的仇恨,所以对于这一点,我并不担心。真到了你与皇帝陛下对垒的时候,我估计只有一种可能,要么是齐国被楚国灭了,要么是齐国被你灭了,可在我看来,这在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秦风站了起来,道。“先放下这些事情吧,让我们打好眼前这一仗。”

    程维高站在红色的城墙之上,看着逐渐远去的那面烈火战刀旗,心中五味杂阵,不知是什么滋味。在秦风与他长谈之后,他思虑再三,终于还是决定加入进来,换句话说,他也就背叛了越国了。

    因为秦风很坦然地告诉他,他的目的就是要取越国而代之。

    越国现在已是千疮百孔,病入膏肓,在程维高看来,的确是没有什么前途了,或者换一个主子,能让越国更好一点。

    新人新气象,换一个人,也许便能旧貌换新颜了呢?他在永平多年,实在不希望永平陷入战火之间,战争一起,受难的永远都会是百姓。

    洛一水派兵进攻永平郡,已经是好几天前的情报了。这让程维高很紧张,不仅仅是因为洛一水的威名,更重要的是,他了解现在洛一水的境况,洛一水没有拿下更富饶的中平,只能把目光瞄向永平郡,一旦永平郡落在他的手中,紧跟着而来的,必然是沉重的赋税和粮课,区区一个永平郡,岂能养得活洛一水那数万大军,更何况,洛一水还要与皇帝争斗,那银钱必然更是花得跟流水一般,这些钱从哪里来,当然是要盘剥永平郡人。

    可是太平军就不一样了,他们有着完善的后勤,有着富饶的沙阳郡和太平城作为后盾,更还有一个大金主楚国人在后头跟着撒钱,由他们控制永平郡,则百姓仍能过上安生的好日子。

    昨天,他向秦风表达了自己愿意加入太平军,仍然作为永平郡的郡守留任的时候,秦风非常高兴,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这让程维高也很欣慰,因为这证明了,自己不是可有可无的。

    接下来,秦风与他聊到了在沙阳郡的改革,重新丈量土地,厘清税收,改革商税,取消关卡税收,打通商路等一第列政策,更是让程维高惊喜连连。有些东西是他想做而不能做的,比如说丈量土时,摊丁入亩,但现在就不同了,在太平军的军威面前,不会有人敢于跳出来反对,更重要的是,秦风这一系列政策的背后,并不是要将原来的富绅一棍子打死,而是重新给他们打开了一条新的财富路子,这是一种温和的变革而不是一种剧烈的革命。

    这一点,也比较符合程维高的性子,剧烈的革命,不但伤人,也会伤己。

    当军队出征的时候,自己也该动起来,做一些事情了。他丝毫不担心太平军的胜利,因为一支军纪严明的军队,肯定是会战无不胜的,更何况,这些天,除开这些威武的军队,他还看到了这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几个的大高手,秦风就不必说了,还有那个一直跟在秦风身边默不作声的黑衣女人,有程务本,那个脸上有一条长疤的公子哥。

    看着最后一面军旗消失在眼眸之中,程维高转身,大步向着郡府衙门走去,他要让秦风大军胜利回转的时候,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永平郡。

    江上燕的宝清营,陆丰的矿工营已经出发好几天了,现在随着秦风的亲兵营一起离开永平郡城的是小猫的磐石营,而陈家洛的猛虎营则向着另一个方向前进,方向虽然一致,但却更靠近开平郡,虽然李挚答应不会再插手这一场战事,但凡事总得小心三分,陈家洛的任务是一边向中平郡开进,一边还得留意秦军,一旦秦军有异动,陈家洛便要就地展开防守,而秦风,也将放弃这场战争,退守永平郡。

    当然,到时候,他摆在正阳郡的野狗的苍狼营,大柱的撼山营,也就会向正阳郡发起猛烈的进攻,迫使吴鉴回兵相救,不过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变相帮了洛一水的忙,而这场仗,便极有可能有打成一锅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