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四百七十一章:干脆还大方一点
    看到秦风进来,郭九龄站了起来,“秦将军。”

    “坐!”秦风摆了摆手,坐到郭九龄的对面,“出了什么事啦?”

    郭九龄是鹰巢的最高负责人,坐镇在太平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是不会亲自赶到永平郡来的。

    “我们收到一份情报,显示齐国很可能在这一段时间对我们有所动作。”郭九龄道。

    秦风脸色微变,现在的太平军可谓是倾巢而出,在家里就只留下了邹明的霹雳营,三千士卒而已,如果这个时候齐人突然翻脸,进攻沙阳郡的话,对于太平军来说,可真是后院起火了。

    “消息从哪里来的,可靠么?”秦风问道。

    郭九龄看了和尚一眼。

    “不用避着和尚,他是我过命的兄弟。”秦风不悦地道,和尚与他的关系,郭九龄应该是清楚的。

    “不是,将军您误会了,我是说,这条情报跟和尚有些关系。”郭九龄摇摇头。

    和尚诧异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懵懂,“跟我有关系?跟我有啥关系?”

    “这条消息来自来自你的老丈人,余长远。”郭九龄一字一顿地道。

    “啊!”这一下,不仅和尚,连秦风也有些惊讶了。

    “我老丈人他怎么可能知道这样的军机大事?他虽然有些能量,有点钱,但那也只不过局限于洛城而已。”和尚讶然问道。

    “你老丈人是不是最近接了一单往高湖前线调粮的任务?”郭九龄问道。

    “是,这事儿我知道。”和尚点头。

    “这就对了!”郭九龄笑道:“这批粮食中的一部分,在运送途中,被秘密调到了登县,要知道,此前,齐国从来没有往这里调过粮食,只有从这里盘剥的份。你老丈人也很机警,看到这些,便晓得齐人有意要对我们动手了,大概他不知道你和你媳妇两个人都已经跟随将军到了前线,还以为你们在太平城呢?他也是担心你们,偷偷地派一个家人到了太平城,将这个消息传了过来,现在这个人就在太平城。他不可能回去了,因为你老丈人对外宣称他已经死了。”

    秦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踱了几个圈子,眉头紧锁,他大军尽出,所倚仗的就是齐人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他动手,但如果齐人动手的话,老巢真是要不保了。转了几个圈子,他抬起头来:“马猴!”

    门被推开,马猴噌地从外面跳了进来。

    “去请程帅过来。”秦风吩咐道。

    程务本跟着秦风一起住在程维高的郡守府内,同在一个院子,过来得很快,听了郭九龄所言,他也是皱眉半晌,显然这一情况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程帅,齐国如果真动手,我们在本土能调动的兵力,就只剩下刘兴文的城门军了,可那也只有五千人。”秦风道。

    程务本摇头道:“那也不顶事。齐军如动,就算加上刘兴文的军队,也顶不住,那支部队可不是野战军,军械配备,战斗人员素质,都不高。”

    “难不成他们这是要逼我退回去吗?他们不想越国崩溃,还想维持吴氏王朝?”秦风冷哼道:“难道他们就不考虑后果的吗?”

    秦风所说的后果,就是秦风彻底倒向楚国,让太平军的领地,成为楚国的第二战场,而一直以来,齐人一直想要避免的就是这样一个局面。难不成现在为了保住吴氏王朝,齐人竟然放弃了他们一直坚持的政策?

    听到秦风的话,程务本的眼睛一亮,说心里话,他倒是真希望齐人来这一招,但很明显,齐人不会这样蠢。秦风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秦将军,我觉得,这只不过是齐人在做一种准备。”他看着秦风,道。

    “什么准备?”

    “我们战败的准备。”程务本吸了一口气:“如果我们这一次出击失败的话,齐人便再无所顾忌了,他们当然可以大规模出兵彻底拔除太平军。换而言之,这只是他们的一个方案而已,并不见得会付诸实施。”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在战场之上获得胜利,他们便不会动。”被程务本这么一说,秦风心里顿然豁然开朗。

    “不错,这一次我们面临的局太大,洛一水,越皇吴鉴,秦人李挚,怎么看起来,也是我们太平军最弱,在这一次的四方博奕之中,我们的确不无失败的可能。”程务本笑道:“他们秘密储集粮草,但到现在为止,他们应当还没有调兵的迹象,对吧九龄?”

    郭九龄点头道:“不错,在得到这份情报之后,我们立即动员了所有的力量,侦察齐军的动向,但到现在为止,仍然是一无所获。”

    “这就对了!”程务本双掌一合,“他们不先调兵,便是要先看看状况,如果我们败了,他们便会出兵,因为粮草事先已经准备妥当,出兵的速度便必然很快,不过恐怕他们想不到的是,我们居然会因为一个意外的情况获得这份情报,这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听到程务本这么一说,和尚的脸色微变:“程大帅,我老丈人只是一个本分的商人,他……”

    程务本哈哈一笑,“你放心,不会把你的老丈人牵连进来的。”

    和尚有些惭愧地看着秦风,“秦老大,这几年我老丈人对我不错,我媳妇对我凶得很,老丈人基本上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给我撑腰的,他是真把我当儿子看的。我愿意为秦老大冲锋陷阵,死都可以,但,我不想把他牵连进来。老大,对不起了。”

    秦风拍拍和尚的肩,笑道:“你有情有义,我只会更高兴了,看起来这几年你变化不小,不再是以前那个没底线的采花贼了。”

    听到秦风这么说,和尚也是嘿嘿一笑:“我还没坏透呢,我这块顽石,在余家被捂了几年,怎么的也算捂热了,我得知恩图报,就像我对您秦老大一样,要是忘恩负义,岂不是禽兽不如了。”

    说着话,和尚的眼光瞄向郭九龄:“老郭,秦老大可发话了,你不能打我老丈人的主意,不然我跟你没完。”

    郭九龄干笑几声,“当然,当然!”心里却是不以为然,余长远是南天门弟子,虽然不是顶尖的那一批,但仗着财力,却在南天门中颇有影响力,女儿余秀娥亦是南天门弟子,在武道之上的修为比她老爹强了不少,是南天门这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从她能将和尚打得服服帖帖如此怕她便可见一斑,更重要的是,余长远长袖善舞,在齐人官场也混得很开,这样一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简直就是绝佳的策反对象。如果是没处下嘴那也罢了,但现在他女儿女婿都成了太平军的人,他还撇得开关系?而且这一次他已经泄露了齐人的绝密军情,这样大的把柄拿在手里不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秦风的最终目标是一统天下,与齐人对上,在将来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有这样一个绝佳的人员不去策反,那自己还配干情报这一行吗?

    虽然和尚与秦风关系非同一般,但这种情谊在一统天下的大业面前又算得了什么?秦风自然会同意和尚的要求,但只要秦风不特意跟自己说这件事情,那自己就可以做起来,先把这颗钉子埋好,暂时不用也就罢了。

    等到那一天,太平军与齐人正面对垒的时候,这枚棋子便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功能,嗯,接下来倒是要竭力避免让人知晓和尚与余秀娥的真实身份才好。

    心里想着这件事,一时之间便没有注意程务本在说些什么了,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是如何策反余长远这件事。

    “这么说来,我们最要紧的仍然是打好眼前这一仗。”秦风此时已经轻松下来,“我们这里打赢了,便一切如旧。嗯,程帅,我觉得我们还可以表现得大度一点,干脆我把邹明的霹雳营也撤回太平城去,在丰县,我一兵一卒都不留。”

    “此策不错!”程务本点头,“也算是另一种准备,如果我们当真作战不顺,齐人大规模入侵的话,太平城是必须要保住的。太平城易守难攻,齐人如果要硬攻的话,只怕不太可能,只要保住太平城这个拥有十余万子民的老巢,还有太平铁矿,我们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沙阳郡太大,以现在本土的那点兵力,根本就没法子应会齐人的进攻,与其守在丰县也无用,倒不如干净利落的撤回去,反而会让齐人多些猜疑。”

    “那就这样了。”秦风哈哈一笑,“眼下我们这一仗,我们是势在必得,说实话,我不担心洛一水,也不担心越皇吴鉴,我最担心的就是李挚,这个人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胆寒。”

    “秦人肯定是要动的,就看他们到时候怎么动了!李挚的心思,我也猜不透。”程务本摇头道。“现在,洛一水应当已经拿下龙游了吧,如果虎贲军的速度不够快的话,吴鉴的这一场仗就难打了,没有了中平郡为他提供后勤支援,那对于虎贲军这样一支对后勤依赖很大的部队来说,可就危险了。”

    “应当拿下龙游了,于超也该回来了,我们也是时候要动一动了。”秦风点点头,转过身来看着郭九龄,“老郭,你马上赶回太平城去,按照我们刚刚所商议的去做,另外,不妨联系一下束辉,暗自提醒一下他,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某些动作。”

    “啊?好好好!”郭九龄抬起头来,连声道,接下来却道:“秦将军,我觉得我们应当想法子隐瞒住和尚与余秀娥的身份,不能让他们的身份暴光,不然对余长远老先生可就不利了,和尚,你说是不是?要是让齐人知道你就是黄豪的话,只怕齐人会对余长远不利的。”

    “对对对,回头我就跟媳妇说说,她得改个名子才行!老郭,谢谢你提醒我啊。”

    “不用谢,自家兄弟,客气什么!”郭九龄笑嘻嘻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