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四百六十六章:大唐的最高机密
    云中郡,是大齐最为偏远的一个郡治,地理位置狭长,被齐国其它领地呈一个弧形半包围着,其它部分,则与秦国,楚国相连,是落英山脉的初发地,人口稀少,境内多为山地,因为处在三国交界地区,所以也是土匪横行,盗贼如麻的地方,在其它国家内犯了事儿,往这里一逃,多半便能避过各国的打击,因为追击者一不小心就会误入他国领地,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纠纷,那里,简直就是犯罪者的天堂。

    如果秦风当真获胜的话,将这块地送给秦风作为贺礼,不谛是将一个烫手山芋塞到了秦风的手里,一来,秦风控制下的越国便终于有了一个与楚国接壤的口子,那么,作为对楚国极其仇恨的秦风,对楚国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便很值得一看了。就算秦风到时候不想与楚国发生摩擦,甚至与楚国勾结起来,他麾下的大将,例如章孝正那样的将领,必然会心生不满,章孝正一家的惨剧,束辉可清楚得很。

    而且,一旦秦风真得与楚国勾连起来,最紧张的反而是秦国。因为到了那时,秦国就处在楚越的包围之中,本来国力在四国之中就最差的秦国,难道就不担心楚国和秦风控制下的越国对他们不利么?

    这对于破坏有可能未来的三国联盟抗齐的形式来说,就是塞进了一个楔子,让大家都不得安生,反倒是齐并不在乎,最坏的结果就是三国再一次联成一气,但那又有什么呢,这么多年,在三国联合的局面之下,齐国还不是照样一天比一天强大。

    在高湖,曹云已经稳住局面,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战场向着楚国方向推进,看起来到春夏之交的时候,将战线重线推回到昆凌关附近是毫无问题的。当战争打成了僵持之状的时候,对于齐国自然就是最有利的了。

    在脑子里将未来可能出现的这种局面细细地推敲了一遍,束辉忽然发现,到时候整个天下当真是乱成了一锅粥,里中有我,我中有你,犬牙交错,互相纠缠,这种态势,对于实力最为强大的齐国,当然是最好的。

    因为最强大,所以不惮于四面出击,但对于其它国家而言,可就没有那么舒坦了,就像秦国,打一个开平郡,还得想三想四,瞅了好几年,才找到机会。因为人穷气短,当真打起大仗来,他们的国家财政便先破产了。

    看到束辉脸上现了了然的样子,曹天成呵呵一笑,走到思乡台的最中间,那里有一块明显的高出其它的方块,招了招手,示意束辉过来。

    束辉刚刚踏上这个方块,脚下微微一动,整个方块突然向下沉降下去,心中一惊,却见对面的皇帝陛下脸色自若,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不由脸色微微一红,与陛下在一起,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说别的,皇帝陛下可是宗师级别的高手,而这里,又是长安戒备森严不输给皇宫的地方。

    耳边没有传来任何机括响动的声音,这让束辉异常惊讶,这种用机括控制的升降台,他在别处也见过,但那种吱吱呀呀的声音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的,可现在人在下降,耳中却没有丝毫的异声传来。

    眼前经过一阵短暂的黑暗之后便突然大放光明,眼前的景象,让束辉极度震惊,因为他发现,自己与皇帝正处在一个透明的罩子当中。

    罩子在缓缓下降,终于落到了地上,抬头上望,起码有上百丈的距离,他们,似乎已经来到了飞龙山的最底部了。这是一个无比宽广的大厅,而让束辉瞠目结舌的是,这么宽广的大厅内部,他看不到一根用来支撑的柱子。就这样空空荡荡,如同身处苍穹之下。

    没有光源,但大厅内却亮如白昼,似乎每一面墙壁都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这是什么地方?”束辉颤声道。

    “这里,便是过去的大唐帝国最为机秘的地方了。143024713”曹天成举起了双手,似乎想将这神秘的地方拥入怀中:“直到现在,我们仍然搞不清楚,这里究竟是怎么建成的,我们连这里是用什么材料建成的也一无所知。”

    “大唐的最高机秘?”束辉的声音有些颤抖。走到墙壁边,伸手敲了敲墙壁,发出的声音非金非铁非石非土,尽然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材质。

    “你可以用刀子试一试。”曹天成微笑道。

    掏出怀中锋利无比的短刀,试着在墙壁上划了一刀,居然连一点点白印也没有留下,咬了咬牙,运起真气,一刀斩下,以他的内力修为,这一刀下去,便是铁毡也能一剖为二,但一声沉闷之极的响声之后,面前的墙壁却仍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一下,束辉整个人都呆在了哪里。

    “这怎么可能?”他喃喃地道。

    “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与你一样的感受。”曹天成淡淡地道。“飞龙山下,掩藏着巨大的秘密,我们所到之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冰山一角?”环顾着这个庞大的大厅,束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就是冰山一角。”曹天成道:“只是其它的地方我们进不去而已。”

    “这么多年了,难道就一直没有找到线索吗?”束辉喃喃地问道。

    曹天成摇了摇头:“我们相信,当年李清大帝横扫天下的秘密肯定就在飞龙山下,但很可惜,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李清大帝至死也没有留下这里任何的一星半点的言语,不但是我们,连当年大唐的帝室,能进来的,也只有这里而已。”

    “李清大帝这是什么意思?”

    “大帝当年曾说过,非有缘人,不得入。其实大帝还是留下了打开这个巨大秘密的锁,但上千年来,大唐帝室也好,还是我们大齐皇室也罢,都找不到那把钥匙罢了。一百年前,我大齐开国皇帝每隔十年,便会汇集四家皇室一齐盟会,其实便是想打开这个巨大的秘密,因为这把锁,每隔十年便会显现一次。”

    “原来十年盟会是这个原因?”束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这把锁在我们大齐的核心区域,其它三国皇帝来了,就算他们找到了这把钥匙,难不成还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

    “四国皇帝,那一个不是宗师之尊,能到这个地步的,谁不是自信到了极点的人物,他们敢来,自然便有把握离开,而同样的,我们大齐,也自信能留下这个找到钥匙的人,当然,最好的还是我们能找到。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毫无头绪。你师傅,还有卫庄,这三年多来,埋首于当年大帝留下的书简之中寻找任何一点可疑的痕迹,但到现在为止,仍是一无所获。”

    “这把锁,究竟是什么?”

    “说来难以相信,只是一段乐曲而已。每到这把钥匙显现的时候,在这个大厅内部,便会响起辉宏之极的乐曲,同时,这些看起来光滑之极毫无缝隙的墙上,便会显现出无数的恍如仙境的图案,有些东西,我们根本无法理解,比如巨大的在空中飞行的城堡,又比如在深海之中自由来去的大船,有横贯长空的巨大光束,有瞬间摧毁庞大城市的巨大爆炸,很多很多,让人根本无法一一列举,而这支乐曲便在伴随着这些图案的出现同时响起,一曲歌罢,图案消失,所有的一切,便又恢复到了现在这样的状态。”

    “强力也不能摧毁么?”

    “我们试过,犹如蜻蜓撼柱,根本无法动其毫发。”曹天成叹息道:“如果能打开这个巨大的秘密,我大齐何愁不能一统天下,何愁不能再威凌四海,重现当年李清大帝时代万国来朝的盛景?”

    “李清大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听着曹天成描述的这一切,束辉对于千年之前那个伟大的人物的敬意,当真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他留下的东西,千年之后,集举世之力,竟然仍然无法解开。“他所说的有缘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曹天成摇头:“也有说,李清大帝根本就不是一个凡人,而是来自天上的神人。他所说的有缘人,或者便是再一次从他的那个世界降临而来的人。”

    束辉微微色变:“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事。”

    “臆测而已,大唐皇室留下的无数书简中,李清大帝在日常之中也并没有什么两样,照样吃饭喝水睡觉,一样有喜怒哀乐,一样会受伤,一样会生病。这些猜测只不过是千年以来大家无法解开这个秘密的臆猜罢了。总有一天,我们会解开这个秘密。”曹天成挥了挥手臂,大声道:“小辉子,你天性聪颖,虽然没有我曹氏血缘,但却是皇叔唯一的弟子,所以我让你也参与到其中,关于这件事,我专门请示了皇叔,皇叔让我问你一句,可愿姓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