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四百五十章:警钟鸣
    冲天而起的狼烟,丝毫没有阻挡住秦军的步伐,如潮水般的铁骑洪流汹涌而来,在他们眼中,这个哨塔只不过是前进路上一颗小小的石籽而已。

    当这股洪流越过这一区域之后,原本高高耸立的石塔已经变成了一地的碎石。

    萧开拼命地鞭打着马匹奔逃,他甚至不敢回头看上一眼身后的追兵,跨下的马儿鼻孔之中喷出浓浓的白气,步伐却是愈来愈慢了。

    身后蹄声如雷,铁骑洪流愈来愈近,萧开跨下的战马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萧开叹了一口气,一跃下马,拍了拍马股,“好兄弟,逃命去吧!”

    战马仰天长嘶了一声,且并没有离去,反而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子,又兜了回来,低下硕大的马头,粗重的鼻息喷在萧开的脖颈之上,马头不停地挨擦着他的脸庞,四蹄虽然不安地在地上刨动着,但却一点离去的意思也没有。

    萧开仰天长笑起来,“好,好兄弟,既然你不离不弃,那咱们就一齐作人生的最后一战吧!”一跃上马,抽出腰间的佩刀,高高举起,两腿轻夹马腹,马儿缓缓向前加速。

    先是小碎步,然后越来越高。

    一人一马,向着对面的千军万马冲锋而去。

    “杀呀!”如雷的蹄声之中,一个人的呐喊声显得如此的单薄,如此的无力,但却又显得那样的沉重,那样的高亢。

    铁骑没有丝毫的停留,萧开瞬间便被淹没在这一股海潮当中,当无数的骑兵掠过,萧开和他的战马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踪影,一片狼藉的地面之上,数片沾满血迹的碎破的衣物被风缓缓吹起,在空中打着滚,飘向远方。

    秦军骑兵快速地展开突袭的时候,在另一个地方,一支军队正在缓缓地行军,长长的队列在山道之上迤逦前行,这是原本驻防在房山的越国前军,原潘宏所部。现在,他们的将领已经重新换回了数年之前他们原本的将军,洛一水。

    队伍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洛一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洛将军,秦人会怎么做?”黄昊问道。

    “如果我是李挚,自然会以骑兵迅雷突击,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开平郡城之下,切断郡城与左军之间的联系,是歼灭左军,然后步兵赶到,再围攻郡城。”洛一水淡淡地道:“开平郡城太大,而萧平刚的中军人数不足以守御如此大的城池,其结果必然是处处露出破绽,开平郡城,会被一击而破。”

    “如果萧正刚能将左军迅速地撤入到城中呢?”黄昊问道。

    洛一水哈哈大笑起来,“到了那个时候,萧正刚有了足够的兵力,守御开平郡城便不是梦想了,如果他能与秦人抗衡上几天,那我可就要对秦人不客气了。与陈慈左右合拢,包了秦人的饺子,将他们一口吞下,然后再来对付萧正刚。”

    “这倒真是一个好注意!”黄昊双眼发亮。“那岂不是我们连开平郡也不用给秦人,还可以一劳永逸地击溃秦人边军的主力,这样一场大胜仗,将会极大的鼓舞国人的士气,也会让将军您的声望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想想而已罢了!”洛一水却并没有多少期盼之色,“李挚也好,邓忠也罢,都是久经战阵的老狐狸,哪里会想不透这其中的关窍,如果我猜得不错,此刻他们的铁骑已经快要插到开平郡城之下了,萧正刚没有机会的。而李挚也绝不会将这个机会给我,所以,你所设想的一切,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并不会在现实之中真正的实现。”

    黄昊有些失望,“我就是担心到时候我们失了开平郡,而秦人却欲壑难填,追在我们的身后,到时候,我们前要与朝廷虎贲军对抗,后面要与秦军作战,双面作战,那可就难了。”

    洛一水冷笑一声:“你多虑了,秦人拿下开平郡之后,想再往前,他就不得不考虑他的后勤补给问题,冬天刚刚过去,现在正是秦人最难受的时候,拿下开平郡,可以缓他们一时之急,再向前,延长的补给线便会牢牢地限制住他们的作战能力,这也一直都是秦人的死穴,他们想要冒进,就不得不冒着全面失败的危险,李挚是一个谨慎的人,他会先守好他获得的果实,然后看着我们与朝廷的战况再作决定的。”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至于虎贲军嘛,能不能全部到我们面前还得两说呢,听到我们起兵的消息,沙阳郡的太平军该是迫不及待的向正阳郡发起攻击了吧,那可是秦风一直垂涎三尺的地方,如果丢了正阳郡,太平军便会直接兵临越京城下,你说吴氏老儿会不会分兵出去抵挡太平军?”

    “太平军如果出手,那自然是好,可以分担我们的压力。”黄昊点头道:“可那也是一头饿狼呢?”

    “他是狼,我是虎,先给他一点甜头吧,等我收拾了吴氏老儿,再回头来对付他。”洛一水微笑道。

    远处,数名哨探如飞而来。

    “禀大将军,秦军以两万骑兵为先驱,已经越过了兴山防线,正在急速插向开平郡城与左军之间的区域,按将军吩咐,我们已经撤回了所有观察哨的弟兄。”

    洛一水点点头:“意料之外,虽然有点小小的失望,萧正刚来不及作出反应了,传令全军,加速前进。”

    刚刚还在缓缓推进的军队,瞬间便开始加速,如同一条游动的灵蛇,向着越国内地奔涌而去。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另一个方向之上,陈慈率领的右军也开始加速,两支军队正在迅速地远离开平郡。

    而此时的开平郡城,所有人都还蒙在鼓里,城门大开,行人络驿不绝,商铺照常开门,对于他们来说,战争似乎很遥远,前两年打得这么凶,秦人也没有能直接威胁到开平郡城这里来,现在战事稳定,前方驻扎着近十万大军,开平郡城当然是稳如泰山。

    没有人会想到,他们倚为干城的两支顶在前面的防守军队,此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秦军的铁骑,已经是近在眼前。

    城门前方的干道之上,一匹战马正疯一般的向着城门处冲来,马上的一名骑兵伏在马上,看起来竟然是生死不知,任由马匹不管不顾地冲撞,一路之上,也不知撞到了几多行人,多少摊子。

    惊叫声,哭嚎声在忙碌的大道之上瞬间便响成了一片。

    战马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仍然向着城门直冲,数名在城门处警戒的士兵见状大惊,一声吆喝,几人拖起摆在一边的拒马,迅速地扔在道路之上,城门之处,人群涌挤,如果任由这匹战马冲来,只怕死伤就不是小数目。

    将拒马迅速地摆在了道路之上,更多的士兵涌了过来,长矛探出,对准前方,如果战马还想强行闯关,就算跃过了拒马,也会被这些长矛扎死。

    马匹显然是训练有素,对于拦路的人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对于这种专门对付骑兵的拒马,却有着天生的敏感,仰天长嘶声中,迅速减速,堪堪在拒马之前停了下来,而马上的骑士,却在战马停下的这一瞬间,被从马上抛了下来,重重的摔落在拒马之后。

    城门守卫们一涌而上,七手八脚地准备按住这个士兵,但一出手这才发现,地上的士兵软弱无力,双目紧闭,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意识,将他揪住一把拖了起来,城门守卫的一名军官已是失声叫了出来。

    “这不是大帅府的亲兵张小乙吗?”

    一口冷水喷在张小乙的脸上,这名拼死跑回来的士兵这才悠悠醒转,他们一行本是两人,但在返回不久,身后便已经追上了秦国骑兵,无法摆脱之下,另一人将自己的战马让给了张小乙,一人双马,迅速回来报信,张小乙一路狂奔,跑毙了一匹战马,这才堪堪回到了开平郡城。

    “快,快,禀报大帅,右军陈慈所部不知所踪,秦国人已经打过来了,秦国骑兵,是秦国骑兵!”张小乙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

    军官听到这话,已是脸色大变,一边转身向着城内狂奔,一边声嘶力竭地吼道:“关闭城门,敲响警钟,秦国人打来了。”

    有士兵拖着张小乙跟着军官向着大帅府方向奔跑,更多的人则是涌向城门,挥动着手里的长矛,将涌挤在城门处的人打得四散奔逃,沉重的城门在众人的合边之下被缓缓关闭,而城楼之上,巨大的警钟亦被同时敲响。

    这是开战以来,开平郡城的警钟第一次被敲响。

    当警钟响起的时候,整个城市似乎在这一瞬间被凝固了,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转头看向钟声敲响的地方。

    越军统帅萧正刚正在公堂之中批阅着文件,听到钟声那一霎那间,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扔掉了手里的笔,快步走出大堂,迎面便看到了一路狂奔而来的军官以及他身后被数个士兵几乎是一路拖过来的那名亲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