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四百四十五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蒙山大营,大军云集。~中文~小说。.

    小猫章孝正的磐石营,陈家洛的猛虎营,陆丰的矿工营,大柱的撼山营,江上燕的宝清营,两万人的精锐军队全部都集中在这里,除了邹明的霹雳营需要驻守太平城老巢,野狗的苍狼营还在正阳郡内守卫着从顺天军那里抢来的领土外,太平军所属部众全都集中在了这里。

    他们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等待着洛一水揭开这一场风起云涌的大幕,那将是太平军再次腾飞的时机。

    天气很好,已是三月底了,阳光和煦,春风习习,整个蒙山郁郁葱葱,原本枯黄的地面之上,也铺上了一层绿色的地毯,不时有成群的鸟儿从空中飞过,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大营的空地之上,一队队的士兵席地而坐,将中间围成了一个四方形的空地,而空地之上,正有两个人相对而立,互相对峙。

    这两个人,一个是杨致,另一个却是刚刚赶回蒙山大营的野狗甘炜。

    野狗一回来便看了在营地里闲逛的杨致,哪怕杨致破了相,脸上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痕,但野狗仍然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家伙。

    三年之前,在安阳郡敢死营驻地,野狗被杨致的飞剑几乎穿成了筛子,要不是有舒畅在,只怕他坟头上的草都要有比人高了。

    三年时间过去了,两人各有各的机遇,杨致家破人亡,只身进了万剑谷,独闯万剑阵,当他从万剑谷里闯出来的时候,已是成功晋入到了九级,成为了天下顶尖的高手中的一个。而野狗,被剪刀破了丹田,武功全废,但却因为秦风的存在,而开始修练秦风的混元神功,不过因为他没有经历过秦风那样由生而死,再由死向生的凤凰涅盘的过程,修练出来的混元真气无处储存,尽数散入四肢百骸,如果没有秦风定期为他炼化这些真气,早就被混元真气活活烧死。

    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正因为如此,野狗的武道修为却是一日千里,因为每每修练出来的混元真气都是先散入四肢面骸,野狗全身可谓是坚逾钢铁,即便是将外门功夫练到的大柱,碰到这样一个怪物,也是退避三舍。

    两人一见面,自然便立时擦出了火花,当场便对峙上了,野狗是个暴脾气,当场便要开打,杨致虽然历经磨难,性子有了不小的变化,但被野狗挑衅上门,自然也是不肯退让半步,他现在已是九级高手,自然不怵野狗,在他看来,教训这个瘸了一只腿的家伙,那不是吹口气那样简单么?

    “小白脸,我要把你打出屎来!”野狗拄着大刀,斜着眼睛看着杨致,他本来就一只脚长一只脚短,这个时候站在那里,自然就是一边高一边低,头一歪,这斜眼便看得格外分明。

    “死瘸子,当心我再给你身上穿几个洞洞。”杨致冷冷地道。“你的命可真长,当年都快成筛子了,居然还能活下来。”

    不提当年的事还罢,一提起当年的事情,野狗顿时眼中冒火,后退一步,一声大喝,手中铁刀横摆,一股狂风原地而生,对面的杨致一头长发顿时飞舞起来,衣衫也是被吹得哗啦啦作响。

    杨致现在哪怕变成了破落户儿,但这自小养成的习惯却是难改,一旦安定下来不再行军打仗,他便会脱下盔甲,穿上他最喜欢的白衣,长发披肩,此时劲风吹来,他衣袂飞舞,长发飘飘,倒颇有些欲乘风归去的得道仙人的模样,要不是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痕破坏了这股美感,可当真犹如仙人临世。

    嗖的一声,一枚小剑从他的衣袖之中飞出,绕着他的身体上下飞舞。

    这一下围观的士兵可都是大开眼界,杨致是矿工营的副将,周边的矿工营士兵都是卖力的喝彩,掌声如雷,而野狗这边的声势也自不弱,他虽然没有带多少人来,但小猫的麾下,陈家洛的麾下,不少人可都是与野狗相熟,此时自然是落力的为他打气助威。

    “老大,杨致这小子耍心眼儿!”马猴低声对秦风道,别人没有见过杨致的手段,他可是见过的,这家伙早就不需要像当年那样弄把小剑出来招摇了,心念所至,万物皆可为剑,而他真要发挥出他最大的战力,则需要配合上他那柄大剑,现在大剑他并没有拿出来,但如果野狗被他这柄看起来呼啸来去威风无比的小剑所迷惑,铁定要吃亏。

    “野狗不会那么傻,他知道杨致已经进入了九级。”秦风低声笑道。

    “那他还与杨致打,这不是找揍么?”马狗不满地道:“老大,你不该让他们打,野狗当着这么多人折了面子,不知会有多么难过。”

    “杨致今非昔比,可野狗也非昨日了,他的功夫现在怪异得很,我也说不清楚他的路子。”秦风摇了摇头。

    “你这个部将的确很怪异。”身边传来了瑛姑的声音,“看他走路动手的模样,似乎是修练成了外家顶尖的功夫,但运气法门,却又是典型的内家路子,嗯,和你差不多,似乎是同一门功夫,秦风,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说不清楚。”秦风摇头,他修练的混元真气,可不想让外人知道,而他与野狗之间的这个小秘密,除了小猫等有限几人知道外,其它的可是完全不知。

    “真是奇怪,两个人还有得打,不过杨致还是会占上风的,毕竟境界高出不少。”瑛姑淡淡地道,“不过假以时日,你这个部下肯定会成大气,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一股狠劲儿。”

    “大姑,经历过我们那些事儿的人,人人身上都有一股狠劲儿,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狠劲儿,如果没有这股劲儿,我们早就完蛋了。”秦风微笑着道:“大姑,等他们都尽了兴,还得劳动您把他们分开,这两人全力发挥出来,我们上去分开,搞不好会让他们受伤的。”

    “受伤不要紧,只要不死,我能将他们捞回来。”舒畅不知从哪里闪身而出,大大咧咧地道。自从他暗算了瑛姑一把之后,但凡有瑛姑出现的地方,这位神医都是避之不及,但今天这样的大热闹,他是再也耐不住性子,指望着身为宗师的瑛姑大人大量,已经忘了他的事儿,又大模大样没事儿人一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一看到舒畅,瑛姑的脸色立时便是一变,横眼一瞪,舒畅立时打了一下寒噤,转身想跑,却发现自己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得了,张嘴想喊,却发现连嘴巴都张不开,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两颗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秦风咳嗽了一声,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舒疯子,大战在即,我们可不能让两位大将有什么损伤,让他们过过瘾就好了,你可不能唯恐天下不乱。”

    这一手一搭上去,舒畅顿时全身一松,嘴也能动了,腿也自由了,怪叫一声,转身就跑,再也不敢往这边儿看上一眼。

    一边的程务本呵呵一笑,“这舒神医怎么得罪大姑了,居然让大姑出手惩治他?”

    程务本不问还好,一问之下,不但瑛姑,便连秦风也觉得有些尴尬了,先前是假咳嗽,现在却是一迭声的真咳嗽起来,程务本一看两人的脸色,当即明白自己问错了问,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看这样子,那个舒疯子定然把瑛姑得罪得极惨。

    他也是干咳一声,假模假样一本正经的转过脸去,看着场中的两人,“一场龙虎斗啊,可以开开眼界。万剑宗的御剑术失传多年,杨致居然练成了,当真难得。”

    瑛姑心下羞恼,但那事儿,打破她的脑袋,她也是说不出口来的,程务本又是老资格,更是九级巅峰,自己总不好去找他出气。

    野狗终于动了,跨前一步,手臂振动,瞬间已是劈出数十刀,手中一柄硕大的铁刀,在一般人眼中,只是留下一片残影,几乎看不见刀的本体,而一众高手们,则是能清楚地看到,在野狗的劈砍当中,瞬间已是封死了杨致身周所有的空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唯力不破,野狗就是要以快对快,以力破巧,在他看来,对面这个小白脸就是个以巧取胜的家伙。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的响起,那柄飞舞的小剑,看起来与野狗的大刀不成比例,但却是与大刀一次次的硬碰硬,生生挡住野狗的攻击,杨致边一步也没有后退。

    “受死!”野狗狂吼,再跨前一步,大刀横扫,这一次,杨致终于动了,整个人如同一片飞絮,随着野狗的大刀上下飞舞,飞舞的短剑也是一次次向着野狗开始攻击。

    边上的士兵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高手在他们面前交锋,先是瞠目结舌,接着便是鼓掌大呼,为自己支持的一方拼命加油打气。

    双方交锋片刻,杨致也是心中惊讶,这野狗果然今非昔比了,居然能挡得住自己快如闪电的攻击。心念微动之下,地上数片树叶已是悄无声息的浮了起来,看起来便像是被野狗大刀的劲风无意间带起来的。

    浮起在空中,当野狗身体前突的时候,那几片飞舞在他身后的树叶骤然加速,袭向野狗的背心。

    当当当数声,野狗单手舞大刀,另一只手上却多了一柄短刀,间不容发的后嗑,将这数片树叶斩得粉碎。

    “小子,想暗算爷爷,没那么简单!”野狗狞笑着,右手舞大刀进攻,左右挥短刀护身,着着进攻。

    “好,果然有两下子,那再试试这个!”杨致长声大笑,地上的树叶,青草,石头,突然全都飞了起来,在空中形成了错落有致的攻击阵列,一波一波的向着野狗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