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四百三十九章:各自的位置
    屋子里一片安静,马向南,江涛以及江上燕等将领一个个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程务本,他们想到了谈判会破裂这个结果,但却万万想不到会是程务本所说的这样。·中文·小说。

    按照程务本的说法,接下来他们就变成太平军了。宝清的楚军将成为太平军的一个战斗营,从此成为太平军的马前卒,为太平军去冲锋陷阵。

    这个结果大出众人的意料之外。

    “程帅,如此一来,我们是不是就要全盘接受太平军的指挥?”江涛皱眉问道。

    “不错,秦风将成立参谋部,邀请我成为参谋部的最高负责人,负责战略的规划,战术的制定,我已经答应他了。”程务本点头道。

    参谋部?

    江上燕等将领都是一头雾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衙门,只有江涛和马向南两人脸上露出讶然之色。

    “李清大帝当年设立的那些衙门?”江涛惊问道:“这些东西,秦风怎么会知道?没有资料显示秦风曾经有多么渊博的学问啊,这些东西,只怕即便是在各个国家的史馆里,都快要被湮没了。”

    “是的,就是李清大帝当年设立的那些部门,不仅仅是参谋部,还有作战部,后勤部,情报部等等。”程务本摊摊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秦风的来历本来就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他参加西部边军之前生活在哪里,是干什么的。或者他出生于大家也说不定,这些东西,史馆里找不到,但有些大家族的私人馆藏里,还能能偶尔看到这些东西。”

    马向南有些失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边可就没有他什么事儿了。“程帅,秦风是不是在耍心机,实际上他是想借刀杀人。”

    程务本摇摇头:“没有那么复杂,他现在压根就用不着借刀杀人,如果他想将我们赶走,外面的军队压过来,我们除了上船离开宝清之外,再无其它选择。他只不过是想一箭双雕而已,他的心很大啊!”

    叹了一口气,程务本接着道:“他要保留我们,以此威胁齐人,想要告诉齐人,如果敢跟他翻脸的话,他就彻底倒向我们。当然,他也不会白白留着我们在这里,留在这里的条件,就是要替他去战斗。秦风最终的目标是要占领整个越国,但他现在的兵力不足,放着我们这样好的打手,岂有不物尽其材的道理?”

    众人都是感到憋闷无比,但却又找不到发泄的渠道。

    明明知道秦风的打算,但他们却无法拒绝,可以说,只能眼睁睁地跳到秦风为他们挖好的坑里去。

    “他允许我们拥有多少人马?”江涛带着些火气问道。

    程务本伸出一个巴掌:“五千。我们可以就地补充,也可以从本土运过来,但是上限是五千,而且,他不会给我们提供饷银,也不会为我们提供基本的装备,当然,战争时期除外,战争期间,会专门为我们补齐消耗,使我们不会因为这个而折损战斗力。”

    “算盘打得也恁精了一些。”江上燕愤愤地道。“典型的是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这是吃定了我们吗?”

    “他就是吃定了我们!”程务本苦笑不已:“现在我们大楚与齐国的战事已经陷入到了僵持阶段,大家都知道,综合国力我们与齐人是无法比的,罗良的第一阶段作战计划没有如期拿下高湖,可以说我们已经陷入到了被动之中,僵持的时间越长,我们就会越吃力。这个时候,第二战场的开辟便显得至关重要。”

    “问题是,我们即便拼尽全力扶持起这个秦风来,他会为我们所用吗?”马向南问道。

    “马公说得是,这是一个必须要明确的问题,不然我们岂不是养虎为患!”一众将领纷纷道。

    “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程务本笑道:“先假设一下,如果秦风当真全面占据了越国,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国家,大家想一想,是我们最担心,还是齐人最担心?”

    “当然是齐人最担心!”江涛道:“太平军是个侵略性极强的组织,他们一旦全面占领越国,必然会图谋获得更多,而我们与他们并不接壤,到了那个时候,秦风其实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与秦人争锋,一个是与齐人夺食。秦国人哪,除了贫脊的土地和一张张嘴,啥都没有,秦风当然会转向齐国,更何况现在齐国还占领着越国数百里土地呢。”

    “这不就得了?”程务本微笑道:“越国现在完全靠不住,洛一水马上就会起事,他究竟会怎么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旦事发,越国必然大乱,如果让秦风成功,于我们只有利而无害。更何况,在太平城,我们还有昭华公主呢!她终究是姓闵。”

    “程帅说得有道理,真到了那个时候,三国联手抗齐或者重新成型,而侵略性更强的太平军,或者比现在的越廷更有力量,到那个时候,不论秦风愿不愿意,都将事实上为我们大楚开辟了第二战场。”江涛微微点头。

    “我们楚军将在太平军的序列之中被称呼作宝清营,由江涛担任营主将。”程务本微笑道。

    江涛站了起来,却是摇了摇头:“程帅,我跟着您去那个参谋部,说实话,临阵指挥并不是我的强项,我还是在训练,策划方面更有心得,那里更适合我。”

    程文本大笑:“我看你是不放心我吧?怕我栽到别人的陷阱里。”

    江涛笑了笑,“程帅,这样也能让我找回当年我们在昆凌关时的那种感觉。”

    “你不能当这个营主官,那谁来指挥将来的宝清营?”程务本问道。

    江涛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诸将:“能来到宝清的将领,都是我大楚的翘楚精英,这一次作战的对象虽然不弱,按照程帅的说法,多半要与越廷的虎贲军,或者洛一水的部队交手,甚至最后还有可能与秦人交手,但我们也并不怵他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其实都能胜任,不过综合考虑,我还是认为江上燕或者更适合营主将的位置。”

    江上燕张大嘴巴一下子站了起来,连连摆手,“将军,这个担子我恐怕是担不起。”

    “有什么担不起的?”程务本呵呵一笑,“现在堵在我们外面的太平军大营的主将叫章孝正,以前是东部边军的一位营主官,他就不说了,而在正阳郡的那个绰号野狗的太平军将领甘炜,以前只是一个队长,他们矿工营的营主将,先前是一个县尉,霹雳营的主将邹明,以前是一个江湖大侠,猛虎营的主将陈家洛,是一位地主豪绅,你,比他们还要差吗?连跟他们比一比的信心都没有?”

    江上燕一下子涨红了脸,好歹他也是大楚东部边军的悍将,这点自尊心还是有的。昂起头,一挺胸,大声道:“程帅,这任务,末将接下来了。”转头,冲着另外一些将领们一拱手,“弟兄们,以后还请多多帮衬。”

    哗啦啦一阵甲叶响动,一群将领站了起来,齐齐向礼:“遵命!”

    程务本微笑点头,江涛推荐的江上燕是有他的道理的,这些将领,个个都有特点,人人都是刺儿头,要不然也不会被罗良踢出来,但江上燕却是其中最为圆滑的一个,人缘儿也是最好,这对于一位营主将来说,还是很重要的,能团结所有的手下,劲儿才能往一处使,这对于他们这支孤悬在外的军队来说,异常重要。

    眼见着这事儿已经基本定下了,马向南叹了一口气:“这么一来,我在宝清可就没有什么事儿事做了,等下一拨运输船来了,我就跟着回去交旨。”

    “不!”程务本摆了摆手,“马公,秦风并没有忘了你,他给了一个位置,不知你能不能接受?”

    “他还给我准备了一个位置?我一介文人,能帮他什么?”马向南笑道:“要是是什么咨议,参议,顾问之类的,那还是算了。”

    “马公以前在大楚之时,做得可是亲民官,治理一方,政绩斐然,秦风看中了你这一点,他提供的位置是长阳郡的郡守一职。”程务本道。

    “长阳郡守?”屋里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马向南更是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现在太平军一共也才占了两个郡,竟然肯将一个郡交给马向南来打理?

    “我也同样感到很震惊,不过想一想也就明白了。”程务本道:“当时候军队一走,你在长阳郡可就成了孤家寡人,你所有的手下都是太平军派来的,秦风不过是要利用你治理地方的心得来帮他恢复长阳郡而已。要知道,现在长阳郡可是千疮百孔,破烂不堪啊。没有一个有经验的人来做这个郡守,真得是很难恢复的。”

    “就算我来做这个郡守,可到时候处处挚肘,恐怕也很难施展。”马向南摇头道。

    “这就要看秦风到时候的气度和你的能力了。”程务本微笑道:“这也是一个契机,不是吗?”(未完待续。)